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命運之誓下載
  3. 命運之誓
  4. Part.19 其之二 耶夢加得與烏洛波洛斯

Part.19 其之二 耶夢加得與烏洛波洛斯

作者: |返回:命運之誓TXT下載,命運之誓epub下載

「我死了,至少最後,我死了。」

齊格飛坐在桌子的另一頭,看著盤裡的火腿肉有些心不在焉。

梅林端起了茶杯,吹了吹杯里紅茶的茶漬:「我知道,畢竟我死得比你還早一點。」

「......所以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齊格飛長長地嘆了口氣,用餐刀切開了火腿肉——由於他實在是太過心不在焉了一些,因此被切開的不止是火腿肉,還有火腿肉下的盤子。

與齊格飛截然相反的是氣定神閑的梅林,他悠閑地拿起了一塊麵包,彷彿心中全無半點壓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好像又活了,並且又回到了一切之前。」

齊格飛皺緊了眉頭,乾脆扔下了餐刀直接用手抓起了盤子里的食物:「也就是說,這依然是尤瑟夫的魔法效果之一,他將我們又送回了一切發生之前,而我們也並沒有死亡——換言之,這個世界里的死亡不是真正的死亡,至少對於我們而言不是死亡。」

梅林聳了聳肩:「我以為你會更在意尤瑟夫的實力一些,畢竟他不但突破了空間的法則將我們送到了另一個位面里來,並且還突破了時間法則,將一切都重歸於未曾發生之前。」

「那不重要,至少現在不重要。」

齊格飛搖了搖頭,臉上的神色漸漸恢復了本來的堅毅。他抬頭看著梅林,低聲道:「我們要想辦法阻止這一切,不論是這個世界,還是我們的世界——古神降臨的那一幕實在是太過可怕,梅林。你的提前退場本來讓我非常難過,然而現在,我發現你沒有見到那一幕或許反而更好一些。」

梅林有些好奇地撓了撓頭:「到底怎麼了?古神降臨居然能夠把你驚到這幅模樣,這可不常見。」

「或許不是不常見,是你從來沒有見過。」

齊格飛嘆了口氣,手中的火腿咬了一口便又放了回去,顯然有些食之無味:「因為我也從來沒有經歷過那樣的事情,沒有經歷過那種絕望與無力,以及無法抵抗地看著身邊的人們一個個地以最慘烈的方式死去——梅林,相信我,你不會想看見那一幕的。」

他忽然閉上了眼,臉色有些扭曲變形。

——天空中自最南邊湧來的黑色潮汐。

——擱淺的死魚隨著海浪用來,潑灑在天空之中。

——巨大的、夢幻的光球在天空中成型,被那光輝照到的普通人紛紛變形且陷入瘋狂,甚至連浮士德也沒能堅持太久便化作了怪物。

——皮膚黝黑的男人從天而降,他的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目光中帶著譏諷、嘲弄、鄙夷、憤怒以及一切的負面情緒。

他或許並沒有這樣的情緒,只是他【表現】出了這樣的情緒而已,因為情緒本身就是他的存在證明之一。

梅林也嘆了口氣:「我相信這一點,如果留下來的人是我,或許我現在的模樣比你更加凄慘。畢竟連你都被那一幕駭成了這樣,如果是我的話,恐怕現在還在被子里瑟瑟發抖。」

齊格飛沉默了一會兒,再一次抓起了火腿肉無言地吃了起來。雖然他回憶起那一幕就忍不住有些想吐,但至少現在,只有吃飽了才有精神去進行接下來的行動。

想到「行動」二字,齊格飛忍不住抬起了頭,看著梅林低聲道:「既然一切又回到了這一刻,你有沒有什麼想法與打算?畢竟我們現在又有了再一次嘗試的機會,這算是難得的好消息。」

他的語氣有些苦澀,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一切又回到了這一刻,但這並不是一件壞事——當然,這或許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因為那很有可能意味著他又要再一次經歷那一切,如果他們又一次失敗了的話。

閉上了眼睛,似是有些不想回憶那一切。

梅林眯了眯眼,目光中閃過了一絲別樣的神采,只是那神采很快地便被他掩飾了過去。他慢條斯理地將手中的麵包就著果醬咽了下去,旋即拍了拍手笑道:「既然原初火焰不太能行,那我們還可以作出別的嘗試——法師塔的威光天使魔導炮,這也是個不錯的計劃,說不定我們可以去協助一下他們。」

他的語氣里全然沒有半分的沮喪或是畏懼,似乎之前的死亡對他而言完全沒能形成任何的心理壓力。雖然他自己知道自己剛才醒過來的時候到底有多麼狼狽,但至少現在,他已經調整好了心態,帶著充足的勇氣準備面對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一切。

齊格飛搖了搖頭:「那個沒用,我用我的眼睛確認過了,威光天使魔導炮對於外神的傷害微乎其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在我死前,我倒是看到了追聖所動用了什麼力量,只是我還沒來得及觀測清楚,黑暗便徹底吞噬了我。」

「追聖所啊......」

梅林眯了眯眼,嘆息道:「之前威廉倒是提到過,但是我不覺得他們的底牌有什麼意義,因為那完全是不是辦法的辦法——你聽說過『諾亞方舟』的故事嗎?」

齊格飛揚了揚眉:「聽說過,洪水來臨時諾亞方舟救下了許多一些生靈,最後由這些生靈在洪水退去后的世界里重新建立了現在的世界。這是記載在聖子學派的啟示錄里的故事,算是流傳頗廣。」

梅林攤開了手:「所以你應該已經明白我的意思了,追聖所的底牌就是【諾亞方舟】,承載人類希望的諾亞方舟——但問題在於,就算他們的確能夠依靠諾亞方舟撐過那黑暗的潮汐,留下來的也不過是極其少量的人類而已。那樣我還不如直接去和尤瑟夫同流合污,畢竟那樣還能少犧牲一點人。既然都要死人,那我寧願選擇犧牲十萬人,而不是犧牲整個大陸的人。」

齊格飛猶豫了一會兒,忽然輕聲道:「梅林,或許尤瑟夫真的是對的。」

梅林的動作微微一凝,他抬起頭看了齊格飛一眼,輕聲道:「我從來沒有說過他是錯的,我也從來沒有把他看作敵人。我只是在尋找更優秀的解決方案,只是想證明他犧牲了太多無謂的人。」

齊格飛皺了皺眉:「我不明白。」

「你不應該不明白,你只是被古神降臨的那一幕擾亂了內心,失去了平日里的堅定與冷靜。」梅林搖了搖頭,臉上浮出了一絲苦笑,「但我沒有指責你的資格,因為你經歷了古神降臨的那一刻,而我沒有。就像我剛才所說的那樣,或許那個時候我會比你更加不堪,比你更加渾渾噩噩,沒有經歷過的人沒有資格批評指教別人。」

齊格飛沒有說話,而是又一次低下了頭,將盤子里剩下的食物狼吞虎咽一般塞進了肚子里。

梅林也沒有說話,而是轉頭看向了窗外。

窗外的陽光很明媚,只是這樣的明媚在一天之後,將永遠地從這個世界之上消失。

「......不對,梅林。」

齊格飛忽然再次抬起了頭,看著梅林皺眉道:「不是諾亞方舟。」

雖然他的話語有些沒頭沒腦,但梅林還是迅速地理解了他的意思:「不是諾亞方舟?你的意思是,你最後看到的是聖言學派的底牌,而不是聖子學派的?——這倒也是,我一直沒有去了解聖言學派做的準備到底是什麼,以他們的做法而言,他們絕不會像聖子學派一樣閉關自守,而是拼盡全力與古神相鬥。」

他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微笑,眯著眼睛微笑道:「我或許知道他們的底牌是什麼,畢竟聖言學派的聖人如此之多,但站在最巔峰的那幾位之中,只有一位創造出了、或者說看到了世界階的可能性。」

齊格飛點了點頭,低聲道:「沒錯,他們的底牌絕對不是諾亞方舟那種【逃離古神】的想法,而是【打敗古神】。我最後看到的是一束白光,幾乎將天空中那黑色的潮汐照亮的白色光輝,只是那光輝並非直線,而是盤旋上升,並且不斷扭動——那很像一條蛇,梅林,巨大的蛇。」

「......果然是耶夢加得。」

梅林嘆了口氣,喃喃道。

齊格飛愣了愣,旋即猛然睜大了眼睛:「耶夢加得?你的意思是,聖言學派的底牌是耶夢加得?——這不可能,那東西怎麼可能被召喚出來,它應該沉睡在海珊的無盡大海之中才對吧?而且以耶夢加得的體型來看,它被召喚出來的一瞬間,整個歐內斯特就會被它所壓在身下。」

「當然不可能召喚出來,但是耶夢加得本身的來歷,就和那位大聖人脫不開關係。」

梅林揉了揉眉心,低聲回憶道:「在不同的王國里,耶夢加得的來歷各不相同,海珊人說它是海神的最小的孩子,它的力量連海神都為之驚駭,因此將他變成了蛇;弗拉德人說它是詭計之神洛基的孩子,與芬里爾、海拉是兄弟。但大家都知道,雖然芬里爾就棲息在極北的十萬大山裡,但它和耶夢加得毫無關係,只是神話讓它們之間產生了血緣關係而已。」

齊格飛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梅林闡述。

「但是帝國的故事裡,也同樣記載了耶夢加得的來源——只是這個來源或許是最沒有人相信的,也是流傳最少的。」

梅林活動了一下手腕,用手沾了些茶水,在桌上畫了一個圈。

一個頭尾恰好重合、極其完美的圓形。

他抬起了頭,看著齊格飛,低聲道:「帝國的故事裡,耶夢加得是一位聖人通過某種方法召喚出的一條蛇,這條蛇在被聖人召喚出來的那個時候體積並沒有如此巨大,只是在近千年以後,它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而已。它當時的名字當然不叫耶夢加得,那位聖人賦予了它另一個名字,只是這個故事實在是太過鮮為人知,並且耶夢加得也要更加朗朗上口一些,所以人們都將它稱之為耶夢加得。」

「它叫銜尾蛇,【銜尾蛇】烏洛波洛斯。」

梅林站起了身,看著齊格飛長舒了一口氣:「其意為無限、永生、循環、以及世界。」

齊格飛有些茫然地看著梅林:「無限,永生,循環,世界?」

「你不會想聽我繼續講這些學術性的問題的,因為那實在是太無聊,也太沒有意思——這個世界最無聊的就是這種問題。」梅林看著齊格飛笑了起來,用桌上的餐巾擦了擦手,「準備出發吧,小齊格,我認為銜尾蛇可比威光天使要厲害多了,如果我們能夠協助約書亞,將銜尾蛇的力量催發到極致,那麼我認為它應該能夠對抗外神。」

齊格飛也迅速地站起了身,準備跟著梅林一道前往追聖所。然而下一秒,他卻忍不住看著梅林的背影咳了咳,有些無奈地道:「你走錯方向了,大門在這一邊。」

「我沒走錯。」

梅林回過了頭,看著齊格飛微笑著搖了搖頭:「你忘了嗎?這座城堡里就有一個無比了解烏洛波洛斯的人,如果我們要藉助烏洛波洛斯的力量,又如何能夠不去再去見一見他?」

齊格飛皺了皺眉:「他比我們更加了解烏洛波洛斯,但他卻沒有留在追聖所,而是選擇了加入你的計劃召喚原初火焰,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梅林?」

梅林咂了咂嘴:「你的意思是,烏洛波洛斯不如原初火焰,威廉早就看清楚了。」

齊格飛深吸了一口氣,無奈地道:「既然你明白,那我就不明白了。」

「我明白是因為我不明白,你不明白是因為你明白。」

梅林就像接繞口令一般,看著齊格飛笑著伸出了手:「你見過外神的力量,所以你不明白為什麼我將希望寄託於烏洛波洛斯身上;而我沒有見過外神,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烏洛波洛斯會阻止不了外神。」

他微微頓了頓,旋即笑道:「但是我知道,烏洛波洛斯代表【無限】,也就是說,它具備著無限的可能,無限的成長,以及無限的力量。」

齊格飛眯了眯眼:「......你不會又打算犧牲你自己吧?」

梅林吹了個口哨:「不一定,但我不排斥這種選擇,小齊格——雖然我現在依然不知道臭老頭是怎麼做到的,但既然我們能夠在這段時間之中無限地循環,那為什麼不好好利用一下混蛋尤瑟夫賦予我們的饋贈呢?」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