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爺是病嬌得寵著下載
  3. 爺是病嬌得寵著
  4. 500:紡織番外4:洞房花燭,奶爸江織(二更

500:紡織番外4:洞房花燭,奶爸江織(二更

作者: |返回:爺是病嬌得寵著TXT下載,爺是病嬌得寵著epub下載

周徐紡被推出來的時候,意識是清醒的。

「寶寶呢?」

江織蹲下,想碰碰她的臉,抬起手他才發現掌心破了皮,有一個一個帶著血痕的指甲印。

他把手收回去:「護士抱去洗澡了。」

他好像還沒緩過來,看上去冷靜得過分,整個人顯得有點獃滯。

周徐紡思路就很清晰了,清晰地在腦子裡過了一遍她看過的泡菜劇和言情小說:「你快去寶寶那裡,別讓人抱錯了。」

魂兒被硬生生拽回來的江織:「……」

他沒有心思管孩子:「何嬸在,不會抱錯。」

周徐紡沒力氣,但她很著急,手抬不起,她就用眼神催江織:「不行,你也要去看著。」她拼著一口力氣,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別抱錯了,最漂亮的那個才是咱們家的。」

最漂亮……

被她這麼一催,江織那顆吊著的心才落回去一點:「送你回病房我再去。」

那好吧,周徐紡催後面推車的護士:「護士小姐,可以推快點嗎?我怕我兒子被別人抱走。」

護士:「……」產婦,你想多了好嗎?

江織把孩子抱回來的時候,周徐紡已經睡著了。為了降低凝血速度,她在手術之前注射了微量的青霉素,藥效還沒有退,睡得有些昏昏沉沉。

何嬸把開水瓶放下,說話聲音很小:「換洗的衣服放在了柜子里,尿不濕和奶粉在桌上,我們幾個就先回去了,明天再過來。」

「麻煩你們了。」江織說。

「街里街坊的客氣什麼。」

何嬸她們幾個一道回去了。

江織還不太會抱小孩,照著護士剛才教的動作,僵硬地抱了他一會兒,見他乖,不哭不鬧也不亂動,江織才把他放到周徐紡身邊。周徐紡眉頭動了動,沒醒。

江織看看時間,太晚了,明天再通知。

第二天早上八點,林秋楠接到了江織的電話。

「奶奶,是我。」

他聲音沙啞,一晚上沒睡。

昨天薛寶怡結婚,林秋楠以為能見見他,結果人影都沒看見一個,她窩了一肚子氣:「寶怡結婚你都不來,還打電話來幹嘛?」

江織直說:「徐紡生了。」

林秋楠先是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后,急急忙忙問:「什麼時候生的?徐紡呢?她怎麼樣了?男孩還是女孩?」

「昨天晚上八點生的,徐紡很好,母子平安。」

「你們現在哪?」

江織沒作聲。

林秋楠知道他在顧慮什麼:「星辰,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是家人。」

電話那邊沉默了幾秒。

江織說:「你們偷偷過來,別被追蹤了。」

掛完電話之後,他把醫院的地址發給了林秋楠,一抬頭,見周徐紡眼睛睜開了。

「徐紡。」

周徐紡歪著頭,在看小孩:「他是不是餓了?」

寶寶還沒睜開眼,但是嘴巴在動。

江織說:「我去泡奶粉。」

奶粉蓋還沒打開,周徐紡就說:「我想給他吃母乳。」

江織有點愣。

周徐紡不好意思了:「你背過去。」

他回神:「哦。」耳朵紅了。

周徐紡恢復得快,刀口已經不那麼疼了,她側躺著,心理奇奇怪怪的,看著小寶寶猶猶豫豫了一會兒,然後偷偷摸摸地把衣服掀起來了。

過了一會兒……

「江織。」聲兒很小很小。

江織回頭:「嗯?」

周徐紡嚇了一跳:「你你你別轉過來。」

「我看你又不要緊。」雖這麼說,可他的耳朵卻更紅了,手不是手腳不是腳地把頭又扭回去了,「怎麼了?」

周徐紡支支吾吾了半天:「……什麼都沒有。」

「……」

之後,江織打電話去問已經生了三個孩子的何嬸。

「什麼?」何嬸沒聽清。

江織別彆扭扭結結巴巴:「翠翠她沒、沒、沒——」

「沒」了半天,一句話也沒捋順。

何嬸懂了:「沒奶水是吧?」

「……」

周徐紡閉眼,裝睡。

江織熱著臉嗯了一聲。

何嬸是過來人,見慣了,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可能下奶晚,還要過幾天,你讓寶寶多給翠翠多吸吸,實在不行,你就給她按摩,幫著她開奶。」

江織越聽臉越紅。

開奶?

嗯,開了半天……

下午四點,江織又給何嬸打電話了。

閉眼裝睡的周徐紡突然睜開眼睛:「江織,我好像聽到了奶奶的聲音?」

江織掛了電話,去開門,朝外頭看了一眼。

「嗯,他們來了。」

不止林秋楠,陸家人全來了。

林秋楠進病房之後,就瞥了江織一眼,直接越過他,走到周徐紡床邊。沒有先看孩子,她握著周徐紡的手問:「在外面有沒有受委屈?」

周徐紡搖頭:「沒有,我們很好。」

那就好。

林秋楠把孩子抱在手裡,動作小心翼翼:「取名了嗎?」

「取了,叫薑糖,生薑的姜,棉花糖的糖。」

林秋楠抱著孩子,輕輕搖了搖,笑得眉眼溫柔:「薑糖,我是曾奶奶。」

小孩兒睜開了眼皮,烏黑乾淨的眸子對上了老人渾濁而又滄桑的眼。

陸薑糖吃的第一頓不是母乳,是奶粉。江織泡的,光泡個奶粉,他就給何嬸打了三通電話。

陸薑糖三天大的時候,鍾博士給他做了聽力測試,寫的批註是:超乎常人。

陸家人在徐紡鎮待了三天,三天後,只有姚碧璽留下來,為了照顧周徐紡月子。

陸薑糖七天大的時候,周徐紡依舊沒有奶水,江織泡奶粉泡得越來越嫻熟了。

陸薑糖一個月大的時候,周徐紡出院,姚碧璽回了帝都。

陸薑糖很好帶,白天尿尿晚上睡覺,醒了也不哭不鬧。江織聽姚碧璽說,女人生孩子傷身,得養很久,江織捨不得讓孩子折騰周徐紡,大部分時候是他在帶,一開始也不會抱不會哄,帶了一個月,搖籃曲都會哼上幾首了,當然,難聽是另一回事。

陸薑糖兩個月大的時候,鍾博士給他做了視力測試,在五十米外,放了個奶瓶,陸薑糖沖著奶瓶咿咿呀呀。

鍾博士推斷:視力非凡。

那之後,鍾博士向江織提出,想具體、深入地研究陸薑糖的基因,但江織拒絕了。別說深入研究基因了,周徐紡懷孕的時候,他連染色體檢查都沒有做過

陸薑糖三個月大的時候,陸聲快要臨盆了。那會兒,江織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不再覺得全世界的人都想害周徐紡了,覺得也就一半人想害她。他就帶著周徐紡和兒子回了帝都一趟,住了幾日。

陸薑糖的百日宴是在陸家擺的,只請了親朋好友。

當時,薛寶怡鬧彆扭,說他不去,百日宴快結束了,他又巴巴地自個兒來了,看見江織就哼哼唧唧,一句話都不跟他講,一副要人哄的樣子,江織可不哄。

他們回徐紡鎮的時候,薛寶怡偷偷在他們車上塞了一把小金鎖。

陸薑糖五個月大的時候,江織和周徐紡在徐紡鎮辦婚禮,流水席從田崗村擺到了隔壁何家村。

那天,劉花和翠翠家門口停了十幾輛村民們都沒見過的車,車牌一個比一個嚇人。

噢,大家都明白了,怪不得劉花成天一身名牌,原來他真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八成是家裡不同意他跟身世普通的翠翠在一起,這才私奔來了小鎮。這不,翠翠一生兒子就母憑子貴了。何嬸她們都替翠翠高興,終於名正言順了。

那天,村裡的賓客都送走了之後,方理想組局打麻將,溫白楊不會打,姚碧璽要照看林秋楠,林秋楠這幾天老毛病犯了,胃不太舒服,男的湊了一桌,女的三缺一,方理想就把剛被新郎掀了蓋頭的新娘子拉上了牌桌。

九點多才開局,沒到十點,剛哄睡孩子的新郎官就來催了,

「徐紡,十點了。」

當時周徐紡正輸得一塌糊塗,本來只是想娛樂幾局,娛樂著娛樂著,她勝負欲被激發出來了。

「我再打一圈。」

新娘子的手氣是真差啊,再會算牌都不頂用。

一個小時候后,喂完奶粉的江織又來了:「徐紡,十一點了。」

他穿著一身紅,人比花嬌,可周徐紡一眼都沒看他。

周徐紡正在算牌:「再打一圈。」按照概率的話,打三萬,糊二五萬的概率最大,而且好多人都打三萬了,一定安全。她出牌,「三萬。」

剛聽牌的方理想:「糊了,清一色一條龍。」

周徐紡:「……」她好黑哦!

好氣,再來一把!

就這樣一把又一把……

「周徐紡,」江織乾脆不走了,搬個凳子坐在旁邊,盯著周徐紡,「十二點了。」

他像個閨中怨婦,有氣,還不能撒。

麻將太上頭,周徐紡小臉都紅了,穿一身紅嫁衣,袖子捲起來,背挺得很直,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最後一圈。」

她剛剛糊了一把,她覺得她可能要轉運了。

結果,她做莊,江維爾自摸了清一色七小對。

要付雙倍的莊家周徐紡:「……」

江織看不下去了:「我幫你打。」

擁有不服輸不言棄品德的周徐紡:「不要。」

肯定是她穿得太紅了。

何嬸說,打麻將的時候不能穿紅,會撞運。

周徐紡在嫁衣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外套。

又是幾圈下來……

新郎官坐得渾身都癢了:「周徐紡!」一點了!

周徐紡大腦在高速算牌:「你先去睡。」

他不要!

他才不要洞房花燭夜一個人睡冷床冷被!

周徐紡搓麻將的手停了一下,認真聽了聽:「寶寶在哭,你快去。」

江織:「……」

他想掀麻將桌了。

方理想等人面面相覷,雖然覺得江織可憐巴巴,但架不住周徐紡鬥志昂揚的目光啊,那就再打幾圈吧。

就這樣,江織在屋裡帶孩子,周徐紡打牌打到了凌晨三點。

她是悄咪咪回房的,腳都沒敢踩實,輕手輕腳地摸進新房,看了一眼兒童床里的寶寶,又看了一眼背著她躺在婚床上的江織。

她剛鬆了一口氣——

江織轉過頭去:「還知道回來啊。」

像不像獨守空閨的妻子逮到夜不歸宿的丈夫?

周徐紡耷拉腦袋,像一隻鴕鳥:「我錯了。」

江織抱著手:「哪錯了?」

周徐紡反省,並且認錯:「不該讓你帶孩子。」

「還有呢?」

桃花眼半眯半合,龍鳳蠟燭搖搖晃晃的光落進他眼裡,危險又奪目。

周徐紡認真反省,並且誠心認錯:「不該讓你獨守空閨。」

江織:「……」

他要被她氣死了!

但是不能生氣,他要把大婚之夜的流程走完,一步不漏!不然不吉利。

「把桌上的酒端過來。」

掀完蓋頭周徐紡就打麻將去了,他們還沒喝交杯酒。

「哦。」

周徐紡乖乖端了兩杯酒過去。

江織和她交杯,喝了酒之後,把他自己的衣服和周徐紡的衣服打了個結,奶奶囑咐的,打了結才能永結同心。

之後是什麼?

他從被子底下抓了一把花生桂圓,放在周徐紡的兜里。

寓意早生貴子,枝繁葉茂。

最後,他把周徐紡的頭髮放下來,抱她到床上,氣也消了,眼裡只剩柔情蜜意:「打牌贏了嗎?」

周徐紡好挫敗:「沒有,輸了好多。」

三家贏,她一個人輸。

江織親了親她撅著的小嘴,看看時間,有點晚了:「你累不累?」

「還好。」

他拉著她,一起躺在了大紅色的鴛鴦被上:「洞房,要不要?」

------題外話------

**

車還沒來,還在候車……

求撫摸,求月票

大家還在看:夫人你馬甲又掉了電競大神暗戀我至尊瞳術師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尚書大人易折腰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