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名門暖婚之權爺追妻攻略下載
  3. 名門暖婚之權爺追妻攻略
  4. 854 婚前:齊聚京城,似有熟人歸(3更)

854 婚前:齊聚京城,似有熟人歸(3更)

作者: |返回:名門暖婚之權爺追妻攻略TXT下載,名門暖婚之權爺追妻攻略epub下載

農曆臘月22那天,嚴家人抵京,喬家人則是在當天晚上搭乘飛機抵達的。

前幾日京城下了雪,此時萬物皆白,融雪時節,就連空氣都比平素更加冷澀,不過固然總說下雪是吉兆,加上此時新婚氛圍濃厚,似乎也能抵消這份寒冷。

相比較傅沉的忙碌,宋風晚這段時間算是過得非常清閑了,每天除卻喝湯保養鍛煉,就是追追劇,看看新聞。

所以多日不見,氣色比以前好了許多。

婚禮之前,兩家人還得坐在一起,規劃一下最後的事情,當時跟著傅沉去酒店的是段林白,純屬閑來無事,瞎湊熱鬧。

當他們到酒店,一打眼就看到客廳內坐著一個黑面煞神。

喬望北冷肅著臉,一絲不苟坐著,臉色透著股陰沉慘白,段林白當即後背一涼。

「我去,喬先生這是幹嘛?」

喬艾芸則招呼兩人進屋,看了眼喬望北,解釋道,「他這次坐飛機過來,恐高,感覺不舒服,現在還沒調整過來。」

恐高?

段林白咋舌,他本就長得冷厲,大喜的日子,這麼青白著臉,肯定嚇死人。

此番過來,就是對幾天後的迎親細節再敲定一下,說完之後,傅沉就看了眼四周。

「找晚晚?」喬艾芸笑道。

「人呢?」

「我們這邊有兩個小孩子,晚上太吵了,就給她又開了個房間,她睡在隔壁,昨晚她幾個同學過來,幾個女生聊到後半夜才睡,估計還沒醒。」

「我去看看她。」

傅沉說完,坐在一側,不發一言的嚴望川冷臉說道:「婚前不見面。」

「看一眼也沒事。」喬艾芸是完全向著傅沉的。

她說完,嚴望川就是想發聲,也只能幹憋著,忍住。

傅沉到那邊的時候,是胡心悅開的門,「三爺,晚晚還沒起。」

「沒事,方便進去?」

宋風晚伴娘就是她的兩個室友,而傅沉找的則是自己出國留學時結實的兩位好友,有一個在他訂婚時來過京城。

他反正是不會找蔣二的。

「方便啊,快進來。」胡心悅急忙退開身子,打量著傅沉,也只能感慨宋風晚是真的幸運。

她最近在和男朋友吵架,雖然還沒畢業,不過到了大三,大家都有各自規劃。

她想考公務員,回家去,男朋友則想來大城市發展,總是達不成統一意見,剛才還打電話吵了一架。

「你哭過?」傅沉打量著她,他經常請宋風晚室友吃飯,對兩人都挺熟了,胡心悅性子大大咧咧的,不是個愛哭的人。

「就和男朋友有點小摩擦。」

「嗯。」

傅沉沒多問,總之是別人的事,他不了解,不方便發表意見,而他進來后,十方和千江也緊跟著進入,手中還提著一點吃的和奶茶,定然是給她們帶的。

「晚晚房間在最裡面,不好意思,昨晚聊得有點晚。」胡心悅扯著頭髮,面對傅沉有些不好意思。

傅沉只是一笑。

昨天晚上九點多,某個小丫頭就告訴自己,自己困了,要睡覺!

結果卻是……

所以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你的另一半在和你說晚安后,到底都在幹嘛。

傅沉推門進去,宋風晚都沒醒來,裹著被子,將自己纏成一個蠶蛹樣。

胡心悅則叫了苗雅亭出來,與十方、千江在客廳吃東西聊天。

胡心悅是個心直口快的人,十方看她心事重重的,多問了一句,她就把與男朋友的問題拋出來,「……你們是男人,應該更了解他的想法,他現在太強勢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你們有什麼好的意見?」

十方嘴碎,直接開口。

「我覺得吧,你應該和他好好聊聊,他如果就是想在大城市奮鬥幾年,你可以考慮等他,或者陪他過來……」

他絮絮叨叨說了半天,胡心悅聽得認真。

畢竟是個小姑娘,覺得他說話的邏輯是完全符合邏輯,還認真點頭,接著轉頭看向千江,「千江大哥,你有什麼好的建議。」

千江此時穿著西裝,一絲不苟,紋絲不亂的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杯紅豆奶茶,聽她詢問自己,只說了五個字。

「別聽他胡扯。」

十方聽了這話,不樂意了,「噯,你幾個意思,什麼叫胡扯?」

「一、你沒談過戀愛,沒經驗,純屬紙上談兵,沒依據。」

「二、他就是看了些家庭調解,戀愛相親節目,說得都是套話,沒實際意義。」

「三、基於以上,所以別聽他的。」

胡心悅和苗雅亭對視一眼,顯然不知道,千江平素說話是個這個狀態,因為他們碰面,最多打個招呼,沒聊過天。

十方炸毛了!

還搞特么以上?你怎麼不上天。

「這隻有兩條,你還以上?」

「三條規整,湊個數。」千江說得理所當然。

「那你說,你有什麼好的意見?」

千江低頭喝著奶茶,「我不清楚,沒意見,不發表!」

「我不會胡亂提建議,禍害別人。」

「有自知之明。」

十方心態崩了,這是說他不懂裝懂,還禍禍人家小姑娘!

他剛想說他是個老男人,沒談過戀愛,不懂風情,只是千江一道視線射過來,某人不作聲了,他自己也是老男人,也沒談過戀愛,沒資格說她。

免得被他懟。

胡心悅被這兩人的相處模式逗笑了,暫時就沒管男朋友那檔子事。

而此時屋內的宋風晚已經醒了,許是肚子里的孩子有感應一般,她覺著不大舒服,翻身的時候,就看到傅沉正坐在床邊盯著她看。

她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眨了眨眼,直至某人傅沉在她額頭親了下,她意識才回籠。

「你怎麼來了?」

「昨晚幾點睡的?」

宋風晚聽了這話,忍不住往被子里縮了下脖子,「就稍微遲了點。」

「你懷著孕,要顧著點孩子。」

「你什麼時候這麼在乎這個孩子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覺得你一直不喜歡他。」

傅沉:「……」

自己做得很明顯?

傅寶寶:o(╥﹏╥)o

傅沉待會兒還有事情安排,也沒耽擱太多時間,「我要去機場接朋友,你好好休息。」

「你的伴郎長什麼樣啊?有沒有合適的給雅亭介紹。」宋風晚想起能給人介紹對象,盤腿坐在床邊,一臉興奮。

「有合適的我給她留意一下。」

宋風晚笑著點頭。

傅沉無奈,怎麼突然想起當小媒婆了。

**

傅沉在接了自己好友之後,就直接送他們去下榻的酒店,晚上約了段林白等人一起小聚。

大家難得聚得齊整,加上最近為了他的婚事,也沒少忙活,傅沉乾脆就將一群人攛掇到一起,在酒店擺了一桌。

京寒川和許鳶飛到的最早,後面大家才陸陸續續前來,余漫兮最近有新的節目在錄製,就沒過來,傅斯年人是到了,不過還奶著孩子。

他生得冷峻,抱著個奶娃娃,總有種莫名的違和感。

總覺得,這孩子不是他親生的,而是拐來的。

不消多時,段林白、許佳木是和蔣家兄弟一起到的。

最近宋風晚要結婚了,蔣二少整體躲在家裡,一副悲痛欲絕,活像要去尋死覓活,他原本也不想來參加活動的。

蔣端硯直接說:「今晚宋風晚可能到場。」

蔣二少蹭得從床上跳起來,幾乎是鯉魚打挺那種,出門前,還特意洗澡整理了個頭髮,畢竟這可能是她婚前的最後一次見面了。

再過幾天,她就是別人妻子了。

蔣端硯無語:「人家馬上就是孩子媽了。」

蔣二少:他哥到底是什麼魔鬼啊。

就因為他這麼毒舌,所以這麼長時間,還是個單身狗,哼——

你丫就是活該單身一輩子,當個鰥寡孤獨的老男人!

幾人入座后,彼此熟絡些,就算是見到京寒川,蔣二少都不像之前那般局促,不過幾人看著蔣端硯,總想從他身上看出一些東西。

畢竟有秘密的男人……

特別有吸引力。

**

傅沉與他幾個好友是在十多分鐘后才到包廂,當時是說他會到三個人過來,只是沒想到還多了個人。

「稍等,我去添一張椅子。」服務員說道。

因為人數既定,酒店早就將多餘的凳子撤出去,只能臨時添加。

而多出來的,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

成熟,自信,渾身像是有層光。

「你先坐。」畢竟是女士,幾個男士就讓她先落座。

「謝謝。」幾人顯然很熟,她也沒刻意推搪。

蔣二少當時正低頭玩手游,看到傅沉等人進門,剛收起手機,就瞧見緊跟著進來的女人,當時一個激動從位置上站起來。

凳子倒了,面前杯子里的水也灑了。

動靜頗大。

「卧槽,我……」蔣二少死盯著對面的人。

「你幹嘛,認識?」段林白就坐在他邊上,隨口問詢。

「沒、不認識!」

蔣二少臉都嚇白了,怯生生瞥了眼身側的人。

蔣端硯伸手扶起他的杯子,扯了紙巾,將他桌前滾落的水,一點點吸附趕緊,扔紙巾的動作,瀟洒利落,與尋常沒有半分不同。

服務員添了椅子后,傅沉才依次介紹在座的人。

這其中就有上次傅沉訂婚,那位學計算機處理的朋友,當時許爺還很喜歡他,是京大本碩博連讀的保送生,在國外進修,此時在保密部門工作。

他與京寒川握手時,明顯感覺到某人似乎不待見自己。

他們不認識,更沒說過話,難不成自己得罪過他?

還是京六爺就和傳聞一樣,冷麵黑煞。

當傅沉介紹道此番跟他過來的唯一一位女性時,傻子都看得出來蔣二少表現得極不正常。

其實這人傅沉也是剛認識,也是接了傅家邀請函,只是沒想到與自己幾個朋友認識,就順道請來一起吃飯。

不過她不是傅沉請的,估計是二老邀請的熟人女兒亦或是孫女。

段林白抵了抵蔣二少的胳膊,壓著聲音問道,「怎麼?你認識的?」

「不認識。」蔣二少已經緊張得灌了大半壺熱水。

「你不認識,你這麼緊張幹嘛?我還以為是你在國外欠了什麼風流債。」

「怎麼可能,你別胡說,我和她根本不是那種關係!」

蔣二少著急解釋,情緒甚至有些激動。

看得段林白一愣一愣的,「我就隨口一說,你至於反應這麼大?」

「我現在可是清清白白的兩家子弟,你別敗壞我的清譽。」

段林白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清譽?這東西你早就沒了好嘛。

一開始雙方都不熟,難免有些生分,一巡酒後,彼此就放開了些,傅沉眯著眼,打量著不遠處的蔣家兄弟……

視線又在那個不認識的女人身上掃了下。

好像有什麼情況啊。

這件事不單單是傅沉察覺了,在場的,就算是遲鈍如段林白,都感覺到了異樣,只是幾個當事人寵辱不驚罷了。

而蔣二少因為喝了太多水,席間跑了多次廁所,惹得眾人頻頻側目,還以為他身體有什麼毛病?

蔣二少壓根沒毛病,他就是緊張,想跑廁所!

------題外話------

蔣二少緊張想上廁所,就和浪浪緊張想抖腿是一樣的。

浪浪:……

大家還在看: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