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紀小姐的甜蜜獨家下載
  3. 紀小姐的甜蜜獨家
  4. 第175集 我不會告他

第175集 我不會告他

作者: |返回:紀小姐的甜蜜獨家TXT下載,紀小姐的甜蜜獨家epub下載

撞擊聲讓夏泉一個哆嗦,她手掌握拳緊緊攥著,沒有任何辯解。

也無需辯解。

霍易知不費吹灰之力就已經知道那條信息是從他手機里發出去的。

是,霍易知簡直氣炸了,江鶴扣下來的人說收到個陌生號碼的消息,他們也懷疑準確性,但是有消息就得打一杠子。

結果江鶴號碼一調出來,卧槽,簡直要戳瞎霍易知的眼。

連查都不用查,這號碼熟到他這輩子都忘不了。

他自己的手機號,麻痹總不會是他自己通風報信,又他媽不是傻逼!

都不用想了,那個罪魁禍首是誰?!

他就說她怎麼這麼乖的跟他滾來滾去,原來是早有預謀。

這個坑挖的深,跌的霍易知渾身疼,他氣的真想掐死丫的。

文文靜靜一姑娘,平時悶的連句多餘的話都沒有,上來咬一口,真他媽疼。

真應了那句老話,會咬人的狗不會吠。

霍易知胸口氣的鼓脹的疼,想他霍九怎麼就能翻在了她這條小船上?

他不死心的,「誰指使你的?我他媽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

夏泉抬起眼來看著他,她要拼盡全力才能讓自己不顫抖,他的生氣和暴怒都在她的預料中,是她利用了他。

這點上夏泉真的沒有解釋的餘地,她也並不想推脫,但凡還能有其他辦法她也不想這樣。

「對不起。」

她望著他,眸光中有悲憫。

悲憫?!

卧槽,她是可憐誰?!

霍易知手指點著她,氣的,「怎麼,想跳出韓家卻拖上我?夏泉,你想的太好了!但我告訴你,沒可能!我他媽有過的女人可不止你一個。」

「我知道。」

夏泉垂著臉,聲音很輕。

「我也可以對外說是你勾引我,你說,有多少人會信我說的話?」霍易知冷著臉,那雙桃花眼中斂去風情后就剩下冷冰冰的殘酷,「而且,也確實是你勾引我!」

手指用力蜷緊了,夏泉點頭,「可以。」

她的聲音極輕的從牙縫中飄出來,落在霍易知的耳朵里卻像是鍾錘一樣滿是迴音。

霍易知直起身子,他轉身往外走,「江鶴,你聽見了,按照夏小姐說的去做。」

「九爺?」

「聽不懂人話嗎?!」霍易知猛地轉頭,眼睛里燒了一團烈火,把江鶴到了嘴邊的話全都給堵了回去。

……

因海外市場股票震蕩,霍鈞安昨天從老宅離開到了公司,然後就一直在跟大家開視頻會議。

昨晚他忙到很晚,不想回盛華庭就來到西郊,結果本應該在家的女人,不在家。

他電話打出去,關機。

霍鈞安莫名的內心很刨燥,因為她,他在老宅被他爺爺和老爹輪番的教訓。

好,當然這個不怪她,但是總不能讓他連人都見不到吧。

而且她的腳要休養一陣子的,怎麼還能到處亂跑?!

但是因為確實太晚了,霍鈞安也沒多想,想著天亮了再問一下。她腳上的傷他是有些擔心的。

在沒有紀初語的西郊的房子里霍鈞安還沒睡醒,就被電話吵醒了。

彼時霍易知打電話,「七哥,你跟媒體打聲招呼,把新聞爆料攔下來。」

「什麼爆料?」霍鈞安問。

霍九簡明扼要,「我跟夏泉上床被拍了。」

霍鈞安額角抽抽著,「你是準備為了她跟你舅舅翻臉嗎?」

「卧槽,開什麼玩笑?」霍易知都想跳起來了!

霍鈞安頭疼的按按眉心,他掛了電話之後開始安排,這個清晨忙的一塌糊塗。

等到他想起來要打個電話的時候,發現,紀初語的手機號依然不通。

他惦著手機站在辦公區的窗戶前,臉沉成黑炭一樣。

宋培生進來,「七少,回趟老宅。」

「老九的事?」

「是。九爺父母已經訂了機票往回趕,估計要很晚才到,已經安排人去接了,老爺子不放心韓家,讓我們也過去。」

很明顯,老九這是讓人仙人跳了。

霍鈞安點頭,他拿了外套跟宋培生一路往外走,男人手機撥出去。

手機響起來,宋培生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剛要接聽,看著手機顯示屏上的號碼,他瞅一眼霍鈞安,「七少?」

霍鈞安盯著他的手機,半響才切斷電話。

什麼鬼?打錯了?

宋培生一臉茫然。

霍鈞安收起手機來,再次確認他的手機可以撥出也可以打進來,手機沒問題。

「什麼情況下你手機關機?」霍鈞安突然問。

宋培生狐疑的,「我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啊。」

霍鈞安瞄他一眼,「沒有特殊情況?」

「出國,飛機上。」

男人點點頭,「嗯。」

他腦子裡開始計算時間,但是,從昨晚到現在,十幾個小時,她瘸著腳跑哪裡?!

看霍七少一臉沉思,宋小爺湊過去,「誰的手機關機了?」

霍鈞安伸手蓋在他臉上直接把人推開,男人長腿邁出去。

宋小爺覺得他大約猜到了,「紀小姐不接你電話?關機?」

「……」

「也有可能把你拉進黑名單了!」

男人腳步猛地頓住,嚇了宋培生一跳,他側身站到旁邊避免撞他身上。

霍鈞安下頜線綳著,他偏眼看向宋培生,「你再說一次,沒聽清楚。」

「……」宋小爺幾乎就要雙手舉起來,「我開玩笑的。」

「忙完了給葉旭去個電話,問問她的行程。」

「……」

……

霍易知跟夏泉這一實錘真的是跌破大家的眼鏡了。

霍治中按著太陽穴不說話,耿嘉女士看著坐在對面的兩個人,嘆口氣,「我最近是不是應該去廟裡燒燒香。」

「你燒多少香也抵不過他們霍霍。」霍治中哼一聲。

他抬起眼來看向霍鈞安,「韓家的背景不幹凈,生意上我不想跟他們有牽涉,但到底連著點親戚關係,你上次還折了韓旭的手,雖說是他們有錯在先,但韓豐年這個人不是個肯吃虧的。易知這事,我恐怕會牽連到生意場上。」

霍鈞安點頭,「我明白,我有分寸,這事老九不方便出面,我來處理。」

「這種時候,穩定是最重要的。未來你會知道,生意場上總是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沒有對錯,因為商業的本質是利益,這個大前提是不變的。但事兒都是人做的,是人就離不開人情,在你還有能力的時候得饒人處且饒人。」霍治中話中有話,「這次老九的事你動了白家的渠道吧?!」

霍鈞安點頭。

「而且,處理的還很好。之前你那麼不客氣的下了白松寧的面子,這才剛剛的事情,人家不計前嫌,這個情你是要領的。」

霍鈞安清冷的眉眼中有一份沉重,他點點頭,「我明白,爺爺。」

老爺子交待完了看向霍易知,「你說說,你準備怎麼辦?」

「涼拌。」

霍易知隨口丟出去兩個字,看老爺子手裡的拐杖要招呼過來,他忙手掌往前平推告饒,「二爺爺,我說真的,這種事只能冷處理。時間久了大家淡忘就行了,再有什麼事處理什麼事就是了。」

「你把那姑娘扣了?」

霍易知罵了句,江鶴這個嘴不把門的。

「扣了。」霍九陰著一張臉,枉費他混跡江湖這麼多年竟然就栽她手裡。

老爺子盯著他,「你是覺得這中間有貓膩嗎?」

「難說。」

「我已經通知江鶴把那姑娘帶過來……」

霍易知猛地站起來,老爺子眉心一蹙,喝道,「坐下。」

霍易知又乖乖坐回去。

「你自己說冷處理,但是外面沸沸揚揚的傳是她勾引的你。這些都是你放出去的消息吧?」

霍九,「……」

「你這話說半截藏半截,我已經從江鶴那裡聽到全部了。」顯然,霍治中對他沒信任感。

「我已經派人去機場接你爸媽了,他們一會兒到。你們就坐這裡等一會兒,等人到齊了再說。」

老爺子下了命令,他起身,老太太忙扶住他,「休息會兒?」

「不用,陪我去院子里透口氣。」

丟下這幾個小輩的,老兩口站在別墅院子里,深秋初冬的夜晚有些涼也有些蕭瑟。

老爺子隱隱的嘆口氣,「他們終究是大了,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我也該卸任了。」

「是,早該卸任了。」老太太笑著,「操不完的心,也該享享清福了。」

霍治中看她一眼,「小九這事,你怎麼想?」

「等他爸媽過來著再說吧。」老太太望著月亮,「雖說我把清平帶起來,可說到底隔著一點,這孩子懂事一直也沒忤逆過我的想法。他那時候有個談的好的女朋友,我說秀嵐更適合他,他就真的娶了秀嵐。

這些年我這心裡就提心弔膽的,我一看到韋至兩口子膩膩歪歪的我就有點覺得是不是我當時錯了你看清平兩個人就有點擰巴。

現在他們也為人父為人母了,先聽聽這當父母的什麼想法。」

「嗯。」老爺子點點頭,他看一眼自己老伴,安慰,「雖說我瞧不上韓家,但是秀嵐很好,是過日子的女女人。清平本來就寡言冷漠,你指望他像韋至一樣?不可能。但那不代表他們就過的不好。就像鈞安也不可能跟小九一樣的。」

老太太想了想,「這倒是。」

……

霍清平和韓秀嵐風塵僕僕的就趕到了。

清平兄的臉不亞於南極的冰塊了。

韓秀嵐進門見到霍易知整個人氣的都要掉出眼淚來,上去沖著霍易知就一個勁兒的打。

霍易知也知道自己這回是百口莫辯,任著他媽打。

夏泉跟著江鶴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

韓秀嵐打著打著就哭起來了,她是又生氣又心疼。

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這顯然是被人設計的她怎麼能不心疼,可你看看他都做了什麼事,那是他表弟的未婚妻呀。

而且他要是能守得住自己怎麼又會讓人設計了?!

霍易知一看自己老媽哭了,更頭疼了,清平兄那臉色呀,哎喲喂!

霍九伸手抱住自己老媽,告饒,「媽,媽,我知道我錯了,你別哭了,算我求你了。我以後都聽你的話行不行?」

霍易知一個頭兩個大,我的親媽呀,你再哭下去我可就活不了了。

夏泉知道自己做的這事不地道,霍易知好歹是幫過她幾次的人。

可是韓旭能給她下藥一次就能第二次,她真的被逼到走投無路了。

拿自己的名聲做一場豪賭,韓家要一個清清白白的兒媳婦,既然已經這樣了,那自然是不肯要她的。

夏泉就是想跟韓旭解除婚約,至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但她並沒有想纏著霍易知的想法,與女人相比,這種事情對男人的影響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變淡。

只要霍易知咬定是她勾引的他,那她才是最錯的那一個。

而且,他也確實已經那麼做了。

夏泉不恨也不惱,對她而言,現在是最壞的時候,可也是最好的時候。

她內心裡充滿平靜,她認定了她能夠傷害的人只會是自己,不會對霍易知造成本質上的傷害,他是男人,而是是一個很帥的,有著讓人羨慕的家世背景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會讓多少女人為之傾心與傾慕,他以後會照樣的結婚生子不耽誤。

夏泉就是用這樣的想法來安慰自己的過錯。

可當她看到韓秀嵐抱著霍易知哭了,她的眼眶也紅了起來。

她忘記了,她傷害的不是一個人,她傷的是他和他最親的人。

手指用力的攪在一起,夏泉輕垂著眼,她能感受到從她進來后霍易知投射在她身上冰冷的視線。

見人都到齊了,老爺子開口,「秀嵐,別哭了,事情已經發生了,那就看看應該怎麼解決。」

「是。」霍清平走過去,他伸手攬過韓秀嵐。眸光如刃的釘到霍易知身上。

霍治中看向霍易知,問,「江鶴說,這姑娘在會所里被人下了葯,他說要送醫院,你沒讓送。是不是?」

「是,我是沒讓送,但是……」

老爺子手抬起來阻止他的話,「我就問你,是還是不是?」

「是。」霍九咬牙。

老爺子又轉頭看向夏泉,「誰給你下的葯,你知道嗎?」

夏泉抬起眼來,她抿著唇眸光里是被硬逼出來的冷靜,可深藏的那份忐忑依然掩蓋不住。

她沉了半響,終於開口,「不管誰下的葯,他跟我一起……是事實。」

霍易知真想掐死丫的。

霍治中眉心擰了下。

老太太仔細的看著這姑娘,彎眉杏眼倒是生的標緻,最主要是她眸光里那份清清冷冷的堅決。

霍清平盯著她,「你有什麼要求?」

「我不會告他強姦。」

「卧槽,強你妹!」霍易知暴怒了,他剛一站起來就被霍鈞安一把壓下來。

霍九氣的,直接甩開霍鈞安的胳膊他上前幾步就要把夏泉拎起來,「我他媽要不要把我們的視頻搞出來給你看看?老子就怕你咬我,特地按了攝像頭。」

夏泉臉色一下子變的慘白,她手指幾乎摳進自己掌心裡,有點分不清霍易知說的話里有幾分真幾分假。

「怎麼?怕了?」

霍易知站在她面前,兩個人之間,這種老鷹和小雞的強烈視覺對比讓人忍不住捏把汗。

夏泉忍著心臟要跳出來的不安,「視頻也是,也是你強……」

老鷹被小雞啄了下,急眼了,上去就把小雞的衣領給拽住了。

如果不是這氣氛太嚴肅,霍鈞安都想要笑了。

何時見霍易知這麼憋屈過。

霍清平怒了,伸手重重的拍在身邊的桌子上,「霍易知!」

霍易知真的給氣到了,他沒見過這麼無理賴三分的女人。

鬆開抓著她衣領的手,霍易知警告的點點她。

夏泉鼻子發酸,可她不能哭,她強硬的咬著牙,等著。

霍清平繼續問,「你,或者說夏家要什麼?」

「跟夏家沒關係,跟韓家也沒有關係。」夏泉抬頭看過去,「我就想知道我名下的資產,您有辦法債轉資嗎?」

霍清平審視的盯著她,他轉開眼去看向霍易知,等待他的解釋。

霍九冷著臉笑了,「不可能。夏家那麼大一個爛攤子,你自己不長腦子讓人扣在頭上,活該!睡一晚就能換幾個億的負債資產,你當你這麼值錢?」

夏泉抿著唇線不說話。

夏家的事霍清平不了解,不是一個圈子的人,跟夏廷偉有接觸還是因為韓家,雖然霍九說的不清不楚,但是霍清平也大約了解了,他蹙著眉心看向夏泉,此刻大約也是有些明白了這小姑娘的心思,「我們不是慈善機構。你這個問題我們解決不了,但是今天的事情總是要給你一個交代,你可以說說你想要什麼?」

「我要錢。」夏泉毫不猶豫。

霍清平沉吟,「多少?」

「隨便。」

霍易知笑了,「隨便?」

他突然伸手去掏自己口袋,錢包里找出一個硬幣,沖著夏泉直接彈過去,「你就值這個。」

硬幣彈到她身上又落到地上,滾了一圈停在了她的腳邊上。

夏泉從來不覺得自己就是個特別臉皮厚的人,相反了她覺得她臉皮子很薄,可此刻她才察覺,人的潛力,果然無窮。

她彎腰下去撿起那一枚硬幣攥在掌心裡,問,「我可以走了嗎?」

霍清平抬眼看向老爺子,霍治中擺擺手,「讓人送她走。」

夏泉出來,風一吹她之前出的一身汗格外的冷,她雙手抱住自己,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今天,就像是人生的轉折點。

夏泉想,這真是個最好的時候,她可以擺脫韓家。

可這也真是個最壞的時候。下一步,等待她的將是惡意轉移優勢資產的判決,幾年的牢獄之災。

若可以用幾年的牢獄換來此生自由。

夏泉想,或許值得一拼。

霍清平壓著心裡的怒氣,他也不能當著老人的面揍他。

「事情已經問明白了,下一步怎麼辦你拿主意。還有,韓家到底是秀嵐的娘家,該道歉還是要去道歉。」霍治中看著霍清平,「做決定前去你爸媽墳上燒個香。」

霍清平應著,「我知道了,我會妥善處理。」

「行了,走吧。」

出了門,霍清平喊住江鶴,「你和易知跟我回去,夏家的所有資料帶著,還有今天的所有證據帶著。」

「爸。」

霍易知太陽穴的地方綳起來,莫名的有種特別不好的預感,「爸,你讓我自己處理!」

韓秀嵐不明所以的看看他們,「你爸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總不會害你。」

「你處理?」霍清平冷冷的,「你處理的方式就是說別人勾引你,全都不是你的錯。」

「……」

霍易知突然特別不想跟他爹講道理了,他覺得他爹上來沒頭沒臉的抽他一頓其實也挺好的,這種冷靜的跟他說話的方式,霍九覺得,上頭。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