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超品修仙小農民下載
  3. 超品修仙小農民
  4.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莫名其妙的換了門派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莫名其妙的換了門派

作者: |返回:超品修仙小農民TXT下載,超品修仙小農民epub下載

千陌門,後山。

正在閉關的老祖接到了通報,柏小北回來了,這讓他忍不住好笑,這個素未謀面的弟子給自己換來了一件珍貴的法寶。

一年前,大器宗的煉器大師元嬰修士琿枯帶著兩個金丹大修士突然來到了千陌門,要知道千陌門在萬嶺山脈勉強算中等門派,可是整個啟凡星來說,就是不過是一個下等門派了。

大器宗可是整個啟凡星的大門派,高手眾多,而且實力極強,遠遠不是自己面前突破晉級的元嬰修士能比的。

自己也見識了什麼叫做財大氣粗,因為這個煉器大師以自己讓柏小北的弟子救了的理由,居然直接拿出法寶來換這個外門弟子,這讓他差點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

即使是邁入元嬰了,他也不過只有一件比較弱小的法寶,突如其來的琿枯,直接取出了三件法寶,而且兩件攻擊法寶,一件防禦法寶,沒有一件是輔助的,全是實用法寶。

他取了一件最珍貴的攻擊型法寶,自然,也答應讓出柏小北,其實琿枯不給法寶,直接說一聲,甚至直接不讓柏小北回去,也沒有人會多注意的。

「通知下柏小北,告訴他他的大哥琿枯已經給他換了門派,呵呵,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真變扭,告訴他,以後不屬於千陌門了,記住,態度要好,告知他大器宗的好處。」

老祖對著外面說了幾句,很快外面就傳來了離去的聲音。

一把七顆星星一般的古怪法寶出現在老祖的手中,老祖目光灼熱的看了一會,愛憐的摸了摸道:「七星寶斬,有了此法寶,實力可提升一大截啊!」

千陌門的鎮派之寶就是一件普通的法寶,現在多了這一件強大許多的七星寶斬,自然,千陌門的實力又可以提升一些了。

柏小北看著光禿禿的靈茶忍不住嘆氣,自己不再,靈茶肯定因為開始脫落,讓別人給摘了。

突然,柏小北想起了莫玲玲賣給自己的黃金地獸蛋,連忙跑到茶樹下,很快,一枚金燦燦的黃金地獸蛋讓挖了出來。

柏小北如釋重負,還好沒有自己孵化,不然自己孵化出來,還不知道跑哪裡去了,輕輕的摸了摸黃金地獸蛋,柏小北眼睛一亮,他已經感受到裡面的生命氣息十分濃郁了,也就是說用不了多久,裡面的小傢伙就會出世了!

摸了一會,柏小北把這顆黃金地獸蛋收到了儲物手鐲之中,柏小北沒有注意到的是,此刻這枚黃金地獸蛋彷彿感受到了喜歡的東西,居然自動滾動著來到了一顆火紅色的小樹下,吸收著散發出來的香氣。

…………

「什麼?換門派了?大器宗?大哥來給我換的?」

柏小北還沒有找到自己的便宜師傅,就有一個築基弟子前來告知,同時還帶來了老祖的手令,讓柏小北莫名其妙。

「是的,恭喜小北師弟,要知道大器宗實力比我們千陌門強大百倍不止,大器宗有著大量的煉器師,哎,師兄羨慕啊,還有一個元嬰煉器大師為自己的大哥,羨慕啊羨慕!」

這位築基師兄一臉的羨慕,如果他有這樣的情況,他早就跑去了,畢竟千陌門的修鍊資源太少了。

遠處看熱鬧的碧鷂子忍不住想笑,真是自己遇到了極品,什麼事情全讓他遇上了,自然也都是好事。

「就這樣,我以後就不是千陌門的弟子了?」

柏小北莫名其妙的讓門派拋棄了,鬱悶的心情說不清道不明,要知道他在這裡也是好多年,小時候就來到這裡,感情還是有點的。

築基師兄連忙拱手道:「哎,恭喜師弟,恭喜,真羨慕啊!」

看著一臉羨慕的築基修士,柏小北恨不得一巴掌拍在他的臉上,還恭喜自己,自己這算是讓清理門戶了還是算拋棄了?

怪不得自己大哥說要給換個門派,原來重點在這裡。

本來還想問問是誰把他的靈茶都收割了,現在也沒有心情了,整個人都莫名其妙的換了門派了。

柏小北拱手行了一禮道:「多謝師兄,師弟明白了。」

築基師兄也連忙行禮道:「師弟他日若是飛黃騰達,可不要忘記師兄啊,哎,師兄也想去大器宗啊。」

看著一臉真摯的築基師兄,柏小北心裡大罵,飛黃騰達你大爺,你想去你直接去啊,你大爺的。

柏小北不知道的是,大器宗收徒極為嚴格,而且金丹大修士一下半路出家的一個不要,資質不好的也一個不收,自然,柏小北是個例外。

心裡一肚子憋屈的柏小北只能告辭了,帶著碧鷂子離開了千陌門。

兩日後,千陌門。

正在閉關煉化七星寶斬的老祖突然又接到通報,有兩位玄海門的元嬰級修士來訪,嚇得老祖差點走火入魔。

心裡忐忑,要知道玄海門與大器宗一樣,屬於大門派,怎麼突然間跑到這裡來了?而且還來兩個元嬰修士。

一見面,老祖的心就哇涼,其中一個他還看的出來,是元嬰中期,接近元嬰中期巔峰,可是另一個他居然看的模糊,也就是說至少是元嬰後期的高手。

元嬰後期修士是一個少年樣子的修士,看到老祖來了,站起來行禮道:「玄海門左須見過道友!」

另一個元嬰中期的中年修士也站起來道:「玄海門李典見過道友。」

老祖一看兩個人態度,心裡也放下一點,不是自己門下弟子惹禍,忍不住出了口氣道:「千陌門令白澤見過兩位師兄。」

左須看起來有點幼稚的臉上頓時出現笑容道:「白澤師弟客氣了,今日冒昧來訪,希望不要見怪。」

令白澤看他不見外,也放鬆不少,高興道:「左須師兄李典師兄你們能來就是我千陌門的榮幸,來人,上虛空茶!」

站在外面的一個金丹大修士連忙去準備了。

左須也有點驚訝道:「虛空茶可是稀少貨,只有虛空大裂縫那邊才有一些,沒有想到白澤師弟還有這種寶貝。」

李典也有點驚訝的看了一眼白澤,虛空茶他也聽說過,可是沒喝過。

令白澤頓時露出高興的笑容道:「兩位師兄,這是上一代門主前去摘取的,不過沒有摘取多少就遇到了強大的靈獸,不得不跑回來了。」

左須點點頭道:「虛空大裂縫靈獸甚多,哎,當年師兄我也是好奇前去看看,結果在外圍就讓靈獸給圍住了,要不是帶著一枚罕見的瞬移靈符,運氣不錯的傳送出來,恐怕就死在裡面了。」

令白澤頓時大驚道:「師兄你膽子真大,你也不怕瞬移到內部去?聽說裡面有更加恐怖的靈獸。」

左須苦笑道:「你是不知道,師兄是危在旦夕,拚命一搏賭運氣了。」

李典也跟著笑道:「我記得左須師兄回來以後閉關五十多年,然後直接邁入了元嬰後期,這是因禍得福啊。」

左須忍不住笑道:「生死一瞬間,心境突破,僥倖,不過心裡的恐懼讓我克服了幾十年才恢復過來,當時遇到的是恐懼獸,天賦恐懼太可惡了,只能一點點的靠時間磨過去。」

很快,靈茶來了,虛空茶的神奇也立刻讓兩個人讚嘆不已,茶水都呈現出一道東虛空裂痕一般的流轉,讓他們震驚。

「兩位師兄,不知道今日前來有什麼需要師弟幫助的么?」

令白澤看時機差不多了,看兩個人慾言又止,便自行提了出來。

果然,兩個人都出了口氣,左須連忙道:「白澤師弟你有所不知,今日之事有點難以開口,我們想要一名你們的鍊氣低級弟子,我們願意以法寶交換,不知道可否答應。」

令白澤手一抖,虛空茶都濺射出來幾滴,吃驚道:「柏小北?」

李典看著令白澤的神情,頓時感覺不妙道:「白澤師弟你怎麼知道?」

左須也感覺不對了,難道他們已經發現柏小北背後有一個強大到恐怖的師傅?

令白澤苦笑道:「你們來晚了,一年以前大器宗煉器大師琿枯前來拜訪,已經把柏小北要走了,你們也來晚了,柏小北兩天前還來過,現在已經離開了。」

「琿枯,柏小北的大哥,原來他早就知道了,怪不得,怪不得。」

左須聽說琿枯一個元嬰高手居然與一個鍊氣小修士兄弟稱呼,之前還奇怪,原來是早就知道柏小北有一個強大的師傅了。

其實左須不知道的是,琿枯現在都不知道柏小北身後還有一位這樣的師傅,完全是因為柏小北對於他的幫助,加上兩個人合得來,又怕慌廢了柏小北的天賦才來的,完全和海默客沒有一點關係。

「兩位師兄,柏小北為什麼讓你們這樣在意?」

早就奇怪的令白澤忍不住問道,這一點實在是太古怪了。

左須意味深長的嘆了口氣道:「白澤師弟你不知道,柏小北意外救了我的一個師侄性命。」

令白澤頓時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但是心裡卻在怒罵,你們拿老祖當傻子么?一個救了自己,一個救了師侄,一個鍊氣底層的小修士,你們撒謊也不找個合適的來應付應付。

三個人若有所思,很快,左須與李典就告辭了,令白澤連忙出送。

望著兩道劍光消失,令白澤皺眉道:「把封三刀還有他的弟子,也就是收了柏小北為徒的名義師傅叫來。」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月票加更,感謝大家!

大家還在看:天庭養馬官絕品狂醫極品透視狂醫都市最強狂醫天庭通訊員回到明末當軍閥天庭第一戰將透視狂醫明末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