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嬌妻引入懷下載
  3. 嬌妻引入懷
  4. 第1650章,需要他

第1650章,需要他

作者: |返回:嬌妻引入懷TXT下載,嬌妻引入懷epub下載

兩人在病房裡爭吵起來。

江暖暖覺得袁鳳華欺人太甚,一副要對郝燕喊打喊殺的模樣,她激動的維護好友,「顧夫人,請你閉嘴好嗎?你有什麼臉在這裡大呼小叫?」

袁鳳華輕蔑的看向江暖暖,「我找的是郝燕那個狐狸精,你是哪根蔥,輪得到你指手畫腳嗎!」

江暖暖氣不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顧夫人,你自己做的那些骯髒的缺德事難道都忘了嗎?」

「我做什麼了我!」袁鳳華盛氣凌人的揚眉。江暖暖表情憤然,「你敢說你什麼都沒做?五年前,要不是你,在燕子和東城要去民政局登記的前一天把她約出來見面,故意往她的水裡下藥,否則,她怎麼可能會被一個

陌生男人給……」

「這一切都是你的陷害,你以此把柄當做要挾,為的就是當年讓燕子被迫離開東城!你阻止不了自己的兒子,就從燕子下手,你好齷齪!」

袁鳳華眼底出現裂痕。

她像是惱羞成怒,聲音拔高,「我無恥?床是郝燕自己上的,肚子也是別人搞大的,就連現在那個小野種也是她自己要生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江暖暖一直都知道袁鳳華這幅無恥的嘴臉,卻沒想到,竟會如此無恥。

她怒目圓瞪的指她,「顧夫人,缺德事做多了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袁鳳華絲毫不將她放在眼裡,表情輕蔑。

雙手抱著肩膀,目光驟盛,那張刻薄的臉在此刻看起來惡毒又狡猾,「小丫頭,不要亂說話!當年的事情的就是我乾的,可你有證據嗎!」

江暖暖啞然:「你……」

她氣的滿臉漲紅。

或許是印證了江暖暖剛剛說的那句遭報應的話,袁鳳華小人得志的嘴臉突然就僵掉,隨即龜裂開來。

袁鳳華緩緩回過頭,大驚失色。

病房的門沒有關,顧東城挺拔的身影不知何時站在門口,也不知道聽了多久。

背對著光影,他那張酷帥至極的臉彷彿烏雲籠罩。

袁鳳華心裡「咯噔」一聲。

她頓時覺得完了,努力遮掩了五年的真相竟還是被顧東城全都知道了……

江暖暖當時也很意外。

顧東城明顯將她們的對話內容全聽見了,眼睛里透露著震驚和不敢置信,渾身都透著風雨欲來勢,視線從袁鳳華臉上掠過後,便轉身離開。

袁鳳華哪裡還有找郝燕耀武揚威的氣勢,嚇到連忙追在後面。

江暖暖此時看向郝燕,滿眼的歉疚。

她答應過郝燕。

當年的事情,會爛在肚子里,絕對不會和別人說,尤其是顧東城。

不成想,陰差陽錯的,卻還是讓他知曉了。無論如何,都有自己的關係,江暖暖很自責:「燕子,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當時只是氣不過,那位顧夫人說話實在太難聽了,我和她吵起來,沒想到會被東城給聽

到……」

「沒關係!」郝燕搖頭。

她深知江暖暖是無心的,在那樣的情況下,不過是想要維護她而已。

五年前事情發生時,郝燕不敢面對顧東城。

他們之間無路可走。

後來顧東城得知了她未婚先孕的事情,誤會她當年背叛了自己,跑來電視台和她質問時,郝燕沒有解釋一句。

即便告訴他真相又能如何?

什麼也改變不了,只會讓他內疚痛苦。

這不是郝燕想要看到的。

五年後他們也不再是彼此最初的模樣,她已經為了糖糖的醫藥費,自甘墮落到做了秦淮年的情人,而他也有門當戶對的未婚妻……

他們之間,依舊沒有再並肩的路。

所以,當時郝燕全部認下了,任由他怨恨自己。

可現在顧東城都知道了……

郝燕的心,慢慢蜷縮起來。

她疲憊的閉上眼睛。

朦朧的月光灑進來,病房內徒留兩聲嘆息。

江暖暖道,「燕子,現在五年前的真相,東城全部都知道了,他心裡一定後悔的要死!」

郝燕沉默。江暖暖猶豫再三的開口,「其實我一直覺得,哪怕五年多的時間過去了,雖然東城嘴上說著恨你,但他心裡沒能真的將你放下,現在他又知道了……哪怕你離開了金主爸爸

,東城也可以負擔糖糖的醫藥費,或許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和他有沒有可能?」

郝燕聽后,直接搖頭,「暖暖,你知道這不可能!」

江暖暖忍不住道,「這麼多年以來,都是你一個人帶著糖糖,難道你打算這輩子都做單親媽媽么?而且,隨著時間,糖糖或許也會想要一個爸爸!」

爸爸?

郝燕眉心有了摺痕。

對於這個稱謂她很陌生,不光是從自己身上,在女兒身上也一樣。

不知為何,聽到這兩個字,她腦海里浮現出來的,竟是秦淮年單臂抱著糖糖的模樣。

郝燕抿了下嘴角,她正想再次搖頭時,不經意對上了一雙黑曜石般的大眼睛。

忽閃忽閃,充滿了童真。

郝燕怔愣。

躺在病床上睡覺的糖糖,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正朝她們望過來,不時的眨動一下。

郝燕走過去,「糖糖,你怎麼醒了?」

糖糖小手揉了下眼睛,睏倦的說,「媽媽,我想尿尿~」

聞言,郝燕抱著她去了洗手間。

解決完后,糖糖被重新放回到病床上。

她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和她奶聲奶氣,「媽媽晚安,暖暖阿姨晚安!」

然後,就閉上了眼睛。

這樣被打斷後,兩人結束了話題,江暖暖從剛才的對話里,也明白了她的態度,沒有再繼續多說。

夜越發深。

郝燕和江暖暖在醫院前分開后,回到了租住的房子。

她倒了一杯冰水。

總有種紛亂的情緒,在胸腔內慢慢的醞釀,有些苦,有些澀,又有些壓抑。

喝了大半杯,也沒能緩解。

郝燕獨自躺在床上。

身子陷入柔軟的被褥間,她卻無法入睡。

郝燕突然很需要秦淮年。

躊躇再三,她拿起了手機。

打過去沒幾秒鐘,便響起了秦淮年的聲音:「喂?」

聽到他低沉的嗓音,隔著大洋彼岸從線路蔓延而來的一瞬,像是有魔力。郝燕那顆紛亂交織的心,奇異的就安定了下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