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超品修仙小農民下載
  3. 超品修仙小農民
  4.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初臨大器宗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初臨大器宗

作者: |返回:超品修仙小農民TXT下載,超品修仙小農民epub下載

土黃色的霄土煞靈讓在場很多修士都眼熱,要知道這玩意要是融入法寶之中,可以提升一些法寶的威力。

霄土煞靈可以讓一件普通的土屬性法寶可以再度提升接近一半的法寶威力。

「換了!」

琿枯眼睛發光,自從上次使用玄煞之靈煉製出了極品的回靈以後,琿枯就感覺,自己可以嘗試著煉製法寶級別的防禦戰甲。

玄極煞靈的品質已經足夠了,但是琿枯不嫌多,畢竟玄極煞靈只能煉製冰屬性或者水屬性,而霄土煞靈則可以煉製更加強大的防禦型防禦戰甲。

霄土精砂本來就防禦力極為強大,若是自己以霄土精砂加上各種珍貴的土屬性材料,融入霄土煞靈,若是煉製成功,煉製出來的防禦戰甲絕對遠超一般的法寶級防禦戰甲。

築基修士交易也熱鬧不少,甚至有一個築基修士拿出了三枚黃金地獸蛋,每一枚價值十三萬靈石。

柏小北也有一枚,不過一直沒有孵化,只是有一些孵化的跡象罷了。

黃金地獸蛋柏小北不想再買了,一枚黃金地獸蛋價值不菲,最主要的是孵化幾率一半左右,原來種植一般的靈植才管用,若是種植高級的,一般的黃金地獸恐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金丹初期妖修白角犀的鱗甲,獸骨與犀角,煉製上品靈器的最佳材料,十五萬靈石,若是有需要妖丹的可以面談。」

一個乾瘦,帶著紫黑色面具的築基大圓滿修士滿身血氣,取出來的東西更是少見,一隻金丹初期的妖獸屍骨。

很快,一個煉器師以十五萬靈石買走了這些材料,不過金丹的價值過高,乾瘦的修士也不強求,直接拿了靈石走人。

「妖修的屍體也能賣?」

柏小北想起了自己儲物手鐲之中,金丹大圓滿的鋸齒蟹銀甲上人屍骨,滿身都是堅硬的煉器材料,還有金丹沒有取出。

還有一隻水澤魔猿,身軀巨大,連黑毛都堅硬的堪比低級靈器,同樣金丹自己也沒有取出,沒有想到妖修的屍體也能夠賣錢。

琿枯頓時笑道:「現在煉器材料稀缺,而實力卻強大的妖修屍骨越值錢,一般初級金丹級別的妖修加上金丹,即使是最普通的妖獸本體,也可以賣到四十萬靈石,等級越高越值錢,妖獸的金丹又稱之為妖丹,不但可以煉丹,同時也可以煉器。」

「煉丹煉器?」柏小北倒吸冷氣道:「這金丹也能夠煉丹煉器?這不是太殘忍了?他們好歹也都是金丹級別的大妖修了。」

「殘忍?」摹古元冷笑道:「妖修本來就與修士不和,大多數妖修都嗜血,喜歡殺戮,不要以為妖修是好東西,越低級的妖修,越殘忍。」

柏小北頓時點點頭道:「對,對,前輩說得對,對了,金丹大圓滿的妖修帶上金丹價值多少靈石?」

琿枯一臉無語的看向柏小北道:「你有?」

一邊的回靈恍然大悟道:「是上一次金丹大圓滿的銀甲上人和那隻水澤魔猿的屍體?」

琿枯也醒悟過來,眼睛一亮道:「水澤魔猿的屍骨即使是達到了金丹大圓滿,也值不了多少,也就二十來萬靈石,可是金丹卻值錢,大圓滿的金丹價格在八十萬到一百萬之間,對了,老弟鋸齒蟹的屍骨還在不?」

「你要煉器?」柏小北醒悟,琿枯估計想以銀甲上人的身軀煉器。

琿枯頓時咧嘴一笑道:「送給我吧!」

聽到琿枯想要,柏小北直接把銀甲上人的屍體裝入一個儲物袋之中,遞給了琿枯。

琿枯查看了一下,頓時眼睛亮了起來,大喜道:「回去給你煉製一件合適的防禦靈器給你!」

天音閣交易會已經結束三天了,天剛剛亮,琿枯就興高采烈的來找柏小北,要帶柏小北去大器宗。

柏小北有氣無力的看著琿枯道:「大哥現在就走么?」

「當然!」琿枯鬥志昂揚道:「這次得到不少合適的材料,回去以後說不定能夠煉製一件合適的法寶!」

熬夜一晚上的柏小北打了個哈欠道:「老哥你帶著我吧。」

琿枯連忙看了看周圍道:「你師尊還有那一條蛟龍呢?」

本來三天前琿枯就要走的,不過海默客告知,過兩天再帶柏小北走,這兩天柏小北還有事情要做。

這麼一個超級大高手發話,琿枯也只能老老實實的等待了。

柏小北打了個哈欠道:「海默客去了星空大裂縫了,碧鷂子去收集靈鬼了,我終於解放了!」

這幾天海默客也不知道花費了什麼代價,得到的靈鬼幾乎是源源不斷,柏小北感覺自己提煉了上百瓶靈魂液體有餘。

海默客已經完全恢復了,現在只需要大量的仙靈之氣就可以恢復到巔峰狀態了,知道柏小北不想跟著去,也就沒有強求。

這幾天海默客發動了黃山谷的三大元嬰,加上碧鷂子,還有幾個附近門派的元嬰修士,直接收集到了海量的靈鬼。

柏小北甚至還得到了十幾隻中品靈鬼,自然,中品靈鬼讓他給私自收到自己腰包了。

一個超級高手的號召力也讓柏小北頭皮發麻,平時自己辛辛苦苦慢慢買的靈鬼,現在是數不清的朝著自己扔來,當然普通靈鬼最多。

海默客知道無論是劣質靈鬼,還是普通靈鬼,還是中品靈鬼,靈魂本源液體效果都是一樣的,只是劣質靈鬼只有一絲的靈魂液體,還不夠費事的。

看到自己手鐲之中還有好幾萬隻沒有提煉的下品靈鬼,柏小北現在有了看到靈鬼就想吐的感覺。

海默客的靈魂不但恢復了,而且強大了許多,散仙修鍊就是簡單,自然,天劫也是極為恐怖的。

琿枯拍了拍胸口道:「你那個師尊氣息太恐怖了,昨天來差點把老哥嚇死,差一點掉頭就跑。」

昨天海默客剛剛服用了大量的靈魂液體,靈魂也完全恢復了,自然自身的氣息是難以壓制了,以至於琿枯來巧了,直接感受了一下什麼是鋪天蓋地。

琿枯這才知道,海默客居然是一個散仙。

散仙可比渡劫高手都厲害,剛剛修成散仙的,已經堪比渡劫頂峰的大高手了,琿枯沒有趴下已經是好事了。瓏瓏小說網www.lonbook.com

柏小北也一臉怨氣道:「你是害怕,我可是直接暈過去了,老傢伙太得意了,結果一不小心就讓波及了。」

「……」

琿枯無語,顯然,築基修士在感受到這種恐怖無壓制的氣息,不暈過去都說不過去。

「老弟我們走吧,老哥的師傅也回去了,你大姐回靈也回去了,現在這裡就剩下我們兩個了,那三個老傢伙可是巴不得我們馬上離開。」

琿枯想起黃山谷的三兄弟就忍不住好笑,海默客在這裡,讓他們每一天感覺都水深火熱一般,生怕一不小心得罪慘遭滅門。

待到琿枯帶著柏小北離開的時候,果然,柏小北眼尖的看到三個面目猙獰的三兄弟都長長的出了口氣,顯然放鬆下來了。

柏小北甚至在想是不是海默客讓人家一直收集靈鬼,也沒有給人家報酬?要不然人家怎麼一點也不熱情。

殊不知,海默客是早就給了,只是悲劇的是,他們不敢要,只能委婉的拒絕了,不過還是得到了一不海默客收藏的合擊之術。

黃山谷距離大器宗較遠,琿枯御劍速度還是很快的,一路風馳電掣,時不時的遇到幾個御劍飛行的修士,發現琿枯以後都連忙躲避開來。

大器宗位於有名的玄極天火山脈之中,玄極天火山脈傳聞是一件蘊含著玄極天火的仙器自爆形成的,零零散散的玄極天火融入了這片山脈的地火之中,使得這裡地火品質大幅度提升。

一直到了中午,柏小北遙遙的看到了一片火紅色的山脈,遙遠的看去,彷彿一片燃燒的火焰一般。

一座巍峨的高塔矗立在火紅色的山脈之間,柏小北靠近以後,才發現這座巍峨的高塔,居然是一個巨型的陣法根基。

「這是玄極天火大陣,引導周圍數十條地火靈脈布下的玄極天火大陣,這座玄極天火大陣吸納大地靈力,幾千年的孕育,現在即使是分神期的超級高手,也不可能攻破,除非耗盡其孕育的靈力。」

琿枯看柏小北震撼的目光,就為柏小北解釋了一下,要知道,這座巍峨的高塔本體就是一件極品靈器,不過經過幾千年的孕育,已經成為了一件巨大的法寶級存在了。

隨著靠近,柏小北也見識了下面的風景,原本一開始柏小北以為這裡植物難以存活,誰知道大器宗所佔據的區域之中,可謂花團錦簇,奼紫嫣紅,古老的樹木鬱鬱蔥蔥,無數的靈植在一片片靈田之中飄舞。

「這麼濃郁的火靈力地方,靈植也能這樣?」

柏小北大驚,要知道這裡看起來火元力幾乎濃郁到到處都是熔岩的味道,可是這樣的地方居然有著這樣一個世外桃源?

琿枯大笑道:「這是這個陣法的左右,不斷吸攝火元力轉換五行元力,同時整片大地時時刻刻有著五行靈力滋補,我們大器宗靈田也是數一數二的,五品靈田我們就擁有不少,六品都有幾處!」

琿枯得意,大器宗的這個陣法出自於恆古洞府,叫做生生不息,只要不能一擊擊垮,這個陣法就很難遭受破壞,裡面也因為陣法形成了一片平衡的五行天地。

大陣無形,不過靠近以後,即使是琿枯都感受到了阻力,不過他見怪不怪,直接朝著大器宗的山門飛去。

山門造型規格,一連串火紅色的怪物擺在了無數階梯兩邊,彷彿火玉一般的材料,看起來極度兇悍。

琿枯直接帶著柏小北飛上階梯,數千層的階梯若是走,恐怕要走半天。

禁制入口處,一隻巨大的火焰獅子正懶洋洋的打著哈欠,看到琿枯來了,嗅了嗅鼻子,搖頭晃腦的發出聲音:「嗚嗚……」

琿枯連忙來到火焰獅子面前行禮道:「見過獅尊者,這是我們大器宗的弟子。」

「獅尊者?」柏小北好奇,這隻火焰獅子身體孕育著恐怖的靈力,若是爆發,恐怕比一般的元嬰修士都強悍不知道多少。

火焰獅子搖頭晃腦的聞了聞柏小北,人性化的點點頭,然後趴了下去,不再理會兩人。

琿枯行禮,帶著柏小北朝著已經大開的山門走去。

「大哥,那隻火焰獅子是什麼?你怎麼稱之為尊者?」

柏小北好奇,要知道琿枯現在都已經是元嬰級別的老怪物了,可是剛剛的火焰獅子明顯比琿枯還要強大。

琿枯回頭看了一眼睡覺的火焰獅子道:「這是我們大器宗一千五百年來的守護神,靈獸焚天獅,現在按照我們的說法,尊者已經達到元嬰大圓滿層次,加上它擁有特殊血脈,即使是出竅初期的修真高手,它也能夠抵擋的住,這也是我們大器宗的底牌之一。」

「焚天獅?靈獸?」

柏小北吃驚,要知道靈獸與妖獸不同,靈獸很難化為人形,除非是極為強大的存在,而且除非實力達到恐怖的地步,不然很難開口說話。

大器宗果然強悍,一隻接近出竅期的靈獸作為看護山門的守護獸,簡直就是駭人聽聞,不愧是頂級的大宗門。

彷彿感覺柏小北在看自己,遠處趴在地上的焚天獅微微的鱉了一眼柏小北,搞的柏小北渾身忍不住顫抖一下,嚇得連忙朝著裡面跑去。

一入山門,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幾道劍光彷彿看到了有人進入,快速的御劍朝著這裡飛來。

「啊,琿枯老祖回來了,是琿枯老祖!」

「快去恭迎琿枯老祖!」

三個築基修士連忙御劍飛來,動作華麗的落在了琿枯不遠處。

「弟子薛不已,弟子龔三,弟子白雲劍見過琿枯老祖,恭迎老祖回山。」

三名築基修士異口同聲,全部目光灼熱的看向琿枯,三個人的眼神看的柏小北頭皮發麻,怎麼感覺有點怪異?

「嗯,你們繼續巡山。」

琿枯恢復了以前冷冰冰的神情,一揮手,打發了幾人,直接帶著柏小北快速的朝著裡面飛去。

柏小北回頭看了看三人火熱盲目的目光,忍不住頭皮發麻道:「為什麼他們的眼神這麼熱情?」

「啊?」琿枯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隨即忍不住氣的笑起來道:「老哥我可是百年成嬰的傳奇,而且還是煉器大師,有希望踏足煉器宗師的超級高手。」

柏小北頓時恍然,自己居然沒有想到這一點,傳說中的崇拜啊。

大家還在看:天庭養馬官明末中樞一木匠妙手狂醫清末少帥明末軍閥透視狂醫天庭第一戰將回到明末當軍閥天庭通訊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