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武道龍吟下載
  3. 武道龍吟
  4. 第353章 不殺

第353章 不殺

作者: |返回:武道龍吟TXT下載,武道龍吟epub下載

老門主所留遺書到此便戛然而止,所有人尚沉浸在老門主的文字里,不能自拔,彷彿老門主的音容笑貌仍歷歷在目,一個活生生的人此刻好似就站在自己面前。

可是當老門主的遺書讀畢,那個人便也如一縷沙,隨風飄散了,老門主最後留給世界的東西也消逝了,只有無盡的感傷回憶,縈繞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所有人皆沉默,他們彷彿還未從方才那種感傷的情緒中走出來,可是老門主對他們說的話他們卻聽在了耳朵里,他們是忠心的楚門子弟,既是忠心的楚門人,便應當聽從門主號令,不論這個門主是活人,還是已經死去。

雖然大部分人仍舊心有不甘,可是理智告訴他們,他們應當那麼做,漸漸地,有人將手中兵刃扔在地上,有一個人這麼做,便有第二個人效仿,任何事情都是如此,這是人性的弱點,只要有人告訴他們如何去做,並且有一個人願意領頭去做,便不怕別人不追隨。

洛墨冷漠地注視著這些人,彷彿認為這便是理所應當的,他的表情似乎只有這一副。

楚天瑩還在發愣,就在剛才,在洛墨出現之前,她曾在腦海中預演過無數次可能會出現的畫面,其中最悲慘的莫過於她被這些人群起而攻之,圍攻至死,可是結局往往出人意料,老天似乎也特別眷顧她這個天之驕子,不願看她身死,她不知道為何,也許是老天要將大任交付於她,也許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局,一個老門主精心布置了數十年的局,就如捕魚撒網,今天,終於到了收網的時候,而她卻不是那個收網人,真正的收網人是早已死了數十年的老門主,也就是她的親爺爺。

可她卻不認為這是背叛,或是心中產生一種被人利用的激憤悲傷,畢竟,現在她還活著,而且她可以選擇,可以選擇去做,也可以選擇不去做,這是她心中的倔強,也是她不甘心做一枚棋子的倔強,更何況,她對老門主沒有絲毫的恨意,只有無盡的愛與感激,年少時,若是沒有老門主悉心教導,呵護備至,又怎會有她今日的成就,她的一切都是老門主賜予的,現在,老門主只是拜託她去做一件自己生前未能完成的夙願,也可以理解成是老門主的遺願,身為老門主的孫女,為自己的親爺爺完成一件糾纏一生的心愿,是一件再合適不過的事情,於情於理,都應做到,況且,老門主拜託她做的事情,又並非傷天害理之事,這件事若是真能做成,將會救數以萬計的江湖子弟,黎民眾生再不必遭受無妄之災,這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也是她自己一直以來就想做的事,所以,她應當去做,而且應當做好。

楚天瑩雖這麼想,可有些人卻並不這樣認為,老門主畢竟只是一個仙去之人,一個死人,即便生前威勢再盛,死後也已化作一捧黃土,隨風飄散,死人畢竟是死人,所謂的被死人的威名恫嚇,不過是對已死之人的敬重,誰又會真正地怕一個死人?

所以,現在楚門子弟之中仍有許多人還沒有放下兵器,他們之中,有一些人是真心實意地不願歸順,不願聽從楚天瑩號令,還有一些人,是在觀望,未放下兵器之人,他們要麼是一群愚忠之人,信奉心中的老一套,且至死不改,要麼是一群有野心的心懷鬼胎之人,他們想趁此時機,做一個時代的改革家,或是開創出一個只屬於他們自己的時代,到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們也想體驗一下那種「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絕妙感覺;而觀望之人,則多是一些心思活泛之輩,他們大多是一群牆頭草,總是不願第一時間就表明自己的態度,他們觀望,便證明還有機會,況且,若是情況不對,到時再投誠也還是來得及的,畢竟,從古至今,沒有人會為難俘虜,更沒有一個領袖會拒絕投誠之人的誠心歸順,因為那會顯得領袖寬宏大度,有領袖之風。

所以,現在場面便出現了兩個極端,放下兵器的一群人已站在楚天瑩和洛墨身後,誠心歸順。

還有一群人仍凶神惡煞一般注視著洛墨和楚天瑩,他們嘴中喊的是「誓死效忠楚門,不做走狗」,以此來證明他們是正義的一方,那裡面,有好多人,楚天瑩都認識,還有一些人可稱得上是熟識,他們中,有人是楚門元老,有人則是新進入楚門的青年才俊,可現在,他們卻用一種看著仇人的目光在看著楚天瑩,從來沒有女子做楚門門主的先例,他們咽不下這口氣,更不想從今往後,聽一個女人發號施令。

洛墨仍舊是滿臉冷漠地看著這些人,似乎是在等待,也似乎是在給他們最後一次機會,可是他不會說,更不會所謂的好言相勸,在他年輕時,在他被所有武林中人誤解的時候,他便從來未曾低頭,現在,又怎會為了這區區數十人低頭相勸,那不是他洛墨的性格,更不是他的作風。

洛墨輕嘆一聲,這些年,他修身養性,已很少參與江湖中事,只是偶爾聽過幾個江湖中的後起之秀,還有一些與他一樣的老朽身死的消息,也只有這些消息,才能微微勾起他的興趣,讓他願意花半晌的時間去了解了解,他總認為自己的時間已不多了,怕是哪一天便也會如老門主一樣駕鶴西去,所以他格外地珍惜自己的時間,絕不做任何無意義之事,當然,他所做之事,只要是他自己認為有意義即可,他不需要別人的認同和讚許,所以,他閑時澆花種樹,累了便小憩一下,在他看來,這便是有意義之事了。

現在,又有一些人在浪費他的時間了,這是他最厭惡之事,而他處理這些事情也很有一套手段,年輕時,若是遇此種事,他興許會能跑則跑,畢竟,他這個人最怕麻煩,可是現在,他不能跑了,因為他已無處可去了,楚門是他與老門主一起打下來的江山,他早已將此地當成他自己的埋骨之所,可現在,竟有人要來掘自己的墳墓,這是他不能容忍的,他逃了一輩子,現在終於找到一個不再需要逃跑、可以安度餘生的地方,他誓死也要守護住這一方「凈土」,這不光是為他自己,也是為了老門主,為了他與老門主之間的約定。

洛墨輕咳一聲,他果然已經很老了……

他緩緩地抽出自己的劍,那是一柄非常奇怪的劍,劍身不厚,卻沒有劍刃,也沒有劍尖,拿著這柄劍,就像拿著一塊生鐵。

那些楚門的「負隅頑抗」者見到這柄劍,有的嗤之以鼻,有的甚至毫不客氣地笑出了聲音,只有一些深知內情的人眉頭緊蹙,面色凝重,他們是無論如何也笑不出聲音的,更是無論如何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的。

可是他們不怕,因為他們深知,洛墨號稱「不殺」,他這柄劍也是特意為了他「不殺」的名號鑄造的,這柄劍的名字也叫「不殺」,據說,洛墨持此劍,劍從未染血,更未傷過一人,既然明知不會死,又何須怕?人就是如此,只要確定不會丟掉性命,那便什麼事情都敢幹。

所以,他們更加猖狂,甚至還有一些人發出了挑釁的聲音,做出了挑釁的動作。

洛墨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猶如在看著一群毫無生命的草木。

劍出,無聲無息,無響無動。

人們只看到一個老人出了一劍,只有一劍。

沒有人看清老人是何時出的劍,更沒有人看清老人此劍刺向了哪裡。

人們只看清,當老人收劍的時候,所有人都倒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腿,痛叫不已。

洛墨收劍,便不再看他們,而是看向了楚天瑩,輕嘆一聲,道:「你來處理吧……」

楚天瑩會意,猛地拔出自己的佩劍,腳步沉穩,慢慢地走向他們。

那些人看到楚天瑩走向自己,不顧雙腿劇痛,爬起來磕頭,將頭磕出血,一邊磕頭,一邊求饒道:「少主!不!門主!求您饒了我們吧!我們剛才是豬油蒙了心,狗眼看人低,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們是受人蠱惑的,聽信了奸人的話,我們知道錯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與我們這群小人計較,您放心,只要您放我們一馬,饒小的們一命,從今往後,小的們必定為您鞍前馬後,效犬馬之勞,誓死追隨,肝腦塗地,上刀山下火海,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楚天瑩冷冷地看著他們,眸中冰冷,不帶絲毫感情,彷彿在看著一群已死之人。

手起劍落,耳邊便再沒有喧鬧之聲。

楚天瑩將寶劍用衣袖抹乾,隨手擦了擦迸濺到自己臉上的鮮血,鮮血尚溫,略帶一點腥味兒。

在遠處看,楚天瑩便如一朵盛放在血海中的白蓮,花心芬芳,瓣瓣嬌嫩。

她緩緩走向洛墨,洛墨有些不忍看那些死人,可他卻輕輕地拍了拍楚天瑩的肩膀,道:「你做的非常好,非常之時,當行非常手段,不必在意,如此最好……」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