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超品修仙小農民下載
  3. 超品修仙小農民
  4. 第一百三十三章 偷獵者

第一百三十三章 偷獵者

作者: |返回:超品修仙小農民TXT下載,超品修仙小農民epub下載

即使是活佛,都已經感覺無力回天,可是在柏小北這裡,卻再次復甦了她沉默很久的生機。

陸羽寒激動的眼睛發紅,他為了自己女兒,也是跑了不知道多少地方,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可是得出的結論都是一樣的,而且因為他的身份,沒有人敢糊弄他,直截了當的告訴他,時日無多。

柏小北對著陸小月伸出手道:「來,站起來,以後你要學習走路了。」

「啊?」陸小月都沒有反應過來,隨即驚喜交加道:「真的可以么?我可以么?我能自己走路么?」

多年來的輪椅,她只能靠輪椅,全身肌肉已經萎縮了,別說走路了,能多活幾年都是奢望。

柏小北得意道:「相信我,現在你身體雖然稍微有點起色,但是經過我的治療,你走幾步還是沒有問題的。」

陸羽寒激動的差點跪下來拜佛了,嘴角一直抖動,也不知道再說什麼,一臉虔誠,估計是在感謝他以前不相信的滿天神佛吧。

看陸小月還是不敢站,柏小北直接抓住陸小月的手,入手冰冷潤滑,柔若無骨一般,脆弱的感覺一捏就碎一般。

這樣的身體,怪不得不敢站,恐怕平時抬抬手,都是一件吃力的事情。

「加油,加油……」陸羽寒嘴裡不斷重複著這句話,滿臉期待的看著陸小月,緊緊的盯著她的雙腿。

陸小月的腿成年不運動,顯得十分瘦弱,整個人柔柔弱弱,在草原上,感覺一陣風,都可以吹走她一般。

讓拉起來的陸小月差點落在地上,柏小北連忙抱住她,不理會她害羞的神色道:「試著走,我扶著你,沒有問題的。」

一股靈力又注入到陸小月身體之中,陸小月感覺身上漸漸的有了力氣,欣喜若狂的看了一眼自己雙腿,不知道多久不走路了,居然連抬腿都感覺變扭無比。

一步一步,陸小月扶著柏小北的手臂,漸漸的,走的也稍微流暢一些了,步伐也漸漸的穩定下來,一邊走,眼淚一邊流,激動的眼淚都止不住了。

後面的陸羽寒更是不堪,淚流滿面,時不時傻傻的對著自己打幾巴掌,搞的柏小北不得不帶著陸小月走回來,看看這傢伙發什麼瘋。

「他怎麼了?」

柏小北看著已經跪在地上的陸羽寒,已經開始失聲痛哭起來,一臉茫然的問向陸小月。

陸小月也不斷流淚,好一會才支支吾吾道:「想我媽了吧,我以前經常聽到爸爸晚上哭。」

「好吧,讓他哭一會吧。」

柏小北感覺這個還是不用勸了,人家哭自己老婆,他勸個鳥啊,扶著陸小月繼續練習走路。

「首長,首長你沒事吧?」

「陸市長,您怎麼了?」

突然聽到了陸羽寒的哭聲,那些武警也急了,怪不得什麼命令不命令了,連忙跑了過來。

美女秘書剛剛要去扶陸羽寒,突然愣住了,獃獃的看著正在走路的陸小月,她可是知道陸小月身體狀況的。

轉頭看向主治醫師,發現這位醫生也目瞪口呆,愣愣的站在那裡,有點不知所措了。

陸羽寒讓武警扶了起來,擺擺手,笑道:「沒事,沒事,我高興,我高興!」

銀狼由於幾個武警盯著它,讓它感覺到了威脅,毛髮直豎,呲牙咧嘴的做出了攻擊的姿態,讓幾個武警越發緊張。

遠處柏小北看到了,連忙喊道:「哎,銀子,回來!」

銀狼高傲的一抬頭,藐視的看了幾個眼神盯著它的武警,一路小跑,朝著柏小北跑去。

「孫醫生,你給小月查一查現在身體是不是已經好了。」

陸羽寒滿臉激動,看到發獃的醫生,連忙提醒一句。

「對對對,小劉,去拿儀器,我們簡單的檢查一下!」醫生連忙招呼小護士去拿儀器。

事實證明,醫學解決不了的事,還是有其他方式可以解決的。

孫醫生嘴裡一直念叨著奇迹,一直念的陸羽寒催促,才一臉興奮道:「陸市長,好消息,小月身體有了明顯好轉,雖然還很弱,需要調養,但看起來,比以前已經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身體肌能也在恢復,奇迹啊,奇迹啊!」

「奇迹個屁!」柏小北在一旁不屑的鄙夷一句,明明是自己的功勞,怎麼就弄到奇迹身上去了?

陸羽寒攙扶著自己女兒散步去了,顯然一時半會是走不了了。

一輛全身裝扮綠瑩瑩的越野車在遠處疾馳而來,速度很快,柏小北實力很好,一眼就看到了幾個打扮古怪的男子。

越野車擦身而過,銀狼突然低吼一聲,瘋狂的朝著越野車衝去。

「我草,銀子,你犯病啊?等等!」

柏小北大驚,不知道銀子犯了什麼病,和一輛車過不去幹什麼。

連忙想要阻止,突然看到車經過的地方有鮮血滴落,頓時明白了,大吼道:「銀子,回來!我來!」

偷獵者,這些血估計是草原狼的血,要不然銀子也不會突然發狂,而且柏小北也注意到,這車裡的幾個人一個個都很低調,但是有人懷裡抱著獵槍。

「哎,怎麼了?你們兩個去看看怎麼回事!」

陸羽寒看到了柏小北如同超人一般朝著越野車衝去,也是大吃一驚,連忙對著身後的武警下命令。

短短十來秒,已經跑出了幾百米,車裡的偷獵者已經發現了後面的情況,特別是看到一隻銀狼居然跟著他們,頓時都眼紅了,一隻銀狼的皮毛,至少可以賣好幾萬啊,活捉的銀狼,十萬都有人買。

二話不說,兩個身手矯捷的偷獵者拿出麻醉槍,自車窗戶兩邊露出頭來。

「哇,活捉,肯定可以賣出一個好價格!」

銀子的外形太漂亮了,讓這些偷獵者直接看直了眼。

剛剛準備開槍,後面警笛四起,一個偷獵者臉色一白,抬頭又看到一道人影居然追車而來,大吼:「不好,有警察,我們快點離開!」

另一個不甘心道:「嗎的,可惜了這隻銀狼!」

突然,他眼睛瞪大,一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追了上來,他腦子轉不過來了,這可是高速行駛的車。

「給我下來!」

一聲怒吼,他只看到這個人一把抓住了車門,手指直接凹陷進去,緊接著,車門飛了出去,同時,趴在車窗上的他,也一陣天旋地轉,跟著車門飛了出去。

柏小北全身肌肉一股,大喝一聲,打碎了後面的車窗,如同老牛拉車,硬生生的抓在車門之上。

越野車上的人都傻了,眼睜睜的看著車直接讓猛的拉停了,前面有沒有系安全帶的,直接一頭撞在玻璃上,整個人倒飛出去。

坐在後面拿著麻醉槍的男子慘叫一聲,慣性讓他直接砸在了車座上,整個人抱著大腿慘叫起來。

開車的偷獵者倒是由於系了安全帶,只是臉部受到破碎玻璃的插入,慘叫連連,看到柏小北走向他,連忙拿出身邊的散彈槍。

「別過來!你他嗎的別過來!」

發言很重,不過確實是漢人,柏小北在車上,看到了一具草原狼屍體,還有幾隻藏羚羊的屍體。

由於草原狼爪子鋒利,即使是死了,還是把袋子撕裂了,所以血流了出來,導致銀子抓狂。

柏小北一步上前,一把捏住槍管,使勁一捏,堅硬無比的散彈槍槍管,直接變成了麻花一般彎曲。

「鬼……鬼……」

可憐的偷獵者,直接嚇得兩眼一白,一屁股坐在地上。

銀狼哀嚎一聲,把這隻看起來並不大的草原狼屍體給拖了出去,它並不和其他草原狼一般,死了的屍體都會讓草原狼吃掉,從小佛法熏陶,使得銀子有著不一樣的捕獵選擇。

它帶領的狼群,不會吃自己同類的肉,不會濫殺無辜,隨意看到同類死去,銀子很傷心的就沖了上來。

「銀子,別傷心了,我們把它埋了吧。」

現在的偷獵者為了錢,連這些國家保護動物都偷偷的獵殺,藏羚羊與草原狼都是國家保護動物,可是每一年,都有大量藏羚羊與草原狼死在偷獵者手中。

後面開著警笛的武警開車趕來了,看到這裡的情況以後,也都是目瞪口呆,根本想不明白是怎麼發生的。

柏小北對著武警道:「聯繫一下當地的警察,讓他們把這幾個偷獵者給帶走。」

說完,也不理會這兩個武警了,提著狼屍,在車裡找到了一個工兵鏟,帶著銀子去埋掉這隻草原狼去了。

兩個武警面面相覷,隨即也看到了藏羚羊的屍體,連忙取出手銬把幾個人都給拷上了,不過顯然狀況不太好,嚴重的一個,都需要住院了。

對於偷獵者,他們也沒有什麼好感,不管身體如何,照樣拷上手銬。

陸羽寒趕來了,看到藏羚羊的屍體以後,也是臉色難看無比,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顯然已經開始聯繫當地的警察了。

銀狼很悲傷,在離開大草原的時候,看到有同類讓殺害,讓它忍不住嚎叫了好久。

「銀子,別傷心了。」柏小北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只能摸摸它的腦袋。

當地的警察來的很快,不過這些就不是柏小北需要管的,一直把草原狼的屍體埋好了,才帶著銀子上車。

幾個武警都一臉怪異的看著他,他們都是格鬥高手,可是看到這場面,以及一個偷獵者的三言兩語中,知道了柏小北剛剛所爆發出來的實力。

扭曲的散彈槍別說偷獵者了,就是他們,看的也是頭皮發麻。

大家還在看:天庭養馬官絕品狂醫極品透視狂醫都市最強狂醫天庭通訊員回到明末當軍閥天庭第一戰將透視狂醫明末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