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終極兵鋒下載
  3. 終極兵鋒
  4. 第225章 黃雀在後

第225章 黃雀在後

作者: |返回:終極兵鋒TXT下載,終極兵鋒epub下載

張公館內,一名黑衣中山裝的青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手裡捧著一本《孫子兵法》,緩緩翻閱。

道家所言,熟讀孫子兵法,勝過千方百計。

這本兵家神書,穿越了千年歷史,蘊含無盡兵家道法精妙。

所以,青年男子孜孜不倦,這已經是第兩百三十七遍,閱讀孫子兵法了。

若說,誰人更懂兵法。

恐怕,他說第一,無人敢說第二。

「稟公子,二小姐已赴宴回來。」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丫鬟的恭敬彙報聲。

「哦?」張貅緩緩抬起眸,「叫她來書房。」

「是。」丫鬟恭敬鞠身,而後退下……

沒過多久,書房走廊外,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張若初一身旗袍,絕美長發披肩,就這麼緩緩來到了書房前。

「見過哥哥。」她輕輕欠身,行禮道。

張貅終於緩緩合上了兵法書籍,將書放在桌上。

「如何?」他抬起頭,目光平靜的望著自己妹妹。

作為,張公館唯一的全權繼承者,張貅從小熟讀聖賢書,兵法奧義,大道千卷……盡在腦海。

而他,還很低調。

內斂殺機,幾乎在這滬海市,沒有什麼存在感。

但,或許也只有熟悉他的才知道,他的刀,有多快。

「秋氏集團,秋伊人…倒還好。雖然心智很高,但卻沒有什麼實質威脅。」

「只要,獲得那份『項目』,秋伊人,便只能成為我們的傀儡。」

張若初美眸輕輕蹙起,聲音有些鄭重。

「但,那個安保總監陳縱橫……」

她遲疑著,不知如何解釋。

「陳縱橫如何?」哥哥張貅緩緩問道。

「他,讓人看不透。」張若初輕蹙美眸,緩緩說道。

當聽到這一句話,哥哥張貅的瞳孔,微微一凝。

看不透?

這片江南,竟還有……連他妹妹都看不透的人?

「他在西方待過,但他…似乎又是北方人。」張若初開始解釋自己的分析結果。

今日這一場午宴飯局,真正的意圖,便是探測!

試探秋氏集團,試探張家即將動手的計劃!

「他的雙手上,充斥老繭和傷疤……新舊傷疤疊交,他上過戰場,而且…根據傷疤分析,可能……不下梳數百次。」張若初鄭重解釋道。

上過數百次,戰場?

這一刻,哥哥張貅的面色,變得冷戾凝重。

他緩緩攤開了自己的手,那滿手的虎繭,讓人駭然。

「那你覺得,他的刀快?還是……我的刀快?」哥哥張貅緩緩問道。

他,四歲提刀,五歲練刀。

直至今日,練到數十餘載。

他的刀,比風更快。比槍更准。

這一刻,張若初似乎是被問住了?

她美眸輕凝,腦海中……那超高的智商,開始急速運轉演練!

終於,她的瞳孔微微一變。

「我……算不出。」張若初搖搖頭。

她根本無法推算出,陳縱橫和哥哥的實力上下。

這兩人的力量,超出了她的智商推算範圍。

「對了哥,我還發現……他的精神,似乎……有分裂跡象?我隱隱感到,在他體內……隱藏著另一重可怕的人格靈魂?」張若初遲疑著,凝重說出這個結果。

這一刻,哥哥張貅的面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隱藏著,另一重人格?

這,是什麼怪物?

一個人體內,怎可能…隱藏另一重靈魂?

「難道,是人格分裂?」張貅眯著眼眸,喃喃自語。

「不清楚…我不確定,那一重人格,是他精神創傷分裂……還是?」妹妹張若初不敢再說下去。

「還是什麼?」張貅追問道。

「還是他……刻意隱藏?」張若初美眸凝重,道出這個及不可能的因素。

若是,刻意隱藏自己的人格??那……這個人,將可怕到何種地步??

就連人格都能將其隱藏?

那,可是要抹滅一個人日常的所有生活習性和性格啊。

從一個性格的人,轉變成為另一個性格的人??

將自己原有的性格隱藏?

這,簡直可怕到極點。

哥哥張貅沉默許久。

「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若是他成障礙,那便將其殺了便是。阻撓我張家利益者,死。」

這,是張貅的觀點。

可妹妹張若初,卻搖搖頭,「哥,他曾一人……滅了黃家滿門。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我張家可不是黃家那般廢物。黃家沉寂太久了,槍生鏽了。我張家的刀,可還鋒利!」張貅雙眼一凝,散發出一個可怕戰意。

張公館,張家未來繼承人,他的刀,足夠快,足夠利!

張若初沉默,許久后…搖搖頭。

「哥,我們…暫且先不動。黃雀在後,那郭家撿了這麼大一個便宜,既他復星集團想當螳螂,那我們,便當一次黃雀吧。」

張若初緩緩說道。

這一次,輪到哥哥張貅沉默。

「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他嘆息一聲,強行忍下內心殺機,這一次,他選擇,聽妹妹的。

……

夕陽,染紅了整片黃昏天際。

秋氏集團。

秋伊人和陳縱橫兩人,款款走出了大廈。

大廈門口,五輛賓士S600轎車,正安靜的等候著。

一大群黑衣西裝的保鏢們,守護在門口。無憂中文網www.5uzw.com

秋伊人和陳縱橫倆人,在保鏢的簇擁下,緩緩鑽進了賓士車。

車隊啟動,駛離而去……

坐在賓士車內,陳縱橫緩緩點燃了一根煙。

「那個女人,離她遠一點。」

就在此時,陳縱橫突然說道。

一旁的秋伊人微微一愣,複雜的看著他,「你是指…今天中午設宴吃飯的那個丫頭?」

陳縱橫緩緩點頭,吐出一口深邃的煙圈。

「別靠近她,她很危險。」

這一刻,秋伊人面色微微一變,美眸凝重。

與陳先生接觸這幾個月以來……她從未見到過,陳先生如此評價別人。

哪怕,是面對那四大家族之一的黃家,他也未曾……有過如此形容。

可今天,面對張若初那女人。

陳先生竟然,用出了一個『很』字?

能讓陳先生都描述出『很危險』這幾個字,還是頭一回?!

這一刻的秋伊人,心緒複雜驚疑,她緩緩點頭。

「伊人明白了。」

的確,那張若初,被稱為天驕之女。10歲時,便一舉拿下整個江南最磅礴的商業項目。12歲,獲得全國圍棋大賽冠軍。14歲,參加世界級成人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一舉打敗所有人成年參賽選手。

那個女人的智商邏輯,的確……恐怖到極點。

就連秋伊人,都自愧不如。

所以,對那個張公館的天驕之女,必須提防戒心。

……

而,與此同時。

滬海,復興集團,少總辦公室內。

郭一身黑衣西裝的郭少澤,正坐在按摩椅上,面色抑鬱,帶著一絲青白。

自從,前天…他的附屬家族莫家…被陳縱橫挑釁上門,斬下莫家少爺三條腿后。

郭少澤便一直心神抑鬱,似有一股結郁之氣堵在心中,無法發泄。

那莫家,可是他郭少澤的附屬家族。動莫家,無異於當眾打他郭少澤的巴掌。

每每,想到那陳縱橫平靜淡然,將所有人都不放在眼中的冷漠表情時……郭少澤的雙拳便緊攥,無盡抑鬱殺機。

當著他郭少澤的面,當眾讓莫家如此難堪。當眾威脅莫家家主,親自斬下兒子的雙手和一條腿。

這,簡直是當眾抽他郭少澤的臉啊。

可恨的是,他又不能動手。

時機未到,他必須隱忍按耐。

郭少澤愈想愈怒,似有一股無形之火,在內心燃燒。

他,要瀉火。

找人發泄。

「來人!」郭少澤一聲厲喝!

性感女秘書寧婉踩著高跟鞋,款款走進了辦公室。

「那黃家剩餘的資產,那個和平飯店,收回來了沒?」他冷冷問道。

寧婉微微欠身,恭敬回道,「還沒有,屬下派人前去交涉過,但那董門之人,似乎並不打算交出酒店。」

那日,黃家被滅,黃家所有資產,盡數被郭少澤侵佔。

但,還剩下一個和平飯店,卻被董門董飈搶佔先機,奪走。

其實,這區區一間和平飯店,與他郭少澤而言,只不過是一個彈指間的玩物而已。

但他,此時怒意無處發泄,所以……他要找事。

那和平飯店,正好成了他的出氣工具!

對陳縱橫的怒火,正好無處發泄!索性,便去找那董門的麻煩,將那和平飯店,給收回來!

「派人前去!讓那董門乖乖交出和平飯店。否則,直接讓董門消失。」郭少澤面色冷戾,怒喝道!

「是!屬下這就去安排!」寧婉恭敬點頭鞠身,轉身就要退下!

「等下,你,留下。」就在此時,郭少澤卻一把將她拉住了。

而後,順勢將寧婉直接按倒在辦公桌上!

他心中抑鬱之火,無處發泄。

他直接一把掀起寧婉的OL制服裙,一把撕破寧婉的肉色薄絲襪,而後猛地瘋狂輸出。

整個辦公室內,傳來一陣劇烈的撞擊聲。

寧婉被狠狠按在辦公桌上,美眸充斥霧氣,她雙手用力捂住自己的嘴,讓自己不發出聲音。

可那身後,一陣陣劇痛…卻讓她貝齒緊咬……低聲輕吟。

……

與此同時,隨著郭少澤一聲令下。

數十輛復星集團的越野車,急速從地下車庫駛出。

朝著數公裡外的和平飯店方向,飛馳而去……

……

深夜,和平飯店。

一片歌舞昇平。

燈火輝煌通明,飯店內人流絡繹不絕。

這座超五星飯店,自從被董門,董飈強佔了之後,便被他重新經營。

而今,這座飯店的生意,又逐漸恢復了正規。

董飈,是一個正在崛起的青俊梟雄。

自從他父親被陳縱橫殺死後,董飈一步一步成長,如今…已在江南積攢了自有的人脈資源。

董門,正在逐漸壯大。

他的復仇版圖,正在一步一步,實現!

陳縱橫,將是他要對付的,最終目標!

而,就在此時。

酒店外。

黑夜中,數十輛寶馬X5越野車,正形成一排車隊,急速飛馳而來!

「嘎吱……!」

一陣劇烈刺耳的剎車聲!

數十輛越野車,猛地停在了和平飯店門口!

嘩啦!車門打開,數百名黑衣西裝的成員,猛地跨出車子!

一片,殺機森然!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