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超品修仙小農民下載
  3. 超品修仙小農民
  4. 第六十七章攔截尋仇

第六十七章攔截尋仇

作者: |返回:超品修仙小農民TXT下載,超品修仙小農民epub下載

郭達山不知道的是,柏小北的人之花,是昨天晚上突然冒出來的。

「真是丟人現眼啊!」

盧長生這麼大的年紀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不要臉的半步宗師,你一個半步宗師,用三花聚頂來欺負普通人?

氣度呢?高手風範呢?

錢宇離雖然修鍊的是外家拳,但是實力太弱,在他們眼中,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

吳子怡眼睛亮了,人的頭頂居然冒出金色的蓮花,而且看起來還美輪美奐,好奇的看了一會,伸手就想去抓。

祖虎大驚,連忙拉住自己這個調皮的徒弟,低聲道:「別鬧,尊敬點!」

吳子怡掙扎幾下沒有掙扎開,不滿道:「尊敬他幹嘛?師傅,他弄的什麼把戲?頭上怎麼還有花?」

連忙拉扯住吳子怡,祖虎小心道:「這是宗師標誌,那可不是把戲,你的手若是觸碰,會瞬間讓其中蘊含的真氣炸碎手的。」

「真的假的?這王八蛋這麼厲害?」

吳子怡一臉懷疑,但是卻也不敢伸手去抓了。

祖虎額頭都冒冷汗了,在這武術界中,能夠達到二流的內家拳高手,都已經是極為稀少了,一流高手每一個都鼎鼎大名,半步宗師,每一個都是名震一方的存在。

他一直渴望能夠修鍊內家拳,但資質不行,拜師多次都失敗了,只能苦練外家拳,勉強成為三流外家拳高手。

錢宇離醒了,第一反應就是如同皮球一般彈了起來,看到面前的半步宗師,欲哭無淚。

「送,送給前…前……前輩。」

是內家拳高手就算了,還是半步宗師,錢宇離已經想象到宗師發怒,自己被打死的慘烈畫面了。

收了人之花,自包里取出錢包,把裡面的錢都抓了出來,扔到胖子椅子上道:「就這些錢了,我很窮的,種子我拿走了。」

一包人蔘種子,回去依靠他的手段,種上幾個月,說不定就能夠成參了。

錢宇離頭搖的和撥浪鼓一般,哪裡敢要錢,心裡慶幸這種子是真野人蔘種子,沒有拿劣質產品糊弄。

「讓你拿著就拿著。」柏小北眼睛一瞪道:「老子是買東西不給錢的人么?」

「不要臉,王八蛋。」

吳子怡忍不住咕噥一句,以實力壓人,還說的振振有詞。

祖虎讓自己這弟子愁死了,他因為只是三流高手,還是外家拳三流,他也就沒有教自己弟子一些相關的知識,。

吳子怡根本就不明白,這其中的差距有多大,代表著什麼。

不理會這個腦抽小妞,把種子放到包里,看著裡面歪腦袋看的小穿山甲,狠狠地威脅道:「別給我動,不然燉了你!」

小穿山甲嫌棄的看了一眼,這玩意它才懶得吃。

由於柏小北看起來太怪異,許多高手想過來結交一番,但都沒有膽量,整個車廂漸漸的又恢復了平靜。

有人忍不住了,七星螳螂拳葛鐵浮來請教如何凝聚人之花。

葛鐵浮已經是一流高手了,雖然不是頂級,但也離之不遠了,看到半步宗師,自然心裡痒痒。

太祖長拳韓語也隨之而來,這種機會難得,有一絲希望,他們也不想放棄。

「如何凝聚人之花?」

這個問題把柏小北難住了,這怎麼說?總不能告訴他們,自己睡覺,一覺醒來,人之花誕生的吧?

看到葛鐵浮與韓語有點灼熱的眼神,他也不好意思說,我睡覺睡出來的。

「請前輩明示。」

葛鐵浮韓語都恭敬行禮,他們若是知道了方法,或許能夠再度突破。

尷尬了看了兩個人一眼,差不多是中年人了,叫自己前輩?心裡一陣變扭,也不好意思說不知道,吸了口氣道:「其實凝聚人之花,並沒有什麼捷徑,只有苦心修鍊,達到一定程度以後,就會厚積薄發,一舉突破。」

隨即開始吹牛逼道:「我的人之花是我在清晨苦修的時候,突然心有所感,一剎那有所感悟,人之花自動凝聚,於是我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半步宗師。」

坐在不遠處的盧長生一扭頭,看向了外面,他們師徒凌晨四點就開始打坐吐納,哪裡有柏小北苦修的影子?

張沖也嘆息一聲,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一個無賴一般的傢伙,能夠如此隨意的就買入半步宗師。

葛鐵浮與韓語都有些失望,不過也明白三花聚頂,即使是宗師,也很難說明白是怎麼形成的,只能嘆息一聲,恭敬行禮道謝。

車速很快,但是時間很漫長,日落日出,他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浙江桐鄉,一行人剛剛下了車,就讓一連串的黑色奧迪轎車接向烏鎮。

烏鎮,一座坐落在山腳下的寺廟,匯聚了不少人圍在寺廟門口。

這座寺廟,這幾天已經不對外開放了,無論是遊客,還是村民,所有的路線,都有保鏢二十四小時攔阻。

這裡也並不是什麼風景區,平時來的人也不算多,所以也沒有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看到前方几道身影,有人忍不住驚訝道:「怎麼回事啊?這幾位也都是聲名遠揚,怎麼都氣勢洶洶的?」

「你不知道?哈哈,聽說他們都在等一個人,看到那一位沒有,楊子樺,楊氏八卦掌的現任門主,他的親兒子楊天放,聽說在來的路上讓人打殘了。」

有高手知道詳情,前來看熱鬧。

「這算什麼?五行通背拳的老一流高手朱萬里,他的弟子,哪位名聲不小的孫天寶,也讓廢掉了。」

「八卦門的王岩前輩也在,厲害啊,這一次目標肯定是一流高手。」

「還有白鶴門的前任門主邢飛,他更慘啊,門派三大弟子,讓人家一鍋端了,聽說下輩子都只能在床上度過了,聽說下狠手的還是一個人,馬上就要來了。」

有喜歡八卦的立刻開始討論起來,一個個也興奮的不得了,一流高手對戰,這種情景可是極少見的。

這種級別的高手交戰,一不小心就會死人,一流高手交戰,若是不全力以赴,死了也是活該。

站在寺廟門口的幾道人影來頭都很大,楊氏八卦門一流高手楊子樺,五行通背拳老牌一流高手朱萬里,白鶴門的前門主刑飛,還有邀請來的八卦門老牌一流高手王岩。

朱萬里一身絲綢大褂,負手而立,皺眉道:「子樺兄,聽說得到消息說,出手的是半步宗師啊,我們恐怕不是對手的。」

楊子樺身高一米八,體型消瘦,聞言咬牙道:「那又如何?不過不給一個合理的解釋,就算是宗師,也不能就這樣過去!」

白鶴門刑飛默不作聲,眼中卻是殺機瀰漫,自己門中,三個最好的苗子,廢了兩個,一個需要住院幾個月才能夠恢復。

半步宗師打二流高手,下手還這麼狠,這讓他們心裡恨到了極點,就是有錯,稍微教育一下不就行了?

「幸好請了王岩兄,不然我們可還真的沒有膽量阻擋啊。」

朱萬里哈哈一笑,朝著站在旁邊,面目表情的一流高手拱拱手。

王岩聞言高傲的點點頭道:「放心,現在我八卦門一門兩宗師,別說是一個半步宗師,就是宗師,也要給我八卦門面子,何況你們也是應邀而來,我們不會不管的。」

八卦門王岩,老牌一流高手。

八卦門一門兩宗師,自然,沒有人敢小看八卦門了,而且八卦門一流高手就有四個,名副其實的超級宗門。

「我兒因為說了一句找莫雲卿的麻煩,就讓打殘了,不知道是不是太極八卦門找來的幫手。」

楊子樺聽到這個原因以後,反覆問了好幾遍,就因為一句話就打殘?

刑飛咬牙切齒道:「我白鶴門三位好苗子,也是因為說找莫雲卿麻煩,讓直接打殘的,甚至有一個差點成植物人。」

「來了!」

朱萬里眼睛一亮,脫掉了身上的外套,露出了如同猿猴一般的寬大後背。

遠處,十幾輛黑色轎車疾馳而來,幾個攔在路上黑衣保鏢快速讓開。

「門主,是第四輛車,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背著一個包。」

白鶴門的一個弟子拿著手機跑了回來,同時,手機上還有一張照片。

「這麼年輕?沒有搞錯吧?半步宗師?」

別說楊子樺了,就是王岩他們,也都多看了幾眼,他們還在猜測是那一個門派的高手,居然如此肆無忌憚,誰知道居然是一個年輕人。

「怎麼可能?」

王岩臉色不好,他師弟三十多歲邁入宗師行列,已經成為了一個神話,現在突然冒出一個二十來歲的半步宗師?

二十歲的半步宗師可能么?在場的誰也不相信,修鍊越到後面越難,特別是二流高手成為一流高手,需要打通任督二脈,打通任督二脈風險不小,有可能功虧一簣,一輩子淪為廢人。

至於凝聚三花?不但要成為一流頂尖,而且還需要極大的機緣,一個二十來歲的半步宗師?自娘胎里修鍊也不可能的。

很快,奧迪車停了下來,他們也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一個下車的年輕人身上,顯然,照片就是這個人。

就他是半步宗師?

大家還在看:天庭養馬官絕品狂醫極品透視狂醫都市最強狂醫天庭通訊員回到明末當軍閥天庭第一戰將透視狂醫明末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