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世子妃的繁花田園下載
  3. 世子妃的繁花田園
  4. 252

252

作者: |返回:世子妃的繁花田園TXT下載,世子妃的繁花田園epub下載

李貢生因為是縣裡僅有的四個秀才之一,他家也收到了這樣一份請柬,李貢生的老婆錢氏拿著請柬顛來倒去地看了半晌,向對面的女兒慧娘確定道:「這新來的縣令,還帶著未婚妻?是個還沒娶媳婦的人?」

李慧娘一身翠綠色絲綢衣裙,耳垂上綴著一對紅玉點綴的金耳環,雙手腕上套著一對白玉鐲子,再加上膚色白皙五官秀麗,錢氏每看到女兒,都覺得張家遣來說和親事的那個媒人說得對,她家女兒真的是神仙妃子,整個靖和縣再找不出第二個比她女兒更美的人來。

不等女兒說話,錢氏就又接著道:「早知道新來的縣令還未娶妻,當初我就不該鬆口讓你跟張谷好上。」

李慧娘卻正是跟張谷感情好的時候,完全不在意她娘說的什麼縣令,只道:「娘,哪有您想的這樣好事?張家哥哥也沒少給您金銀,您到這時候了怎麼還有這樣的話說?」

錢氏看著女兒惋惜道:「娘這不是替你可惜嗎?如果再能多等幾個月,你以後就是官夫人了啊。」

李慧娘笑道:「張郎讀書也不差,未必下一年不能高中,娘可不要把人看得太低了。」

錢氏嘆口氣,不過心裡明白女兒的清白身子已失,縣令丈母娘的夢也只能白日里做做,轉而道:「張家那邊的正式提親有個時間沒有?你可得記住了,要你去給一個商戶人家做妾,你爹是萬萬不能同意的。」

「娘不用再三強調,張郎不會捨得讓我做妾的」,李慧娘無聊地擺弄著桌子上的茶杯,從容自信地道:「許就在這三兩天了吧。他是張家唯一的兒子,兩天不吃飯,張老爺張夫人恐怕就急得沒主意了。」

錢氏笑著點頭:「你爹的那些書,你總算沒白看,知道教張家小子用絕食來說服他爹娘。等進了張家門,你孝順公婆以外,卻得好好地把那前頭的大娘子治住,你若治不住她,瞧瞧萬家的何氏,以後你恐怕也養不好你的孩子。」

李慧娘滿不在意地答應了,「不必娘說,女兒知道該怎麼辦。」

翌日五更時分,春陽樓后廚就叮叮噹噹地忙活了起來,縣令大人將要宴請縣城的鄉紳,還把地點定在了春陽樓,這讓春陽樓的陳老闆是既激動又與有榮焉,一大早就起來親自到后廚監督。

晨光熹微時,備菜已畢,陳老闆便讓店裡的兩個小二以及臨時找來的幾個幫工擺好桌椅,放置茶點。

陳老闆站在大堂中指揮著,同時還想著,待會兒要不要去城南做戲的劉老爹那兒請他帶著戲班子來熱鬧熱鬧?

雖然縣令大人沒有要求這個,但他什麼都不表示是不是很不好?

「把果盤都擺得好看些,待會兒我再來檢查」,扔下這麼一句話,陳老闆背著手走出了店門,卻迎面就遇到一對無論是相貌上還是衣著上都極為出色的男女當先走來,在他們身後還跟著兩名身著公服的衙差。

陳老闆心裡一抖,沒再敢打量,忙低頭磕頭見禮:「草民陳喜亮參見縣令大人。」

迎面遇見一人就行跪地大禮,樂輕悠被嚇了一跳,方宴握著她的手緊了緊,面無表情道:「起來吧。」

陳喜亮站起來后也是弓著腰,在前引著路,說道:「不料大人這麼早就來了,店裡還沒準備齊全,希望不會衝撞到大人。」

方宴說道:「不必特意準備什麼,只按照昨日本官著人送來的菜單辦理就好。」

陳喜亮連聲答應,引到店裡,剛才還覺得自家的桌椅板凳、茶杯果盤都安排得極好,現在卻覺得萬分簡陋,笑道:「大人和,小姐,要不要先到樓上雅間坐一坐?雅間里乾淨些。」

樂輕悠見方宴對此人的左一句右一句的話很不耐煩回答的樣子,便道:「老闆你自去忙,我們隨意坐會兒便好。」

陳喜亮聽見這話,才敢把目光在樂輕悠身上掠一下,匆匆一眼看到這姑娘的面相,他更覺得自家這大堂簡陋破敗了。

「那大人小姐先坐著,草民讓后廚現做一份茶點來」,他說著,低著頭退到了後院,到了後院,才敢抹著額頭上的汗珠鬆一口氣。

掌勺的大師傅看見東家這著急忙慌的神態,不由笑問道:「陳東家,這是咋了?受了什麼驚嚇?」

陳喜亮低聲嘆了嘆,搖著頭走進廚房才道:「你說,方縣令和他未婚妻都是天上一般的人物,怎麼會淪落到咱們這窮疙瘩地方來?看著怪受罪的。」

大師傅往外看了眼,其實什麼也沒看見,還是壓低聲音帶著十足的好奇道:「方縣令已經到了?」

「可不是」,陳喜亮一拍手,「王師傅,快把你最拿手的炒雞蛋做一份來,待會兒我給端上去。」

王師傅笑著響亮地應了聲「好嘞」,一面從灶台邊上抓了四五個雞蛋打到碗里,一面笑道:「咱做的這手粗糙飯菜也能讓京里過來的人嘗一嘗,也就夠這一輩子吹噓了。」

廚房裡正灶火騰騰地做炒雞蛋,整理好桌椅差點的四個人也都回到後院來,湊到一起嘀嘀咕咕,說的都是新來這個縣令像是個好官、還反過來宴請咱們縣裡的鄉紳、以後卻不知道會不會幫著鄉紳欺負咱們普通百姓之類的話來。

方宴耳力靈敏,有一句沒一句的聽了,聽到最後一句時,不自覺便看向身邊正拿著筷子一樣一樣嘗試桌上果點的樂輕悠,嘴角眉梢都含了笑意:有我家輕輕在,我可不敢做什麼欺壓普通百姓的貪官。

樂輕悠把一塊甜瓜送到方宴嘴裡,問他:「是不是特別甜?」

方宴點頭,「以後倒是可以鼓勵此地百姓多種瓜果。」

樂輕悠笑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這兩天我已經把這裡的幾種甜瓜都試過了,大部分都很甜,但卻不脆。所以還需要你跟我一起配藥水,改良一些這些種子。」

如果能把後世那種產量大、甜度高,吃起來又酥酥脆脆的甜瓜培育出來就好了。

樂輕悠和方宴把桌子上果盤裡的瓜果點心都吃了一個遍之後,陳老闆端著一盤熱氣騰騰,看起來就很鬆軟的金黃炒雞蛋過來了。

「這是小店裡掌勺師傅最拿手的菜,大人和小姐嘗一嘗」,他說著放下了盤子。

樂輕悠拿起剛放下的筷子,夾起一塊炒蛋放到嘴裡,微咸中透著幾分甜的口味讓她一下子想到了後世的一款肉鬆蛋糕。

從一塊炒蛋中吃出肉鬆蛋糕的感覺來,樂輕悠真覺得那掌勺師傅不容易了,能把一個普普通通的炒蛋做的這麼好吃!

「很好吃」,對旁邊期待地看著她的陳老闆點了點頭,樂輕悠給方宴夾了一筷子,看著他咀嚼咽了下去,才問道:「是不是特別好吃?」

方宴說道:「不錯。」

兩個字一出,陳老闆徹底放鬆下來,笑道:「大人,小姐,您們自便,草民再去后廚催一催。」

陳老闆去了后廚沒一會兒,就有人先先後后地持著請柬過來了,他們都是提前過來的,想著絕不能讓方大人等著他們,卻沒想到,方大人那邊早已過來。

每一個進來的人都十分惶恐地上前來見禮,方宴在外人跟前一向是面無表情的,因此這些人半點都摸不準這個年紀輕輕的縣太爺到底是個什麼路數。

他們都是帶著家裡的夫人來的,有那未出嫁女兒的,也都帶來的,雖然說方大人已經有了未婚妻,但這未婚妻不還是個小姑娘嘛,總得有同齡的女孩子一起陪著吧。

而從另一方面來說,有了未婚妻的方大人還是可以娶妾的啊,因此帶著女兒來,總是沒錯的。

一時見過了大人,這些人就都殷勤地介紹起自家夫人和女兒來,大部分人都還端著的時候,站在第三排見禮的李貢生老婆錢氏已經笑吟吟地開了口。

她先是把樂輕悠一番花式誇讚,接著又把站在她身旁的女兒一番花式誇讚,然後才道:「小姐您才到我們這裡來,肯定哪裡都不熟悉,讓慧娘過去跟您好好地說一說。」

說話間,就想推著她女兒到前面去。

樂輕悠對方宴說了一句,站起來道:「各位夫人小姐,咱們去樓上安坐,樓下給他們說正事。」

她這一站起來,這好幾排站到方宴面前見禮客套的人便都更清楚地看清了她,春陽樓大堂有一瞬間的靜寂,片刻后,最前面的計夫人就笑著應道:「應該的應該的。」

應和聲隨之響起。

……

十幾個女人去了二樓,一樓大堂頓時像是空了一大半,方宴本是個懶得應付人事的人,但此時情況又不同,他和輕輕說好了,要把這裡建成全大周最富庶的縣治,於是和這些鄉紳保持一個相對平穩的關係狀態是很必要的。

「都坐吧」,方宴指了指左右兩邊的桌椅,「本官初到貴縣,我們好好聊一聊。」

「大人所言極是」,計縣丞臉上笑著,心裡卻是一咯噔,這年輕氣盛的方大人,不會是設了個鴻門宴吧。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