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最強捉妖系統下載
  3. 都市最強捉妖系統
  4. 第1716章 我不懂你的心

第1716章 我不懂你的心

作者: |返回:都市最強捉妖系統TXT下載,都市最強捉妖系統epub下載

「你認為呢,魔?」

「我不認為這樣是好的,仙。」

「那也罷,就此別離吧,讓一切都隨風而去吧!」

「也就是可惜了那顆純粹的烈陽之心啊!」

「他有屬於自己的命運!」

妻子回答的極其之快,幾乎就是毫不猶豫的,眼神堅定而果斷,望了眼丈夫愈發嚴重的傷勢更是肯定起來。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如你所願好了。」蘇塵嘆了一口氣,「系統,給他們進行吧!」

醫館老者聽聞蘇塵這年紀輕輕的居然還真就有這種能夠治療的方法,當即臉色也是微微一變,浮現驚容。

心想,老夫走遍這西疆無數里地,什麼沒有見過?這都被喪屍王給打成這個樣了,根本病入膏肓,怎麼可能還有回天之力?

「既然年輕人你說有辦法救得回來,那老夫正好也要親自開開眼了,若是能成,你必然驚動這沙城千里之壤啊!」

老者心念一動,掌握了一種窺探人修為的術法,直接掃了一眼蘇塵的身上,卻是發現蘇塵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所能窺探的了,實力遠遠在他之上,當即肅然起敬,看蘇塵的目光也不由得變得順眼了許多。

只不過,心中仍舊還有不願相信,丈夫的這種情況,無論是何種醫術亦或是巫術,簡直就算是神仙來了都難救啊!

蘇塵沒有理會老者的話,當即閉起了眼眸,系統隨機向他的腦海之中傳來了一段神秘而隱晦的幻咒,一股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意境直接襲來,令他有些想說卻又有些難以開口的感覺。

「那你做好準備!」蘇塵嚴肅的目光落在了妻子的身上。

妻子毅然決然的點了點頭,堅定的望著丈夫,察覺著丈夫越加微弱的呼吸,內心也愈發的著急起來。

隨即,蘇塵按照系統所教的方法,伸出了手,將丈夫緩緩小心翼翼的翻過身來,手懸浮於丈夫的胸口上方,開始無神般的呢喃念誦起了系統方才給的幻咒。

「叮,本系統已自動扣除宿主二十點積分,目前還剩餘一百五十點積分!」

在蘇塵緩緩誦唸出了那段幻咒之後,系統也自動的扣除掉了積分,這場契約,現在才正式開始!

「該你了,動手吧!」蘇塵低沉著頭緩緩的道。

「哧!」

妻子聞言,二話不說直接從衣袖之中掏出了一柄短刀,臉上沒有一絲的猶豫,立刻將短刀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心臟處,一臉的痛苦之色,令人見之淚落,不免心生憐憫。

「系統,現在該怎麼做?」

「接下來涉及的方面恐怕是你無法解決的,你只需要將摯愛之人的心血滴入這男人的心中,隨即便繼續念誦起方才的幻咒由本系統來進行接下來的操作便夠了!」系統迅速答道。

「你將心血滴入丈夫的心中吧。」蘇塵仍舊沉著臉,淡淡的道,並用九淵龍泉劍在丈夫的胸膛前劃開了一道口子。

「哧!」

妻子聽后毫不猶豫的拔出了插在心中的刀,深深的吻住了丈夫,強忍著莫大的痛苦,將心血滴入了丈夫的心中,臉色慘白無比。

此時的妻子猶如一朵綻開的生命之花,這生命之花彷彿正在綻放著最後的嬌艷,一滴滴血如一朵朵迎光而行的嬌艷紅玫瑰,這一吻,盛開著生命的最後一個階段。

這或許是生命之花的最後階段,死亡!

可生即是死,死又即是生,生生不息,源源不絕,誰又能說這,不是另類的生,或是永生呢?

雖然本體已死,可卻永生於摯愛之人的生命當中,這不也是另類的永生嗎?

蘇塵沒有說話,保持著手懸浮於丈夫的身體之上,緩緩吟詠著那奧妙隱晦的幻咒,一臉木訥。

陸語嫣和那熱血青年見之,更是忍不住的落下了兩行清淚,默默的望著這一幕的發生。

老者也是頗為的震驚,前所未有的震撼,幾十年來的走遍天下得來的醫術,彷彿都不及這千分之一,光是蘇塵口中緩緩吟詠的奧妙而隱晦的幻咒便是他所不能及的。

而丈夫那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呼吸正在逐漸的變強起來,如焦炭一般的後背也在漸漸的冒起了一絲絲淡淡的黑煙,生命特徵在隨著妻子也陷入了沉眠之後開始一點點的恢復過來,面色也逐漸的紅潤。

......

兩個時辰之後,蘇塵的這一契約已然完成,經歷了喪屍王,再經歷這一次,他身體內的元氣已然徹底被消耗的一乾二淨了,毫不猶豫的讓系統又扣除了五點積分進行修復。

而此時的丈夫雖然生命特徵已然恢復,所受的傷也已然癒合,但仍舊還是處於昏迷的狀態。

「叮,宿主已達成契約,獲得僕人,唐冉生的操控權,修為:修丹頂峰,特殊體質:半人屍身!」

「叮,恭喜宿主發現特殊品質:半人屍身,操控度百分之八十是否進行人才培養?培養成功即可抵達飛息境界!」系統的聲音響起。

「培養。」

「叮,恭喜宿主培養成功,僕人唐冉生已然邁入飛息境界,日後還可以進一步發掘能力!」

蘇塵聽了也是微微一怔,這半人屍身的體質是什麼鬼啊,莫非是一種介乎於半人半屍之間的一種奇妙的體質?

「宿主猜的沒錯,這半人屍身便是,一半是屍身,一半是人智,不僅擁有四階初級喪屍的實力,而且保持了原有的人類的靈智和記憶,介乎於兩者之間,卻又超乎於兩者!」系統迅速的講解道。

蘇塵一聽,也略微有一些欣喜,而且這唐冉生是他的僕人,與他簽訂契約,這下他的舉手之勞倒還撿到了個寶呢!

「這......」

隨即,唐冉生緩緩的坐起了身來,捂了捂自己的彷彿鉛球一般沉重的頭,很是難受,發現自己的妻子此時正倒在他的身上,當即也是一愣。

而後,由於妻子的生命也已然融入了他的神魂之中,當即隨著他記憶的浮現,一切事情都如同還歷歷在目,唐冉生當即面色驚變,抱著妻子痛苦起來。

「怎麼會這樣,你真傻......」唐冉生哭著自責,緊緊的抱著妻子開始變冷的身軀痛哭不止。

眾人見狀也是有些於心不忍,但卻也無能為力。

而這醫館的老者見這唐冉生竟毫髮無傷的活了過來,更是對蘇塵滿臉的佩服之色,很是震驚,先前蘇塵的手法令唐冉生生命力恢復,此時更是毫髮無傷的模樣更是令他有著一絲想要拜蘇塵為師的節奏啊!

眾人隨即也紛紛沉默了許久。

半個時辰之後,唐冉生淚也已然幹了,再也哭不出來,但是那份悲傷仍舊久久盤踞於心中無法散去,但也由此時開始,生命之中陡然多了一個摯愛之人的靈魂。

「她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看開點。」蘇塵微微嘆息,拍了拍唐冉生的肩膀緩緩道。

唐冉生沒有說話,抱著妻子已然變冷的軀體,一臉獃滯的望了蘇塵一眼,隨即目視遠方,目光搖搖望去,這巷子里的一磚一瓦儘是曾經的回憶,儘是曾經對對方許下的諾言和對對方的每一絲愛慕啊!

「你死了,我還有什麼理由再活下去?!!!」唐冉生一臉獃滯,面如死灰,眼中無神的淡漠道。

「不,你還有生存下去的理由,你並不是一個人活著,你還帶著那一份復仇的意志,而且你的妻子並未死去,而是一直活在你的神魂之中,以另類的方式活著,只要你不死,她便不散,你活著不但是為了復仇,更是為了替她而活著!」

蘇塵一臉淡漠的道,話語雖然平淡,卻一字一句都直擊著唐冉生的內心,都直擊著他那多出了一份的靈魂。

他,並不是一個人的活著,漫漫長路,他始終是兩個人而行!

而此時的唐冉生再次獃滯的望了一眼蘇塵,眼中陡然閃過一絲亮光微微錯愕,陡然之間對蘇塵便有了一絲的敬畏,以及一絲的卑微,身為僕人的卑微,一切事情更是明朗了起來。

隨後,唐冉生沉著臉抱著妻子的身軀緩緩的走出了醫館,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皆在默默的注視著他,但是無人議論。

蘇塵跟了出去,陸語嫣同樣也迅速的緊隨其後。

蘇塵一聽當即就露出了一絲的疑惑,心想這末世才剛剛爆發不到一個月左右,怎麼這西疆國連獵殺喪屍的隊伍都有了。

而且很顯然,這些人通常都帶有一定的目的前去獵殺喪屍,其背後通常也隱藏著不少的巨賈貴族!

只不過,到現在為止,他都有些搞不明白,那個喪屍王為什麼就那麼看中他們,一路上緊追不捨,若不是有那幻咒規則在暗中限制,或許他們早就被撕成碎片了。

「那你能告訴我,你們是為了什麼而前去那片地方的嗎?這喪屍王的名號你們沙城之人恐怕婦孺皆知吧?」

蘇塵望著唐冉生淡漠的道,話語卻也有這一絲的冷漠。

「為了喪屍王座下的喪屍護法的血,有人出高價要收,那人答應要許我們一世榮華富貴,讓我和妻子在國都一生無憂無慮!」

唐冉生目視前方,雙眼仍舊獃滯的迅速的回道。

「喪屍護法?你說的是那幾名低級的四階喪屍吧!他的血有什麼用?」

蘇塵迅速的問道,心中雖然已經有些思路,但是不知道,僅憑唐冉生和他妻子這兩名修丹境界的實力,怎麼敢去埋伏四階喪屍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指定要收。」唐冉生搖了搖頭,心中不知為何突然對蘇塵有這一股尊卑的感覺,總是抬不起頭來。

「我們當時已然在那埋伏了許久,那人給了我一個法寶,強悍無比,施展之後,對付四階的喪屍絕對很是輕鬆。」

「只是運氣不好碰見了喪屍王罷了,再接下來便是遇見那一片地區的喪屍雲集,接著我們便掌握了您出手的時機逃了出來!,可若不是那人一定也不會……」

唐冉生說著,情緒愈發的激動了起來,渾身微微有些顫抖著,他低著頭,兩行清淚不知何時已然滴落下來。

蘇塵聽后沒有說話,選擇保持沉默。

「轟!!」

陡然之間,隨著那兩行眼淚的滑落,整座山峰都瞬間劇烈顫抖起來,隱隱就有崩潰的跡象,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氣息當即擴散而出,瞬間包裹住了整座山峰。

蘇塵見狀,眉頭一挑,不過也並沒有說話,他知道這一定是唐冉生導致的,他的實力不知不覺之中已然影響到了這座山峰上。

而且他的飛息比之一般的飛息初期的修士都要強的多,就是不知道和盧方禮這種飛息七階的強者比起來又會怎麼樣。

唐冉生髮現這一切都是他做的之後,眼淚不知何時幹了,一臉詫異的望著自己的雙手,滿臉的震撼,感覺根本不可思議,這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震撼了。

「飛……飛息境界!!」唐冉生很是詫異。

「沒錯,正是飛息境界,是我,又或者是你的妻子賜予你的,你的妻子也並未真正死去,而是得到了另類的生存,你若不死,她便不散!」

蘇塵緩緩說道,望著這沙城景色,慷慨淋漓,「而且,你這條命也是我救回來的,以後不如便跟著我吧,跟我大有前途,甚至有朝一日還能找到復活你妻子的辦法。」

「多謝恩公,恩公的恩情,永世難忘,只是……只是我還有要事在身,需要我緊急去處理!」

唐冉生的眼神陡然變得堅定了起來,眼中浮現了一抹驚喜,眼神有如刀鋒般犀利,但不過匆匆一閃便是又暗淡了下去。

「不過,你的妻子目前還寄居於你的靈魂之中,若是你識相點就不要去找那喪屍王復仇。」

「不會,事情解決之後,我自會去找您的!」

唐冉生抱著妻子的遺軀站了起來,眼神從未有過的堅定,話語很是堅決。

「好,不過你最好三日之內前來國都尋我,我叫蘇塵,你能否告知我,那人是誰?還有那人給你的法寶究竟是什麼?」

蘇塵有些狐疑的問道,對於這個人他也很是感興趣,而且說不定接下來還會與他進行交鋒!

「那人,是南山法師的首座弟子,在國都幾乎呼風喚雨。」

蘇塵聽到著也是心頭咯噔一下,說起南山法師的首座弟子,他忽然想起了在徐州時遇到的那個人!

南山法師首座弟子,雕紅杉!!!

「那人我並不知其姓名,這便是他交給我的法寶,我施展之時,區區修丹竟然堪比飛息!只是不知為何,在對抗喪屍那時無法再施展而出!」

唐冉生從懷中掏出了一把古樸的摺扇,這摺扇古樸而素雅,散發著一股子淡淡的清香味,看起來很是普通。

但是做工倒也很精緻,只是上面只是一把空扇,沒有任何的圖畫或是文字在上面裝飾,不過就是這普普通通的一把摺扇卻是散發著一股幽幽的氣息,有著一股令人不敢小覷的感覺。

「叮,發現一把神秘摺扇,能力未知,等級未知,一切等候宿主的發掘,敬請期待!」系統的提示音立刻響了起來。

系統的這一響,卻也立刻引起了蘇塵的關注,若是尋常物品,系統怎麼可能會有提示呢?而且還是一個就連繫統都無法直接給出資料的物品!

這立即引起了蘇塵的注意,當即也是接了過來,進行觀摩了一番。

不過雖然他觀摩無果,但還是眼不紅心不跳的淡然收下了這摺扇。

「要去復仇也可以,不過萬事皆要小心,你不過剛剛在我的幫助下抵達飛息,莫要勉強,畢竟這命也是屬於我的!」

「恩公的大恩大德,我唐冉生永世難忘,三日之內,無論何種結果,我必然都會去國都找您。」

「好,便就如此說定了!」蘇塵淡然一笑。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