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回到北宋當大佬下載
  3. 回到北宋當大佬
  4. 第五百五十七章 走嘍,高頭大馬去沖陣

第五百五十七章 走嘍,高頭大馬去沖陣

作者: |返回:回到北宋當大佬TXT下載,回到北宋當大佬epub下載

汴梁城暗流涌動,卻是這汴梁城的百姓與絕大多數官員並沒有絲毫察覺,街道之上依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甚至瓦舍樓宇之內還有許多人在酒桌之上慶祝著甘相公再一次大勝。

「好水川之恥,此番是雪了,聽說那西夏皇帝李諒祚都被甘相公趕到戈壁里去了。」

「可不是,西夏皇帝李諒祚,那是被甘相公打得抱頭鼠竄。」

「當浮一大白了,此生能聞這般喜訊,足慰平生……」

「吃酒吃酒,浮一大白!」

「漢唐雄風不遠,就在此番了,甘相公滿打滿算不到三十吧?」

「什麼三十,甘相公二十七,二十七有沒有?有吧?」

「有,二十七了,當是二十七了,嘉佑四年的狀元,那年正好二十齣頭,二十七了。」

「二十七,年輕,照這麼打下去,漢唐不遠吶,擊韃虜,開西域,萬里江山,四海臣服。」

「吃酒吃酒……」

甘奇府邸院內,此時卻多了不少鐵甲左右,好端端的,甘霸也穿了一身厚重鐵甲,端是威武不凡,晚些時候飯點,他還要出門,請了不少人吃酒。卻是此時,他還逗弄著甘奇的女兒玩耍。

甘呦呦兩歲多快三歲了,說話倒是利索,一臉天真問著甘霸:「八叔叔,你怎麼穿了個大鐵衣啊?」

而今,甘霸也被人稱八叔了,慢慢也有人叫他甘老八,尊稱起來就是甘八爺,到了年歲,也是一代新人換舊人了,甘霸在這一輩,排行老八。

甘霸咧嘴一笑:「鐵衣暖和呢。」

「八叔叔瞎說,鐵衣可冷。」甘呦呦不好騙。

甘霸在甘呦呦面前轉了一圈,問道:「你八叔我威武不?霸氣不?」

「嗯……丑。」

「你這小妮子,胡說。」甘霸故作不快。

「呵呵……八叔最是雄壯。」

「這還不錯,你八叔叔這一身走出去,汴梁城裡哪個不怕?哪個不得把路避開嘍讓你八叔叔走?」甘霸天生大惡人。

「那你就是壞人,娘親說,壞人就是這樣的……」

甘霸反倒樂起來了:「哈哈……你八叔叔就是壞人,還要出門去做壞事,你怕不怕?」

「我不怕,爹爹打你。」甘呦呦同學很是傲嬌。

「得,你爹爹打我,那我就跑。」甘霸臉上也帶著天真的笑,一邊說著,還真一邊跑幾圈,心有猛虎,卻正在細嗅薔薇。

此時一個漢子匆匆奔進了院中,見得甘霸,一臉的焦急。

甘霸看了看那漢子,抱起甘呦呦走進內院,把她放在一個小木馬凳上,說道:「八叔叔要去做點事,你在這裡玩,不要到外院去了啊。」

「哦,八叔叔可別做壞事。」小姑娘叮囑著。

「哈哈……八叔叔最是心地善良了,與你爹爹一樣,都是心善的人,等八叔叔回來了再帶你玩。」

「嗯,好。不能做壞事。」

甘霸點著頭,笑出一嘴的大門牙,走向外院。

外院那漢子連忙上前來稟:「八爺,崔二爺讓我來報,說襄邑有一夥江湖人進了城。」

「茂哥兒,可盯住了?」甘霸問了一句。

漢子正是茂哥兒,而今二十齣頭了,正是頂用的時候,而今汴梁城的街面人物,茂哥兒有一號大名,人稱上山虎茂爺。

「走,會一會去。」甘霸也不多言,轉頭進了一件廂房,出來之後肩上就扛了柄碩大的朴刀。

「八爺,這邊請。」

甘霸出門了,一人出門,卻是走在半路上,不知哪裡四面八方就來了幾十號漢子。

吳巧兒看著甘霸提著兵器出門了,連忙從街道對面的成衣店回了家,憂心忡忡尋到書房:「官人,呆霸怎麼帶著兵器就出門了?可不要惹下什麼事端了。」

甘奇正看書,聞言擺擺手:「無妨,惹不下什麼事端。」

「官人,呆霸那秉性,可得盯著點,官人如今可是朝廷的相公,可不能落下什麼不好的名聲才是呢。」吳巧兒是真關心甘奇,也是通情達理。

甘奇笑了笑:「待他回來,我問問。」

「嗯。」聽得甘奇這麼說,吳巧兒才放心出門去店裡。

甘奇用手敲打著座椅扶手,面色沉了下來,他今天也在等人,等李明。

不久之後李明來了,進得書房拜見,還回頭看了看門外,到得甘奇左近,附耳輕聲:「殿前都指揮使今日忽然去了衙門,見了不少人。」

「都說了什麼?」甘奇問道。

「還未探聽到,末將再去細探。」李明說道。

甘奇搖頭:「不必再細探了,再探也是為難人,既然有人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你,那便是做到該做的了。」

「那……」

「你回去吧,暫時換個住處。」甘奇吩咐一語。

「得令。」李明走了。

甘奇的手依舊在敲打著扶手,微微閉眼,唉聲嘆氣:「唉……官家啊官家,你不是這樣的人,何必非要做這樣的事情?」

汴梁城南,一處頗為荒廢的小宅子門口,一個鐵甲巨漢手持朴刀連連劈砍,有些腐朽的大門就開了,壯漢走入院內,開口大喊:「襄邑來的人呢?」

院內瞬間從各處出來了一大幫漢子,個個手持兵刃,一臉戒備。一個虯髯漢子從人群出來,拱手發問:「在下襄邑八面神劍孟易,見過。敢問當面是哪位英雄。」

「汴梁甘八爺。」上山虎茂哥兒出言。

虯髯漢子聞言,想了一想,又問:「踏平北邙山的甘八爺?滅了東京十三門的甘八爺?」

「正是。」茂哥兒答著。

「裡面請。」八面神劍孟易作請。

甘霸卻不往裡面去,擺擺手問道:「你一手劍法很神?」

「不敢,皆是弟兄們捧。」孟易答道。

「這麼多人,帶著兵刃,入京何事啊?」甘霸問道,面色已黑,襄邑離汴梁不遠,卻也不近,這些人必然是連夜趕路而來。

「生意事。」孟易答道。

「生意?哪家的生意?什麼生意?」以往,江湖來往,甘霸不會過問,如今卻是不同,老面孔要盯著,生面孔要問著,一個也不能少了。

「甘八爺這麼問,怕是不好吧?」孟易不願答。

「不好?京畿河北地面,有我甘霸不能問的?你若不答個清楚,今日怕是都得死在這裡。」甘霸說著平常話,手已捏了刀。

「甘八爺,你這般欺人太甚,就不怕江湖人笑話?」

「江湖人?哈哈……爺爺就不是江湖人,再問你一遍,入京做哪門生意?」興許有人還覺得甘霸說笑,京城之中,光天化日,殺幾十口人?

「甘八爺,總不能壞了江湖規矩,在下這裡四十六個好手,甘八爺當真不能欺人太甚。」孟易似乎真不怕,都是走江湖的,面子過不去,真動起手來,那可不好說。

「爺爺話說得夠多了,罷了。」甘霸不是那般說來說去的人,他轉頭對著茂哥兒等人說道:「你們都出去,屋前屋后守著,一個也別放走。」

茂哥兒聞言一愣:「八爺,我們都出去了,可就只您一人了。」

「他娘的,爺爺也該真正混個名號出來了,不然說出口都沒人怕。你們都出去守好了。」甘霸有些氣,昔日甘奇是八臂金剛,今日來個八面神劍,連茂哥兒都有個上山虎的諢號,偏偏他甘霸,還真沒有個名號,揚名立萬,就今日了。

茂哥兒面色擔憂,卻不敢忤逆,帶著人往門外去。

孟易見得所有人都出去了,就甘霸一身鐵甲站在當場,不明所以,口中還道:「見面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八爺今日實在對不住,收人重金,要辦差事,泄露不得。」

卻見甘霸忽然提刀一躍而起,幾十江湖人中,他已然猙獰如獸,喉嚨里的呼喊低沉卻炸裂。

什麼八面神劍,什麼閃轉騰挪,什麼招式來去,一身重甲讓人砍,一柄巨刃去砍人。

幾萬大軍來去,幾十江湖人來去,皆是一樣,不過就是虎膽一身,死了算命,不死那就敵人死。

這是狄青教他的,萬軍來去,你別想,就是干,穩准狠,你就能活下來,活不下來是天要收,別埋怨。狄青教他的,就是軍中殺人術,就是穩准狠,這幾年下來,甘霸一直堅決執行。

二三百斤的人,便是想包裹住了,甲也比別人的重,得七八十斤,四五十斤的朴刀。往前是碾,往後是軋,掄起來是掃,站在那裡是山。

「八爺,八爺,有話好說。」神劍不神了,劍拔出來,卻不知怎麼往前去迎。

門外,茂哥兒一臉的焦急:「這是打起來了?」

「打起來了,咱要不要衝進去幫啊?」

「這……看一看,看一看再說。」茂哥兒站在門口看,幾十漢子撒出去圍著。

這一看不要緊,只見那柄碩大的朴刀,擊打在另外一人迎上來的刀上,一股巨力把迎上來的那人連人帶刀拍飛而去,看得茂哥兒是目瞪口呆。

噼里啪啦一通響動,甘霸身邊,竟無一合之敵,倒落無數。

那神劍連連後撤,想攻,試探了好幾番,卻不知怎麼往前去攻。

「八爺真乃神人也!」

「可不是,那一身甲再加兵刃,我抬都抬不動,八爺卻還漫天飛舞的……」

「八爺神了……」

卻見那神劍,終於尋了個空檔,飛身前刺,動作一氣呵成,迅捷無比,可見真是好手,卻是那劍尖刺在重甲之上,一片火星。

再收劍,已然收不了,一個大手已然憑空而來,瞬間掐在了神劍孟易的脖頸之間,連孟易的身體都被提起了,再看那大手,先是一揚,再往地上一甩,孟易的身體也隨著上下起伏,重重被砸在地上。

陡然間,空氣凝結,所有人都不動了,只看神劍孟易在地上掙扎著。

一場大戰,才打到一半,陡然結束了,地上躺著不能動彈的十幾個,血泊之中的七八個,哀嚎不已的十幾個,還有十幾個停在當場不前不後。

「誰的生意?」甘霸的話音,依舊低沉。

神劍回不過氣來,牙縫之間蹦出兩個字:「趙姓。」

甘霸蹲了下來:「誰?」

「我也不知是誰,十萬貫,姓趙的,連夜而來,教我等連夜入京,等候吩咐。」神劍孟易,回過氣來了。

姓趙的,京城裡多的是,十個裡面有九個攀得上皇親國戚。甘霸知道,找對人了。

可不就是找對了,外地人,卻又不那麼遠,生面孔,好手,幾十人帶著兵刃入京,入京之後就有地方住,出手就是十萬貫。找他們的,還是姓趙的,那是皇家自己人。

甘霸沒有想太多,只是搖搖頭:「這生意,你不該接。」

「八爺饒命,小人也知這生意肯定棘手,卻也不知這麼棘手。小人這就走,遠走高飛,隱姓埋名。」其實孟易,還真不知道這生意具體的內容,就是這筆錢太多了,錢越多,事越難,孟易知道這個道理,但是猶豫之後還是接了。

「不是你說的這個理,爺爺得拿你做個樣子,嚇唬一下旁人,錢雖多啊,命更重要。」甘霸說著,輕輕抬腳,跺了下去,一張面孔就塌陷成了半張。

甘霸轉身,看著滿地的人,看著還有十幾個面色驚恐的人,說道:「死了算倒霉,活著呢,有事得辦,出了此門,江湖上得有個話,第一,汴梁甘八爺,江湖諢號叫作……血手人屠。第二,最近吶,汴梁的生意接不得,錢越多,越接不得。」

說完,甘霸提刀,出門了。

茂哥兒上前:「八爺,真不殺光了?」

茂哥兒問這句話,就是聽說甘八爺可是滅人滿門的名聲。

「我是好人,出門的時候可應了話語,不做壞事。場面你收拾一下,我先回家。」甘霸咧著嘴一笑,扛著刀,大搖大擺走了。

回家之前,甘霸還找了個客棧,打水洗刷了一番,把鐵甲上的血跡,臉上的血跡,手上的血跡,好好洗了又洗,還叫人聞了又聞。

隨後甘霸清清爽爽回了家,放了刀,入了內院進書房回稟了一下,出了書房,小姑娘甘呦呦還在小木馬凳子上搖晃著,甘霸走了過去,俯身抱起。

「八叔叔,你沒有做壞事吧?」小姑娘問道。

「沒有,八叔我還做了好事呢,救了好多人的命。」

「我不信。」

「真的,八叔出門就是救死扶傷,救死扶傷你懂不懂?就是要死的人,八叔給救活了,傷了的人,八叔給治好了。」

「哦,那八叔你是好人,我去娘親那裡拿蜜餞給你吃。」

「八叔不吃蜜餞,八叔就喜歡救死扶傷。」

「爹爹也喜歡救死扶傷嗎?」

「你爹爹,你爹爹比八叔還善,延州那裡許多人都給你爹爹立長生排位供奉著呢,每日三炷香給你爹爹祈福。」

「咯咯……爹爹最好。」

「對。」

趙宗蘭此時出了廂房門,站在門口看著兩人對話,眉黛緊蹙……

甘奇也出門了,甘霸連忙抱著小姑娘迎了上去,甘奇一封信給出,附耳一語:「給狄諫,晚間去。」

甘霸點頭,把信塞進懷裡,看了看趙宗蘭,反手把小姑娘放在肩膀上坐著,小姑娘又驚又喜:「我怕,咯咯……八叔,我怕呢。」

「走嘍,走嘍,高頭大馬去沖陣,沖啊……」

趙宗蘭頭一低,又進了廂房。

甘奇搖搖頭,往趙宗蘭廂房而去,趙宗蘭卻正在擦拭淚水。

甘奇落座,沉默片刻,說了一語:「娘子放心,陛下仁厚,只是受了一些小人挑撥,那小人不得好死,陛下向來聖明。」

「嗯,皇兄最是心善之人,總會明白的。宗漢也在幫襯走動,皇兄定然不會被小人蒙蔽了。」趙宗蘭想在甘奇面前忍住淚水,卻還是流了下來。

第二日大早。

李璋府中,此時似乎也來了什麼消息,李璋在家中急得是團團轉,一邊轉悠,還一邊說著:「鬧劇,當真要成鬧劇啊……」

旁邊有個軍漢,也是一臉擔憂,卻只得說道:「恩相,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呀!」

「發,往哪裡發?我早間去見了陛下,陛下……」

「恩相……」

「你也想立功了?想從龍了?你看看你自己的腦袋,還能活動嗎?」李璋罵道,面前這軍將,姓趙,殿前司的寄祿將軍,平常里有差事,卻也無事,如今也只有姓趙的能用了。若是不用姓趙的,李璋真不知道該用誰。

「恩相,我乃趙家子弟,我這腦袋,誰敢拿?」

「哼哼……發,都要發,陛下要發這一箭,富弼文彥博也要發這一箭,你也要發這一箭,行。」李璋,其實也是趙家人,如之奈何。

「恩相放心,我聯繫了十幾個趙家子弟,皆是血氣男兒,大事必成。」

李璋看了看他,不說話。

「我還想去聯絡一下汝南郡王,他昔日里可上過戰陣,府中也有不少親信,一旦他能幫襯,那便再好不過。」

李璋都氣笑了,看著他就笑。

「恩相,怎麼了?您老笑什麼?」

李璋手往外一比劃:「你去,你這就去。」

「可是有什麼不妥?那我就不去了。」

「靠你們成事,唉……」李璋心累。

「恩相,文相公那邊可就要下聖旨了。咱們得入宮去安排妥當,就是那些江湖人不堪用,我這裡有十幾個漢子,恩相那邊有幾十個精銳軍漢,足夠了。他甘奇就算有三頭六臂,也必然插翅難飛。」

李璋慢慢走向書房角落的鎧甲架子前,慢慢伸手,先取鐵盔,旁邊的漢子立馬上前,幫著李璋穿戴。

無獨有偶,此時的甘奇,也在穿戴,大紅的官袍,他穿得一絲不苟,冠帽是新的,吳巧兒剛剛從對面成衣店裡送來的,帽翅左右顫動,腰間的白玉帶,兩邊鑲金,扣上之後,頗為沉重,再加環佩,便是叮咚作響,煞是好聽。

聖旨還沒有來,甘奇已然等著了,至於什麼名目,都無所謂,反正鴻門宴在那裡,得走一遭。

走這一遭之後,天下之人,便都會同情甘相公,痛罵奸賊奸佞誤國。

大家還在看:天唐錦繡詭三國三國有君子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