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超品修仙小農民下載
  3. 超品修仙小農民
  4.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五重劍閣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五重劍閣

作者: |返回:超品修仙小農民TXT下載,超品修仙小農民epub下載

萬澤山脈,四季門。

四季門以前畢竟輝煌過,雖然沒有名列頂級門派,但也是威名不小,底蘊自然深厚,當年一劫,讓四季門的寶物傳承遺失的七七八八,但是郝燃夫仍然帶出來不少好東西。

在四季門鼎盛的時候,四季門有七重劍閣,那是媲美劍洞的劍意磨練之所,是四季門以前幾代劍主聯手打造出來的,擁有很多種劍意,當年他們也就是因為好東西太多,遭受了窺視,落得這種下場。

七重劍閣,傳聞第七重已經有了劍域的威力,有著一絲對於劍域的感悟,是四季門第二代劍主領悟出的半步劍域,才創造了第七重劍閣。

當初郝燃夫身受重傷,因為太突然了,他們根本就沒有準備,郝燃夫實力有限,與他師兄聯手,強行收走了五重劍閣,第六層和第七層他們根本沒有實力收走便狼狽逃走了。

「七重劍閣,每一層開啟都需要耗費大量的靈石,以前是我們四季門的根本,可嘆啊!」

看著只剩下五層的劍閣,郝燃夫眼中流露出一絲哀傷,當年的劍閣,弟子想要進入,都是打破腦袋爭奪來的名額,現在,卻連開啟的靈石都心疼。

劍閣已經好幾年沒有開啟了,因為太浪費了,若是以前,他們不在乎,可是現在,他們沒有這種資本了。

「裡面有歷代四季門劍修,乃至請來的劍修留下的劍意,第二層和第一層一樣,都是劍意出體層次,不過第二層的高深了很多,威力也大很多,第三層便是觸摸到劍意心轉邊緣的劍意,劍洞中,你們可以踏入第四層,但是劍閣之中,可沒有那麼容易了,真正的劍意心轉劍意,可惜了,劍閣已經多年沒有開啟了,每一次開啟都需要一萬枚靈石啊!」

四季門劍閣,以前誰在乎這點靈石,一個個為了名額爭鬥的你死我活,可是現在的四季門,靈石,丹藥,法寶都稀缺無比,多年與世無爭,他們已經沒有什麼資源了。

一萬枚靈石,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看了一眼柏小北道:「裡面的劍意前三層都是很溫和的,不會讓你有生命危險的,放心的在裡面修鍊。」

郝燃夫一臉無奈道:「其實我的三個弟子,他們戰鬥起來,雖然不如裡面,但是效果也差不多,你何必浪費靈石呢?」

柏小北讓他三個弟子打的要哭了,沒事就來找自己,一天要挨三次揍,這段時間柏小北躲都沒有地方躲。

鼻青臉腫的柏小北連忙搖頭道:「沒事沒事,我有靈石,我有靈石,我不與他們打,我還不是他們的對手。」

三個人都是半步踏入劍意心轉層次的,一個比一個狠,柏小北實力不弱了,可是遇到他們,都是鼻青臉腫,全身劍傷的結束。

一天三次,差點讓他崩潰。

回頭看了一眼遠處抱著飛劍的布子,柏小北豎起中指道:「你們給爺等著,爺出來之日,便是你們豬頭之時!」

布子面無表情的看了柏小北一眼,不屑道:「你這樣的渣渣,我一隻手都能擊敗,你進劍閣也沒有用,浪費靈石而已。」

「你們給爺等著!爺會回來的!」

他畢竟是初入劍意,比起他們,差距太大了,雖然這段時間他的實力也是突飛猛進,但想要擊敗,還不知道需要多久。

劍閣五層,和高塔一般,柏小北一揮手,陣法之上出現了大量的靈石,一陣光華閃爍,靈石瞬間化為液體一般的靈力,融入劍閣之中。

「浪費啊!」郝燃夫看的心疼,一陣光華閃過,柏小北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布子冷哼一聲,低聲罵道:「蠢貨,看你能支撐多久。」

郝燃夫也摸了摸鬍子,一臉微笑道:「好像忘記和小兄弟說,裡面也是很兇殘的,嗯,管他呢,反正對於磨練有好處,又死不了。」

劍閣第一重,光華一閃,柏小北出現在其中。

連忙看向四周,發現是一片空蕩蕩的道場,連一點劍意也沒有,頓時愣了一下,難道說時間太長,裡面劍意都散了?

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通體如同水波一般的沒有面孔的劍修,手持一把水波流轉的長劍。

「什麼情況?」柏小北一愣,還以為和劍洞一般,到處都是劍意呢,怎麼出現了一個人影?

「此乃流水劍意,指教!」

古怪的聲音自面前的詭異劍修口中傳出,柏小北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個劍修便一劍斬來。

「什麼?燕斬!」柏小北大吃一驚,連綿不絕的流水感覺,讓他頭皮發麻,這他嗎是對戰型的劍閣?

大澤雨燕光芒一閃,燕斬直劈古怪的劍修。

「流水潺潺!」鋒利無比的燕斬,居然如同進入沼澤一般,堅持了一會,消失在水波之中。燃文小說網www.ranwen521.com

「這麼強?潮汐七殺術!」

柏小北低吼一聲,手中的潮汐劍意瞬間爆發,一波一波,直衝古怪劍修。

四季門,劍閣外。

郝燃夫一臉不捨得取出一百靈石道:「有什麼好看的?第二層他就受不了,浪費靈石幹什麼?」

「少羅嗦,快點!」斬風眼睛冒光,他都沒有進入過劍閣,因為他開始修鍊的時候,四季門已經沒落了。

青語布子一言不發,不過看眼神就知道什麼意思了,郝燃夫咬牙扔了一百枚靈石進去。

光華一閃,一道道水波出現,柏小北與古怪劍修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不錯,是流水劍意,以前是一個野修領悟的,在第一層,算得上前十的劍意了。」

郝燃夫心疼的很,不過看到畫面顯露出來了,也認真起來。

越來越多的鍊氣弟子趕來了,郝燃夫剛剛已經通知了所有的弟子,前來觀戰劍閣開啟。

青語眼睛一亮道:「好玄妙!明明是剛剛領悟的劍意,居然可以如此玄妙,咦?連綿之中居然還蘊含殺機?」

柏小北潮汐七殺術瘋狂衝擊古怪劍修的流水劍意,讓他憤怒的是,明明這流水劍意不如自己劍意強大,但是韌性十足,他卻無法撕開。

「滴水穿石!」詭異的劍修突然手中的劍一抖,一滴水滴在其中出現,柏小北的潮汐七殺術居然無法阻擋,這一滴水滴勢如破竹的沖用了柏小北。

郝燃夫搖頭道:「潮汐劍意若是不領悟潮汐七殺術的七種玄妙,弱點就太明顯了,這是流水劍意與滴水劍意,當年的野修水澤大修士,可是依靠這兩種劍意橫行一時啊!」

流水劍意,滴水劍意,柏小北的潮汐劍意直接讓撕扯開了。

「燕啄!」柏小北看到滴水劍意凝聚的水滴勢如破竹的撕裂了潮汐劍意,一抹大澤雨燕,一隻雨燕迎上了滴水劍意。

「澎!」水波消散,詭異的劍修也化為烏有,柏小北喘息著看向四周。

「怎麼這麼弱?」斬風瞪大眼睛道:「這滴水劍意也太弱了吧?起碼也要再強大一些啊?」

這滴水劍意的威力可起來不凡,卻如此簡單的讓破開了?

郝燃夫冷笑道:「蠢貨,這是第一層,都是初領悟的劍意,要是讓水澤大修士留下最強大的流水劍意和滴水劍意,就算是第四層都沒有問題,你沒有腦子么?」

第一層只是初領悟劍意層次,無論是流水劍意還是滴水劍意,都是如此,柏小北的燕啄可是當年大漠劍派一個元嬰劍修劍招,可比滴水劍意還要凝聚,更加強大。

「要腦子幹什麼?」斬風哼哼道:「老子有劍就行了!」

「讓你老子,讓你老子!」郝燃夫頓時大怒,一腳飛了過去,踢翻以後上去就是一頓狂踹。

布子與青語面無表情的繼續看向劍閣,其餘的鍊氣弟子也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劍閣,絲毫不理會他們。

柏小北擊敗了古怪的劍修以後,身邊一陣扭曲,光芒一閃,他再次恢復視線的時候,發現身處一片桃花瘴中。

「是桃花師妹的桃花劍意,桃花師妹……」

正在暴打斬風的郝燃夫突然看到一片桃花瘴,頓時愣住了,漫天遍野的桃花漂浮,一望無際的桃花樹,給他一種熟悉而親切的感覺。

桃花當年是他的師妹,很小的師妹,那時候甚至還沒有踏入金丹,在大敵來臨之時,死在了一個元嬰修士的飛劍之下。

桃花突然凝聚,很快,一個穿著桃花劍服,頭戴桃花,手中一根彎曲桃枝,甚至還有桃花的古怪飛劍握在手中。

面目並不清晰,可是看形體,是一個很美的女子,柏小北連忙道:「你是誰?」

「桃花劍意,指教!」

如同之前的古怪修士一般,桃花劍修一橫手中的桃樹枝,周圍漫山遍野的桃花快速的凝聚而來。

「桃花劍陣啊,最接近劍意心轉層次的劍意了,桃花師妹當年可是靠著桃花劍陣才得到師傅的認可。」

郝燃夫面露回憶之色,當年桃花還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女孩之事,還沒有踏入築基,便以桃花劍陣擊敗了三名築基劍修,天賦之高,讓他不再收徒的師傅都為之大喜,收為了最小弟子。

大家還在看:天庭養馬官絕品狂醫極品透視狂醫都市最強狂醫天庭通訊員回到明末當軍閥天庭第一戰將透視狂醫明末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