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從遮天開始的旅途下載
  3. 從遮天開始的旅途
  4. 第410章 彥小魚

第410章 彥小魚

作者: |返回:從遮天開始的旅途TXT下載,從遮天開始的旅途epub下載

自認實力不弱、天賦不錯的守衛一號眼神一閃,就準備和這個大人物套套近乎。

也許在守衛一號看來,既然大人物剛才救下自己,那就說明大人物對自己還是相當看好的。

只要自己捨去臉皮不要,就不信大人物不會指點自己幾句。

在這種心理狀態下,守衛一號大著膽子回答了青年的威脅。

「嗯?」

和守衛一號想的差不多,有為魚對這個自己順手救下來的傢伙還有點印象,沒有歸入到「眾位基地人員」當中那個「眾」裡面。

不過,這種有趣在有為魚打量了幾眼守衛一號后,就徹底消失了。

「膽氣不錯,可惜資質不行……」

「資質不行?!」

聽著有為魚的判語,守衛一號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我資質不足能被選拔成培養對象?實力小成后出來擔任基地守衛?」

眼看指點幾下的事情就要告吹,守衛一號也不講究什麼尊重強者了,直接瞪著眼睛開始質問青年。

守衛一號(眯眼):既然資質不行,那咱就想學那種畫本小說的主角來個不走尋常路唄~

「別瞪了,你眼睛瞪得再大也不能讓資質變好。」

身為「大人物」,有為魚無視了守衛一號的不尊重。

搖了搖頭,直接轉身離開,沒給守衛一號表現的機會。

並沒有發生守衛一號期待的,那種畫本小說中主角隱秘體質不為人知,以至那些大人物前倨後恭的劇情。

……且不說一個菜雞能瞞過大人物的概率有多低,就算這世上真的有那種隱秘體質又如何?

旁白(嘿嘿冷笑):潛力和實力可不是對等的呦。

不是說你有著晉陞X階的潛力,你就成了X階強者。

就像葉凡一樣,身為「大成之後叫板大帝」的聖體,前期不照樣被幾個連名字都沒有的龍套聖地到處攆著跑嗎?

也沒見有哪個大人物在發現葉凡聖體后,單純為了資質就伸出援手的。

(小聲bb)當然……葉凡的例子不是很恰當,畢竟有著某兄控在暗處挑撥。

就算葉凡不是「前途未卜」的聖體,是別的超強體質也白瞎,照樣會被人追殺,進行歷練的……

「哎呦!你打我幹嘛!」

「找死!」

「夭壽啦,女帝殺人啦!」

「唔X﹏X唔!」

……

「資質不是絕對的,好好修鍊,我相信你終究會成為強者的!」

走了沒幾步,意識到自己剛才說話有些刻薄的有為魚又停了下來。

扭頭朝著守衛一號一笑,灌了一碗雞湯,心滿意足的青年才背著手昂著頭離去。

「……」

瞪大眼睛的守衛一號端著雞湯不知所措。

不接雞湯吧,先不說人家大人物說的沒錯,資質確實不是必須的。

就算人家大人物說錯了……又能怎的?

自從趙某人指著鹿說這是馬之後,每個華國人自動學會了「指鹿為馬」技能。

已經沒有實誠人敢站出來當眾指責大人物,說你說錯了。

大家都十分從心地開口附和大人物:「這是馬,不是鹿!」

指鹿為馬都是如此,何況只是一碗假大空的雞湯?

「謝大人鼓勵,龍套一號必不負大人期望!」

含淚喝了這碗雞湯后,朝著青年背影抱拳的守衛一號大聲附和。

……

「師兄,你怎麼又跟王長老學灌別人雞湯?

要是被掌門師尊知道了,師兄你又得去禁閉了!」

等到有為魚出了基地,青年周圍才出現一聲抱怨。

一位肌膚晶瑩,青發如瀑的女冠從陰暗角落裡走出來,二話不說就是一頓抱怨:

「都怪王長老,傷勢恢復后就開始動用長老權力。

三天兩頭地在崑崙派宣傳自己的理念,別人不想聽還硬拉著聽……真是,好不要臉!」

女冠對導致自己師兄變成這幅樣子的罪魁禍首——王長老怨言頗深。

不過,當事人有為魚卻沒有女冠這麼大的怨言。

靜靜聽完女冠的抱怨,有為魚不知何時收起微笑,一臉認真地對著女冠說道:

「師妹,沒有王長老就沒有現在的你我。

如果不是幼時王長老親手教導,你我有這麼能脫穎而出,有著現在的實力?

如今,王長老傷勢恢復我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怨恨?

師妹,還請慎言!」

雖然青年說的有理有據,著重點出了王長老的恩情,以及王長老傷勢痊癒的事情,就差指著鼻子告訴女冠:

「王長老對你我恩重如山……

以前因為傷勢問題你我不好親侍左右,可現在王長老傷勢已然痊癒,拿回了屬於自己的地位。

於情於理,你我都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了。

你這麼抱怨可是要被整個修士界,所有修士唾棄的!」

即使遮天世界的修士不像傳統修真世界那樣尊師重道。

例如葉某人,所屬陣營的高層不知被他咔嚓了多少,照樣什麼影響都沒有……

嗯,也不能說什麼影響都沒有,起碼葉凡的名聲變臭了,找葉凡麻煩的人更多了!

不過,地球不是戰亂頻繁的北斗,現在是和諧社會。

像「有恩必報」這種基本價值觀,修士們還是會普遍遵守的。

尤其是在華國建立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更是悍然入侵修士界。

靠著修士界和世俗界千絲萬縷的聯繫,這股風氣著實影響不少當代修士。

在崑崙深造的有為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嘁,又拿世俗界那群普通人的理論說事……師兄,你要搞清楚,我們是修士,不是普通人!整那麼一套有什麼意思?」

嘁了一聲,女冠撇著嘴看向有為魚,同樣一臉嚴肅地說道。

在對自我的認知上面,認定自己是修士的女冠絕對不會玩世俗界的把戲,搞什麼「虛情假意」。

在女冠看來,王長老對自己是恩重如山,但我們現在的成就卻是自己親手拼搏的。

或許在修行初期,王長老的親手教導很重要,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但隨著時間推移,尤其是自己二人的修為逐漸接近、超過王長老后,就全都是靠自己二人拼搏,和王長老一點關係都沒有!

償還恩情可以,但絕對不是師兄現在這種對王長老言聽計從的償恩方式。

「這不叫償恩,這叫挾恩圖報!」

看著女冠一臉堅定,絲毫沒有退讓的想法,有為魚也開始頭疼起來。

一邊是視若長輩的王長老,一邊是相依為命的師妹……有為魚一個都不想放棄。

而且,身為崑崙派的掌門繼承人,有為魚明顯要比師妹彥小魚接觸的信息更多。

有為魚知道王長老的名氣不止於崑崙派,整個修士界各處都有王長老遊歷時留下的傳說。

王長老這些人幫助的人,結交的人脈更是數不勝數!

……真要是把這事鬧大了,自己和師妹分分鐘身敗名裂,被打上白眼狼的標籤,一輩子都摘不下去。

正因如此,有為魚才對彥小魚的「挾恩圖報」論不屑一顧。

人家王長老本來就是崑崙派的頭號人物,在修士界也是威名赫赫。

以前沉寂只是因為修為停滯,可不是說王長老沒有名氣。

如今,傷勢痊癒,王首徒王長老的名聲早就重新響起,響徹大半個修士界。

還挾恩圖報你這個新生代的天才?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的臉!

當然……這種大實話有為魚是不能開口說的,他怕自己說的太直接,彥小魚羞憤交加直接哭出來。

「……」

沉吟片刻,有為魚再三斟酌,才格外委婉地開口勸說:

「師妹,少看點言情小說,王長老沒有那麼多心思,指點我純粹是志同道合,不是挾恩圖報。」

「……你,你才看言情小說呢!」

提別的還好,一提言情小說,彥小魚就立刻炸了。

彥小魚三千青絲飄起,好看的眼睛眯了起來,露出危險的目光:

「有為魚!你再敢污衊我,小心被我揍!」

為了加強自己言語的威懾力,彥小魚還伸出手狠狠地攥了攥,沖著有為魚比劃了一下。

「……師妹,出門在外就別給崑崙派丟人了!」

身為師兄,有為魚不是很吃彥小魚的威脅。

雖然二人被譽為「崑崙雙魚」,看起來是一個檔次的,但兩人的實力差距還是客觀存在的。

身為師兄,有為魚明顯要比彥小魚強上一截。

甚至因為兩人所修功法同出一源,有為魚和彥小魚動起手來。

往往三五招內,有為魚就能制服彥小魚。

這也是崑崙派高層放心有為魚和彥小魚結伴而出的原因。

用王長老的話來說:有著成熟穩重的有為魚在,彥小魚再怎麼玩鬧也能被瞬間制服,不會給崑崙派丟臉的。

「師妹,再怎麼攥拳頭,你也不是師兄我的對手。

老老實實地把包里的言情小說扔掉,我們一起去趕下一個任務。」

雖然有為魚顧忌師妹的面子,沒有第一時間動手制服彥小魚,但有為魚也沒有給彥小魚逃走的機會。

有為魚牢牢地擋在彥小魚身前,大量的封鎖術法鋪滿周圍,彥小魚已如瓮中之鱉。

「哼!」

聽到有為魚的威脅,彥小魚下意識地摸了摸掛在身上的包……

感受到書籍的獨特觸感,彥小魚不由微微一笑,放下了擔憂的心思。

「哼,我就這麼伸手摁著,看你有為魚怎麼把書拿走!」

彥小魚的信心很足。

雖然有為魚和彥小魚存在差距,但二人的差距還沒到彥小魚伸手摁住書籍,依舊會被有為魚搶走的程度。

不過,未來就像夾心巧克力糖,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不是芥末味的……

還沒等彥小魚高興多久,有為魚投了一口氣,把手伸進戰鬥服攜帶的儲物包當中,拿出了一本粉色書封的小說。

「哎呀,這本《XX總裁愛上我》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包里。」

「哎呀,真不知道書的主人該有多麼著急。」

一轉溫柔大師兄的人設,有為魚現在的語氣要多嘲諷就有多嘲諷。

「……」

在看到粉色書封的瞬間,彥小魚心中咯噔一下,連忙拿出自己摸到的書本。

「《社會主義好》、《三榮三恥》、《八個代表》……」

「啊,有為魚!」

發現自己被耍了,臉色漲紅,氣的渾身發抖的彥小魚伸手指,顫抖地指著有為魚:

「把書還給我!」

聽到有為魚那麼浮誇的語氣,不用想,彥小魚就能肯定這事是有為魚乾的。

這附近,也只有同源功法的有為魚能不知不覺地還沒有那個本事掉包自己的書!

深吸一口氣,稍微平復一下心情,勉強保持理智的彥小魚再次開口說道:

「有為魚,我再說一遍,把書還給我,要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嘿,不客氣?」

已經手動管教彥小魚上百遍的有為魚,對彥小魚的威脅嗤之以鼻。

「你要是真能讓我不客氣,還能被我揍幾百次?」

雖然有為魚沒有明確拒絕,但在聽到有為魚那聲嘲諷意味十足的嗤笑后,彥小魚臉色猛地一沉,語氣不善地說道:

「士別三日,即刮目相看……有為魚,在你清理王二這種頑固分子的時候,我彥小魚也沒閑著!」

沒有等有為魚繼續嘲諷,彥小魚伸手從包里掏出一張自己探險得來的卡片。

「呼。」

捏著這張卡片,感受到卡片當中的雄渾能量。

因為上百次挨揍,對有為魚有些心理陰影的彥小魚下意識地鬆了口氣。

「任你有為魚多麼天才,也抵不過前輩遺留……今日,就是我彥小魚報仇之時!」

雖然彥小魚沒有聲張,想著陰有為魚一把。

但神念敏銳的有為魚照樣發現了這張卡片的不對勁。

「能量反應這麼強……這卡片到底是什麼玩意?」

眯著眼睛看了一眼彥小魚手中惡卡片,被卡片的能量反應驚住的有為魚,不由開口試探道:

「彥小魚,你不會真的按照小說情節去跳崖找寶貝了吧?」

能有這種程度的能量反應,肯定不是什麼簡單貨色。

雖然自己有著崑崙派給的底牌,有為魚不認為會被彥小魚撿到的寶貝擊敗。

但有為魚不敢保證,在出現變數的情況下,自己還能看住彥小魚,不讓她逃走。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