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道門大門道下載
  4. 道門大門道
  5. 第459章 簫劍挽瀾

第459章 簫劍挽瀾

作者: |返回:道門大門道TXT下載,道門大門道epub下載

自在萬象門已經抵擋了兩天多。

護山大陣儘管以防禦為主,各個主峰上發出的多彩光柱仍可對外產生威脅,而且光幕護罩的形狀變化多端,不斷變形以應對對方神器法陣的威脅。

但是四眼大聯盟的四神器法陣同樣精妙無方、變化無窮,依靠著數量優勢慢慢蠶食消磨護山大陣的能量。

此陣名為「四不像」大陣。

說來也是奇怪,陣勢的變化竟然與自在萬象門的自在無極功十大境界有異曲同工之妙。

四件神器經常通過變換位置展開攻擊,比如排成一排,形成一字長蛇陣。

護山大陣的光柱如果攻打一端,一字長蛇陣的另一頭就會掉轉過來,形成二龍出水陣予以壓制。

時而中間部位會突前,又演變為天地三才陣。

有時則是兩頭回撤,形成了四門兜底陣。

而當四神器互相穿插,會變成為五虎群羊陣。

有時又會按照六丁六甲排列,即六丁六甲陣。

此外,當其中的一半陣型拉伸成可任意彎曲的曲線,另一半還是四門兜底陣時,陣勢化作北斗七星陣。

全部環繞一圈,按八卦圖布陣變成方形時,即為八門金鎖陣。

如果按九宮格排列,每格交互猶如一體,稱為九曲連環陣。

最後還可變成十面埋伏陣。

雙拳難敵四手。

自在萬象門和其他仙洲宗門眾志成城固守的護山大陣,終於在四眼大聯盟四神器法陣不間斷的侵消下,行將崩潰,而四擘盟組織的主力援軍還沒有趕來。

山門之內,所有修士已經列成數個戰隊集結待命,人人臉上帶著悲壯之色,就等著大陣失守時,和衝進來的大聯盟修士們決一死戰。

華瀾庭,此時正從空中,呼嘯而來。

青牛這一蹄子,並不是踢得華瀾庭在天上飛行了幾萬里,而是幫他撕裂空間穿梭回來,是類似高級版的「寸步千里」縮地術的法門。

華瀾庭和去的時候用「大穿越術」一樣,接力撕裂空間旅行了幾萬里,因為畢竟不是動輒千里之遙瞬息即至的仙家法術,他在路上來回花費了不少時間,但總是在最岌岌可危的時刻回來了。

飛臨夢筆生花山上空,一旦從雲端出現,華瀾庭立即觀察下方的形勢,知道正是需要他力挽狂瀾的時候。

此時「四不像」大陣處於四門兜底狀態,四件神器正從四角壓迫護山大陣。

華瀾庭如今也是神器在手,他打算個個擊破,搶在護山大陣崩碎之前先行毀了「四不像」大陣。

看準離得最近的,由南方華言神域新任體魔宗宗主竇朔主持的一個神器陣眼的位置,瀾庭取出了他的金絲鐵線。

金絲鐵線升格為神器之後,變化更加如意隨心。

華瀾庭在路上早想好了神器新的形態,這是他和風清雋在以前閑暇時偶爾聊天說起過並說好的。

金絲鐵線新的主形態是一支長長的洞簫。

簫為古樂器,通常以竹管編排而成,稱為排簫。

排簫以蠟蜜封底,而無封底者稱為洞簫,單管直吹、正面五孔、背面一孔,發音清雋婉約。

金絲鐵線新的副形態是劍,從洞簫上方伸出利刃而成。

有詩云:一簫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十五年。

劍,是豪情壯志,犀利之筆。

簫,乃溫婉柔腸,纏綿情思。

俠士佩之,一文一武,行走天下。

正可謂——來何洶湧須揮劍,去向纏綿可付簫。

華瀾庭的神器洞簫一頭探出劍刃,他的人風馳電掣般刺破虛空,自天而墜,直奔陣眼之一。

體魔宗主大能竇朔立時察覺,此當破陣的關鍵之時,不容有失,雖見華瀾庭來勢洶洶,他不得不飛身而起阻擋,正攖其鋒。

華瀾庭怎會在這時留手,他氣息鼓盪,全力出手,以「道光一擊」直戳竇朔。

華瀾庭第一次以神器發出帶有仙意的「道光一擊」,更兼聲勢中挾著青牛一腳撕裂空間的穿梭之餘威,饒是以體魔宗外門神功見長的竇朔也難以匹敵。

道光一擊兇悍絕倫,隔著老遠就破開了竇朔的護體真氣,在他的下腹一側開了個血口,差點兒就洞穿其肉身。

真氣一泄,竇朔哇呀怪叫一聲,翻身就逃,帶著一條滴血的痕迹一溜煙兒遁走。

在華瀾庭余勢未盡的攻擊下,洞簫劍刃繼續下擊,打在陣眼之上,失去了竇朔的掌控,這件神器被華瀾庭一劍刺入,挑起,隨後猛然發力一攪,雖未毀掉,卻是神威不再。

「四不像」大陣的一個陣眼被傷到,大陣馬上歪斜,運轉滯澀,威壓頓減,連帶陣眼周圍的大聯盟修士都受到波及,死傷無數。

華瀾庭沒有停頓,一個寸步千里閃爍,就到了米憂鬱琪羅鎮守的另一個陣眼旁。

魔鬼大陸橋天塹消失,三聖山已在緊鑼密鼓備戰東侵,並應古崖居之邀,先派了米憂鬱琪羅帶人過來打頭站,不想又碰到了華瀾庭。

華瀾庭今非昔比,修為提升且有了神器助陣,不再是那個要靠神龜聖母才能脫身的時候了。

華瀾庭心裡清楚,他的目的是毀陣,不是和米憂鬱琪羅決出個高低上下,所以他瞬移幾次擺脫了對方,劍刃再次彈出,落在第二件神器上面。

他有自己的計較。

剛才是以術法之威和神器本身之利重創了陣眼,這次動手不再有第一次的威勢,所以華瀾庭動用了洞簫中蘊含的那一道世界本源的力量。

世界本源之力,光聽聽名字就夠拉風的,可以想見得到是何等的不凡,雖然不過是沾染的一丟丟而已,那也不是米憂鬱琪羅掌握的神器能夠扛下來的。

本源之力一出,此處陣眼神器直接只剩下了個外殼,內里的器靈奄奄一息,再想恢復如初,不知道要猴年馬月了。

這還不算,在華瀾庭的控制下,本源之力散逸而出,不但大量大聯盟修士魂飛魄散,米憂鬱琪羅也被擦傷,看著還能快速逃走,實際上修為已是大損。

略緩了一口氣,華瀾庭趕奔由中央厚土大陸太和天一總教瓢把子燕北平鎮守的第三處陣眼。

燕北平驚怒交加,接連兩件神器被華瀾庭一人幾乎毀掉,四不像大陣已經是搖搖欲墜,他們的優勢不再,可算是功敗垂成,上次在中央天井裡據說也是被這個小子攪了局。

燕北平其人野心勃勃,有自己的一番宏圖大志,卻在華瀾庭手下一再吃癟,心中氣苦,大招殺招迭出,要立斃華瀾庭泄憤。

華瀾庭畢竟獨挑兩處,修為不復盛時,單打獨鬥已不是燕北平的對手,在以「奈何橋」與「庭前明月鏡」擋過數次攻擊后,他只好一退再退。

但這是華瀾庭的緩兵與誘敵之計,他之前緩那一口氣時,除了調整狀態以外,還在暗中和天地萬象爐器靈做了溝通。

此時四不像大陣已破,天地萬象爐沒有了後顧之憂,將剩餘的能量盡數傾斜在了燕北平的身上。

燕北平負傷,心知大勢已去,遂帶著自己受損的神器逃命去了。

四件神器少了三件,古崖居一人獨木難支,此人精明陰沉,知道力拚下去最多兩敗俱傷,實在是沒有什麼意思了,竟然連句場面話都沒撂下,與他的神器一同沉入土中消失不見。

四眼大聯盟的四位統帥三人受傷並全部逃走,他們帶來的修士本來就在兩件神器被華瀾庭攻擊時死傷了不少,后在自在萬象門與仙洲修士的共同衝擊下鬥志全無,很快就都作了鳥獸散。

至此,華瀾庭力挽狂瀾於既倒,萬象門的危機已解,終於迎來了曙光。

當天,殊玄仙洲的救援大軍趕到了夢筆生花山。

這些周旋的事情就不用華瀾庭操心了。

除了必要留下的人與萬象門進行磋商以外,仙洲修士里被蒙蔽前來討伐的,以及和自在萬象門在爭鬥中結怨的,基本上都先行離開了。

當晚,在簡單打掃戰場和安頓好外人之後,自在萬象門舉行了簡短的慶祝活動,慶賀本門渡過危難,在波瀾起伏的數次風雨飄搖中屹立不倒,等來了最後的勝利。

一番喧鬧過後,眾人放下心弦俱感疲憊,大多回到住處歇息。

華瀾庭並沒有入睡,他在歡聚義堂里打坐調息,恢復白天耗損過度的修為。

子夜時分,萬籟俱寂時,山裡忽然就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將萬象門的人全部驚醒。

這又是什麼情況?

難道說敵人還敢殺個回馬槍不成?

那也不至於在後山斗極群峰的方向上有變啊?

再怎麼高興放鬆,守恆真人和周翕長老還是安排了不少強者大能值夜的,豈能有人毫無聲息地突破多道哨卡深入內部?

想歸想,萬象門的一眾大能,包括華瀾庭迅速出動,來到了聲響發出的地方。

遠遠地,他們看見在夢筆生花神樹所在的孤峰上,一道黑影昂然站立,手中舉著被拔出來的、以隨心鐵杆兵做支撐修復好的夢筆生花神樹。

雖然在暗夜裡影影綽綽,到場之人都是目力強勁,此人的出現似乎在意料之外,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概因,不會再有旁人。

正是,白天里逃得無影無蹤的血雲魔道宗宗主,古崖居!

古崖居縱聲長笑:「且住!你等都不要再往前來,誰再向前,老夫就毀了你們視為珍寶的這棵神樹。」

「再說了,此地已被本座以神器設下陣法,一時半會兒你們是破不開的。」

「現在,讓華瀾庭一人過來。我們爺們兒,要,好好談上一談!」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