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下諸州下載
  3. 天下諸州
  4. 第四百六十四章 南陽郡本土家族

第四百六十四章 南陽郡本土家族

作者: |返回:天下諸州TXT下載,天下諸州epub下載

面對呂布率領著數千兵馬入城。

大量的世家之人紛紛迎接。

同時南陽郡本地的官員,也都出來迎接呂布。

在這種情況下,不論是誰看到呂布駐紮在城外的十萬大軍,都得老老實實的。

排在最前面的就是幾大家族的首要代表。

也就是張家等頂尖世家的話事人。

呂布縱馬來到城池下面,隨後一個翻身從赤兔馬上面下來。

眾多世家的人,紛紛向呂布行禮。

「我等見過呂將軍!」

呂布面上帶著笑容,向這些世家之人回禮。

「呂某初來乍到,尚且有諸多不便之事,還得麻煩幾位多多幫襯一下。」

對於呂布的客套之語,在場眾人紛紛表示答應。

隨後一行人快步進入城中。

呂布帶進來的5000兵馬,迅速的分出去一小部分,在一些關節位置進行把控。

剩下的大部分兵馬則都跟著他走。

以防萬一真的有什麼亡命之徒,調集大量的人馬要威脅呂布的安全,那這些士兵也能夠起到很大作用。

很快,南陽郡本地的官員,就給呂布他們安排了一處用來商談事情的僻靜之所。

畢竟現在這裡是各大世家的代表,加上權勢滔天的呂布。

不論從什麼方面而言,都不能夠出了差池。

等到眾人依次坐下之後。

那些世家的代表也就開始自我介紹了起來。

呂布作為人盡皆知的并州軍之主,當然是人人都認識。

反倒是這些世家代表,呂布能夠辨認得出來的,可謂寥寥無幾。

一番介紹之後,呂布才差不多把人給認齊了。

那些小家族有十多二十來個,呂布一個一個認齊了,都覺得有些累。

不過好在這些小家族,也不足以對呂布穩定南陽郡產生什麼巨大的影響。

畢竟小家族向來都是望風使舵,跟著上面的大家族混。

誰的實力強就聽誰的。

因此對於呂布而言,他只要把這幾家姓氏比較大的家族給搞定就行。

隨著互相介紹,加上宴會之間引用酒水。

大傢伙彼此也都算是熟悉了。

場間的氣氛稍微熱絡了一些。

呂布看著這個情形也算差不多。

當即站起來,高舉手中的酒杯。

這些世家代表一看到如此情形,也紛紛跟著站了起來。

隨後呂布面帶笑意的說道:「呂某初到南陽,也算是生人一個。」

「不過我所在的河洛一帶,畢竟和南陽郡比鄰為居,彼此間也算是略微熟絡。」

「如今荊州刺史劉表願意用南陽郡的管轄權,與我交換汝南郡的統轄權利。」

「那我也算是正式進入了南陽郡。」

「不管在座諸位心中怎麼想的,又有一些什麼樣的謀算。」

「我只希望諸位能夠答應一點,完全配合我軍穩定執掌整個南陽郡。」

「不管大家心中作何想法,此事已成定局,恐怕由不得有任何反悔的餘地。」

「景升兄就算再想把南陽郡劃歸到自己麾下,也絕不會在此時此刻,和我明著對著干。」

呂布這番話說的非常直接。

甚至完整表達了劉表不敢和自己對著乾的意思。

而這些世家的代表,聽著呂布如此直接的話語,也都是人人為之色變。

所以說大部分大型家族已經決定了要配合呂布。

但總歸來說,這些人心中還是略微有點想法的。

不過呂布現在這麼一說,這個想法究竟要不要繼續下去,可就有些值得猶豫了。

呂布也不管他們什麼念頭,反倒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荊州已經把南陽郡分讓給我,也絕不敢在短時間內重新納回去。」

「既然如此的話,南陽郡唯一的選擇,就是順利的為我所管轄。」

「畢竟南陽郡雖然人口眾多,但總歸來說是一郡而非一州。」

「倘若因為在座諸位中,某些心中有其他不好想法的人,而導致南陽郡無法穩定下來。」

「那恐怕我會忍一時之痛,直接出手,強勢鎮壓郡中的不協調聲音。」

「到時候整個南陽郡,既不容於荊州,又不為我并州待見,恐怕有再多的人口,都難以安然混跡下去。」

下方寂靜一片。

所有的腦海中都在思考著呂布這番話。

這是明晃晃的威脅。

要是有誰敢要耍點花樣,恐怕呂布當真就敢痛下殺手。

雖說本土世家勢力之間,向來都是相互勾連,關係緊密。

可能得罪了一家,就等於得罪了十家。

然而問題就在於呂布說的,只要他出手,那南陽郡將會既不容於荊州之地,也納入不了并州體系。

到時候南陽郡何去何從?

呂布一旦以暴力鎮壓的話,拿什麼來抵擋?

眾人紛紛沉默,沒有人能夠說出些什麼。

呂布一看如此情形,就知道自己的威脅起作用了。

臉上立馬露出了笑容。

隨後語氣稍微有些放緩的說道:「可能呂某剛剛說的話,略微有些不大中聽。」

「不過我乃一介武夫,也並非飽讀書籍之輩。」

「所以言語之間略有莽撞,還請諸位多多包涵。」

幾個家族的代表立馬笑著回應。

口中連連稱著「不妨事」。

給了這些世家當頭一棒之後,呂布不可能一直靠強壓下去。

先給一棍,再塞個甜棗,這才是比較實用的方法。

他考慮了一下之後,接著對眾人說道:「當然大傢伙也不必憂心忡忡。」

「總的來說,我呂布也勉強可以稱得上是一位仁德仗義之輩。」

「雖然不敢和古之先賢相比,但好歹對百姓也是愛護有加。」

「對那些選擇支持我,與我站在同一陣營的人,我也向來仗義。」

「畢竟呂某並非暴虐之人,也並非忘恩負義之輩。」

「他人對我付出過什麼,呂某也向來是等而還之。」

「諸君可知太原王家?」

太原王氏是天下世家,這些人當然清楚。

看到眾人紛紛點頭,呂布立馬又說道:「當初呂某從洛陽重歸併州之時。」

「可以說是根基薄弱,即便一個并州,想要掌控起來也略微有些難度。」

「也多虧了當初太原王家,對我鼎力相助,才讓我更加迅速的執掌整個并州。」

「而投桃報李,如今太原王家已經是整個并州最大的家族。」

「在呂某所管轄的并州範圍之內,王家之人皆有特許。」

「雖無法凌駕於諸權之上,但在行商便利,為官考究方面,呂某自認為還是能夠給予幾分便利的。」

呂布在給他們畫了個餅的同時,又擺了一個實例出來。

太原王家,這的確是當初支持呂布的家族之一。

呂布用條件交換而來的家族支持。

如今到了他嘴裡,反倒成了投桃報李。

至於什麼王家在并州的特許,以及行商便利,為官考究方面的優待。

這些都是呂布隨口編出來的。

要真有那麼優待的話,呂布又和世家天下有什麼區別?

不過反正現在也就是吹吹牛,蒙一蒙眼前這些人。

難不成這些南陽郡世家,還真能從并州搞到最新消息?

在這種情況下,還不是呂布怎麼吹,他們就得怎麼信。

呂布擺了個實際例子出來,又吹了一番之後,這些世家明顯有些動心了。

呂布趁熱打鐵,輕輕拍了拍桌子,繼續說道:「呂某剛才也說了,我這個人就是仗義。」

「今日諸位要是能夠鼎力支持我,祝我完整掌控整個南陽郡,讓偌大的南陽郡能夠安穩的轉交到我手中。」

「那我呂布絕不會忘了今日之事。」

「到時候在場的家族,我均會按照出力大小,予以相應的回報。」

「不敢說什麼百世富貴,天下豪強。」

「但只要我呂布擁有南陽郡一日,在座諸位就永遠都是南陽郡的世家。」

「與我河洛地區、并州等地的商貿往來,南陽郡皆可參與其中,絕不會與其他地做二三論等。」

「至於為官入政,想必諸位家族中,也是有不少子弟正在抉擇。」

「然而天下可選之人統共也就那麼多,朝廷待選之位年年爆滿。」

「諸多世家,良才俊彥人數不少。」

「反倒能夠擁有實權,受到重視的,卻寥寥無幾。」

「因此我呂布今日話放在這兒,全力支持我的,族中子弟可擇優而入仕,不論家族大小!」

呂布這話一出,頓時眾人就激動起來。

可別小看了呂布給的這個承諾。

這些世家最盼望的是什麼,還不就是家族傳承。

對於一個世家來說,能夠作為傳承之物的,合計一下也就三樣。

要麼就是錢多到爆炸,用都用不完,足夠家族永續流傳下去。

然而這是三條路徑中最不靠譜的一條。

財富世家,向來沒有久留的例子。

一來是因為財富,向來都是精明能幹之輩積攢下來的。

碰到一兩個不肖子孫,那一夜之間敗光家產也是輕而易舉。

二來是因為財富,總比不得地位和權勢的強悍性。

錢可通神,此話不假。

然而有權有勢者,卻可輕鬆取締財富之家。

因此,單純的依靠錢財來延續家族的傳遞,是十分不牢靠的,在當下這種時代顯得尤為突出。

而除了財富傳家之外,第二種就是土地傳家。

由於東漢王朝的特殊性,所以與西漢王朝有著截然不同的法度。

東漢王朝對於土地的買賣兼并,是並不抑制的。

主要原因是東漢建國,依靠世家的出力,作為回報,漢光武帝也就因此立下了如此律令。

所以原本就對土地兼并異常熱衷的世家,紛紛如浪潮一般的投身到這個事業當中。

把西漢一直以來苦苦抑制的土地兼并,給迅速的發展起來。

這種就是世家傳承發展的最重要手段。

依靠土地傳承和財富傳承,在本質上有著很大區別。

雖然都是為家族增加了相應的物質基礎。

但對於農耕經濟來說,土地的重要高於一切。

當權者可以輕易抄沒商賈的財富,而不會引起天下動蕩。

但絕不可能隨意打擊擁有大片土地的豪強,那會引發局部混亂。

甚至可能產生社會問題。

這就是二者之間重要性的差異。

除了這兩種之外,剩下最後一種就是權力繼承。

通俗點說,也就是家族不斷的培養人才。

倘若一個家族,能夠持續在當朝官場上有位高權重之人。

那這個家族發展的速度,將遠遠超過土地積蓄。

什麼土地兼并,財富積累,拉十輛馬車也趕不上權力的交疊。

不過這最後一種傳承方式,就對家族能夠培養優秀人才擁有一定的要求。

畢竟世家數量有這麼多,而官位又那麼點。

你的人才不優秀,那自然就是等別的世家上位。

所以總結起來,呂布現在拋出來這麼大一個餅。

毫無疑問是給這些世家打開了一條門路。

一條能夠迅速積累資本,擴展家族實力的門路。

沒有什麼能比權利擴張實力,來的更加迅速的了。

更何況呂布還說了,不論家族大小,只要全力幫助他全盤接收南陽郡。

那時候都會選出優秀子弟,入政為官。

就以呂布現在這個潛力股的模樣,誰不知道呂布正在風頭上。

在這個關頭,要能夠搭上呂布這輛快速列車,那就是直接以飛起的速度發展。

換做是劉表、曹操等任何一人,都不會比現在的呂布更加讓他們看好。

就算是世家出身觀念再嚴重的家族,都不會在這個關頭跟傻子一樣拒人於門外。

那不是自傲清高,那是愚蠢不堪。

事實上沒有真正清高自傲到底的家族,因為那樣的家族都活不下去,餓死了。

絕大部分的家族都只對中下層人士,以及他們覺得沒有潛力的存在孤高自傲。

碰上發展力道強勁的,潛力十足的,他們才不擺世家那副架子。

所以對於呂布這番話,可以說是人人動心。

只不過以往他們沒有能夠搭上呂布的這條線而已。

現在呂布自己把這條線拋出來了,那他們接還是不接呢?

毫無疑問,先不論幾個大家族,所有的中小型家族立馬紛紛表態。

在這個關頭,他們可顧不上跟著張家等世家一起行動了。

保住自家利益最為重要。

說不好就因為站對了這一路,將來是張家大還是他們家族大,尚未可知。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