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界巨擘系統下載
  3. 仙界巨擘系統
  4. 第722章

第722章

作者: |返回:仙界巨擘系統TXT下載,仙界巨擘系統epub下載

站在這擂台上,蕭風笙決定將比試繼續下去,見自己所遇到的對手是第六名的白成。

「林兄既已將希望讓與我,蕭某也自知緣淺,但還是一探第三層的究竟。」

提著逆火劍與冥夜,雙劍並持,拱手行禮道。

「那麼白兄,請出招吧。」

又是火屬性的劍氣,蕭風笙已經不想吐槽了,這個時候他想著自己要是水元素體就好了。

此劍來自於榜單第六的白家白成,蕭風笙自是不敢輕視,第三層的山海印運轉,逆火劍與冥夜雙劍合璧,帶著山海印功法的威力,同樣釋放出劍氣,以攻為守,直直向著滔天的劍氣逼去。

劍舞斬殺了四頭疾風豹后,收劍準備往回走,突然一股強大的能量從山脈深處爆發而來,讓端木軒停下了回去的腳步。

那是什麼?如此恐怖的力量,我在外圍都能感受到,是什麼恐怖的妖獸?還是寶器散發的衝擊力,或者是其他的玩意。

這激起了端木軒的好奇慾望,讓他想去一探究竟,於是轉過身子,走向山脈深處的位置,找尋那股力量源頭。

見到自己下一輪的擂台賽選手為花解語自知自己的好運氣是到頭了。

「花姑娘,我在上一輪消耗的靈氣極大,不論此說,恐怕我在全勝之時也未必勝得過姑娘。待到學宮我們有緣再見,蕭某定要討教一場。願你武運隆昌。」

隨後捏碎玉牌,走出秘境。

走進深處,一股子劍意瞬間籠罩了這塊地方,包括端木軒,常年習劍的端木軒立馬判斷出這股劍意的強大。

去?那可能會極度危險,甚至喪失掉性命。

不去?但對於端木軒來說這樣的劍意,對他吸引力非常大,走了就覺得會是一輩子的悔恨的。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入定打坐,全身進入冥想狀態,用心去感受這股滔天的劍意。

呼吸到秘境外的空氣倒是讓蕭風笙感覺到一陣陣極度舒適的感覺,伸著懶腰,計算著自己在秘境之中的收穫,雖不豐盛但也不虧。

至少還遇到了城以申和花解語,這兩位恐怕之後都是名震東荒的大人物,還有那位林平鄉,恐怕也不是什麼小人物,跟著他們對比,恐怕自己就渺小了許多吧。

但這並不會打消蕭風笙守護的念頭,畢竟現在的他已經想通,並不是為而戰,而是為了自己的朋友與兄弟姐妹。

想著先回蕭家與自己的親人們稟報自己的消息,轉念一想,蕭風笙覺得自己手中揣著些晶石,這也算是一筆巨款,不如先上雜物黑市轉上一轉,看看是否能淘到些東西,尋到自己的機緣。

此時白方的院子,傳出來一陣大吼!屋子裡面颳起了一陣蔚藍色的旋風,白方體內的靈力亦有暴漲之勢,雙眼通紅,靈氣旋風衝擊著他的身體,如撕裂般的痛苦,卷刮他的經脈,身體中的骨骼也發出了扭曲的聲音,靈氣大量的集結在自己的氣海中四處碰撞,就這?還不足以壓倒我的意志!

堵在我前面這堵牆給我粉碎吧

「6%么?」

封不覺沉思一下,這已經不算是小數了。不過據他猜測,應該還有更加尊貴的卡,白金鑽石什麼什麼的。畢竟所有人享受6%還說說不過去。

「多謝提點。」

封不覺收回卡片,準備到黑市碰碰運氣,兜里有錢,底氣也足。

姓名張忌陵年齡15身份星斗城城主獨子修為法相境一重前期地點星斗城擁有:功法:盤龍吟碎星拳『一到九層現為一層』『施展功法時出現龍吟』『全面強化身體』『時間短暫第一層僅僅維持三分鐘,施展完畢進入脫力期』天問劍五品地盤鎧五品個人資質:(天命法師)盤龍寶劍

行動:學宮的九長老嗎,好吧也可以,我想想,這個時候送走了使者以後,心裏面仔細想了想,覺得也可以,對自己以後的修鍊很有好處,行,說完自己收拾了一下,前往了學宮去拜見九長老

平靜的抬起頭,卻想也不想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靜靜站在那處。

「橫豎都是戰,不如來試試看吧。」

能走到這一步,楚傲天已經對自己誇目相看,沒有任何侮辱自己一路來的堅持,但那怕是站在眼前這位拍好第一面前,也不曾有半點畏縮心思。

「在下,楚傲天,還請多指教。」

楚傲天平淡道。

姓名張忌陵年齡15身份星斗城城主獨子修為法相境一重前期地點星斗城擁有:功法:盤龍吟碎星拳『一到九層現為一層』『施展功法時出現龍吟』『全面強化身體』『時間短暫第一層僅僅維持三分鐘,施展完畢進入脫力期』天問劍五品地盤鎧五品個人資質:(天命法師魂體)盤龍寶劍

行動:謝謝師姐,這個時候看到了瀑布也看到了周圍,這庭院和學宮挺漂亮的啊,這個時候看著美麗的瀑布,這個時候盤腿坐下,修鍊感悟一下:師姐長的可是挺美不說,但是聽說九長老速來嚴厲自己能在他那裡待下去嗎,自己心裡想著,同時等待著下一步

「這丹藥恐怕只有十長老可以煉製,你還是從他那裡敲詐過來的,我本是想買的,但是這樣我是害怕萬一被十長老發覺出來,是會被連累的。」

蕭風笙說笑道,反正在黑市裡誰也不認識誰,語氣自是輕鬆了許多。

轉身離開黑市,穿越了城池裡,回到了蕭家,似乎自家參與秘境的人已經先回一步了。

進入蕭家熟的不能再熟的大門,見是生面孔,便跟著僕役說一聲

「我已經回來了,請稟報父親,我一會兒便來拜見他。」

蕭風笙踏入大門,沿著小路,身上距離上次到這裡的時候,多背負了一柄劍,雙手劍法是蕭風笙剛剛接觸的,在面對可控制範圍之內的強敵之時,自感效果還是不錯的,畢竟被父親逼得自幼左手右手都是有修習劍法的,這樣一來獲得逆火劍之後,冥夜雖然品階跟不上了,但依然可以作為備用劍技。

蕭風笙先回母親所在的屋子內,對著自家的母親拜上一拜,報了平安。

「母親,你所賜予我的追風袍在這次秘境之中,給予了我很大幫助。」

看到母親見到自己安心過來臉上的笑意后,蕭風笙與之寒暄了一會兒,感覺時間差不多了便起身說道。

「我先與父親稟告,馬上便歸。」

得到母親的首肯后,蕭風笙出門向著父親的議事廳里走去,蕭風笙也是好奇自己這位父親會說些什麼,畢竟蕭風笙知道自己並未進入第三層,也沒有在第二層得到什麼傳承,似乎還有親傳弟子那麼一說,不過蕭風笙也沒有覺得自己會被看中,自己感覺會是內門弟子,心中坦然的走進議事廳,看見父親站立在那邊,蕭風笙走上前去一拜。

「父親,我回來了。」

從一開始就拔出身後背著的巨靈劍,沒有任何猶豫,從一開始就聚集起所有的靈氣,面對眼前的金光劍斬,卻毫無畏懼,只不過微微抬起頭卻拔出手中劍,以矛側身閃開下一秒,貼近時,拔出手中劍。

「賭上一切就好。」

「風,狼斬!」

第一次念出名字,回憶起過往一切,他的道路還遙遠,但他已站在這裡,未來如何,且待他所思念,只是現在,他站在這個舞台上。

「下一次,我會戰勝你的。」

像簡單的宣言一般,風狼斬與自己最後的靈氣,一同擊出!過了良久,屋內狂暴的藍色氣息。讓他下來,陽光也透過了門帘降到了白方臉上。緩緩吐了一口氣,腹部的氣海漩渦緩緩降了下來。此次的修鍊甚為順利,不僅突破到7重境界而且,對功法的理解也有提升。

突破就該出去逛逛,再去一趟黑市,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東南黑市之旅。

起身走出修鍊室,換好衣服,再一次踏出了家門。不知道自己的晶石夠不夠?

自黑市中回來,雖說沒有淘到些東西,不過在秘境中所得也不可謂不多了。

從精巧的盒子中旋出一粒綠豆大的口脂,細細塗抹於薄唇上。輕輕一抿,唇瓣便變成了石榴花般的顏色。「哎呀,二娘這是太陽從西邊升出來么,竟然也和那普通官宦人家的小姐般懂得打扮了。」旁側的一位貼身婢女調侃道。

「我雖向來不愛這些脂粉香囊一類,但前幾日聽聞風笙要來探望我,當然要稍稍修整一下。」整理整理衣服,自覺還缺些什麼,思索一會便叫女侍拿來一顆鎏金銀香囊,系在腰間垂下的絲縷上。這香囊不僅外表美觀,內里的香盂也總可保持平衡,致使所盛香料不灑落,可以稱得上是件巧物。

此時有僕從敲門彙報說蕭家三子已來訪,只得有些匆忙地穿上繡花鞋,悠然走出閨房。

「風笙,別來無恙。」笑吟吟地看著眼前劍眉星目的少年,心中甚是喜悅。

「我沒出什麼事,到是辛苦哥哥和弟弟了。」想到兄長為保護自己身上掛了些彩,不免有些愧疚,「對了,聽說你在第二層沒拿到東西,」白景行的眉間滿是關切,她從衣間摸出一枚戒指遞給蕭風笙,「這是昆訣戒,如今贈與你好了。」

「啊!」靈魂被活生生拉出來的痛苦使得端木軒極其的難受,忍不住的尖叫了起來,等回過神來,發現自己那原本的肉體已經被這磅礴的劍意撕裂的粉碎,都已經看不出人樣了。

「我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我死了嗎?原來人死後真的有所謂的靈魂狀態嗎,早知道就不來這了。」端木軒嘆了一口氣,看了看自己靈魂的狀態,愈發覺得無奈,自己的武器,衣服,丹藥,都沒了。

端木軒嘆了一口氣於是便來到玄玉國的劍道場上,就算是死了,也要再去看看劍道場吧,這次不用擔心翻牆被抓的問題了。

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蕭風笙頓感呼吸都加重了幾分,在穿越白家道路之時,快步疾走,顯得匆匆忙忙,到了白景行房前有些顯得微微喘息著。

人未到,鼻子微嗅,蕭風笙此時已經摸到了法相期的瓶頸,五感異常靈敏,也是害怕有人陷害自己,聞到一絲香味,確認再三,知道了這是香囊的味道。

暗想著白景行似乎並不喜歡這些胭脂淑芬,為何要掛香囊?

蕭風笙見到白景行,眼看四周無人,奴僕退下,先是雙臂張開緊緊與對方相擁了一會兒,嗅到脖頸間熟悉的體香,才抬起頭繼續說道。

「你那兄弟不讓我與你一起,否則我定會保護好你。」

蕭風笙抬起頭,眼中滿是意氣風發,似是在心上人面前,之前身處家族的不順意便煙消雲散,剩下的只有少年向著青梅竹馬的少女炫耀的意氣風發。

「我在二層找到了一本功法,倒也不是一無所獲。只不過那時已經很少人在場了。」

蕭風笙似乎是有些遺憾,白景行並沒有看到自己在擂台上的壓倒性的比斗,不然遇到花解語定不會輕易認輸。他也害怕自己正值青春期的青梅竹馬吃醋。

「景行,你這是要給予我這戒指?」

蕭風笙微微臉紅,似乎有些曲解對面人的意思。沒有經過思考便收下了。

「那好,我定會尋來一枚配得上你的戒指贈與你。」

話語聲輕輕的,不過在此時,蕭風笙的心中立誓,他勢要娶眼前這位女子為妻,要讓天下的人知道,這是他蕭風笙的一生摯愛。

蕭風笙伸出右手,左側歪頭湊近白景行的耳廓,悄聲說道。

「不如你給我帶上。」

這場戰鬥總算有了一個結尾,雖然自己被打出去,但楚傲天卻沒有氣餒,反而興緻勃勃的站起身,在離開秘境后,自然是回家去報喜。

這一次自己能堅持到現在,很大一部分原因其實是他的運氣太好,連續抽中兩次對手都在自己能解決的範圍內,總之,這些事告一段結束后。

楚傲天回到家族內。

「嘿,我回來了,父親母親。」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