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下載
  3.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4. 第1119章 不能太慣著她

第1119章 不能太慣著她

作者: |返回: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TXT下載,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epub下載

第1119章不能太慣著她

抬手敲了夏長赫的腦門一下,夜天絕直接將他的話打斷了。

「子不語怪力亂神,禁咒之說本就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哪能完全聽信?再者說,那姝淵也不是枉造殺孽的人,我們不過是在林子里迷了路,又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更沒有打擾她的清靜,她是不會害我們的。以後這種話,不許再說了,聽到沒有?」

許是真的不喜「不得好死」的禁咒,夜天絕警告夏長赫的時候,語氣凜冽了不少。

夏長赫聽著,立刻噤聲,連連點頭。

「姐夫,你說的我都記住了,我以後再也不亂說了。姐夫你說得對,你和姐都是好人,那姝淵也是好人,她才不會傷害你們呢。」

「呦……」

夏長赫話音才落,司徒浩月便酸溜溜的出了聲。

「長赫啊,你這眼裡就只有你姐和姐夫,都沒有你司徒大哥了是不是?就他們是好人?那我呢?」

環抱著胸,司徒浩月威脅的看著夏長赫。

那樣子,讓一旁看著的顧書潯,忍不住笑了出來。

上前兩步,輕捶了司徒浩月的胸口一下,顧書潯快速道,「司徒,長赫是個老實人,你可不能欺負他。逼著他說些言不由衷的話,這可不好。」

「顧、書、潯,你什麼意思?」

幾乎是一字一頓,司徒浩月沒好氣的說道。

「別叫別叫,我的意思是你是好人,」隱忍著笑,顧書潯快速道,「不過,你要是再不趕緊回去,只怕小郡主就要不太好了。」

「思思?」

呢喃著雲思思的名字,司徒浩月的臉上,微微露出些許詫異。

顧書潯也不瞞著,他快速解釋道。

「天絕和傾歌進了林子之後,你們派人尋找,雖然很低調,但消息還是傳了出去。緊接著,你們也跟著進了林子,外面的話傳的就更亂了。人多口雜,有些話也就不那麼好聽了,別說是思思,就連若水那麼沉穩的,也跟著著急呢。」

司徒浩月幾個人聽著,心裡都有些不是滋味。

正想著,他們就聽顧書潯又道。

「若水下了令,眼下只是讓大家在林子外圍尋找,若是入了夜還沒見你們回來,她就要帶著人進林子了。我看,大家還是先回去報個平安吧,免得他們忍不住,真往林子里去,到時候又少不得有些亂子。」

「書潯說的對,咱們快些回去。」

夏傾歌附和著,聲音里不免有些擔憂。

密林中的情況,他們是最了解不過的,有夜天絕護著,有靈雪獒從旁指引,外加上司徒浩月、司徒浩嵐幫忙,他們才在密林之中險險的躲過一次次的危機。

若是簡若水帶人進去,還是夜裡進去,只怕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她怎麼能不慌?

聽著夏傾歌的話,夜天絕沉沉的應了一聲,之後,他看向夏長赫,「長赫,你走前面,先回去給大家報信,告訴大家我們平安回來了。你讓大家安心等著,我們隨後就到。」

「好,我這就去。」

說著,夏長赫轉身便運功往回跑。

見著夏長赫走遠,夜天絕才開口,「司徒,勞煩你和書潯兩個人,發信號,將暗中咱們的人,全都召集起來。告訴他們,盯好了七月華池進出的人,若有異常,不論是誰,都即刻來報。」

「天絕,你這是擔心有人生事?」

「嗯。」

夜天絕點頭,他絲毫不隱瞞自己的心思,回應的直白。

「密林禁咒在滄傲大陸人人皆知,偏偏我們走了出來,這難免引人遐想。若他們只是自己進去看,那也就罷了,可若是他們找麻煩,真的想從我們的手上搶什麼東西,或是從我們的嘴裡挖取什麼信息,那我們就不得不防著。」

夏傾歌說:人性尚私。

人的私心和貪婪,都是很可怕的,那是禍起之源。

小心些總歸沒錯。

聽著夜天絕的話,司徒浩月和顧書潯對視一眼,「行,這件事交給我們來辦,你帶著丫頭先回去吧,我瞧著她累得不輕。」

「嗯,那我們先回去,辛苦你們了。」

「什麼辛苦?我們明明是命苦,尤其是我,就知道使喚我,我這好好的月公子,都成了你手底下的小卒子了。可憐了我吶……」

拖著長長的尾音,司徒浩月叫委屈。

不過,這也不過是調侃而已,所以那誇張的語氣,不但沒有幽怨,反而帶著幾分喜感。

夜天絕和夏傾歌看著,都不由的笑了出來。

連帶著一旁的司徒浩嵐,眼裡更多了幾分笑意,那是開心,是欣慰。別看司徒浩月嘴上說是夜天絕手下的小卒子,幫他辦事很辛苦,可是司徒浩嵐看得出來,幫夜天絕和夏傾歌,司徒浩月絕對是心甘情願的,關鍵時刻,哪怕是把命舍了,他也捨得。

跟夜天絕和夏傾歌相處的時候,司徒浩月開朗、風趣,優雅中帶著一股子真自我……

那模樣,是在司徒家中當優雅月公子的他的身上,所難見到的。

這樣的司徒浩月很快樂,很幸福。

這就挺好。

司徒浩嵐為司徒浩月高興,同樣,他也為自己高興。人都說,人生得一知己足以,以前,他有司徒浩月這個兄弟,有蒼御楓這個摯友,如今,他又遇見了夜天絕、遇見了顧書潯等人,能夠交下這麼多的朋友,他高興。

心裡一邊想著,司徒浩嵐一邊隨著夜天絕、夏傾歌,快速往回走。

包廂里。

早就聽了夏長赫報信,夏明博、岳婉蓉、簡若水眾人,全都聚在這裡等著。根本坐不住,索性他們都站在門口,不停的往外面瞧。聽夏長赫說是一回事,可真看見了人,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一刻不見到夜天絕和夏傾歌,他們懸著的心,就放不下來。

好在,夜天絕幾個人的動作也快,沒多久就到了。

「爹,娘……」

夏傾歌遠遠的瞧著,不禁掙脫開夜天絕的懷抱,快走兩步。同時,岳婉蓉也疾步迎了上來。緊緊的抓著夏傾歌的手,岳婉蓉眼睛瞬間紅紅的。

「傾歌,你們可算回來了,你們可真是讓我擔心死了。」

說著,岳婉蓉的聲音里,不禁更多了幾許哽咽。

「娘……」

看著岳婉蓉的模樣,夏傾歌的眼睛也有些酸澀,她心裡很不是滋味。

「娘,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們回來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抓著夏傾歌的手下意識的更緊了幾分,岳婉蓉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她開口問道,「怎麼樣,你們可遇到了危險?一切可還好?有沒有受傷?」

「娘,我和天絕都很好,我們都沒有受傷。」

「那就好。」

岳婉蓉嘴上應著,可是她的目光,卻是不放心的在夜天絕和夏傾歌兩個人的身上看了又看。尤其是在夏傾歌的身上,她的眼神停留了許久,彷彿要夏傾歌里裡外外都看個透似的。

見夏傾歌真的只是顯得有些疲累,沒有受傷,她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一邊拉著夏傾歌往裡走,岳婉蓉一邊說道。

「那麼兇險的地方,你們怎麼就敢往裡跑?你說你,虧得你還是個懂醫的,自己懷著身孕呢,還竟瞎往外跑,什麼地方都去,你也不知道安分點。這也就是天絕寵著你,護著你,要是我這脾氣,早將你綁在屋子裡,不讓你出屋了。你哪也不去,我也能省心。」

岳婉蓉碎碎的念叨,話里滿滿的都是嫌棄和埋怨。

可所有人都聽得出來,這嫌棄和埋怨背後,隱藏的全是擔心。那是岳婉蓉這個當娘的,對夏傾歌最深沉的愛。

夏傾歌反手握住岳婉蓉的手,她的身子也沖著岳婉蓉更靠近了幾分。

「娘,你這麼擔心我啊?你對我可真好。」

「哼,我才不想對你好呢。」

沒好氣的瞪了夏傾歌一眼,岳婉蓉微微嘆息,她故作嫌棄的說道。

「我這一輩子,就生了你和長赫兩個孩子,偏偏你們兩個,像是長反了似的。長赫是個男孩,卻老實安分,從不惹事讓我操心。你倒是個女人,可卻是個男孩子的性子,整天的瘋跑,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的,真是要急死我。」

說著,岳婉蓉還忍不住回頭,看了夜天絕一眼。

岳婉蓉認真的囑咐道,「天絕,傾歌這性子不好,以後你可得多管著她,不能讓她隨意胡來。這也就是運氣好,沒出什麼事,真的要是遇到了危險,那不是得後悔死。」

說來岳婉蓉都是為了夏傾歌好,對於她的話,夜天絕自然是聽得。

連連點頭,夜天絕認真的回應。

「娘你放心,以後我會好好看著傾歌,不會讓她再亂來了。尤其是那些有危險的地方,我保證讓她躲得遠遠的。」

「這還差不多。」

岳婉蓉這才覺得,壓在她心上的石頭,徹底的落下了。

大家很快就一起進了包廂。

之前,只是岳婉蓉在一直說、一直問,其餘的人都沒插得上嘴,如今坐下了,心裡的石頭也放下了,大家才七嘴八舌的問了些關心的問題。

夜天絕和夏傾歌,以及司徒浩嵐都很有耐心,面對著大家的問題,他們都一一的回應。

只是,說的內容卻是之前商定好的:迷路。

左右只是繞著「迷路」說,至於其他的事情,他們隻字不提。

隔牆有耳,有些話說出來,保不齊就會傳到那些別有用心的人耳中,從而引來麻煩。而自己的人,聽了那些實話,也會平添擔心。

這樣想,善意的謊言,也沒什麼不好。

不論夜天絕說的是真是假,可他和夏傾歌回來了,大家心裡就是高興的,眾人聚在一起聊著,直到夜色漸漸暗了下來,他們還沒散。

可是,偏偏就有人不願意看他們舒坦,專門找上門來掃他們的興。

包廂外很快就傳來了一聲不善的吼叫……

大家還在看:攝政王絕寵之惑國煞妃重生之王牌千金血色歸來魔尊,女皇陛下又丟了!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