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秀天帝下載
  3. 我,秀天帝
  4. 第212章 日新

第212章 日新

作者: |返回:我,秀天帝TXT下載,我,秀天帝epub下載

「神」可以隨性而為,但人卻不能肆意。就算道皇已有綢繆,也很難保證,一切會如同預期。尤其魔始老奸巨猾,若無完全把握,未必會涉險做「鷸蚌相爭」的漁夫。

至少,道門還需一個讓魔始無法放棄的餌,才有機會能釣他上鉤。而聖無殛能否說服問奈何配合,更在未定之天。但翻應無騫的舊賬,儒門還是能一翻一個準。

與此同時,靖宇宗源與六庭館之間,也因斗姆的立場動向,即將進入相對微妙的階段。

「十步一燈,未免鋪張。人力消耗甚巨,過於浪費。」

來回不超十日,別苑周邊變化,赫已翻天覆地。就算一條不過足夠四五人并行的石板小道,兩側每隔一段距離都有排列整齊的石燈。

且不提沿途行人嘈嘈切切,一派看熱鬧的的樣子,就連聞人然自己都是一肚子問號。而剛剛好奇出聲之人,卻和六庭館沒有絲毫瓜葛,乃是來自南域的風雲兒,小心徵詢道:「前輩乃苦境正道巨擘,諒必如此排設另有深意?」

「這燈……」

說到南域眾人沒去找聖無殛,反而被聞人然聞訊接走,乃因海宇之主與斗姆同處。而要找到對付皇鱗的方法,詢問戰鱗這位當事人自然最適宜不過。

何況,魔始一再針對自家閨女。既知宇外群雄與魔始沆瀣一氣,聞人然不多上點心,豈非枉為人父?

「這燈是我做的,功能可多了。」

不等聞人然作答,迎面一襲明黃倩影已快步小跑過來,一把抱住聞人然臂彎。銀亮長發隨風輕舞,神秀開開心心眯著眼,活潑地求誇獎:「爹,你我厲害吧?」

「回家了?不對,誰讓你做的?」

「斗姆。」

「啊……」

並不意外二丫頭到家,聞人然尷尬之處在於,找神秀回家可不是為給斗姆打工,而是打架來著,「你怎麼認識祂了?」

「祂的氣息有些類似爹你的感覺,而且在幫忙打理金甌疆土,想必得到了同意,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這,不,沒什麼。」

目前這些東西的用途,聞人然都沒弄明白。而斗姆究竟想把他家這一畝三分地,未來改造成什麼樣子,他還要一段時間理清楚,索性便不跟神秀多嘴,免得她之後心直口快得罪了斗姆,鬧得相互不愉快。

聞人然順口接話說道:「你就給大家說說,這些石燈有什麼用好了。」

「哦,其實你看起來數量太多。但除非必要的話,並不會同時亮起來。」

雙眼一眨不眨盯了聞人然一會兒,神秀大略意識到家裡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聰慧靈巧地含糊過去:「只有晚上有人路過的時候,離行人最近的三盞才會亮起來。等行人走了之後,不久就會自動熄滅。」

聞人然還以為有什麼了不起,頓時恍然:「感應燈?」

「感應?怪詞,不過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神秀歪了下腦袋,接著炫耀道:「不過,苦境這麼亂,到處建的話,萬一被破壞了,可就浪費材料了。所以,這些燈你們看起來是實的,但實際上是虛的。」

「虛的?」

「嗯。只有主塔是實際存在的,祂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而不被摧毀。」

打了響指讓左側一排四五盞石燈隱沒片刻,旋即復現如初,銀髮少女用力點頭,解釋道:「斗姆給我一張塔的圖紙,讓我按照需求的功用發揮修改。主塔被我定在了別苑旁,但是因為外觀太丑破壞風景,所以稍微做了些變化,建成了靠著菩提玉樹的樓閣。」

「而除了照明以外,石燈最重要的用途是傳遞訊息。斗姆認為,要讓苦境認可爹這裡的治理方式,長久的安定是第一要素。那麼一旦有外敵來犯,及時通知全境便非常有必要。」

聞人然心思一動道:「你該不會告訴我,每一盞石燈都能用來即時通訊?」

「對呀。其實這些石燈,只是起到定位的作用。」

並不覺得這有多了不起,神秀繼續說明道:「而主塔發出的消息,每盞石燈根據需要,都能即刻朝著四面八方播送,通知到大多數人。以前金甌超千里的疆域範圍,已經都被斗姆按照這樣的標準改造布設。」

「除了照明、信息交流,是不是還能……監視?」

提到「監視」兩字,聞人然心情略有些複雜。他個人對此不排斥,但一想到之後被有心人利用起輿論風波,總不免會生出很大不耐情緒。

所幸,神秀竟搖了搖頭,否認道:「沒有,斗姆說不需要添加那些多餘的功能。」

「只是不需要?」

「對呀,有天憲在,讓人們過於壓抑的監視並非必須。」

「這,倒也是。」

談不上高興抑或憂愁,聞人然僅僅鬆了口氣,明白斗姆目前按部就班,有條不紊地實現宏圖,已經不可能被旁人所左右。不過,至少祂現階段的一系列改造,尚未與世俗過於衝突,勉強算是一個好消息。

說了這麼多,外來的客人也不覺枯燥,絲毫沒有被聞人然父女冷落的不滿。躺在輪椅上的北冥風舉,敲了下摺扇讚歎點評道:「苦境地大物博,能人輩出,竟想出此法為基匡定太平,令人欽佩。」

「執行的前提是強權與強武兼具,否則就很難施行下去,何況這些只是基礎環境,各方面的企劃都沒細化深入。而一旦對外……依舊免不了爭鬥衝突。」

聞人然仍舊不置可否,想起沒必要跟外人說太多自家的事情,咳了一聲岔開話題:「神秀,你有沒有見過斗姆身邊的海宇之主?」

「爹要見他?」

「客人有話要問。」

「哦,好。夜王前輩,南域有人來找你?」

介紹了石燈播送全境的作用,但精準定位的通訊自然不難做到。

神秀稍稍驅動靈力,然後大大方方地當眾喊了一聲。只見一盞臨近她的石燈亮了一瞬,似與金甌某處相互聯通。不消多時,眾人即見海宇得訊而來,凌空落在風雲兒等人之前。

「吾與爾等素不相識,何事?」

風雲兒神態略顯略顯急切,道:「事關皇鱗,未知閣下能否告知,有關他的情報?」

「皇鱗……吾許久不曾得見其真身,當初他乃殘廢之軀,過時的情報已無意義。而而看你們能為,定非他的對手。」

海宇之主皺了下眉,冷言拒絕:「另外,吾與鱗族已無瓜葛,你們找錯了人。」

「義父大義捐軀,琴狐與鹿巾生死不明。異人皇鱗與魔始結盟,必是天下大患。風雲兒雖年少力薄,亦不願讓故土淪為鱗族魔域。」

風雲兒誠懇請求道:「望閣下不吝賜教。」

「軒昂五璣已敗,你何必螳臂擋車?吾已無心江湖征戰,幫不上你們。」海宇之主冷漠應答。

「但,皇鱗豈會放你干休?」

北冥風舉閉了閉眼,忽而直視海宇之主,意義不明地說道:「身負戰鱗至寶,鱗族異人定不會放你干休。而他與魔始聯手,縱你曾天下不敗,也絕難有勝算。」

「皇鱗虛實根底,吾的確一概不知。至於魔始……提到魔始,我倒依稀記起一事。」

「什麼事?」

旁聽至此,聞人然問道:「你有鎖定他下落的辦法?」

「並非如此。只是之前曾有人約他共同剷除戰雲界,他竟一口應下。南域已亂,魔始下一步或許會與戰雲界有關。」

「戰雲界?」

「針對絕代天驕意琦行。」

「是他?」

北冥風舉聞言目光深邃,腦中思緒紛飛。沒留意到北冥風舉臉上剎那的異樣,聞人然乾脆朝海宇之主問道:

「意琦行和仙門有什麼牽扯,居然讓魔始非殺他不可?」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