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超品修仙小農民下載
  3. 超品修仙小農民
  4.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許羽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許羽

作者: |返回:超品修仙小農民TXT下載,超品修仙小農民epub下載

本以為忙碌一下午就可以了,可是這靈植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一直日落西山,明月高懸之時,柏小北才擦了擦汗水。

耗費了三隻普通靈鬼,十四隻劣質靈鬼,這麼多的靈鬼靈力,才成功的治癒了這些靈植,當然,其中兩棵他直接放棄了,不然就是幾十隻普通靈鬼都不夠用的,而且還不一定治好。

「賠本的買賣啊!」柏小北咕噥一句,勞累了一天,耗費了十枚靈石的代價,恐怕到時候,連本都收不回來。

十枚靈石可不是小收入啊,這也書樹形靈植沒有靈植師願意打理的緣故。

不過他也是財大氣粗,回去以後,隨隨便便喝了杯靈茶,服用了一枚下品聚氣丹,繼續開始修鍊。

「嗤嗤~」紙鶴拍打翅膀的聲音響了起來,柏小北連忙睜開眼睛,看到墨綠色的紙鶴頓時一喜,他認識這隻傳音紙鶴,這是綠煙師姐的。

連忙一招手,紙鶴落在了他的手上,柏小北在紙鶴中注入靈力,頓時一排娟秀的字體浮現出來。

「師姐聽聞師弟已經回來,飛劍已成,三更之時,雲霧山茶樹下,師弟,我們不見不散。」

柏小北頓時喜悅的取出筆,想了一下寫道:「不見不散!」

飛劍成了,火屬性的熔岩赤鐵飛劍,雖然不如青鯉劍好用,但是價值不菲,可以給他換取不少修鍊資源。

「太好了,哈哈!」柏小北很高興,最近運氣很不錯,只要有足夠的資源,他就可以早日踏入鍊氣四層,到時候也有自保之力了,到時候也可以回到大燕王朝,繼續悠哉悠哉的生活了。

看了看時間,柏小北壓制住自己興奮的心情,伸手飛走了紙鶴,盤膝而坐,繼續修鍊。

烏木山,黑冥崖。

黑乎乎的山洞中,一聲聲痛苦的咆哮不斷的發出,如同野獸的低吼,又似乎是人在哀嚎。

許羽御劍而上,連忙飛了進去,看著眼前的一幕,頓時目瞪欲裂道:「師兄,師兄你怎麼了?」

此刻,披頭散髮的乾瘦中年,全身出現了大量的裂痕,一道道黑氣瀰漫,讓他忍不住痛苦的咆哮,臉上呈現出詭異的黑色。

「師弟……師兄……心魔爆發了……」

看到許羽到來,黑冥道人低吼,痛苦的掙扎著,黑氣不斷纏繞,彷彿有著無數條毒蛇一般纏繞在他的身上。

「什麼?」許羽連忙道:「為什麼?師兄!你不是當初壓制住心魔了么?為什麼還會出現?」

黑冥道人,可是千陌門赫赫有名的金丹大修士,只可惜當年渡劫的時候,遭遇了心魔的心神攻擊,渡劫失敗,但是卻未死,心魔當初雖然讓壓了下去,但是卻讓他跌落到金丹初期,而且身體隨時可能崩潰。

「師弟,快!把祭品都送來,還有,讓你找的,你找到了么?」

黑冥道人努力讓自己冷靜,只可惜,劇烈的痛苦讓他臉色不斷變化,一股股黑氣不斷冒出,即使是領悟劍意的築基修士許羽,都感受到恐懼感。

許羽點頭道:「師兄,六個極品,皆為高層,還有一個適合師兄的軀體,鍊氣七層,純火靈根,不過……」

「不過什麼?」黑冥道人掙扎,努力清醒著自己的神智。

許羽咬牙道:「是個女修……」

「女修?」黑冥道人瘋狂的大笑道:「哈哈哈……不必在意,只要合適,一具皮囊而已!」

修鍊到他這種地步,對於這個,已經不在意了,而且女修更佔便宜,容易讓小看,容易讓忽視。

許羽眼睛一亮,點頭道:「如此,那麼師弟什麼事情都去給帶來?」

「現在現在!」黑冥道人瘋狂道:「身體已經要崩潰了,心魔正在加強,我需要祭品,需要祭品脫離它,師弟,快點去辦,這一次師兄就靠你了!」

他的心魔很奇怪,當年渡劫時候殘留下來的,還有著一絲意識,他一直難以消滅,一直以為都是壓制,現在要控制不住,反噬其身了,不過他早已找到了對付的方法。

祭品,可以短暫的讓心魔離開他,到時候只要他快速奪舍,到時候,他就可以趁機擺脫心魔了。

許羽不敢耽誤,看了一下時間,拱手道:「師兄請堅持兩個時辰,師弟先一一把他們抓來!」

很快,許羽御劍飛走,只剩下黑冥道人瘋狂的大笑與痛苦的低吼。

眼看就要三更了,柏小北不敢耽誤,祭出紙鶴,快速的朝著外面飛去,很快,來到了雲霧山。

剛剛來到,就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正在樹下,柏小北連忙落下,高興道:「綠煙師姐!」

娃娃臉的綠煙看到柏小北來了,皺著眉頭抱怨道:「師弟,你這段時間跑哪裡去了?我去找了你好幾次,都不在,今天才聽到你回來了。」

柏小北尷尬,不好意思說自己去凡人世界逍遙了,摸了摸腦袋。

「師弟師弟,來,給你看看飛劍!」

綠煙抱怨完了,立刻開心的開始獻寶了,一招手,一把通體火紅色,散發著火紅色靈光的飛劍出現在她的手中。

狠狠地一揮舞,柏小北就感受到了一陣陣火熱的熱流,連忙後退一步,吃驚道:「師姐,這飛劍威力好大啊!」

只是注入靈力,就可以散發出這樣的威能,綠煙煉化了這柄飛劍,完全可以越級挑戰了。

綠煙一收劍,遞給柏小北,笑嘻嘻道:「師弟,你試試,這是我師尊找了師伯煉製出來的,中品之中算是頂尖了,給!」

中品中的頂尖,這完全可以和青鯉劍媲美了,讓柏小北都不捨得賣了。

拿在手中,一股溫暖的感覺流入身體,讓他精神一震,驚訝道:「好劍!」

綠煙頓時高興道:「當然,要不是師弟你的熔岩赤鐵,就算師伯手段高超,也煉製不出這樣的好飛劍!」

「好劍,好劍,確實是好劍!」

突然,一個陰森森的聲音響起,綠煙與柏小北頓時大駭,在他們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白色的身影。

綠煙一愣,連忙行禮道:「許羽師叔!」

柏小北看到許羽以後,臉色大變,連忙後退一步,不敢說話。

許羽走了過來,冷漠的看了一眼柏小北道:「熔岩赤鐵這種東西你都可以找到,我查過,竹兒是因為你去了青雲鎮,他才去的,這麼說,竹兒也是因為你而死了?」

司徒竹喜歡掠奪,他不在意,修鍊一途,本逆天而行,殺戮奪寶,這都是不可缺少的,但是司徒竹死了,就讓他憤怒了,要知道,司徒竹可是他師兄看上的奪舍對象。

「小子,今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許羽突然面目猙獰,一揮手,一道繩索激射而出,淡綠色的繩索瞬間化為一條細細的長蛇,猙獰的張開嘴巴,咬向了綠煙。

「師叔!」綠煙連忙要勸阻,可是突然看到這繩索飛向了她,頓時臉色一變,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讓困住了。

「師叔你……」綠煙連忙掙扎,可是發現這是一件中品靈器以後,就絕望了,不明白為什麼許羽要困住她。

「師姐!」柏小北大驚,突然眼前一花,面目猙獰的許羽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柏小北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眼前一黑,暈倒在地。

許羽收了柏小北的飛劍,取下他的儲物袋,掃了一眼,皺了皺眉,緊接著,神識掃了一群柏小北,自他衣服里取出一個儲物袋。

一看到裡面的幾千靈石,許羽頓時怒笑一聲,不理會綠煙,直接抓著兩人,快速的御劍而去。

烏木山,黑冥崖。

許羽抓著綠煙與柏小北來到的時候,裡面不斷傳來一聲聲的慘叫,還有幾個人的咒罵或者求饒。

柏小北暈迷,綠煙則神智清醒,身上的儲物袋已經讓收走了,連同柏小北提在手裡的熔岩赤鐵飛劍,也讓收走了。

聽到裡面傳來幾個熟悉的聲音,綠煙臉色一變,許羽速度很快,帶著二人快速的進入洞府之中。

「明澈師兄,李涵師兄,飛燕師姐,你們……」

綠煙一進入,就聞到了濃郁的血腥氣息,看向裡面,頓時嚇得臉色大變,六個熟悉的身影都讓一根根長長的鎖鏈貫穿,一道道黑氣,不斷纏繞著他們。

這些都是平日里的名氣不小的師兄師姐,此刻卻凄慘無比。

「饒過我吧,我師傅是樺木,饒過我吧!」

在地上,一個讓鎖鏈穿透身體的體型壯的身影,正在劇烈的掙扎慘叫,但是卻讓一個骨瘦如柴,全身滿是裂痕的男子輕鬆的按在地上。

「魔修?」綠煙驚呼,嚇得臉色煞白,怎麼會在千陌門有魔修?

「樺木?那個築基的小傢伙?嘿嘿!」黑冥眼中流露出瘋狂,眼中紅光一閃,臉色頓時露出痛苦的神色,身上的裂痕不斷擴散。

「啊~~~」倒在地上的身影突然慘叫起來,一道黑色的影子趁機鑽入他的身體之中,肉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劍十三師兄?」綠煙認出了肉身不斷萎縮的修士,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嘿嘿,出來吧出來吧,心魔,都出來吧!」黑冥道人不斷的低吟,又一道黑色的影子自他身體鑽出。

黑冥道人猙獰一笑,轉頭看向許羽,皺眉道:「還有一個呢?為什麼只有六個?」

許羽一驚,連忙道:「師兄,還有一個恰好昨天領了師門任務出去了,這幾天回不來……」

「該死,該死!」黑冥道人眼睛頓時變得血紅,瘋狂的大吼一聲,撲向了其他的幾個鍊氣弟子。

一聲聲慘叫響起,黑冥道人體內不斷擠出黑色的影子,隨著一道道心魔力量脫離,他漸漸的恢復了一絲平靜。

「不,不,我師傅會為我報仇的!」

李翰慘叫,他師傅是築基大圓滿的修士,若是平時,沒有人會招惹,但是落在黑冥道人手中,那完全是沒有威脅的。

就算是金丹大修士的弟子,黑冥道人也不會在乎的。

他奪舍,連千陌門的元嬰老祖都知道,但是卻沒有阻擋,因為當年,若不是千陌門法寶稀缺,他也不至於抵擋住了天劫,卻讓心魔入體。

新書【桃源山村】已養肥,可在咪咕閱讀看,現在處於限免狀態。

大家還在看:天庭養馬官絕品狂醫極品透視狂醫都市最強狂醫天庭通訊員回到明末當軍閥天庭第一戰將透視狂醫明末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