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活不是重生下載
  3. 重活不是重生
  4. 第八百五十一章 花落誰家

第八百五十一章 花落誰家

作者: |返回:重活不是重生TXT下載,重活不是重生epub下載

作為客人,尹長風非常自覺地站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饒有興趣的觀看著彩雲寨奇異而野性的求偶相親,似乎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其實尹長風的內心世界也在激蕩,他對美麗的芝雅也有一種深切的親近,尤其是那日在卧牛山上芝雅小鳥似的依偎在自己懷裡,一種溫柔的力量居然穿透了他那層堅硬的情感之殼。

看見芝雅笑盈盈向自己走來,尹長風有些不知所措了。正當尹長風惶然恍惚之際,彩雲寨的姑娘們忽然尖叫歡笑起來,原來芝雅已經將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示愛信物——一張綉有芝雅字樣的黃綢緞帕巾塞進尹長風懷裡。

不過,尹長風只迷糊了很短的時間,他很快就冷靜下來,他知道麻煩事馬上就會接踵而至。他擔心的麻煩事不是那些挑戰者,而是他現在的身份,吳迪這個臨時身份很尷尬!

張福還在躍躍欲試的時候,已經有人搶先來挑戰了。不用猜,就是那位人材出眾、頗有功夫的陸雲了。陸雲是真心喜歡芝雅,他想不明白,活潑可愛的芝雅為什麼會愛上一個藏在角落不敢露面的膽小如鼠的白面書生。

他想搶在其他人前面放倒白面書生而又不讓他受到傷害,此舉一則顯示自己拳腳之技,一則又向芝雅表示了自己的良苦用心,如此方好博得芝雅的芳心。

這時候,芝雅也明白了——自己對吳迪哥哥表明了愛,同時也將他推進了危險的境地。她有些後悔自己的魯莽,她也聽說過陸雲的功夫確實不錯,禁不住擔心地看著尹長風,可眼前的尹長風卻鎮定自若,甚至還轉臉過來朝著她微微笑了笑,但芝雅心裡仍然如亂鼠竄跳……

陸雲不想在芝雅面前傷害尹長風,自然就是用徒手搏擊的方式來爭鬥了。這個時候也由不得尹長風多做考慮,他與陸雲在壩子中央對峙著,一時誰也沒先出手。

四周的人群鬧騰起鬨,大家似乎都明白結果是不言而喻的。陸云何許人也?陸雲,瀟湘寨赫赫有名的拳腳武術第一高手,大家的記憶中,與他交手過招的還沒有誰在他那討得一星半點便宜。別說尹長風默默無聞,就憑那副白面書生的不堪模樣,不被揍得半死也要落個半殘。

站在人群中觀看的張季忠更是臉青如鐵,芝雅的爺爺老姚也在心裡埋怨芝雅不該把文弱書生的尹長風推進「比武招親」里,讓彩雲寨蒙羞。全彩雲寨的人恐怕都是一樣的想法,今晚彩雲寨徹底栽了。

武術中講究,高手對決后發制人。這是有道理的,敵不動就不能找到他的破綻,敵動就會露出他的「空門」。

陸雲的功夫是得以他爺爺真傳,而陸雲的爺爺的格鬥術卻是從原國民黨中央軍特勤部隊的一位高手那學來的,據說那位高手不但擅長徒手格鬥,更是精於刀術,可惜的是——陸雲的爺爺學的時間太短,自長紗淪陷於日軍后,那位高手就離開軍隊不知去向。

陸雲格鬥術的要領是穩、准、狠,只要尹長風的「空門」一旦暴--露,他便趁虛而入,一舉將尹長風擊翻倒地,當然看在芝雅的份上,他會手下留情的。所以,陸雲耐心地等著尹長風出手。

陸雲的耐心奏效了,果然尹長風先出手了。只是陸雲小看了尹長風這位白面書生,尹長風先出手僅是虛招,詣在引蛇出洞,誘使陸雲攻擊,讓他暴---露出自己的弱點。當陸雲以為已經找到了尹長風的「空門」時,便果斷虎跳出擊,撲向尹長風……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陸雲挾風裹電般地騰躍近尹長風時,他的身子竟然輕飄飄地飛過了尹長風頭頂,然後重重地跌落在壩子的石板上。陸雲迷惑地從地上爬起來,身上沒有負傷,顯然是尹長風手下留了情。

四周人群忽地歡呼起來。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自己想給尹長風手下留情,怎麼眨眼就全擰反了。陸雲面紅耳赤的站在那兒,一時年輕人的血氣湧上頭頂,衝散了他平時那副指揮若定的青年領袖風度,他快步跑向自己的同伴搶過一把腰刀,然後返回,恨恨地對尹長風說:「剛才是我不小心失手了,現在敢不敢用刀來與我決鬥!」

尹長風有些猶豫,他並不怕用刀與陸雲搏殺。他從來沒和人對練過,鋼刀不長眼,自己再怎麼小心也難免會傷及對方的。還有,尹長風的開山刀作為回贈剛才也送給了芝雅,即便開山刀在手,也是用來搏殺的。

「年輕人,好樣的,勝了它就是你的了,接住!」這時,一邊的張季忠轉嗔為喜。

忽然冒出的尹長風居然一下輕而易舉地擊敗了瀟湘寨最強悍的年輕人,著實為他長了臉,為彩雲寨爭了氣,他忍不住站起身來,解下自己的腰刀扔給尹長風。這是一把原日軍大佐的佩刀,顯見是季忠的珍愛之物。

尹長風右手慢慢地從刀鞘抽出腰刀,身子向左微側,將刀鋒朝前下方斜橫著,面色平靜地看著陸雲說:「咱們不必用命來賭,誰的刀落地算誰輸好嗎?」

這時,四周人群鴉雀無聲,只有熊熊燃燒的篝火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

瞧著尹長風握刀的姿勢,陸雲心頭一震,這姿勢太熟悉了,這樣握刀的姿勢暗藏著無數攻守的招數,他自己就是這樣握刀的姿勢。這是他爺爺傳授的,傳授時,他爺爺講過一件他親身經歷的關於這握刀姿勢的故事。

當年,倭國軍隊全面侵華,鐵蹄開始賤踏著江南富庶之地,所到之處,無不燒殺屠戮,奸擄掠。當時,陸雲的爺爺是華夏國軍的一個營長,他奉命率部在長紗城外一五九七高地阻擊日軍,掩護長紗城的政斧公員和老百姓撤退。

部隊在長紗集結的時候,上級派來一位姓姜的特勤教官,教授士兵刺刀刺殺要訣。其時,倭國軍隊除了武器優於華--夏軍隊,他們兇狠的刺刀拼殺也是令許多令士兵心生膽怯。

陸雲的爺爺說,那位姜教官是從黃浦軍校主動請纓來的,功夫甚是了得,幾天下來,他的士兵刺殺本領有了突飛猛進的提高。其實,刺刀拼殺只有那麼幾個動作要領,掌握了並嚴格比劃就行,剩下的更是力量和勇氣。

陸雲的爺爺十分尊敬姜教官,私下裡謙虛誠懇求教。大敵當前,姜教官亦不藏私,拳術刀術傾囊相授,尤惜時間太短,陸雲的爺爺僅僅學到不足一層的功夫,即便如此,會點三角貓功夫的練家子已然不是對手。

一個星期後,一五九七高地的戰鬥打響了,姜教官也隨他們部隊參加了那次戰鬥。

唉!那是一場令人怎能忘懷的慘烈廝殺喲——日軍的山炮、六零炮、機關槍像雹子像蝗蟲砸在陣地上,當場就死了好多弟兄。陸雲的爺爺和他的士兵皆是湘人,本土子弟,戰場身後就是自己的家園和親人,沒法退呀,只能誓死保家衛國,浴血奮戰,一時全都殺紅了眼。

攻擊一五九七高地的是日軍一個聯隊,聯隊長叫梅蠢一郎,這傢伙極狂,似乎很少在華--夏碰到硬骨頭,槍炮過後,就發起衝鋒,準備赤膊上陣,想用他們自視天下第一的刺刀剿滅這支華--夏軍隊頑強抵抗的意志。

實事求是的說,日軍的刺殺技術確實有他不同凡響之處,每當近身肉搏時,他們竟然拉掉槍栓關上保險絕不開槍,欲以一種在精神上壓倒對方的氣勢摧毀對方的信心。哪知這一次日軍想錯了,這支湘江子弟兵的刺殺本事絲毫不遜色於他們,強敵相遇,一次血濺沙場的殘酷拼殺難以避免了。

且不說湘江兒郎如何英勇抗敵,陸雲的爺爺就在這次肉搏戰親眼目睹了那位姜教官以一對眾,轉眼殺戮了數名日軍的神奇刀術。

姜教官也是使用的一柄日式指揮刀,那刀揮動起來粗看也無堪特別之處,然而一旦刀槍對訣剎那,刀尖抑或鋒刃便如同蛇身扭曲脫兔急轉突然改變方向,以快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或劈或刺,瞬間斃命日軍。

當時姜教官就是這樣的握刀姿勢,與他面對的日軍以前皆是傲慢無比目空一切,此時卻個個面露怯色,膽戰心寒。姜教官兇猛神奇的刀術給予華--夏士兵極大的鼓舞,你死我活的搏殺還在繼續,日軍還在姜教官和湘江子弟的刀下血肉橫飛……那一刻,日軍拼刺刀不開槍的神話終於破滅了。

倭國軍督戰的指揮官梅蠢一郎見他的士兵快頂不住了,大倭國皇軍居然被一支華--夏軍隊殺得人仰馬翻,他感到丟盡了顏面,於是竟下令機槍掃射,也不管是華--夏軍隊還是他的士兵。

倭國人的機槍突兀掃射,姜教官和許多弟兄當場就被掃翻在地,陸雲的爺爺亦急命機槍手開槍還擊,親自率部將還未死亡的弟兄搶回戰壕。

姜教官負了傷,他的右腿被機槍子彈打斷,是陸雲的爺爺為他包紮止血的。後來,姜教官被送去了野--戰醫院,陸雲的爺爺和剩下的百多號士兵也撤出了一五九七高地,至此陸雲的爺爺就再也沒有見到那位真正的武術高手姜教官了。

在1939年的長紗會戰中,那是一場規模很小的肉搏戰,史書上也許沒有記載,但相信經歷那場戰鬥而又活下來的日軍心裡明白,日軍所謂拼刺刀絕不會開槍只是一個神話,華--夏軍人更不是懦弱的羔羊。

沒想到今日,在與長紗遠隔千山萬水的彩雲寨,時間過去了近六十年,抗日軍人的後代與姜教官的傳人竟以這種方式見了面。

陸雲迅速冷靜下來,他畢竟是瀟湘寨年輕人的領袖,有頭腦,也有見識,更重要的是他也真的是條漢子。他意識到自己的確不是尹長風的對手,加之適才徒手搏擊時,尹長風確實放了自己一馬。

想到此,陸雲從地上拾起刀鞘將刀放回去,接著沖著尹長風尷尬地笑笑,說道:「我輸了!」然後怏怏離去。

尹長風卻是莫名其妙,怎麼回事?不就是擺出一個姿勢嗎?這握刀姿勢還是看張大鵬演練的時候學到的,有那麼厲害嗎?

哪知,旁邊的張福卻不服氣了,他不甘心芝雅就這樣被一個外來小子公開奪走,他攥著腰刀也想上前與尹長風一決雌雄。卻被他爺爺一把拽了回來,厲聲喝叱道:「你行嗎?別給老子丟人現眼了!」

張季忠的喝叱驚醒了色迷心竅的張福,張福也知道不是吳迪的對手,在這種場合上去挑戰只能是自取其辱,還會影響到他在彩雲寨的地位,正好借坡下驢地退出競爭。張福滿臉不服,滿眼怨毒地注視著勝利者——吳迪!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