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下載
  4.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5. 第1156章 對玉菏澤由衷欽佩的洛靂 重陽節舊事內幕 蘇君琰的慍怒

第1156章 對玉菏澤由衷欽佩的洛靂 重陽節舊事內幕 蘇君琰的慍怒

作者: |返回: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TXT下載,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epub下載

「你不妨去找蘇君琰。」,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玉菏澤就當著洛靂的面,直接說出了尊逸王的名字,而且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表情看上去格外嚴肅,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未加掩飾,整個人都被駭人的煞氣縈繞,可想而知,眼下的情況到底有多緊迫。

一聽玉菏澤這話,一線天尊主當即就翻了一個不太雅觀的白眼,而後冷哼道,「你這話倒是說得輕巧,你讓我聯絡蘇君琰,難道就不曾想過我會面臨什麼刁難?有本事,你倒是自己找他呀?好歹你跟他還有著同門之誼的交情,非是我能比的……」

洛靂又不是傻子,才不會輕易上鉤,他眉眼不善地瞪著玉菏澤,語氣很是生硬地懟起某人來,藉此想要表達自己心中的不忿。

面對洛靂的質問,玉菏澤神情未變,他鷹隼如炬地迎著洛靂那慍怒非常的眸子,而後輕輕搖頭道,「你誤解了我的意思,我讓你聯絡他,只是希望你可以將葬龍山蛇王窟北翼的突發事件透露給他罷了,並不是讓他直接去見他,而且我眼下還不適合跟蘇君琰接觸,至於原因,很簡單,跟簡靈有關係。」

儘管玉菏澤心裡也有些惱火,但殘存的理智還是不斷地提醒著玉菏澤,不宜選在這個節骨眼上跟洛靂爆bao發正面衝突,所以麒麟山莊莊主只能一忍再忍。

玉菏澤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再度當著洛靂的面,表情很是認真地解釋起來,不曾見一星半點的敷衍,更沒有表露出任何類似不耐煩的意思。

原本洛靂心裡還憋著怒火,這會兒一聽玉菏澤這話,眉頭更是狠狠地皺起,都快能夾死蒼蠅了,洛靂腦海思維高速運轉,顯然也在琢磨著什麼,很快,他就面帶狐疑道,「你不想接觸蘇君琰,我倒是可以理解,可為什麼這事還能跟簡靈扯上關係?你說清楚點。」

此刻一線天尊主心裡同樣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為了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洛靂不得不再度『虛心請教』起玉菏澤來。

其實此刻洛靂心裡也有了某些猜測,但就是缺乏實質的證據,所以洛靂也有些不太確定。

就在洛靂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畔再度響起了玉菏澤的輕笑聲,儘管某人眉眼看上去較之以往,變得柔和了一些,可笑容卻無端地讓人後背生寒,就如同被陰蟄的毒蛇盯住了似的,反正這會兒洛靂有些無所適從就對了,從他那頻頻皺起的眉頭就可見一斑。

不過,洛靂並沒有吭聲,只是目光幽幽地打量著距離自己不過兩步之遙的麒麟山莊莊主,而後靜候著某人的回答。

好在玉菏澤也沒有繼續表現他的『陰險』,很快,他就調整好自己的表情,而後再度開門見山道,「雖說蘇君琰的武功是從我們麒麟山莊習得,但當年他又沒去過歧峰,所以我跟他根本就算不上什麼師兄弟,何曾有所謂的同門之誼,再說,蘇君琰又是高高在上的皇親國戚,更是戰功赫赫的尊逸王,他又怎麼可能看得上我這種江湖草莽,更別提會真心將我視作自己人了,我這個人雖然臭毛病也不少,但不至於不清楚自己到底幾斤幾兩重,更加不會指望攀附上尊逸王府這尊大佛。」

儘管洛靂明白玉菏澤不願跟蘇君琰打交道的原因,但玉菏澤還是鄭重其事地解釋了一番,而且在說起這番話的時候,麒麟山莊莊主俊臉表情也尤為嚴肅,眉眼之間的嘲諷更是讓人無從忽視,玉菏澤對蘇君琰的厭惡更不是一星半點,反正也讓洛靂有些驚訝就對了。

洛靂先前不是沒調查過玉菏澤跟蘇君琰兩人,可卻並不了解兩人之間的齟齬跟嫌隙居然已經變得如此之深了,甚至大有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架勢。

洛靂黑眸精光乍現,腦海思維很是活泛,原本一線天尊主還很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好好起底下兩人之間的恩怨情仇史,但最終洛靂還是改變了主意,因為對他來說,這件事情其實也沒有那麼重要,至少不值得讓他如此這般的『費心』,當然,真正讓洛靂望而卻步的還是玉菏澤那冰封的眼神,洛靂覺得他要是真問了,估計也會惹毛玉菏澤,說篤定玉菏澤會直接跟他干架。

一想到這樣的可能,洛靂瞬間就冷靜了不少,他才不會讓自己陷入這樣的麻煩之中,而且還屬於……無妄之災。

洛靂只是輕皺眉心,表情略顯高深莫測地打量著神色幾分冰凍的玉菏澤,薄唇抿得死緊,但視線卻一直都牢牢地鎖定在玉菏澤身上,顯然還在等玉菏澤給他釋疑解惑。

第六感讓洛靂覺得面前的玉菏澤突然情緒有些失控,而且較之先前,已經有了某種讓他無法用言語解釋清楚的傾訴欲,儘管洛靂也搞不懂他為毛會產生這樣的……詭異想法。

就在洛靂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再度響起了玉菏澤的清冷嗓音,他目不轉睛地盯著表情若有所思的洛靂,而後語不驚人死不休道,「天啟九年重陽節那日發生的事,跟我們麒麟山莊有關係,而且此事簡靈也是知情者之一,若是說得更直白點就是,簡靈跟我合謀過,你說有了這層關係在,我現在還能去蘇君琰面前怒刷存在感嗎?」

玉菏澤絲毫不覺得自己到底透露了什麼驚人內幕,他的表情看上去倒是冷冷淡淡,從容又淡定,就跟無事人似的,可一線天尊主卻沒辦法保持冷靜了,他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更是變幻如調色盤,用一副震驚非常的表情打量著各種雲淡風輕的玉菏澤,而後嘴角抽搐道,「玉菏澤,你沒事吧?」

洛靂心裡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整個人都有些無所適從,半晌的沉默后,他也只問出了這樣一句不咸不淡的話。

洛靂話音剛落,玉菏澤就表情甚是認真道,「沒事,我能有什麼事?」

似乎覺得否認一遍還有些不太足夠,玉菏澤愣是再度反問起洛靂來,而且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頭皮發麻,反正這會兒一線天尊主也不敢再追問什麼了,他只是輕輕搖了搖頭,而後就對著玉菏澤豎起了大拇指,洛靂也不知道他究竟應該用何種表情面對面前的勇士。

對洛靂來說,玉菏澤可不就是勇士嗎?

一線天曾調查過天啟九年重陽節的事,可每次都鎩羽而歸,這話是咩意思,簡單說來,就是指,每每當一線天的情qing@報部門覺得他們已經無限靠近真相的時候,真相就會突然用雷替手段打他們臉,讓他們各種懷疑自我。

可如今玉菏澤卻很是輕巧地告訴洛靂,當年的事就是出自他跟簡靈的手筆,不管怎麼琢磨,這事兒都不簡單,而且洛靂甚至都開始不由自主地『欽佩』起玉菏澤來,畢竟這種『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戲碼不是一般人搞得定的。

洛靂黑眸之中的『敬仰』,玉菏澤不是沒有看清楚,可玉菏澤心裡卻很是膈應,那種感覺就好像吞了蒼蠅似的,讓玉菏澤各種不自在,玉菏澤伸手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輕吐口中濁氣,而後有意將自己的視線移開,再度聲線低沉地跟洛靂說道,「反正你聯絡蘇君琰就好,將葬龍山蛇王窟北翼的事都說予他聽,我相信璇璣皇族的人是不會怠慢此事的,他們一定會協商出一個對策來。」

玉菏澤之所以選擇主動交代,不過就是為了讓洛靂看到他的『誠意』罷了,不然的話,洛靂還是不會相信自己,更甚者,依舊會選擇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策略,而這又是眼下玉菏澤最不願意看到的狀況。

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玉菏澤就選擇了對他來說,較為『穩妥』的方式。

正是因為有了這一層鋪墊,所以洛靂也就沒有先前那般抵觸了,他只是輕輕皺了皺眉頭,稍加思索了一番,而後就很是爽快地跟眉頭深鎖,俊臉表情依舊不怎麼好看的玉菏澤說道,「好吧,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我會聯絡蘇君琰,若是有什麼緊張,我亦會通知你。」

洛靂沒有再雞蛋裡挑骨頭,而是豪爽地應下了這件事,眼下洛靂對玉菏澤算是佩服得不要不要,自然不會再刻意刁難某人。

一看洛靂那表情,麒麟山莊莊主越發覺得自己心裡堵得慌,一口老血更是梗在喉嚨處,既吞不下去,又吐不出來,甭提多難受了。

洛靂隱隱覺得玉菏澤表情略顯古怪,就在洛靂打算追問玉菏澤什麼的時候,玉菏澤搶先開口道,「那就先這樣吧,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先走一步。」

玉菏澤說完這話,就趕緊轉身,大步流星地朝著玄關走去,那架勢就好像身後有洪水猛獸在追趕他似的,洛靂看得嘴角直抽抽,沒過多久,玉菏澤那高大的身影就消失在轉角,洛靂沒辦法,只好先將房門關嚴實,而後就抬步走到客廳,拿起擱在沙發上面的手機,直接翻找起通訊錄來,很快,洛靂就找到了蘇君琰的電話號碼,他稍微遲疑了一下,黑眸閃過了一抹凜冽的寒芒,轉瞬即逝,誰也不知道這會兒洛靂到底在琢磨什麼,不過最終洛靂還是直接撥通了蘇君琰的電話。

訊號倒是通的,可問題是,尊逸王這會兒也不知道究竟在忙活什麼,根本就沒有接聽,漸漸地,洛靂眉頭也跟著狠狠地皺起,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就在洛靂打算直接掛斷電話的時候,另一端的人終於『露面』了,咳咳咳,好吧,應該說是『露聲』才對。

「洛靂,是你?」

很快,蘇君琰那略顯疑惑不解的清冷嗓音就傳到了洛靂耳邊,很明顯,蘇君琰也對洛靂的來電有些驚訝莫名。

聽到蘇君琰的聲音后,洛靂立刻就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畢竟洛靂跟蘇君琰之間的關係也談不上和睦,所以他也沒必要再裝模作樣,正是本著這樣的想法,所以洛靂如此跟電話那端的蘇君琰說道,「嗯,是我,我給你帶來了一個壞消息跟一個好消息,不知道你究竟想先聽什麼消息?」

洛靂一開口就用了一個老掉牙的套路,反正一聽洛靂這話,蘇君琰俊臉表情更是陰沉得有些可怕,捏著手機的手更是寸寸收緊,明顯心情不佳。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別故弄玄虛,我可沒時間搭理你。」

蘇君琰一如既往的粗魯,他也沒有給洛靂留任何面子,而且蘇君琰甚至想直接掛斷某人的電話,不過殘存的理智,還是不斷地提醒著蘇君琰不要如此恣意妄為,所以他就選擇了……隱忍。

而且這一刻,尊逸王也很想知道,洛靂的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他又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好消息,以及什麼壞消息。

眼下對蘇君琰來說,貌似也不存在什麼好消息了,而且每一日他都能聽到各種讓他『暴跳如雷』的糟心消息,蘇君琰甚至覺得這一段時間是他人生的……至暗時刻。

就在尊逸王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電話那端的洛靂突然低低地笑了起來,可笑聲落在蘇君琰耳里,又變成了一種不懷好意的嘲諷,所以他越發心情不快了,只見蘇君琰用力地咬了咬牙,而後就直接掛斷了洛靂的電話。

洛靂剛準備開口,卻看到屏幕上顯示出『通話結束』的字樣,整個人都不好了,洛靂額頭青筋猛跳,不過他還是沒有選擇放棄,而是再度重撥起蘇君琰的電話來,這一次,蘇君琰倒是接聽得很快,不過卻是為了跟洛靂撂狠話,「洛靂,你再無事生非的話,就別怪我直接拉黑你。」

面對蘇君琰那絲毫不作假的警告,洛靂沒有再繼續挑釁蘇君琰,他直接開門見山道,「葬龍山蛇王窟北翼地陷了,這是第二波,消息屬實。」

大家還在看:天降巨富神醫毒妃總裁爹地超給力醫妃火辣辣帝國總裁霸道寵老公寵妻太甜蜜陰倌法醫九陽神王最佳贅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