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都市最強打臉天王下載
  4. 都市最強打臉天王
  5. 第2649章 見面(萬字更新)

第2649章 見面(萬字更新)

作者: |返回:都市最強打臉天王TXT下載,都市最強打臉天王epub下載

「我去見元帥,嬴政,你帶著張凡在前線逛逛。還有,張凡的事兒,絕密,懂嗎?他如果出事了,你知道後果的。」中年男子說著,飛速消失。

能打造附有銘文的神器,這對於整個前線來說,真的太重要了。

如果讓他們這種級別的強者有一把好的神器,他們的戰鬥力絕對能夠翻倍。

甚至,能夠改變現在這個局勢。

萬族,對於他們,太了解了。

所以,張凡的出現,會改變一切。

就是不知道張凡打造神器的速度如何了。

「唉!我命危矣!」嬴政嘆氣,看著張凡,又激動又TM害怕!

如果,讓萬族的人知道張凡的存在,他們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擊殺張凡。

這個差事兒,怎麼就落到了自己身上了啊。

「你不是說就跟著巫墨他們幾年嗎,你真的能煉製神器?這個事兒,可不能開玩笑的啊。」嬴政看著張凡,一臉的不可置信。

要知道,巫墨也不懂銘文啊。

而且,就幾年,就成了煉器宗師,你說出去,誰信啊。

如果到時候元帥那邊都知道了,結果,張凡煉製不出神器。

呵呵呵!

那樂子就大了。

絕對會死人的。

「人與人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了嗎?」張凡翻著白眼說道。

麻蛋,我會騙人?

「你這個,誰信啊。」嬴政也是翻著白眼說道。

只要是個人,都不會信好嗎。

可是想到張凡之前拿出的一堆神器,嬴政心情無比複雜。

難道,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真的就這麼大?

張凡這個傢伙,是百萬年難遇的天才?

可是,怎麼看這貨都有點不靠譜啊。

「走吧,我帶逛逛!」嬴政說道。

剎那,張凡也是來了興趣。

前線,這個和萬族對抗了百萬年的地方,到底怎麼樣呢。

鋼鐵城牆之後,是一望無際的平原。

人很多,但是,卻死氣沉沉!

彷彿一座死城,壓抑的氣息,讓張凡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才會讓人變成這樣啊。

「唉,沒辦法,自從和祖地的通道關閉之後,數萬年沒有新人來了,這些人,至少都是經歷了數萬年的戰鬥了。

如果不是為了保護人族最後的希望,他們可能早就崩潰了吧。」嬴政說道。

「不過,那邊會好很多。」嬴政指著極遠之處,更為高大的城牆說道。

「去看看!」張凡心情沉重的說道。

真的,這一刻,張凡心中,油然而生出一股想要為這個地方做點什麼衝動!

這些人,都是英雄。

很快,張凡和嬴政,來到了內城!

和之前的外城不一樣,這裡,充滿了笑聲和生機。

有小孩嬉鬧,有女人呵斥,有醉漢咒罵,有老人下棋!

和外城比起來,簡直就是世外桃源。

「這個差別,也太大了吧。」張凡神色變幻不定。

嬴政輕笑:「去外城,也要通行證的。這個城牆上,強者更多。他們,是最後的守護者。

我們的丹藥師、煉器師、陣法師、都在這邊。」

「我覺得,這樣不太好,牆內天堂,牆外地獄,溫室里的花朵,可是很脆弱的。」張凡嘆道。

嬴政聳了聳肩:「沒辦法,總有人天賦很弱,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生死極境的。而外面的戰鬥,生死極境以下,和螻蟻沒什麼區別。

而且,數百萬年的戰鬥,總有人絕望,總有人厭倦,這些人,總不能扔在界淵吧。

總要有一個安生之地。」

「唉!」張凡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這些人,怎麼不送回祖地?」張凡忽然問道。

嬴政翻了翻白眼:「誰能保證他們不是萬族的姦細呢。

而且,你可別小看他們,這裡,也是有六七劫的強者。

他們,如果去了祖地,一旦這裡不好使了,對於祖地,也是一場災難。」嬴政指了指腦袋說道。

「這個境界還能有神經病的?」張凡口瞪目呆。

「有啊,這些年,瘋掉的人,也不少。」嬴政嘆道。

剎那,張凡凝眸!

這裡,到底得多殘酷啊,生死極境的強者也能被逼瘋?

與此同時,外城虛空之中,一座隱匿於雲間的宮殿,驚聲響起。

「能煉製附有銘文的神器?」

「小路,你沒騙我吧!」

宮殿中,無數虛影搖曳!

很快,這些虛影,逐漸凝實!

五個巨大的王座之上,四男一女俯視下方!

「稟告元帥,神器我見過,是真的!據那個小子說,他是巫墨和劍狂的弟子。」

「巫墨,有印象,之前應為被人襲擊重傷,把他送回了祖地修養,如果這是真的,真是大功一件啊。」女子輕笑。

「那為何不帶他來這裡?」一男子問道。

「稟告元帥,卑職想讓他先熟悉熟悉前線,總不能人一來,就讓他打工吧。而且,咱們這裡,還發不出什麼工資。」

「哈哈哈!也是!不過,我可等不及了。能煉製附有銘文的神器,這對於我們前線,意義重大!」王座上一魁梧男子說道,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

「好歹是個元帥,怎麼還風風火火。」

「帝辛他就這樣!」女子輕笑道。

「元帥,我覺得,我們是否可以打開祖地通道?之前祖地來了一位可以煉製神丹的丹藥師,這次又來了一位能夠煉製附有銘文的煉器師。

祖地那邊,人才濟濟啊。」下方,一人說道。

「是啊,元帥,如今我們前線急缺這種人才,我們的丹藥、武器完全不夠啊。」

「元帥,不可,祖地是我們人族最後的希望,通道一旦開啟,萬族姦細去了,那就是一場災難啊。」

「我們人族強者如雲,萬族姦細如果敢作死,我成全他。」

「得了吧,八劫的廢物,上次差點被人打死,指望你?呵呵!」

「白起,你是不是想打架!」

「怕你哦,走,現在就走!」

「王翦,不要起鬨!」

「李牧,這你都能忍?砍白起啊!你的刀呢!」

「你們,夠了!」王座上,一名中年男子呵斥了起來。

「元帥,我建議,讓白起和李牧他們率領遠征軍遠征。」一人說道。

「嗯,我看行。」王座上,女子點頭。

「元帥,我建議吳起也一起!」白起冷笑。

「元帥,我只是一介書生,並不擅長打打殺殺。」提議的吳起,立馬說道。

「吳起,你是不是男人,好歹你也是八劫強者。」有人冷喝了起來。

「你去我就去,怎麼樣?」吳起冷笑。

剎那,寂靜無聲!

而此同時,張凡的身前,一名高大男子,忽然出現。

「見過元帥!」嬴政立即抱拳。

而張凡,這一刻,眸光急劇閃爍。

好強!

如果眼前這人可以,他似乎一個眼神,都能殺了自己。

媽德,這到底什麼境界的強者啊。

「你就是張凡?」帝辛輕笑,剎那,他抬起了手,輕輕一揮,剎那,張凡和嬴政,就來到了宮殿之中。

剎那,宮殿里無數人的眸光落在了張凡的身上。

而此同時,白起的神色,驟然猛變。

「卧草,有我的血脈!我白家的人!」白起驚呼了起來。

聽到這聲音,這個大殿的人,眸光陡然落在了白起的身上。

「白起,以前我只是以為吳起不要臉,沒想到,你也這麼不要臉。你怎麼不說是你親兒子來了呢。」冷笑聲,暮然響起。

「你一屆武夫的血脈,能出煉器宗師?呵呵!」

「老白,要點臉!」

「草,我說的是真的!我白起會騙人嗎?」白起咬牙切齒的說道。

而此時,張凡也是懵了。

???

白起?

卧草!

這一刻,張凡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兒!

以前白禾說過,他們白家,就是白起的後代!

我尼瑪,今兒見到活的祖宗了?

也就是此時,白起的身上,一股驚天的殺氣,陡然暴發。

下一刻,張凡的身上,也是爆發出了一道無比濃郁的殺氣。

「看看,看看,血脈共鳴,我白起,會是說假話的人?」白起瞥向了四周。

這一個,這個大殿的人,眸光在張凡和白起身上來回打量。

哪怕王座上的幾人,也是如此!

「卧草,老白,你可以啊,你TM竟然有煉器宗師的血脈,長臉啊。」白起身邊,一男子神色無比震驚。

「王翦,你TM興奮個鎚子,又不是你的血脈。」一人冷笑。

「呵呵,我和老白親如兄弟,他的血脈就是我的血脈!」王翦冷笑。下一刻,他看著張凡:「小子,以後誰欺負你,你找我,我弄死他。」

「行了,別鬧了。」王座之上,女子捂著額頭,一臉的無奈。

同時,她看向了張凡:「白起即將率領遠征軍遠征,急需一批神器。尤其是你的那種附有銘文的神器,否則,白起他們這次去,很危險。」

聽到這話,白起的眼珠子都瞪起來了。

卧草,這麼快?

這個提議不是開玩笑的嗎?

而王座上其他幾人,則是習以為常的笑了起來。

姬雅,真的6啊!

而此同時,張凡也是翻起了白眼。

這個女人,好厲害!

一句話,讓自己竟然無法拒絕。

而且,還能知道自己這個煉器師是不是假的。

「可以,把遠征軍擅長的列一份表給我,我給他們量身定做。」張凡說道。

遠征軍,嬴政說過,至少都是八劫的強者。

他們遠征,意義絕對重大!

作為人族的一員,自己能貢獻一分力,必然竭盡全力。

「定做?」

這一刻,整個大殿的人都驚了。

要知道,神器這個東西,如果和使用者完美結合,這TM實力起碼翻數倍啊!

而且,打造神器,本來就不容易了。

還定做,這就誇張了啊?

「行,你需要什麼材料,我馬上安排!」姬雅的眸光之中,閃耀著一抹耀眼的光芒。

定做?

如果真的可以,這對於整個前線來說,絕對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啊。

「遠征時間確定了嗎?我這邊,一天,頂多能打造五件神器!定製的,很麻煩的。」張凡說道。

「啥?」

這一刻,無論是王座之上,還是王座下的一群人,都驚呼了起來。

一天頂多能打造五件神器?

你TM認真的嗎?

你確定你沒開玩笑的嗎?

還定製的比較麻煩?

你意思是,不是定製的話,還能打造更多?

要知道,現在前線的煉器宗師們,打造一把神器,那可是需要幾年的時間啊。

而且,這還有可能失敗。

結果,你說你一天五件?還是定製的?

你TM逗我的吧?

「老白,你家的這個後人,不會是這裡有點問題吧?」王翦抬手,點了點白起的腦袋。

「TMD,比吳起還能裝,我白家,沒有這樣的後人。」白起咬牙切齒了起來。

他白起,這輩子最看不慣的就是裝比犯!

幹啥啥不行,裝逼第一名!

「行!馬上給你安排。帝辛大哥,你親自保護他,他絕對不能出任何的意外。清空煉器殿,誰都不能靠近!

小路,你親自帶隊,把寶庫的所以東西,都搬去煉器殿。」

姬雅說著,看向了張凡:「寶庫所有東西,你都可以用!但是,我們時間不多了,萬族那邊虎視眈眈,遠征軍的時間不多了,半年,最遲半年,必須出發!今天,我要看見神器!」

張凡看著王座上方的姬雅,嘴角抽搐!

這個女人,簡直無敵!

你讓帝辛跟著我,是怕我拿著你們的東西跑路吧!

所有東西都給我準備好了,這是今天必須看見神器的節奏。

「我可沒那沒那麼多時間浪費!不過希望你們這裡的材料足夠!」張凡說道。

半年?

你看不起誰呢!

「帝辛大哥,你帶他去吧!」姬雅說道。

剎那,帝辛帶著張凡直接消失。

「姬雅,你真的信?還所有東西都讓他用?」王座之上,一名中年男子皺眉說道。

「伏翎大哥,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給他準備好了,他不是說一天五件嗎,這要是一天都打造不出來一件,肯定是騙子了,帝辛大哥看著他呢!跑不掉!」姬雅說道。

剎那,整個大殿的人,鴉雀無聲!

姬雅,這個可怕的女人!

「萬一是真的呢!」姬雅笑道。

而此同時,內城,煉器殿外,無數人一臉懵逼。

「我怎麼就出來了?」

「我真在打造武器呢!」

「啥情況?」

「煉器殿臨時徵用!」帝辛顯現。

剎那,無數人抱拳:「見過元帥大人。」

下一刻,帝辛消失,來到張凡的身前說道:「你完蛋了,姬雅開口了,你今天煉製不出一件神器,死定了。」

張凡抬頭,看著幸災樂禍的帝辛,一臉的無語!

這個傢伙,真的是那個傳說中的商紂王嗎?

怎麼看起來這麼二?

很快,遠征軍的名單就送到了張凡的手裡。

遠征軍,126人!

實力最低,八劫!

實力最高,九劫!

每個人的特長,也是清楚的標註了出來!

幾乎同時,無數天材地寶送了過來。

一剎那,張凡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真的,張凡自認為自己見過世面的,畢竟跟著劍狂他們洗劫了無數的遺迹!

可是現在……

「張凡,這些材料我要了。」凜的聲音,忽然響起。

「你要來幹啥?」張凡好奇的問道。

「混沌樹的養料,還有我以後身體的打造材料。」

凜的聲音,讓張凡激動了起來。

混沌木拿到手的時間也不短了,哪怕是洗劫了上千個遺迹,凜也就拿了三種材料,張凡還以為這輩子都不能把混沌木養成混沌樹了呢。

「這次能行?」張凡激動的問道。

畢竟,混沌木這個東西,可以替自己死一次啊!

「有了這些東西,快了!」凜說道。

「你的身體的事兒,能打造了嗎?」張凡繼續問道。

畢竟,這可是他的承諾。

可是在這個關頭,凜出來了,也不是什麼好事兒。

萬族既然能夠滅了虛靈族,一個凜算什麼?

「我只能出設計圖,具體的,還需要你來煉製,而且,目前的材料,還差很多。」凜說著,把需要的材料列了一個單子。交給了張凡。

看著單子上的材料,張凡也是一陣頭大。

凜這個傢伙,是要打造一個人體兵器嗎?

雖然張凡現在還不知道凜的身體到底怎麼打造,可是這個材料,那可是打造超神器的東西啊。

而且,都是攻伐極致的材料。

這個傢伙,是準備親自報仇嗎?

「這些材料,現在還不行。」張凡說道。

開玩笑,帝辛在這裡看著的呢,自己現在敢拿這些東西,絕逼會被打死。

等神器打造了之後再說吧。

剎那,一個無比巨大的煉器台,被張凡從倉庫里取了出來。

「神器?」帝辛的眼神,也是忽然凝固。

這個小子,煉器台都是附著了銘文的神器嗎?

卧草,有點東西啊!

不過下一刻,帝辛的眼珠子,再次瞪圓。

因為此時,張凡的身體,被一股暗紅色的火焰包裹了起來。

「地獄火?」驚駭的聲音,暮然響起。

「不要吵,我要煉器了。」張凡低聲說道。

地獄火,之所以暴露,張凡也是沒有辦法。

熔煉材料,必須要地獄火啊,不然,一天打造五件神器,那就是做夢。

而且,帝辛好歹也是元帥,如果他要殺自己。

那人族註定要失敗了。

開玩笑,萬族的姦細如果都做到元帥級別了,人族還玩個屁!

也就是下一刻,帝辛整個人直接消失。

「帝辛大哥,你怎麼回來了?」

姬雅抬頭,看著帝辛,一臉的好奇。

這個傢伙,是不知道張凡那邊的事兒是多麼重要嗎?

那可是整個人族的寶庫啊。

你就這麼回來了?不盯著那個小子?

「那個小子,擁有地獄火!」帝辛的聲音,無比激動。

剎那,王座上四人,猛然看向了帝辛!

「你確定?」聲音,無比激動。

「不開玩笑。」帝辛沉聲說道。

剎那,四人起身,手掌一揮,四周的空間直接裂開。

下一刻,他們出現在了張凡的身前。

張凡:???

地獄火有這麼重要嗎?

下一刻,張凡沒有理會帝辛五人,整個人,直接來到了試煉之門。

之前在巫墨那裡,修鍊之餘煉器的時候,也只是隨便練一練。

而現在,不一樣了!

這些武器,是八劫,甚至九劫的強者使用!

而且,他們是人族的戰士!

必須做到極致才行!

每個人的武器,必須做到極致!

甚至,張凡心中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把陣法、銘文一起融入武器之中。

這個東西,需要時間來研究。

試煉之門,是最合適研究的地方了。

而此時,姬雅五人,眸子死死的盯著張凡。

「地獄火,終於再次出現了。這一次,一定不能讓萬族得逞。

如果他能夠成長到我們這個級別,說不定我們人族有希望。」姬雅說道。

「我看難,他現在,才剛入生死極境而已。想要到達我們這個實力,起碼得上萬年!

現在,界淵的限制,越來越小了,我怕我們沒有時間了。」一人說道。

「公孫大哥,那可不一定哦,小路說過,這個小子才二十來歲哦。」姬雅說道。

「二十多歲?」帝辛四人,神色再次一變!

「這個小子是變態嗎?他還是個煉器宗師啊。」

「先不談實力問題,如果這個小子真的能夠煉製出附有銘文的神器,這對於我們人族來說,也是一個天大的消息。

如果他能一天煉製五件,那就更可怕了。」姬雅說道。

「姬雅妹妹,你不會真的信了吧?」一人說道。

「那我們看著吧!」姬雅說道。

下一刻,張凡退出了試煉之門。

同時,無數的材料,朝著他飛了過去。

暗紅色的地獄火包裹著那些材料,幾乎是瞬間,堅不可摧的金屬,直接融化。

看著這一幕,姬雅五人,張大了嘴。

「還能這麼煉器的?地獄火這個東西,怕不是克制萬族的吧,而是用來煉器的吧。」帝辛驚了。

他們可是見過煉器師煉器,哪怕是煉器宗師。

他們想要錘鍊材料,那可是要花費無數的功夫啊。

甚至,有時候一塊材料需要數個月!

而現在,張凡這操作,開掛了吧?

然而下一刻,帝辛五人又驚了。

「陣法?這個小子還會陣法?」

「我去,他想做什麼?他難道想把陣法融入?這怎麼可能!」

「他瘋了吧!」

帝辛五人,徹底驚了。

這還是煉器嗎?

把陣法融入煉器,這TM,聞所未聞啊。

「靠,聚靈陣,成功了!」

「我去,他又搞迷幻陣?」

「日,殺陣!」

「???這個不是我們城牆上的防禦陣法嗎?」

「我滴個天,他到底想做什麼?」

「沃日,他銘文刻畫,這麼隨便的嗎?」

「操,這是神紋?最高級別的銘文?」

「???這就和武器融合了?」

「堅韌銘文?」

「喂喂喂,這是武器啊!」

「???淬毒?」

「撕裂銘文?」

看著張凡的操作,帝辛五人,頭皮發麻。

這還是打造神器嗎?

我滴個乖乖,這要是在身上來一刀,誰頂著住啊。

一把武器,附帶七個陣法,八個銘文?

不講道理啊!

這還能叫做神器嗎?

三個小時后,一道紫色的光柱,直接衝天而起。

「成了,神器成了!」帝辛驚吼。

「軒轅離,快點掩蓋這個氣息,不能暴露,我們這邊,有萬族的姦細,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們有神器,就沒有奇效了。」公孫勝立即吼道。

「知道,帝辛,你也別閑著。」公孫勝說道。

下一刻,帝辛也是伸出了手,紫色光柱,頃刻被鎮壓。

「好了,你們驗驗貨。」張凡說著,直接把手裡的大刀扔了出去,繼續煉製第二把武器。

「唉,如果是批量的就好了,一次性可以煉製十把!」張凡說道。

定製武器,很麻煩。

比如說武器的大小,形狀,重量,以及武器的類型,因為使用者不一樣,就都不一樣。

陣法和銘文,倒還是次要的。

而且,神器的煉製,確實麻煩,如果不是吞了數千個老怪物的靈魂,張凡現在,也不會如此輕鬆。

要知道,哪怕是巫墨,打造一把神器,也要五個月起步!

而此時,帝辛五人,拿著大刀,直接實驗了起來。

「鋒利度能砍傷我,牛逼啊!」

「迷幻陣效果竟然有一秒,這要是死戰,一秒就沒了啊。」

「聚靈陣也還可以,可以一邊砍人一邊恢復!」

「持續撕裂傷口,這個特性可以啊。」

「靠,這樣的武器,我也想要啊。」帝辛吼道。

「小聲點,別打擾到他了。」姬雅呵斥道。

下一刻,五人看向張凡的眼神,充滿了震撼。

三個小時一把神器!

而且還是如此牛逼的神器!

這個小子,到底怎麼做到的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看著那一把把武器,姬雅五人的眸中,充滿了興奮的光芒。

神器,都是神器。

而且還都是定製神器,只需要三個小時。

如果給張凡時間,整個前線的人,豈不是說都有神器了?

這對於整個人族來說,實力翻了數倍啊。

「伏翎大哥,這個傢伙的安全,就交給你了,公孫勝大哥,我們去制定一下有了大量神器后的方案!

以及遠征軍的路線!」姬雅說道。

這一刻,她的臉上,掛滿了自信。

「嗯!」伏翎點了點頭。

讓帝辛保護張凡,確實不怎麼靠譜!

「幾個意思?」帝辛急眼了。

「你說呢!」軒轅離冷笑。

自己什麼樣,自己心裡沒點逼數嗎。

呵呵!

「叫上吳起他們一起吧。」姬雅說道。

很快,無數人影,再次匯聚!

而張凡這邊,武器一把接著一把出爐!

126把武器!花了張凡整整21天的時間。

看著那一把把神器,伏翎的心情,無比複雜。

才二十一天啊!

這裡的成果,比得上前線數萬年的成果啊!

遠征軍有了這些武器,一定能大勝!

「小子,你好好休息一下吧,這些天辛苦了。」伏翎來到張凡的身邊,一臉誠摯的感謝。

遠征軍,有三個目的!

擊殺萬族強者!掠奪資源!牽著萬族!

每次遠征軍出征,傷亡巨大。

一百多人,幾乎只剩下三分之一。

每五千年出征一次的頻率,完全是應為五千年才能讓遠征軍恢復到126人!

畢竟,人族前線,每個地方都需要人,不能說哪裡需要人,就調人去。

不行的!

任何地方出了問題,人族就可能毀滅。

這百萬年來,人族一直是如履薄冰。

而現在,伏翎看見了希望。

有了張凡的武器,遠征軍這次,必定大勝!

「不急,我在做點防禦性的神器!」張凡說道。

這些天,他也問過伏翎關於前線的情況。

可以說,此時的人族,快打沒了。

萬族,數百萬年來,死的人不少,但是,強者卻越來越多。

而人族,越來越少。

如果不是界淵保護著人族,可以說人族早就沒了。

遠征軍,這次必須大勝!

混沌樹,在無數的資源下,瘋狂生長。

126塊混沌木,勉強夠!

在煉器的第二天,張凡在伏翎的同意下,就把資源給了凜。

「你休息幾天吧,看看你這臉色。」伏翎說道。

煉器消耗很大,伏翎是知道的。

而張凡,幾乎是不眠不休煉了二十一天,臉色在就蒼白如紙了。

張凡搖頭:「只要不是定製神器,很快的。」

「不差這麼幾天!遠征軍什麼時候出征都可以。」伏翎說道。

張凡搖頭!

我的時間可不多啊!

雖然張凡對於半年後去暗殿的事兒不抱有希望了,可是,不努力一下,怎麼行。

萬一就差這麼幾天呢。

下一刻,無數的材料朝張凡掠去!

衣服,褲子,鞋子!必須有!

衣服褲子,張凡刻畫了二十個防禦陣法,以及防禦性銘文!

鞋子,速度方面!

甚至,張凡還給每人打造了四個儲存靈力的神器護腕!

這些,只花了張凡五天!

「這個是混沌木,融入意識海,可以替他們死一次。」張凡拿出了126塊混沌木。

這一刻,伏翎的眼睛都紅了。

混沌木,他可是知道了。

這個東西,這百萬年來,他們就找到了十二塊!

他、帝辛、姬雅、公孫勝、軒轅離,五人都有。

這可是保命的東西啊。

價值無限啊!

而現在,這個小子竟然就這麼送了出來。

他是專門從祖地來拯救前線的嗎?

「這些東西,我收下了。」伏翎說著,整個人消失不見。

當姬雅幾人看見這些東西的時候,每個人的心中,都掀起了驚天駭浪。

「這個小子,簡直牛逼!」帝辛服了。

「他怎麼這麼多混沌木。」姬雅呆了。

「這次,我親自帶隊吧,我要親自殺穿萬族內地。」伏翎說道。

混沌木,加上這麼多神器,這次,他有十足的信心。

也就是此時,一道人影急速掠來。

「元帥,張凡說,他有事找你們,讓你們晚點出征。」

「他還有事?」

剎那,姬雅五人,來到張凡這邊。

看著那滿天的丹藥,五人呆了。

???

這小子在煉丹?

九品丹藥?

而且還有一道丹紋?

卧草,這TM是幻覺吧!

這小子,不是煉器師嗎?怎麼還是丹藥師?

而且,還是丹藥宗師?

加上之前的陣法、銘文……

這小子,到底什麼人!

五天後,張凡無比疲憊的睜開了眼睛:「這些丹藥,這次遠征,應該夠了。」

「夠了,絕對夠了。」帝辛的聲音,都顫抖了。

張凡這五天,煉製了千億枚丹藥。

而且,都是九品丹藥。

都還有一道丹紋!

要不是藥材不夠了,張凡這邊估計還不會停下來。

這個小子,魔鬼嗎!

他是上天送來拯救人族的嗎?

這一刻,看著虛弱的張凡,帝辛五人,神情恍惚。

「唉,如果能夠煉製神丹就好了。不知道為什麼,始終煉製不出神丹。」張凡嘆道。

神丹,比起九品丹藥什麼的,好太多太多了。

可是,哪怕是他在試煉之門呆了無數次,試煉之門裡都沒有神丹的任何信息。

難道是實力不夠?

「足夠了足夠了!」伏翎激動的說道。

如此多的九品丹藥,別說是遠征軍,就算整個前線,都夠用了。

足夠支撐一場大戰了。

「神丹?走,帶你見個人!他能煉製神丹!」伏翎上前,拉著張凡,整個人消失。

而張凡,此時此刻,心神振動!

能煉製神丹的人?

卧草,整個前線,卧虎藏龍啊。

下一刻,張凡就來來到了一處別院。

幾乎是落地的瞬間,張凡就聞到了一股極其濃郁的葯香。

是那種幾乎快浸入骨髓的香。

也就是下一刻,一道紫色的光芒掠了出來。

「媽德,區區一枚丹藥,也敢從老子面前溜走!」

一道如山般的身軀,忽然出現。

也就是此時,張凡的身體驟然一震。

張凡的眼珠子,這一刻,幾乎快瞪出來了一般。

「雷山師叔?」張凡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人。

「咦,張凡,你怎麼會在這裡?」雷山的身體也是驟然一僵。

「阮雲霄,你徒弟來了。」雷山大吼。

「卧草,他也在?」張凡驚叫。

尼瑪,龍傲天不是說阮雲霄的那個什麼本命符都碎了嗎?

他怎麼會在這裡?

也就是此時,一道人影,緩緩走了出來。

赫然就是阮雲霄。

只不過,此時此刻的阮雲霄比起以前更年輕。

尤其是他的身上,散發出一道無比詭異的氣息。

就彷彿……

大自然的氣息!

「喲,徒兒,你也來啦!咦,不錯嘛,都生死極境了。」阮雲霄笑道。

「你是他師父?」伏翎幾人,看著阮雲霄和張凡,一臉的不可置信。

阮雲霄,幾年前來到這裡,煉製了一枚神丹,救了帝辛。

所以,他們對阮雲霄,十分敬重。

所以,他們也沒有對阮雲霄有什麼煉丹的需求。

能夠煉製神丹的存在,能在關鍵時候救人,就很好了。

而且,上次阮雲霄煉製神丹,花費了兩年的時間。

而現在,這人是張凡的師父?

卧草,沒有搞錯吧!

這一刻,伏翎幾人,徹底傻了。

而此時,阮雲霄的眉心,一道金色的符文,陡然閃爍。

「是你!」阮雲霄的臉上,掛著一抹詭異的神色。一雙眸子,帶著複雜的光芒,看著張凡。

「啊?什麼啊?」張凡懵逼。

卧草,這個便宜師父,不會是腦子壞了吧。

「尋尋覓覓,原來就在身邊。」阮雲霄忽然笑了。

下一刻,他繼續說道:「不對,到底來,還是因為我。」

「雷山師叔,我師父他腦子沒問題吧?」張凡看著雷山說道。

阮雲霄這個便宜師父是瘋了嗎?

都開始胡言亂語了?

雷山聳了聳肩:「自從在不死城被雷劈了,就這樣神神叨叨的。」

「喲,感情是這樣啊。」張凡笑了。

被雷劈了?

嘖嘖嘖!

「那就不打擾你們團聚了。」伏翎說道。

遠征軍的事兒,這次必須要好好謀劃一下。

這可能關係到後面的戰局。

「唉,那個老不死的怎麼想的,這個時候把人弄來,準備好了?瞎搞!」阮雲霄抬頭,凝望著虛空,搖著頭,片刻后,他繼續笑道:「這是想要我的命啊,老不死的狗東西,就知道惦記老子。

你躺在棺材里,美美的睡著覺,老子當牛做馬,你可真行。

以後你丫的最好別出現在老子眼前,你看老子弄不弄你就完了。」

「師父,來來來,讓我幫你看看腦子。」張凡搖著頭,看著阮雲霄,翻著白眼。

唉,可惜了龍傲天啊。

為了這麼個坑徒弟的玩意兒,被不死城的死氣侵擾。

十年啊,我TM回不去啊。

「放心,龍傲天不會有事兒的。」阮雲霄忽然說道。

「哈?」張凡驚了。

我去,阮雲霄這個傢伙,怎麼知道自己再想什麼?

「叫師父!」阮雲霄伸出手,直接敲在了張凡的額頭。

???

這一刻,張凡神色驟變。

我去,阮雲霄這個便宜師父什麼實力啊,我怎麼啥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敲狗頭了?

開玩笑的吧?

「走,我帶你去提升實力,你這不太行,太弱了。

你來了,很多東西都會來,你這實力,太弱了,你會打死的。」阮雲霄伸出手,抓著張凡,剎那之間,張凡只感覺天旋地轉。

這一刻,張凡的心中,掀起了驚天駭浪。

阮雲霄這個,可不是飛啊,而是空間穿梭。

這個技能,似乎只有帝辛那種強著才能有的吧?

而此同時,帝辛、姬雅五人,凝眸看著阮雲霄消失的方向。

「這個傢伙,看不透啊,一直不懂他什麼實力,什麼來頭。」

「能救帝辛,就不是敵人!放心啊!而且,他還是張凡的師父!」

「是啊!能幫人族的,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大家還在看:陸少的暖婚新妻魅王寵妻:鬼醫紈絝妃凶宅筆記中華小當家之食神系統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醫妃驚天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算陰命辛亥大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