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下安康下載
  3. 天下安康
  4. 第1101章 西征大戰(二)兄弟

第1101章 西征大戰(二)兄弟

作者: |返回:天下安康TXT下載,天下安康epub下載

到了夜晚,雙方霸戰。今日苦戰一日,雖然打的吐谷渾人連連後退,但土樓山實在險峻。吐谷渾人利用地形,給了隋軍很大的殺傷。

黃明遠自覺若是強攻,也能攻破此地,但至少會有數千人的傷亡。

次日一早,黃明遠繼續命各軍試探性攻擊,而土樓山上的吐谷渾人火力不減,非一時難下。

今日左天成繼續帶領數百名精銳士兵為突擊隊,從正面攻擊土樓山。

左天成連續攻擊了三次,但每次都為正面一處山崖所阻。這處斷崖有四五丈高,與地面幾乎成九十度,只有一條狹窄的山道可以通過。而吐谷渾人利用這個斷崖,在兩側布置了大批弓箭手阻敵。而隋軍若是要搶攻山道,必須從斷崖處通過,則完全暴露在吐谷渾人的弓箭手面前,因此每每衝鋒到此處,都傷亡慘重。

這種攻堅戰,完全是拿人命去填。

雖然土樓山戰況激烈,但此時黃明遠的目光已經土樓山轉向其西南方向的一處峽谷,而此峽谷便是大名鼎鼎的漆峽(今西寧石峽)。

漆峽因湟水穿峽東流,所以也叫湟峽。此峽之險,巧奪天工。從北面向其望去,臨風攬勝,但見石峰對峙、河水中穿,兩山如門,長河如帶,懸崖陡壁,渾然一體。崖畔依山傍道,山徑狹窄,只能逾次而入,短兵相接,做「穴中之斗」。

此等要害之地,可謂是「一人當關,萬夫莫開」。

吐谷渾人並不認為隋軍能夠突破漆峽的天然防禦,因此吐谷渾的軍隊並未在漆峽布置重兵,只是靠北面一側的懸崖之上,用巨石堵塞了道路而已。

黃明遠站在江邊,不住地眺望對面。而陳遠看著黃明遠緊盯著漆峽,若有所思地問道:「主公難道是想派人橫渡漆峽,經長寧川水繞道土樓山之後?」

黃明遠反問道:「仲長以為不可行嗎?」

陳遠說道:「可行倒是可行,只是漆峽險峻,水流湍急,又逆流而上,大部隊很難渡過漆峽。」

「怕是未必!」

為了能夠保證偷渡成功,黃明遠已提前派遣軍中善水之兵提前潛行入漆峽之中,偵察其地形地貌。吐谷渾人的無備才是黃明遠敢於偷渡的原因。

黃明遠又招軍中千餘善水的士兵集結,命人砍樹做舟,又用羊皮做成氣囊懸於木舟左右。而黃明遠早就招納了數十名在此擺渡、了解水情的擺渡人,作為大軍的嚮導。

這種突襲,千餘人已經很多了。但考慮到土樓山上有上萬吐谷渾部隊,突襲隊少了不能保證突襲效果。

而且要考慮到非戰鬥傷亡。

黃明遠雖然對橫渡漆峽做了較為充足的準備,但滾滾大河,誰也不敢保證其安全性。在黃明遠看來,這千餘名士兵,真正能有五百人能夠登岸,他已經謝天謝地了。至於落水之人,雖不乏奇迹降臨,但此時天氣已經轉寒,水勢又急,怕是一旦落水,很難倖免。

至於倖存之人,還要從山後攻擊吐谷渾人,以接應大部隊登頂。對於突襲隊來說,這一戰即使能勝,料想此戰之後,倖存者怕十不存一。

但這就是戰爭,為了整體的勝利,為了保住大多數人的性命,只能以犧牲少部分人為代價。

而這般險路突擊,一個優秀的指揮官能決定整支隊伍的生死,意義更為重大,但誰為指揮官,卻是一件難事。

軍中諸將也很清楚這一戰的艱險,並沒有幾人願意承擔這個重任。

主要是這一戰非戰鬥減員的可能性太大,即使是主帥,身在河中,其死亡概率與士兵也沒有多少的區別。面對滾滾大河,湍湍急流,並無幾人敢於自告奮勇。

最後還是黃明遠麾下虎賁郎將段文操便站出來請求出戰。

段文操是黃明遠在左武衛的心腹,是軍中四個虎賁郎將之一。此時眼看無人請戰,便自告奮勇,請為突襲隊的主將。

黃明遠大喜,以為壯之。

而黃明遠的堂弟黃明離也請求與段文操一同出擊。

黃明離今年二十四歲,質厚敦篤,性直不撓,曾隨黃明遠征討突厥,多立戰功,現官任左武衛鷹揚郎將。

黃明離一同請戰,也讓包括黃明遠的所有人感到吃驚。

人有遠近親疏,因此也便各有私心,黃明離畢竟是黃明遠的堂弟,若是因此而戰死於此地,黃明遠不知道如何和二叔交代,所以從未想過讓黃明離去冒這麼大的風險。而在眾人看來,黃明離這麼做也是多此一舉,他在黃明遠的手下為將,堂兄手指縫裡漏一些功勞黃明離也能吃撐了,何必去冒這般的風險。

黃明遠不想讓堂弟去,但當著眾人的面,又不便拒絕,因此只得同意。

眾人準備,黃明遠乃將黃明離叫到自己的帳中問道:「五郎,今日之事,是你自己想做的,還是別人教唆的?」

黃明離趕緊說道:「回兄長,今日之事,是我深思熟慮的結果。」

「你知不知道這一戰有多大的風險?」

黃明離跪下說道:「大兄,普天之下,何人疏不怕死,但有時候卻不得不捨身求死。諸兄弟不在,唯我一人在兄長身邊,自是不能墜了兄長的名頭。今日偷渡漆峽關乎到此戰的勝利,而諸將皆有畏懼,我若不站出來做表率作用,如何能夠引得全軍將士一同爭渡破敵。」

黃明遠神色有些複雜,這個弟弟雖然平日里不言不語,可是到了關鍵的時候,總是自己能夠信任的人。黃明遠就知道,這個弟弟是為了自己不為難,才去冒險的。

黃明遠將弟弟扶了起來。

「五郎,我已過了在意虛名的時候,所以你不必替我考慮這些,也不必為此而冒險。今日爭渡,九死一生,傷亡並不會小,其後果你要考慮清楚。」

黃明離說道:「兄長放心,五郎必不辱使命。」

黃明離一心求戰,黃明遠也不會給他潑上一盆水。百戰餘生,他既然願意去闖蕩,黃明遠自不會牽絆他的腳步。

黃明遠拍拍弟弟的肩膀,欣慰地說道:「我家好兒郎何其多也,如何能不興。」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