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師神醫下載
  3. 天師神醫
  4. 1620.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不歡而散

1620.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不歡而散

作者: |返回:天師神醫TXT下載,天師神醫epub下載

王歡大概晾了一個多小時,方家的家主這才帶著方家一些高層與王歡見面。

「多謝王兄救了小女她們,方家實在是感激不盡,我已經讓下人準備酒宴,還請王兄賞臉。」

方家的家主大步走進來,頗顯豪邁的沖著王歡抱拳道謝。

不過他的動作都比較隨意,有點心口不一,有些敷衍。

王歡打量方家家主一眼,是二重天仙王,而他身邊的人,都是一重天仙王,這似乎是在向他彰顯方家的實力。

王歡神色冷淡,他一向如此,別人對他熱情,他也熱情,不是那種用熱臉貼別人冷屁股的性子。

「方家主客氣了,此次前來的目的是向貴府打聽孫天的下落,而救下她們,也只是隨手為之,至於酒宴,能免則免了。」

方家的人一愣,沒想到王歡會說出這麼一番話。

方政臉色一僵,微微下沉,雙目凝視著王歡,看來這小子跟江雪說的一樣,不識抬舉。

如果之前方江雪他們的招攬不夠份量,可他身為方家的家主,二重天仙王親自出面,這小子不該感激涕零的答應嗎?

其他人也有些不舒服,這人莫非以為救了方江雪一行人,就把自己擺的高高在上?

「聽說王兄是孫少爺的同門師兄,想知道孫少爺的下落,恐怕……」

方政語氣有些遲疑。

王歡心裡早就不是爽了,聽他還賣關子,態度更是冷淡,道:「恐怕什麼,方家主有什麼話就請直說,不必拐彎抹角。」

「嗯?」

方家眾人的臉色拉長,面帶怒容,王歡這句話對他們來說,已經是極大的不敬了。

方政更是一臉怒容,揮甩衣袖,一臉冷漠的道:「王兄,孫少爺的態度,恕不相告!」

「這麼說來,方家是不願意相告?」

「沒錯,你救了小女,我很感激,可是你來歷不明,又不願意加入方家,誰真的你是不是三眼神族和靈山寺的間諜,在沒有弄清楚你的身份之前,孫天少爺的下落,不能告訴你。」方政冷冷的道。

「呵呵,我殺了靈山寺這麼多人,你們還懷疑我?」

「說不定是苦肉計也不一定。」方政道。

「如果我一定要知道孫天的下落呢?」王歡的臉色也逐漸變冷下來。

他豈能看不出來,方政懷疑他的身份是假,真正的是在敲打自己,想讓自己加入方家。

本來以他與孫天的態度,幫方家度過眼前難關並不算什麼,可是方家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令他很不爽。跟沒想到的是方家竟然還依次為條件要挾他,這就讓王歡更不舒服了。

「見諒,我們也是為了孫少爺,謹慎一些也沒錯。」

旁邊,方家一位長老淡淡的說。

「當然,如果王兄願意加入方家,放開神魂,讓我們確認你與靈山寺和三眼神族無關,我們肯定會告訴你孫少爺的消息。」

「可笑,這就是你們方家的待客之道?」王歡冷哼一聲,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顯然已經動了怒火。

放開神魂,任由對方查看,那他所有的秘密豈不是都曝光在方家人眼裡。

別說是區區一個方家。

就是孫仙王在此,王歡也不可能答應這麼無禮的要求。

看來想從方家打聽到孫天下落顯然行不通,這讓王歡有些氣憤,但是對方以孫天安全為理由,也令他無話可說。

不過他也並不是一無所獲,從他們的口氣里看來,孫天暫時沒有危險,就是不知道沈之瑤有沒有跟孫天在一起。

方政從王歡身邊走過,來到椅子前,坐下,抬頭問道:「王兄,現在是關鍵時期,我們也只是小心為上,王兄對我剛才提出的條件,考慮的怎麼樣?」

「不用考慮了,既然方家主不便相告,那麼告辭。」

王歡直接拒絕方政的招攬,沖著他拱了拱手,直接離開。

「呸,不知好歹!」

看著王歡離去,方家的人對著王歡的背影一臉唾棄。

方政陰沉著臉,手掌緊緊地抓住椅子扶手:「這個王歡,竟然不把方家放在眼裡,莫不是以為與孫少爺是同門,就可以這樣對待方家?」

「哼,現在孫仙王不知所蹤,孫仙王府人心惶惶,孫府想要穩固實力,就必須靠我們這些家族支持。」

「別說他只是孫少爺的同門,就是孫家的人現在也要仰仗我們度過難關,在我們面前還擺什麼譜。」

「家主,要不要給他一個教訓?」

下面方家的人一臉不爽。

方政搖了搖頭,道:「不妥,無論如何他都救了江雪她們一命,就算不歡而散,也不能動他,否則將來孫仙王回歸,此人仰仗孫少爺進入孫家,到時候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雙方面子上也過不去。」

「家主,你說,孫仙王到底死沒死?」

突然,有人低聲問道。

方政的目光立刻一寒,盯向那說話之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那人眼神有些躲閃,可還是一咬牙,低聲道:「家主,我也是為了方家未來考慮,咱們不能在一棵樹上弔死。」

「你到底想說什麼?」方政冷冷道。

「現在菩提郡的情勢已經很明顯,孫仙王被靈山寺和三眼神族打壓,不知所蹤,就算他不死,以後在菩提郡也會被兩家聯合壓制,咱們方家還是早做打算。如果我們把孫少爺的消息告訴靈山寺和三眼神族,投靠靈山寺和三眼神族,方家不僅沒有一絲一毫的損失,還能得到兩家的賞識。」

大廳里的人都沒有說話,齊齊的看向那說話之人。

那人額頭上已經布滿汗水,他知道自己一旦說出這番話,對方家意味著什麼。

可他還是繼續道:「孫仙王府衰落已經是擺明的,就像日落的夕陽,根本沒有任何可能,我們方家何不早做打算。」

方政緊緊地綳著臉,目光閃爍著,誰也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家主,現在把孫天的消息告訴靈山寺,我們方家就是大功臣,孫天就是我們的投名狀,一旦局勢明了,傳出孫仙王隕落的消息,那時候就算我們想投靠,那也晚了。」

方政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道:「此事到此為此,老五,念在你是初犯,我不予追究,下次若再聽到這話,就別怪使用家法!」

「退下!」

方政說完后,一臉陰霾的離開。

那位叫老五的被呵斥后,不僅沒有生氣,心裡反而一陣火熱,家主沒有責罰他,說明剛才的話已經起作用了,方政只是還沒能下定決心罷了。

他激動的握緊拳頭,只差一點火候,這事就能成。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