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枕邊獨寵:總裁嬌妻太搶手下載
  3. 枕邊獨寵:總裁嬌妻太搶手
  4. 第719章傷到哪裡了嗎

第719章傷到哪裡了嗎

作者: |返回:枕邊獨寵:總裁嬌妻太搶手TXT下載,枕邊獨寵:總裁嬌妻太搶手epub下載

他們的臉上都是急切驚恐的表情,很激動,不停的朝他揮舞著雙手。

他側耳聆聽,終於能聽到一些細微的聲音。

但緊接著,他的瞳孔猛然縮緊。身旁的空氣里傳來巨大的尖銳的聲音,伴隨著可怖的陰影,鋪天蓋地的向他身邊襲來。

他還未來得及轉頭。只覺的被一股大力拉向身後。他失去重心,狠狠的摔在身後的馬路上。

恐怖的黑影一閃而過,從赫連城剛剛站立的地方碾壓而過,地面都有沉重的震動感。他這才看清,是一輛失控的巨型貨車開過去了。

人群里頓時鴉雀無聲,待車輛開過後,看到安然無恙的他,和身子底下壓著一個人,又爆發出嘈雜的議論聲。

「唔…」赫連城身下有倒吸涼氣的聲音。他這才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個人的胸口上。

赫連城狼狽的從地上爬起。又伸手去拉地上的人,他這才看清,原來是個年齡約摸十歲左右的少年。剛才在千鈞一髮之際就是他把赫連城拉倒後面,避開了那輛失控的貨車。

世界像是重新回到了赫連城的腦海中。他忽的能聽到所有的聲音,也能看到周圍圍滿了議論紛紛的人群。

他急忙彎腰去拉地上的少年。少年顯然摔的不清,疼的嘶牙咧嘴。

「你沒事吧?謝謝。」赫連城說到。

「沒事沒事,就是摔的有點疼。一會兒便好。」少年毫不在意的說到。他拍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赫連城看著他走路的姿勢十分彆扭,不禁輕聲問到:「抱歉,傷到哪裡了嗎?」

「沒事,我先走了。下回過馬路千萬要小心。因為我可不一定剛好能遇見你,再有機會救你一次。」少年說完話,便一拐一拐的走開了。

赫連城感激的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剛才的恐怖陰影讓他心有餘悸。

他這才發覺,自己居然忘記了車輛還停在醫院裡。

赫連城無奈的搖搖頭,招手攔了一輛計程車。

宋家的客廳里。

宋爸正沉默的坐在沙發上。

赫連城站在門口,雙手插口袋。靜靜的看著他。

年過五十的宋爸,頭頂的頭髮已經出現了斑駁的花白

之色。

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見。赫連城注意到,他的手指一直在發抖。

「她在哪個醫院?」宋爸的聲音嘶啞的可怕。

赫連城的心,收縮了一下。

他眼前不由得又浮現出那天的場景。

醫院門口,穿著白色大褂的醫生和護士緊張的圍著宋甄珠,隨後,便是凌亂的腳步,和在他耳邊忽大忽小的嘈雜聲音。

赫連城的視線一直沒離開過宋甄珠的臉。

她依舊眉色溫婉,筆挺的小鼻子還是那麼可愛,只是臉色不同於往日的紅潤,蒼白的可怕。

她躺在救護床上,被迅速推往急救室。了無生機的肌膚上,渡上了一層死亡的灰暗。

那一刻,赫連城手足無措的站在走廊,看著她被推出他的視線。他忽的有種感覺,以後將永遠見不到她!

赫連城深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喉間那一股甜腥之氣。

「我一會兒便開車帶你過去。需要帶上小昊。他,可能是救治她最後的希望了。」

他的眼神帶著憐憫,落在宋爸的身上。

宋爸像是瞬間蒼老了十歲不止。連一向挺直的背部也微駝了起來,他像被吸干營養的大樹,轉眼之間,變得乾枯憔悴。

「現在就走吧。」宋爸說到。

赫連城看到,宋爸的眼睛已經是通紅一片。他能感受到,宋爸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和打擊。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失去摯愛的痛苦。他何嘗不是,也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呢。

「我已經打了電話,一會兒便有司機把媽接到我家去。有保姆照顧她,你放心吧。」赫連城又說到。

宋爸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看了房裡一眼。

宋媽正靜靜的躺在床上,目光怔怔的看著天花板。彷彿對外界再無反應。

自赫連城登門帶來宋甄珠病危住院的消息時,宋媽承受不住打擊,當場昏厥倒地。

醒轉過來以後,她就一直保持著發獃的姿勢。不說話,也不動。像具木偶人一般,靜靜的躺在床上。

宋承昊正坐在宋媽的床邊,小手抹著眼淚。

赫連城走到房裡,想彎腰抱起宋承昊。

他卻大力推開了赫連城。

「走開!你這個壞蛋!你一來,我媽媽就不見了!奶奶也生病了!壞人!趕快離開我家!」

赫連城面無表情的看著宋承昊。

小小的宋承昊,眉目酷似極了赫連城。他鼻子里噴著粗氣,正怨恨的看著赫連城。

「我先帶你去看媽媽好不好?別鬧了,小昊。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她需要你。」赫連城說到。

「你把我媽媽弄到哪裡去了?我要媽媽!」

宋承昊幼稚的童音讓赫連城心裡更痛。

赫連城緩緩蹲下來,視線對上宋承昊清亮的眼睛。

「拜託你了,宋承昊。先去醫院救媽媽,好不好?」

宋承昊固執的站在那裡,眼睛低垂,咬著嘴唇。

最後,他輕輕的問:「媽媽會死掉嗎?」

赫連城心裡一酸。他伸手摸摸宋承昊的頭頂,堅定的回答到:「不會。我向你保證,一定會治好媽媽的病。」

宋承昊看著他堅毅的眼神,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強忍著淚水說:「我就相信你一次吧。我是男子漢,才不哭。媽媽最不喜歡我哭了。」

赫連城忍不住心疼的把宋承昊抱在了懷裡。

血緣真是個奇妙的東西。抱著宋承憲,他能感受到一股血脈相連的幸福感。這是他和宋甄珠的孩子。他們共同孕育的血脈。他像極了他,也像極了宋甄珠。赫連城緊緊的擁著宋承昊,再也忍不住,淚水從眼眶中湧出。謝謝你,我的摯愛。謝謝你為我生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

臨出發時,宋承昊翻出了一個盒子。

「帶上這個吧。媽媽最喜歡了。」他緊緊的把盒子抱在懷裡。彷彿抱著的是世界上最貴重的珍寶。

赫連城點頭應道。

天空下起了濛濛細雨。

雨霧籠罩了一切,像是進了虛無世界里,天地間朦朧一片,像是不真實的夢境。

撐著五顏六色雨傘的人們,從街道上匆匆走過。

病房裡坐著三道身影,靜靜看著躺在床上的宋甄珠。

沒有人開口說話。安靜的房間里,能聽到窗外細雨的沙沙聲。

宋甄珠最先打破這一片平靜。

「小昊,爸,你們都來了。」

她的聲音輕輕柔柔的落在空曠的病房裡。

宋承昊不知道在想什麼。低垂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

宋爸爸扭頭看著窗外。像是沒有聽見宋甄珠的話。

呵呵。

宋甄珠輕輕笑了一下。自顧自的說道:「都知道了嗎?媽媽沒有過來呢,她沒事吧?」

赫連城的眸里都是痛苦之色。

「什麼時候開始的?」他哀傷的說。

「什麼?」宋甄珠側頭想了一下,眼睛里有恍然大悟的神色。

她神情自若的回答:「你是說,我的身體?也沒多久吧,大概就是從邱甄紅驗出懷孕的那段時期…我就發現自己總是莫名其妙的頭暈,偶爾還會低燒。」

「為什麼不早點上醫院來檢查?」赫連城說到。

「我想,大概是我這一生做的錯事太多了,老天爺給我的一個小小懲罰。無論結果是怎樣,我接受命運的安排。」

「宋甄珠!你是醫生,應該早就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異樣。白白拖延了那麼長的時間,還說是命運的安排!你總是知道我的怒點在哪裡,輕而易舉的用隻字片言就能將我激怒!」赫連城的聲音里,帶上了怒氣。

他惱恨她,居然把自己的身體健康完全不當成一回事!她難道不知道,這個世上還有很多在乎她,愛她的人嗎?比如小昊,比如她的父母,比如他赫連城!

宋甄珠烏黑的眼眸看向赫連城。

她的臉上居然有了淡淡的笑意。

「爸,你可以先帶小昊出去一下嗎?」她慢慢的開口說到。

待他們離開病房。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宋甄珠,和靜靜站在窗前的赫連城。

「離婚協議書帶了嗎?」她問到。

赫連城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波動,像是沒有聽到她說的話。

「赫連城,我現在說話很吃力呢。你能離我近一點嗎?」她又說到。

痛。

赫連城的心臟處又痛的像是有人在拿著刀子在攪動。呼吸的時候,整個胸腔都被牽扯著疼痛難忍。

他終於有動作了。

赫連城幾步走到宋甄珠的床前,看著她的臉。

她臉上勉強露出了一個微笑。

「我並不害怕死亡。無論生與死,只是生命存在的方式不一樣而已,你說,對嗎?」

「是,你說的很有道理。可是你為小昊考慮過嗎?他還這麼小,如果沒有了媽媽…就像,就像當年的我…」赫連城的聲音哽咽了。

宋甄珠神情複雜的看向她枕頭旁邊。上面是一枚糖果。這是宋承昊送給她的,草莓口味的聖誕老人。

「你總是這麼自以為是。從前是對我,現在是對小昊。你能不能別這麼自私,也為其他人考慮一下呢?」

「對。」宋甄珠的聲音輕輕的,彷彿力氣真的已經用盡。「所以我受到了應有懲罰,不是么?」

「現在不是說這個!宋甄珠,你振作一點,我們要一起努力治好你的病。」赫連城說到。

「赫連城,我自己就是醫生。你以為,我不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嗎?你別白費力氣了,這個病,根本就沒有辦法治好。」

「不!我不信!有辦法,一定有辦法治好你的病。我答應了小昊,一定要治好你的病!」赫連城情緒激動起來。

「赫連城,謝謝你!還能再見到你,我已經很知足了。以後,不要來醫院了。」

「什麼?你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再看見你了。離婚協議送過來后,簽好字我會給你寄回去。」宋甄珠說。

「誰說我要跟你離婚?我改變主意了,在你的病沒有痊癒之前,我是不會跟你離婚的。」赫連城說到。

宋甄珠烏黑清亮的眼睛一直緊盯著他的臉。眼神中,有不舍,有愛慕,有愧疚。

馬可波羅酒店套房內。

雖然還是是春寒料峭的二月份,但深圳的氣溫已經升上去了。透過酒店的玻璃窗看去,草坪上大片大片的景觀樹,葉子還是綠油油的。

再看著外面明媚的陽光,植物的勃勃生機,放眼望去,竟覺得已經是夏天。

「天啊,這裡真的好美。」蒂娜不由得感嘆道。

許又庭穿著一套灰色的運動裝,一頭清爽的短髮,俊眉星目。看起來十分養眼。

「你到這邊來看罷。」他微笑的招呼蒂娜去陽台。

蒂娜依從他的話,從卧室出來,走到客廳里。

她明亮的眼睛里閃動著驚喜—她已經看見了陽台外那一灣蔚藍的海灣。

「哇!」她迫不及待的衝到陽台前,打開推拉門,走了出去。

一陣涼爽的風撲面而來,帶著些許海水淡淡的腥味。

昨晚入住酒店時,外面已經是漆黑一片。她竟不知道,能看到如此漂亮的景色!

她興奮的張開雙手,想擁抱著迎面吹來的風。

許又庭看她如同孩童般幼稚的舉動,嘴邊不由得勾上一抹寵溺的微笑。

他輕輕走至她的身後,把她擁在懷裡。下巴放在她的頭頂上,嗅著她發間傳來的清香,說到:「好啦,先去吃飯吧。我肚子餓了。」

「這麼快就餓了?」蒂娜轉頭看向他,美目里都是不解的神色。「早上不是讓人送來了早餐,你也吃的不少欸。」

「看你,你的記性實在是差。難道你忘記了,早上我的體力都已消耗殆盡嗎?不補充點營養,可怎好。」他慢悠悠的說。

蒂娜忽的反應過來他的話是什麼意思。她的眼前不由得浮現出早上春光無限的那一幕。

她低呼一聲,捂住了臉。

「好丟人。不要說了。」

許又庭卻哈哈大笑起來。

不知道為何,他最喜歡看她面紅耳赤,手足無措的模樣。

「好啦,不逗你了。真的要下去吃點東西。因為下午我們還有事呢。」他溫和的說到。

「難道是要去游泳?」蒂娜興奮的回答到。

「你想游泳嗎?想游泳我們就去。」許又庭說到。

「不,這邊的溫度只能去室內游泳,我還是比較喜歡去海邊游。」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