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爛柯棋緣下載
  3. 爛柯棋緣
  4. 第835章 事態嚴重到計緣都看不出來

第835章 事態嚴重到計緣都看不出來

作者: |返回:爛柯棋緣TXT下載,爛柯棋緣epub下載

迫於某種無形的壓力,計緣飛遁的速度似乎比原本的極限又快了一分,比原本預計的時間又提前了半旬之日就回到了東土雲洲。

雖然計緣上次離開雲洲也不過是幾年前,對於仙修而言,尤其是計緣這般道行的仙修而言,幾年時間真的不算什麼,但其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卻延長了時間的距離感,也讓回到雲洲的計緣有了久違故土的感覺。

但這會計緣可不能直接回寧安縣老家去看看,畢竟現在最要緊的是龍女應若璃的狀態,當然是先得去大貞京畿府。

通天沿岸的變化很大,計緣到達江邊的時候差點就認不出來了,此刻他站在京畿府對岸這一邊,憑藉記憶望向一個方向,所見之處全是江水。

「呃,這……狀元渡被淹了?」

原本的狀元渡已經完全被淹沒在了水下,如今在這江岸邊已經有了一個更大的新碼頭,大部分都完工了,已經有貨船上下卸貨,但還有一部分仍舊在建,此外基礎設施也同樣配套跟上,甚至此前的暖鍋店面也同樣有新建起來並且開張。

而在對岸也是差不多的情況,更寬廣的新碼頭,同樣是忙忙碌碌的景象,也就那條延伸往京畿府城的大路依然不變。

計緣此刻站的是岸邊新路的近岸一側,雖然稍稍偏了點但也有車馬會經過,在他看著通天江江面的時候,正巧也有馬車經過,裡頭的人正掀開帘子看向江面,更有說話的聲音出來。

「這就是通天江了,當年為了趕考我來過一次,還在一個江邊村落住過一段時間,可惜如今卻見不到那江神祠了!」

「聽說是沉到水下了?」

「嗯,通天江流域的江面寬了不少,就連原本的碼頭也全淹沒了,聽說有些地方主水道也改了,似是避開了原本沿江流域的城池,反倒使得那裡成了支流……」

車內說話的視線掃過沿岸方向,自然也看到了不遠處的計緣,但視線在遠處掃了一圈再回來的時候卻又發現附近岸邊根本無人,不由揉了揉眼睛再看,依然沒有什麼發現。

此刻的計緣已經進了通天江中,入水之後沒多久就看到了巡江夜叉,後者原本手持鋼槍在水中遊走巡視,忽然間有陌生之人踏水而行,正想喝問卻看清了來者,頓時心中一驚又是一喜,趕忙游過來。

「小人見過計先生,龍君可一直挂念著先生,叫我等務必要留意先生蹤跡。」

「計某正是特來拜訪的,應該不會不合時宜吧?」

計緣這麼問了一句,夜叉趕緊回答。

「合適,先生請隨我來!」

水下江流在被夜叉分流而走,帶著計緣和他就像上了快車道一樣直往水府龍宮而去,在計緣還沒到的時候,早已經有水族到了水府中通報消息。

老龍坐在主殿中閉目養神,有夜叉匆匆入殿。

「報告龍君,計先生來了,馬上就要到了。」

「知道了。」

老牛睜開眼睛,淡淡應了一聲,然後慢慢站起身來,看了同樣起身的龍母一樣,才慢慢走出宮殿,不過看似動作較慢,腳下的水流卻很快,幾乎是一步就到了水府入口,和計緣直接照面了。

「你還知道來啊?」

老龍張口就埋怨一句,計緣趕忙致歉。

「是計某疏忽了,是計某疏忽,應老先生應該也聽說了此前天禹洲大亂,魯老先生似是有難,計某無門無派不屬任何一方,便去助了一臂之力。」

「嗯聽說了,快隨我去看看若璃吧。」

老龍對於天禹洲的事回應得不咸不淡,反正沒自己女兒重要,而計緣察言觀色,看出老龍臉色不太對。

「怎麼,若離出事了?」

計緣也緊張了一些,老龍沒說什麼,直接拉起計緣就走,計緣也不敢怠慢,也只能匆匆向同樣趕來的龍母行了一禮之後,隨著老龍直接踏浪到了應若璃的寢宮外。

守在門口的龍子前一刻還無聊地伸懶腰呢,下一刻就見到自己老爹和計緣到了跟前,趕忙行禮問候。

「爹!計叔叔!計叔叔您可算來了!」

「嗯,若璃在裡頭?」

「是的計叔叔,您進去看看吧。」

這會計緣怎麼會推辭,點了點頭就要直接往前走去,但腳步一頓,還是回頭看向了也來到了這裡的龍母。

「應夫人,計某去看看若璃。」

「計先生請進,若璃若是能成功化龍,妾身感激不盡!」

龍母鄭重向著計緣行禮,計緣回了一禮后才轉身往前走去,一步跨出,一層如同水波一般的禁制在計緣上前時浮現,不過計緣一步踏過去的時候卻也並未感受到什麼阻力,只是好似穿過了一層柔和的水流,就自然而然跨過了禁制。

然後計緣看了看門外懸挂著一些裝飾的大門,好笑地想著這也算是踏入女子閨房了吧。

推開了門,計緣抬眼望去,寢宮不大不小本是通透一間,但內外有屏風阻隔,應若璃正靜靜盤坐在外側的屏風前,恬靜的面色不時皺眉,背後的倫光和漂浮的披帛更襯托出神女姿態。

計緣眉頭微皺,回頭看了看禁制外的人,就連平時遇上什麼事情都不會失態的老龍也是一臉緊張,龍母則好似將焦慮寫在了臉上。

於是計緣又靠近龍女仔細打量了她一下,眉頭緊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他越是如此,外頭的老龍和龍母以及應豐就跟著越發緊張。

思索了好一會,計緣又回到門口,輕輕把門給關上了,也就斷了外頭三龍的視線,而因為禁制隔絕,基本什麼都聽不到看不到了。

外頭龍母眼睛睜得老大,立刻看向老龍。

「怎麼關門啊?」

「我怎麼知道,或許天機不可泄露呢!」

老龍回了一句保持平心靜氣地站在殿外一步不動。

寢宮內,計緣再轉身看向龍女,依然皺著眉頭。

「這是為何?」

結果話音一落,龍女一下就睜開了眼睛,俏皮地朝著計緣吐了吐舌頭,把計緣都瞧得愣了一下。

「哎呦計叔叔,你可算關門了,您再這麼瞧下去若璃被您看得都要臉紅了,說不準就直接破功了!」

龍女說著就站了起來,還自己捶捶手捶捶腿。

什麼情況?計緣有些腦筋轉不過彎來,也就他一雙蒼目不論怎麼看都是平靜無波的樣子,否則現在的表情一定是有些獃滯的。

而龍女已經走到計緣跟前,端莊地向著計緣行了一禮。

「若璃見過計叔叔,還望計叔叔不要介意啊,若璃沒事,若璃好得很!」

那是,就算計緣是瞎子也看出來被耍了,而且還是被一向乖巧的龍女,並且她還耍了自己爹娘和兄長。

這會計緣也緩過神來了,苦笑著問一句。

「若璃,你這是玩的哪一出啊。」

應若璃面色帶笑心中也樂開了花,他從沒在計緣臉上見過剛剛那種表情,雖然他掩飾了,但也實在是很有趣的,她走過來又朝著門前一揮手,頓時又多了一重禁制,然後趕緊請計緣坐下。

「計叔叔快坐,若璃可等的您好苦啊!」

看著應若璃如小女兒態一般撒嬌,計緣有些招架不住,這和通天江女神的神聖威儀可大相徑庭了,世間能看到這一幕的人絕對一隻手數得過來。

「別別別,有話好好說就行,到底什麼事!」

應若璃立刻安分了一些,指了指門口方向。

「計叔叔,化龍若璃是不怕的,不過當然也得等到你來,但對於若璃而言,這也是另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嗯,計叔叔,我怕我爹能聽到,您也幫忙封閉一下這裡……」

計緣咧了咧嘴,心中大致有數了,應龍女要求,手臂一抬,捆仙繩化成一片金影覆蓋了整個寢宮內部。

「好了,這下就算你要算計你爹,他也肯定感知不到了。」

「多謝計叔叔!」

應若璃再次笑著向計緣致謝,然後忽然問了一句。

「計叔叔知道是什麼事了?」

「還能什麼事,是不是你爹和你娘的事?」

「瞞不過計叔叔,正是此事啊,我爹娘的關係您也清楚,這次若非我化龍之危,他們都未必能待在同一條河裡,這次計叔叔一定得幫我,否則若璃化龍之時也肯定心結深重,說不定就出差錯,說不定就化龍失敗,說不定就死在走水之中了,說不定……」

「停停停……」

計緣趕緊抬手打住,果然平常看著十分乖巧的女孩子,也會有俏皮的一面。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