1. 愛下電子書
  2. 我老婆的秘密下載
  3. 我老婆的秘密
  4. 第十一章 強烈的殺機

第十一章 強烈的殺機

作者: |返回:我老婆的秘密TXT下載,我老婆的秘密epub下載

第十一章強烈的殺機

雖然有些微醉,但白雪的刺激,還是讓他受到很大的震動。尤其是那句「不要讓我瞧不起你。」如雷貫耳,讓吳昊凜然。

「有你這樣勸人的嗎?不跟你聊了,算我剛才失態,去一下洗手間。」清醒一大半的吳昊偷抺了一下眼角,起身向衛生間走去。

「咣當!」

白雪得意的瞄著吳里遠去的背影,突然的動靜把她嚇了一跳,但那骨子裡的冷靜,讓她依然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

咖啡廳的那扇透明的玻璃大門一下子被沖開,四個身著黑色T恤、剔著平頭,身材彪悍,神情冷傲的男人走進門來,迅速分左右兩排站好。

「噠噠噠」,鞋底踏著大理石地面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腳步聲進到門裡,冷不丁的停了下來。然後是一聲放肆、囂張的大笑:

「哈哈,果然是個大美女,不錯,不錯。」

白雪用眼角的餘光看著進來的這幾個人,依然一臉平靜的坐在那裡,悠閑的品著杯子里的咖啡,不同的是,那漂亮的嘴角,一絲微翹,滿是不屑和冷意。

腳步聲漸近,一個身形彪悍的男人出現自己的桌子前。

只見走過來的這個人,兇惡的眼神並沒有掩飾weixie,那顆大腦袋剃得精光頭,卻留有滿臉的胡茬,身著一身白色的悠閑裝,一連如栓狗的粗金鏈子掛在脖子上,加上一副金邊眼鏡,看起來不倫不類。

看著這傢伙走過來,站在吧台里的那位妖艷的老闆娘趕緊跑過來,臉上堆滿了獻媚的笑:「段少,您您來了,坐,快坐。香兒,快把桌子收拾一下,咖啡沖好端過來。」

男人威嚴的一擺手:「不用麻煩了,我看這裡就很好,美女,我坐在這兒可以嗎?」

看著男人走向白雪的桌子,站在門品的四個保鏢趕緊過來,不遠不近的站在了旁。

「這位美女,鄙人段譽,這廂有禮了!」

不等白雪回話,狗鏈子男人接著說道。

「噗「,白雪還是沒能憋住笑了出來。

「你叫段譽?真是太巧,我叫刀白鳳。小子,那個位置是你大爺正淳的,你最好滾遠點。」

「你姓刀?」一時間,自稱段譽的傢伙沒反應過來問道。

他沒反應過來,老闆娘終於憋不住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啪」,段譽隨手一際耳光:「你是在笑我嗎?」

「沒沒有,我我怎麼敢笑段少您呢?」老闆娘捂著自己的臉,忙收回笑意。

「段少……」站在一旁的一位保鏢彎腰低頭在他耳邊說著什麼。

段譽聽完跟班的話,臉上有些掛不住,原本堆滿假笑的臉刷拉一下就沉了下來。

直起腰來的那個他們保鏢,看上去應該是幾個人中的小頭目,極善察言觀色,見段少臉色突變,立刻沖了出來,指著白雪吆喝道:

「你給老子聽好了,段少好心跟你打招呼,你竟敢戲弄,是不是不想活了?相識的,好好聽段少的話,只要把段少陪好了,我家少爺絕對不會虧待你的,聽清楚了嗎?」

「你是段少?看你也是個有身份的人了,怎麼能把寵物帶到這種高雅的地方來?」白雪眉頭一皺冷冷的說道。

有吳昊這樣的大神做靠山,她根本就沒把幾個小癟三放在眼裡。

保鏢一聽女人罵他們是寵物,態度還如此囂張,不由得怒氣衝天,小頭目遞給段少一個詢問之色。段少也不露痕迹的點了點頭,四個傢伙邁步上前,沖著白雪就圍了過來。

白雪依然一付悠閑的樣子,只是柳眉一豎:「給姑奶奶滾遠點,否則你大爺回來了,打斷你們的狗腿。」

「哈哈,見過囂張的,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把她給我帶走。我到要看看在我段少的身下還能囂張多久。」段譽一招著,沖著幾個手下命令道。

「都***給小爺住手!哪來的幾個蒼蠅?老闆娘,還不讓你的人趕快轟走?影響了小爺我的胃口,你這個咖啡廳就別開了。」剛從衛生間里走出來的吳昊一看幾個黑衣傢伙竟想對白雪動手,冷冷喝道。

「這這位先生,快勸勸你的同伴,服個軟,段少你……我們誰都得罪不起。」老闆娘一看吳昊走了過來,知道與白雪是一起的,趕緊上前一步,捂著紅腫的老臉,低三下四的小聲說道。

「你說什麼?得罪不起?難道他爹是李剛?不對呀,他明明姓段,他爹要是李剛,那他不成了野種了?喂,我說那個什麼少,你真的是野種嗎?」吳昊裝愣充傻般的看著段譽問道。

「噗嗤」

這一次笑的不只是老闆娘,連坐在桌子前的白雪也不得不捂上自己的小嘴。

老闆娘之所以小聲提醒吳昊,段少的背景還真不一般。

父親是當地的政法委書記,掌管著公檢法,最關鍵的是,這個段書記素有「段老大」的稱號,據說就連市長書記都得給他幾分面子,所以,段譽難免染上驕橫跋扈的脾氣。借著老爹的勢力,自己開了一家貿易公司,成了當地最大的地下走私集團,所以,段譽在黑白兩屆絕對是一號人物,說一不二。

平時人們看到段譽,不是躲著走,就是一付獻媚像,突然吳昊愣爹一般的又是譏諷又是謾罵的,他哪經受過這個?瞬間的暴怒,差一點沒讓他失去理智,右手哆嗦著指著吳昊的鼻子狂叫道:

「把這個王八蛋的腿打斷扔到街上喂狗,女的帶走,輪完了賣到金三角,動手。敢在老子的地盤上耍飆,老子讓你知道我馬王爺的三隻眼。」

段譽話一出口,四個保鏢早就恩奈不住,有恃無恐的直奔吳昊而去。

此時的白雪,臉色有些發白。別看剛才囂張無比,但對方這四個彪悍的保鏢,這要是動起手來,吳昊能不能抵擋得住,自己心裡底數真有點不足。

不過,從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大家族的庇護之下,從來沒有人敢得罪自己。雖然心裡有些發怵,畢竟是天生的傲骨,又怎麼可能忍受別人的欺負?只見她銀牙狠咬,鳳眼怒睜,一伸手,掄起椅子就要砸過去。

看到吳昊並沒有動手,段譽嘴角上掛起一絲不屑,心裡暗暗的想到道:「哈哈,看起來,女人的這個同夥真是一個繡花枕頭,嚇得連手都不敢動,不如女的剛烈,這樣一來,這事就更好辦了。嘿嘿,美女,今天老子吃定你了。」猙獰夾雜著銀笑慢慢的從嘴角散了開來。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一旁的吳昊輕咳了一聲,沉聲對白雪說道:

「白雪,不用你動手,坐在那裡別動!這幾隻小狗還不夠我塞牙縫的,打斷他們的腿,分分秒秒的事兒!」

白雪聽他這麼一說,先是一頓,然後嘴角一翹,瞬間曖昧的一笑,望著吳昊。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算起來還不足一天,但憑藉女人縝密的心思,她還是看出來,這個吳昊絕非池中之物。自己之所以這麼囂張,就是想把吳昊的火給勾出來,親眼看看這傢伙竟然有多大本事,順便折騰折騰他,誰讓他看自己的目光帶勾了。

白雪一坐下,吳昊猛的抬起頭來,雙眼射出兩道寒光,冷冷的哼了一聲:「垃圾、雜碎,大言不慚!」這聲音低沉卻充滿了寒意,彷彿周圍的溫度瞬間就降了幾度。

圍過來的四個保鏢沒來由的心頭一顫,一股無邊的恐懼從四面八方襲來。四個人突然剎住腳,目光閃爍看向對面,眼神中充滿了迷惑。

這四個保鏢,可不是一般的混混,跟在段譽身邊已經有三、四年了,是段譽特意從退伍兵中選出來的,有兩個還是特種兵出身,身手自然不弱。

吳昊面色如常,目光肆無忌憚的從四人身上一一掃過:

「這個時候滾還來得及。」

吳昊的煞氣一收,四人感覺從閻王殿上走了一遭,身不由自的冷汗嗖嗖直冒,後背瞬間便濕透了,渾身輕輕的顫抖了幾下。

幾個人沒有出手,段譽有些惱了,指著四個手罵道:「混蛋,你們四個怎麼回事,是不是不想幹了!打斷他的腿,打!」

跟班一聽到段譽的呵斥,知道老闆生氣了,心頓時充滿了惶恐,作為退伍兵,好不容易謀了一份高薪的差事,心裡自然不願為此丟了飯碗,但眼前這個人給他們一種極度嗜血感,這種嗜血感,只有上過戰場或者殺過人的才能感覺得到。

四個人都是當兵的出身,尤其是那兩位特種兵,執行過特殊任務,開過槍,上過戰場,有過殺人的感覺。他們看出來了,對面這傢伙雖然他看起來一副斯斯的樣子,但就剛才他眼晴里流露出的那股強烈的殺機,足以讓他們畏懼。

無奈之時,四人相互對視,他們從彼此眼看出了一絲決絕。都是三十來歲的人了,當了這些年的兵,沒有什麼手藝,更何況這麼高的待遇,工作絕對不能丟,最重要的是,四個人知道段少的背景和手段,得罪了段少,不僅沒了工作,弄不好能不能活下去還是個問題。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