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極品鄉村醫少下載
  3. 極品鄉村醫少
  4. 第五百零四章不妨直說

第五百零四章不妨直說

作者: |返回:極品鄉村醫少TXT下載,極品鄉村醫少epub下載

擺茶陣是江湖常用的信息傳遞路數,分為兩種,一種是對暗語,一種是透露信息。最早也用在接頭上,有點像土匪接頭用的春語。

扇子孫給江小江擺下的就是後者,謝崇俊擔心江小江看不懂茶陣,扇子孫安慰他:「您放寬心,他早些年被龐書記打通關節送進號子里幾年,您別忘了,號子里都是些什麼貨色,內外八行的行家裡手,都在裡頭,這套活兒,他在裡邊就算沒學過,至少也見過。」

這套茶陣江小江不但見過,還真學過。

當初教他茶陣的人,一是老齊,第二個就是林雪的爺爺,林老爺子。

不過老齊教的跟林老爺子教的不是一碼事,老齊是教的是江湖路數,也就是扇子孫給江小江擺的陣仗,林老爺子教江小江的,與其說是茶陣,不如說是上流的茶禮,這個東西看似溫溫和和,其實內涵殺機,只是江小江一直沒遇到,倒是老齊教的江湖路數,這次幫了江小江的忙。

樓上謝崇俊正跟扇子孫兩個人等著,樓下,藍航已經停車,江小江跟老齊兩人先後從各自的車上下來。

門口有迎賓小姐,她們看見這兩位,不由得當貴賓。

現在已經是深秋,江小江筆挺的西褲,鋥亮的皮鞋,裡邊是淺色襯衣,外邊是一件薄呢子的外套,這一套裝扮,看上去整個人精神十分,而且他本身長得就幾分儒雅清瘦,怎麼看怎麼像成功人士。

至於老齊,更不必多說。

下身跟江小江區別不大,他上身穿深色高領毛衫,四十歲的人,看上去比三十來歲的人還精神,就是那頭,看上去挺不和諧。

「兩位貴賓,請問有預約嗎?」迎賓小姐自然更喜歡江小江多一點,迎上來之後先是飄飄下拜,接著莞爾一笑,風情無限。

江小江說道:「三樓,汗血寶馬。」

駿馬茶樓是謝崇俊在龍虎幫的監管之外,另起爐灶,乾的一家生意,說是生意,其實主要接待的都是謝崇俊的至交,這個地方都是謝崇俊的自己人,甚至連這裡的接待小姐和泡茶的女人,都是跟了謝崇俊不少年的,這裡可以說是謝崇俊的心理安全區。

迎賓小姐一聽,汗血寶馬房,就知道來者是誰:「原本是江先生,謝總已經在樓上恭候多時了,請您跟我來。」

迎賓小姐穿著一水兒的雅緻旗袍,走起路來搖風擺柳,十分有風韻,但憑她剛才說出的話,老齊就嘬牙花,這女人長得挺漂亮,怎麼就進了土匪窩了?

迎賓小姐把江小江和老齊帶上三樓包廂,江小江和老齊還沒上前,女人走上前,疊指彈窗,江小江和老齊互看一眼。

這女人敲門的快慢很有說道,看來這謝崇俊已經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這家駿馬茶樓,讓他安排成了密不透風的堡壘,無論從包廂名,還是從迎賓小姐說話做事,甚至連敲個門,都有特殊暗號。

這敲門聲一響,謝崇俊終於面露喜色:「來了。」

扇子孫一直閉目養神,直到聽見謝崇俊說話,他才微微睜開雙目:「您要等的機會到了,這小子是把利器,用好了,您就可以登峰造極。」

謝崇俊悶不做聲,他意識到扇子孫這句話是在提點他。

謝崇俊當年也是風雲人物,即便現在有龍虎幫四位輩分大的叔伯一直壓著,他在外人面前,也絕對是一跺腳,整個桃花鎮都要四角發顫的人物,他不能急,無論遇到什麼事,他絕對要是穩坐釣魚台的那一個,急躁這個詞,不能在他身上出現。

「進來。」謝崇俊說道。

門外的迎賓小姐一直候著,等謝崇俊發話,她才推開雕花門,讓江小江和老齊進去。

如果裡邊的謝崇俊發的不是這句話,而是危險警示,這女人絕對會撩開旗袍,她的絲襪大腿處,別著一把鋒利的短刃,可以趁其不備奪其要害。

「謝叔叔,孫先生。」江小江跟老齊進來后,他率先打招呼。

謝崇俊先請人坐下,才去看老齊,他一怔:「齊升?」

老齊跟謝崇俊是熟人,算起來,老齊是謝崇俊的晚輩,當年老齊初到桃花鎮,上無片瓦下無立錐,那時候她年輕氣盛,有幾分血勇,就加了龍虎幫,不過那時候謝崇俊還不是坐館,當時還是四大叔伯管事,老齊之所以離開龍虎幫,也有原因。

當年龍虎幫跟仇家搶奪桃花鎮紡織廠,兩撥人混戰,老齊作為輩分最小,而且剛入幫沒幾天的小崽,被派到第一波衝鋒。

當時老齊正殺的酣暢,發現他跟的大哥竟然反捅兄弟一刀,原來那頭兒,跟仇家裡應外合,老齊知道后暴怒,拎著刀把那頭兒胳膊砍斷一條,他算是漁叔這一脈,漁叔當年大發雷霆,要打斷老齊的雙腿,還是紅棍謝崇俊說情,老齊才撿了一條命,不過被逐出龍虎幫是肯定的了。

如果不是當年的事,老齊估計現在還會是謝崇俊的手下。

這些事原來江小江並沒有聽老齊提起過,直到今天晚上,他才知曉。

這就更好,江小江今晚帶老齊來的目的,提前達成了。

老齊激動說道:「想不到還能再見謝幫主一面,咱也算是有緣,當年要不是謝幫主您,我老齊早就被漁叔那個老王八給打斷雙腿了。」

謝崇俊也十分感慨:「當年那一戰,要不是你提早察覺出來有內奸,龍虎幫也不會有今天,要謝,也是我謝你。」

等兩個人客氣完,謝崇俊才道:「江先生,那天在我家,諸多話我不方便說,我家裡現在是最不安全的地方,你年輕有為,看出來孫叔的茶陣,要不然,謝某真不知道該怎麼開這個口。」

江小江道:「我和思雨是好朋友,謝幫主您有什麼話,直說就是。其實那天晚上也是我冒昧,後來想想,您也是迫不得已。」

謝崇俊擺擺手,他的確是關心當年保康丸一事:「實不相瞞,保康丸那件事雖然過去多年,但是謝某人心裡的一道傷疤,當年因為那件事,我去了三個兄弟,我當時在兄弟們的墳頭髮過誓,一定要替他們血仇。江先生,保康丸的事,你知道多少,不妨直說?」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