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的極品嬌妻下載
  3. 我的極品嬌妻
  4. 第888章 很不幸

第888章 很不幸

作者: |返回:我的極品嬌妻TXT下載,我的極品嬌妻epub下載

邱雪薇心裡一遍又一遍地問道,難道他對我有意思?要是沒有的話,剛才怎麼會那麼衝動呢?她清楚地記得,朱立誠動手打那個長發男的時候,對方正準備伸手拉她,他隨即上前二話沒說,直接就給了對方一拳。

朱立誠此刻坐在車裡也開始盤算起來,他剛才的動作之所以那麼過激,一方面是因為見到對方對邱雪薇動手動腳的,這心裡確實很是不爽;另一方面,他也要藉此給魏美華一個信號,那就是他對於手下人還是很關心的;還有一個方面,他也想看看這個陳少究竟是什麼來頭,看看是不是有助於實施他的計劃。

由於飯前繞著江心洲才走了一半左右的路程,吃完飯以後,黃振則駕著車沿著之前的路線繼續向前。朱立誠此刻的注意力則全都集中在了窗外,說實話,江盧縣搞的這個江邊特色飯館留給他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再好好進行一番規劃,還是能與泰龍湖和方山呼應起來,成為泰方旅遊的第三個點的。

正當朱立誠沉浸在對未來的規劃中之時,黃振突然一個急剎,車裡人的身子都猛地往前一衝。沒等朱立誠開口詢問是怎麼回事剛,黃振已經開口了,老闆,可能有麻煩了,您在車裡不要出來。

在黃振說這話的時候,朱立誠也搞清楚了剛才急剎車的原因了,只見他們的車被一輛紅色的普桑逼到了路邊,另外還有三輛車停在他們兩輛車的前後左右。不用說一定是剛才那位被他打了的陳少找場子來了。

朱立誠對於眼前出現的情況一點也不覺得意外,甚至還隱隱有幾分期待之意。他已經打定主意在江盧縣搞點動靜出來了,在這之前要是不把這些牛鬼蛇神給鎮住了,下面的工作開展起來一定會有不小的難度。

一個小縣長的兒子居然敢如此張揚,要是不把他們收拾服帖了,那他這個常務副市長也就沒什麼再幹下去的必要了。

黃振和王勇下車以後,朱立誠沒有忙著下車,而是直接撥通了江盧縣縣委書記厲文峰的電話。電話接通以後,他只說了一句話,我正在江中鄉呢,這兒的人很熱情嘛!不等對方回過神來,他便啪的一下掛斷了電話。

朱立誠推開車門的時候,見到邱雪薇和魏美華都已經從車裡下來了,司機小趙則是一臉緊張地站在她們倆的身前。朱立誠見此情況不由得點了點頭,這個年青人還是挺不錯的,需要挺身而出的時候,一點也不含糊。

見到朱立誠從車上下來了,江盧縣縣長陳玉明的兒子陳軍冷笑兩聲,然後一臉得瑟地說道:「我說你們剛才是不是沒吃飽呀。要跑的話,速度也得快點呀,我本來以為要追到泰方市區去的,想不到在這就攆上你們了,嘿嘿!怎麼樣,說說吧,剛才的事情該怎麼辦?」

朱立誠聽后,掃了對方一眼,不屑地說道:「剛才不是已經道過歉了嘛,這會趕過來,還準備再道歉呀,我看就沒這個必要了吧?」

陳軍聽了這話以後,先是一愣,隨即看著周圍的人哈哈大笑,過了好一會,才止住笑聲,開口說道:「我看你的腦子真是進水了,我剛才的意思是問你,準備怎麼辦,在江盧縣還沒有人敢動我陳軍一根汗毛,你是第一個,我今天要是不讓你付出點代價,以後真不用再在江盧縣混了。」

朱立誠剛準備開口,魏美華突然介面道:「你要是不帶人追過來,也許還能在這江盧縣內混混,遺憾的是,你卻追了過來,那麼很不幸,你剛才的話說對了。這樣一來的話,別說你,恐怕就連你那做縣長的老子也別想在江盧縣混了。」

魏美華說這話的時候,滿臉的冷峻之色,讓人看了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在這一瞬間,朱立誠才發現這個女人能做到副市長的位置還是有點門道的,做事殺伐果斷,看來他這次把對方帶出來還真是帶對人了。

魏美華此刻之所以突然開口,有兩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他確實被叫陳軍的氣著了,以往她下來的時候,地方上的人都是迎來送往的,對她尊重有加,幾時見過對方這等無賴的嘴臉。之前在電視上面經常見到的惡少的形象,今天就實實在在地站在她的面前,她這心裡自然有點受不了,於是便決定出言教訓對方一番。

第二,她現在雖然讓看不透朱立誠今天這麼做的目的,但是擺平了他就是想把事情搞大,既然這樣的話,她也不介意幫著煽點風點個火神馬的。

陳軍此刻正在暗自得意不已,剛才被對方狠狠打臉,現在眼看就要找回來了,這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真是愜意。貓捉老鼠的時候,往往並不是一口直接將其吞掉,而是要戲弄許久,最後才將其搞定。這種掌控對方命運,任其做無謂掙扎的感覺真是太讓人嚮往,。

正當陳軍爽得不行的時候,猛地聽到了魏美華的那一番話,他一下子愣住了。在他的印象當中,這四男兩女剛才在「江邊風情」的時候,之所以敢這麼打他的臉,是因為不知道他的身份。現在看來他想錯了,人家對他的出生了解得一清二楚,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仍那麼做了,這就讓他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陳軍雖然習慣於眼高於頂,但不代表他就是一個傻逼,否則身邊也不可能聚集著一幫人,整天吆五喝六的。看到這個情況,他特意打量了眼前的這幾個男女一番,從這群人的衣著來看,絕對不是普通人。他雖然不是很識貨,但剛才打他的那個男人和那兩個女人可是一身名牌,比他身上的檔次還要高。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普通人,再加上剛才那個女士的話使得他心裡更是疑慮重重。他掃了對方一眼,沉聲喝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到這來想幹什麼的,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我勸你們最好是實話實說得好,免得動了手,磕著碰著的,傷了和氣,那可就不好了。」

朱立誠聽了這貨的話以後,心想,這傢伙看上去雖然張牙舞爪的,倒也不是一個完全沒有腦子的人,他知道給自己留有餘地,我不能讓他就這麼全身而退。想到這以後,朱立誠頭腦裡面便考慮起來,該如何讓對方下水。

到目前為止,朱立誠還不清楚江盧縣究竟是一個什麼情況,但從陳玉明兒子的表現來看,這位縣長大人絕對不是什麼好貨色。既然想在江盧縣搞點名堂出來,很有必要先把這傢伙揪出來搞一搞,就算不把他搞垮,至少讓他知道厲害,乖乖地配合工作。這樣一來,對其他人也有非常大的震懾力,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聽了陳軍的話以後,魏美華沒有再開口,她知道什麼時候該她說話,什麼時候不該她說話。剛才之所以開口,那是類似於表態式的,現在到了拿主意的時候了,自然得把機會讓給領導,否則的話,那可就太不知進退了。

朱立誠之所以一直沒有開口,也是對魏美華的一個考驗。通過剛才的事情,他已經感覺到對方具有非常敏銳洞察力,這會他想看一看她對於官場規則的態度。看了江盧縣的江邊特色飯館以後,朱立誠的心裡已經有點底了,因為泰龍湖和方山的情況,他還是知道一點的。

既然決定要大張旗鼓地看法旅遊業的話,那魏美華的作用就非常重要了。他作為常務副市長,不可能被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這事上面,說白了,更多的事情是需要他的助手去搞的,這樣一來,他必須對其多加考驗,耐心打磨。見對方不再自作主張,而是抬頭向他看來,朱立誠很是滿意地露出了微笑。

掃了陳軍一眼以後,朱立誠冷冷地說道:「你是記性不好,還是怎麼著,我剛才就已經剛說過你了,你只是一個小小的副鄉長,還不配知道我們的身份。至於說傷不傷和氣什麼的,你放心,你還沒到那個層次。我們還有事情,給你三分鐘的功夫,讓你手下的這些阿貓阿狗把車挪開,否則我保證你吃不了兜著走,包括你那個縱容你胡亂搞事的老子。」

朱立誠這話說得很重,不要說陳軍聽在耳朵裡面很是不爽,就連他手下的那些小弟也有按捺不住之感。他們在江盧縣跟在陳軍的後面,可以說是無法無天。

就連縣委書記厲文峰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今天居然被這個年青人說成了阿貓阿狗,是可忍孰不可忍。

陳軍之所以一直忍著沒有讓手下的人動手,就是有所顧忌。

前段時間他老子特意提醒他,讓他這段時間安穩一點,市裡正在搞治安專項整治工作,好像是市局局長元衛軍親自抓的,很有力度。剛才又聽魏美華說的話很唬人,所以他才下意識地慎重一點,防止一腳踢在鋼板上。

大家還在看:無上升級系統都市超級透視貼身醫聖商運紅途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