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之都市狂仙(夢中筆丶)下載
  3. 重生之都市狂仙(夢中筆丶)
  4. 第1341章 戒

第1341章 戒

作者: |返回:重生之都市狂仙(夢中筆丶)TXT下載,重生之都市狂仙(夢中筆丶)epub下載

秦軒細細打量著長煙,二十餘年未見,長煙的變化太大了。

一身青羅霓裳,發如黑瀑。

失去了曾經在天雲的懶散,舉手投足之間,彬彬有禮。

很難想像,昔日在天雲宗整日醉酒,酒氣熏熏,略有瘋癲的那名女子,如今卻像是大家閨秀一般。

尤其是那雙眸子,清明,內斂。

修為,更是從昔日化神踏入了元嬰境,僅僅二十餘年,便跨越一個大境界,修鍊速度之快,遠勝昔日在天雲宗的百年歲月。

秦軒在打量著長煙,目光肆無忌憚。

反倒是長煙,眉頭微微皺起,換做任何一個女子,被一個長相兇惡,虎背熊腰之人如此無禮的注視,都會感覺到不適應。

秦軒察覺到長煙皺眉,收回目光,「林安不在,他有事忙碌!」

「哥哥很忙,仙女姐姐有什麼事情么?」林寶在一旁也清脆出聲。

長煙眉頭逐漸舒緩,她望著秦軒與林寶,「既然林安道友忙碌,那長煙擇日再來!」

她輕嘆一聲,便要轉身離去。

長煙並未認出秦軒,主要是秦軒如今的形象差距太大了。更何況,秦軒氣息內斂,她根本察覺不出來絲毫。

就在長煙打算轉身之時,秦軒卻忽然開口,「道友請留步!」

長煙一怔,有些疑惑的望向秦軒,她對秦軒印象不佳,隱約有一絲惡感。

「這位道友,有何事?」

秦軒淡淡一笑,笑容可憎,「在下略同一些天機命數,之前觀道友眉宇不凡,但卻有一抹愁思凝而不散,不知道友尋林安何事,說不定,我能幫上道友一些。」

「天機命數!?」長煙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在十大星域內,懂得天機命數的宗門不多,也就唯有一個天機門,可即便是天機門,也不會輕易透漏天機,以免受災禍。

她怎麼看秦軒,那略微兇惡的面相,也不像是能懂天機命數之人。

不過她倒是反應過來,為何秦軒之前目光會如此肆無忌憚。

長煙微微沉吟一聲,她今日索性無事,當即便淡笑道:「我尋林安道友來,是為了補一件法寶。」

她伸手從腰間取出那斷劍,「此劍跟隨我多年,乃我心結,如今心結已解,如今便想要修補合一。」

「道友心結已解了么?」秦軒輕笑一聲,「可喜可賀!」

他緩緩抬手,微微捏指,做出測算天機之狀。

「不過我曾略動一點神通,觀道友天機命數,道友乃是以酒築基,如今身上卻是酒氣全無,毫無半點影子。」

「而道友體內的功法,更不似玄天真宗的功法,想必道友應該不是玄天真宗的弟子,但道友行步之中,卻又有玄天真宗渺煙步的影子,不是玄天真宗的弟子,卻懂玄天真宗的神通,更是以酒氣築基!」

「在下曾遊歷星穹,途徑墨雲星,拜訪過天雲宗,曾聽聞天雲宗霓峰之人,有一女子,嗜酒如命,瘋癲如魔,跟隨師父一同入了玄天真宗修鍊,想必便是道友了!」

秦軒話語平緩,卻讓長煙那面容在這一刻變幻數次。

「道友拜訪過天雲宗!?」

「拜訪過!」

「我的確是天雲宗弟子不錯,至於以酒築基,昔日的確好酒幾分。」

長煙心中卻有些震驚,對於秦軒的話語也不由信服幾分。

她可以確定,自己從未見過眼前這虎背熊腰的男子,但男子言語,卻將她完全看透。

天機命數,竟然如此玄奇?

難怪,天機門立足三大星系,且連二品大勢都不願意招惹。

長煙心中微頓,她望著秦軒,「道友既然知天機命數,那道友可知昔日霓峰內,霓峰除卻我師父雲霓與我長煙外,且還有一名弟子,道友能測出他身在何方,安危如何?」

長煙的目光之中有一絲緊迫,尾指在微微一頓。

秦軒捏指之手也是輕微滯住,「道友,我觀的是道友面相,旁人命數,我如何能測出?」

長煙深吸一口氣,自嘲一笑道:「是長煙冒昧了。」

秦軒望著長煙,心中卻有一絲悵然。

他很快便平靜心神,望著長煙,「道友之前嗜酒如命,如今卻是酒氣全無,眉宇間更有愁思,除卻這斷劍外,想必是遇到了什麼難處?」

「若是方便的話,可與道與我聽,或許我能為道友指點出一條明路。」

長煙將石桌上的斷劍收起,她淡笑一聲,便要轉身。

「罷了,大師好心,長煙心領了!」

秦軒微微皺眉,「不便透漏么?」

「不是,只是不想連累大師。」長煙輕輕一笑,「既然大師拜訪過天雲宗,那想必應該聽過天雲長青這四字。」

「不瞞大師,天雲長青乃是我師弟,可我這師弟,生來驕狂,讓人難以省心!」

長煙輕嘆一聲,「我雖以酒築基,百年嗜酒如命,希望以酒平心結,可直至數月前,長煙方醒悟。」

「若是酒能平的心結,又如何能稱之為心結?自欺欺人罷了!」

「酒氣全無,不過是因為戒了罷了。」

長煙嘴角微挑,她望著手中的斷劍,「想我長煙平生,也是可笑,昔日滿門滅,我卻避於天雲宗,借酒消愁,整日瘋癲。昔日仙凰遺迹大開,我師弟在其中甚至與仙榜天驕生死博弈,我卻在玄天真宗望天地日月,對酒高歌。」

長煙深吸一口氣,「我那師弟如今不知身在何方,我長煙曾欠下我那師弟太多恩德,想來想去……」

長煙嘴角自嘲到了極致,「我才發現,便是師弟遇劫,受苦受難,可我又能如何?師弟招惹的是那仙脈大宗,我一介元嬰修士,於仙脈大宗不過螻蟻,幫不上我那師弟絲毫,甚至,連多說一句話的資格都沒有。」

「昔日仙脈大宗諸多至尊蒞臨天雲,我又能如何?」

「諸多之事,愁思百般,我長煙才發現,便是再多酒,也難以讓我相忘。」

「這酒,不喝也罷!」

「我逃避了一生,可不能逃避此生!」

長煙輕喃道:「戒了吧,留到我那師弟歸來,再飲個痛快!」

她不是在對秦軒言語,更彷彿是在對自己所言。

秦軒沉默了,長煙反應過來,低笑一生,「驚擾大師了,便當作長煙再瘋癲一次,莫要見怪!」

她連忙轉身便要離去,今天她已經說的太多了。

不知為何,面對這初面有惡感的男子,她卻有一絲信任,竟將盤桓多時的心中所念盡數說出。

就在長煙轉身踏步時,秦軒緩緩開口,「道友,我剛剛算了一下道友師弟,那天雲長青的天機命數。」

長煙身軀猛然僵滯,腳下一頓。

秦軒輕笑一聲,「他很好,道友……」

「無需擔憂!」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