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撿漏(金元寶本尊)下載
  3. 撿漏(金元寶本尊)
  4. 2662 你的事,我管了

2662 你的事,我管了

作者: |返回:撿漏(金元寶本尊)TXT下載,撿漏(金元寶本尊)epub下載

這把剪子的形狀有些特殊,是一根銀條兩端鍛成相對的邊刃,再將銀彎成「8」字形狀。利用彎簧的彈力使其合放。銀刃相交能齊斷。

這種形制的剪子現在叫做交股式。神州東漢至宋朝出土的剪刀大多為這類交股式,其中以鐵質居多,也有錯金銀的,

這把銀剪子跟日不落博物館裡邊藏的唐代交股式剪子有些相似。不同的,卻是這把剪子上的花紋。

拿到這把剪子的時候,金鋒的心都已經停止了跳動。握住剪子的那一刻,一股血脈相融的感覺湧上心間,彷彿當年在南海沉船下初見徐夫人劍的那一瞬間。

「賒刀咯……」

「賒剪子哦……」

古老蒼涼的土音在腦海中廣袤的宇宙中回蕩,撕裂肝腸。

雙手摁在鋒利如故的銀刃上,指間血流如注卻是渾然不覺。

「兄弟,你的手流血了。」

「快摁住,快摁住!」

張老三急忙拿紙,金鋒卻是輕聲說道:「你爺爺叫什麼名字?」

「張行甦。」

「那你曾祖父呢。叫什麼名字?」

張老三卻是搖頭:「我老塞沒給我講過。」

「你十六歲那年,你老塞有沒有叫你出門?」

讓金鋒失望的是,張老三依舊搖頭。

「真的?」

金鋒抬頭看了張老三一眼,張老三當即只感覺自己被一頭劇毒銀環蛇盯上,腦後勺一陣陣冰涼,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張老三迷惘的眼睛迷霧重重,努力的回憶半響,給了金鋒肯定的回答。

「沒有!」

金鋒闔上雙眸足足過了七八秒才喃喃自語說道:「他不是嫡親血脈不會傳他。」

「或許在他爺爺那輩就已經絕了。」

「夜仙子說過,她曾經派人重啟賒刀。十好幾年都沒有任何音信。」

「應該是中州一脈的人。」

「或許只是偶然!」

聽著金鋒天書般的自言自語,張老三更是如陷五里迷霧,滿腦子都是一團漿糊。

隨後金鋒又問了張老三好幾個問題。張老三完全回答不上來。直到金鋒問出最後一個問題。

「你怎麼知道?」

「有的!」

「我老塞死的時候比的就是這個姿勢,我掰都掰不開。」

「老塞臨死前叫我別動他,我掰不開了就沒動。」

「你,你是誰?」

「兄弟,你,你是誰?」

金鋒並沒有理睬張老三,而是直接走向棺槨,一把扯掉紅布,雙手把在棺槨頭蓋一分一錯,強勢開棺!

裡面的老人皮膚黝黑面色從容,看不見絲毫的痛苦走得非常安詳。

金鋒低頭一看,面色頓變。

嗯了一聲,身子一探雙手一撈,握住老人的雙手一看,勃然變色。

站在金鋒身後的張老三隻感覺金鋒身上傳來一股子潑天威殺,單薄的身軀在這一刻宛如那摩天高樓一般雄闊。

果然,老人的雙手到死都捏著一個奇怪的手勢。冰冷的手僵硬如鐵,再難以掰開。

金鋒靜靜佇立半響,左手比出兩個手勢法決,手掌平平覆蓋在老人左手。

站在旁邊的張老三陡然間發現了絕不可能的一幕。

自己怎麼也掰不開的父親的手卻是在金鋒輕描淡寫的一撫之下奇迹般的攤開伸直放平。

跟著金鋒又用相同的法子將老人的右手攤開平放下去!

金鋒雙手筆直探出,從自己父親泥丸宮開始分開沿著左右太陽穴而下,再從雙肩到身子,由身子再往雙腿而下。

跟著金鋒把自己父親的身子扶直,右手飛速在老人背後遊走,然後放平老人身子,做了清棺。

最後,金鋒雙手一合,接連比出十幾個奇奇怪怪的手勢,深吸一口氣,輕聲說道:「你走好。我送你!」

「傳承未絕,我謝謝你。」

「你的兒子,我知道這麼做。」

「暫時委屈你下。」

接下來,張老三又看見了顛覆自己的人生的一個畫面。

在金鋒的話說完之後,自己死去三天的父親似乎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這可把張老三嚇得毛骨悚然戰戰兢兢不知所措。

金鋒慢慢轉過頭來輕聲說道:「十八歲那年,你老塞給你看過這把刀沒有?」

張老三怔了怔,搖搖頭又點點頭:「我記得很清楚。老塞問我喜歡不喜歡這把刀。還說是古董。問我要不要?」

「我說,既然是古董,那就賣了錢給阿母治病。」

「老塞就說好。後來,我就沒見過這把刀了。直到老塞交代遺言的時候才又提到這把刀。讓我把刀給他陪葬。」

張老三顫顫抖抖的說出這番話,獃獃的看著金鋒:「兄,兄弟……你,是幹什麼的?你……」

金鋒抬手一翻,那把銀剪子捧在手心。精芒雙眼直射張老三,當即就把張老三刺得來渾身發抖,宛如電擊。

「兄……」

「這把刀給你。你要不要?」

「我……」

「這把刀是西漢銀剪。價值千萬。在有的人眼裡,這把剪子是無價之寶。」

「火努努島有一家人做夢都想要這把刀。如果你拿過去賣掉,會得到三輩子都花不完的錢。」

聽到這話,張老三鼓大眼睛,獃獃看著這把銀剪。

「我……」

「如果你不要,那就遵照你父親的遺囑,隨他陪葬,永埋塵土。」

張老三猶豫糾結,顫顫說道:「我,我自己留著傳家好不好?」

「這是我養父母留給我唯一的東西了。我留著一輩子傳下去。一輩子都不賣。」

金鋒那犀利如劍的電眼死死盯著張老三,直把張老三看到頭皮發麻。

「當著你父親的面,再說一遍!」

這回張老三再沒有猶豫一下跪在自己的老塞棺材下。發完毒誓之後,金鋒突然拎著銀剪在張老三中指狠狠一剌,轉過手又在自己還在流血的傷口處一劃。

跟著,金鋒放下包裹取出一張黃符,就著張老三和自己的血書寫了一道符咒。接著又把符咒燒成符水,仰頭喝了一半,剩下一半遞給了張老三。

這時候的張老三完全被金鋒一系列怪異玄奇的動作弄得不知所措,卻還是依照金鋒指示喝下了符水。

金鋒這時候露出一抹凝肅,反手將銀剪交在張老三手裡,獰聲說道:「記住你的血誓!」

說完這話,金鋒轉身輕聲說道:「你的事。我管了。」

輕蔑淡寫的一句話出來,如同春雷滾滾,聲聲捶擊打在張老三胸口。

「過來。抬棺!把你老爹擺正!」

聽到這話,張老三頓時打了一個哆嗦,顫聲叫道:「兄弟。你不能這麼干。我不能連累你。」

「他們文家凶得很,人又多……」

「我倒要看看文家有多凶。」

金鋒沖著張老三冷冷叫道:「活出你自己的尊嚴。」

「讓你老塞看到你的出息!別他媽做個窩囊廢。」

一聽這話,張老三身子一振,嘶聲叫道:「大不了,我跟我老塞一起走。」

棺材擺正的當口,文家那邊立刻就有人注意到了。

只見著文家那邊傳來一陣騷動,幾個人不住的叫喊叫喚。沒幾分鐘文米一就衝出靈堂。

那文米一遠遠的看了張老三一眼,露出最狠厲的凶光,拖著一根兩米長的關公刀大步走了過來。

隨著文米一的開動,文家一個大家族十幾歲少年到二十幾歲的男子各自提著傢伙什一發喊紛紛沖向張老三門店。

跟著文家上下男人婦女從睡夢中被叫醒,一聽見張老三家的棺材又沖煞了文家靈堂,當即爆怒跳下床連鞋子都沒穿就往樓下趕。

除了文家本家家族之外,還有文家的媳婦、女婿家族的人也加入到大軍行列。

一時間不下兩三百號人潮水般奔涌而去,頃刻間就將張老三的門臉包圍得水潑不進。

遠遠看去,一群黑壓壓的人腦袋密密麻麻的集中在一起,宛如大軍壓城煞是恐怖。

閩粵三省民風彪悍那是自古以來就是出了名的。

咸豐年間,土客兩族的大亂斗延續整整十三年,死傷數十萬。

光緒年間,天閩省塔頭村劉姓建祠堂,奠基過高引起另外一村蔡姓不滿,由此引發一場大規模械鬥。

周邊二百多個村莊捲入其中,男丁16歲以上全部參與,最終雙方360多人慘死,傷者更多。這場大案震動海內外,史稱「劉蔡冤」。

那時候只要是閩粵三省大規模械鬥,就連當地的衙門都不敢管。衙門要是偏袒誰的話,連衙門都打!

這真不是吹的。

因為閩越兩省特有的風俗,尤其是最重祖宗和風俗,在涉及到宗祠尤其是風水堪輿和某些迷信這一塊上,那是絕對誰也不會讓誰。

就算是到了現在,同樣如此!

前些年為了爭風水兩個家族幾百號人真人PK,刀槍全都上了。視頻傳上網更是引發了全國轟動。

就是因為張老三養父的棺材正沖煞了文家的正堂才把文家的老太爺剋死。現在又敢擺正,這不是又要文家再死人嗎?

「張老三,煞你娘。你個雜種還他媽沒被收拾夠。」

「把你個雜種老塞的棺材給老子挪開。」

「要不然老子今天就廢掉你個狗日的。」

「馬上給老子挪開!」

大家還在看:撿漏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