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女神的貼身高手下載
  3. 女神的貼身高手
  4. 第2354章 我是姐夫啊

第2354章 我是姐夫啊

作者: |返回:女神的貼身高手TXT下載,女神的貼身高手epub下載

李南方從小到大,只感覺虧欠了三個人。

別埋怨。

畢竟是當世第一人渣嘛,能感覺虧欠別人,覺悟就已經很高了。

第一個人,當然是師母。

第二個人,自然是為他拯救他的小姨岳梓童。

第三個人,就是在漢城七號房內香消玉殞的段香凝。

他感覺虧欠師母,是因為他從小每少讓她老人家流眼淚。

他感覺虧欠小姨——找到她后,只要好好表現,還有啥虧欠不能彌補的?

可他真心無法彌補第三個「債主」段香凝。

她已經香消玉殞。

所以,現在別說李南方去想段香凝了,就算想到這個「段」字,再好的情緒,也會受干擾。

那麼,當他看到一心想代替香凝姐,來愛他的小姨子段零星呢?

當然是,無比的懵比了。

大理和青靈縣相隔千里之遙,可無論是地理環境,還是文明程度,兩個地方的相差度,絕對是拖拉機和瑪莎拉蒂的區別。

何況,段零星那可是大理段家的嫡系大小姐。

她怎麼會化身人民衛士,出現在青靈縣?

李南方的眼光,相當毒辣,除了看不清甜甜十里香的老闆娘——但段零星就算是化成灰,他都能認出來。

「難道說,這丫頭早就知道我會來這邊,所以才提前跑來當衛士,對我守株待兔。還是,她被我的無情傷害后,只想把大好年華葬送在這邊?」

李南方可以確定,他來這邊,純粹是「信馬由韁」。

直等遇到聞燕舞后,才有了明確目的地。

而段零星的工作調動,尤其事關人民安全的工作,就算憑藉大理段家的人脈,一天就能走馬上任,可段大小姐會穿別人穿過至少一周的舊衣服?

「唉,小姨子,你和姐夫還真是有緣啊。」

李南方心中感慨時,有急促的腳步聲,從背後傳來。

他沒回頭。

僅僅憑藉流動的空氣中,夾雜著特有的體香,李南方也能確定是老闆娘走過來了。

李人渣的判斷力真牛皮,畢竟小飯館內,除了他之外,就只有甜甜的老闆娘了——

刀光閃爍。

老闆娘在快步走過來時,手裡還拿著菜刀。

看來李南方給她造成的心理傷害太大了,人民衛士都到場了,她還不放心。

「警、警官同志,你來了。」

老闆娘經過李南方身邊時,腳步明顯變輕,這是害怕的本能反應。

人們在經過一條惡狗身邊時,都會這樣。

她走過去后,腳步才急促起來,完全是小跑。

「是你報的警嗎?」

段零星下車后,到背著雙手,頗有衛士范兒的,左右看了幾眼,確定沒發現有啥可疑者后,才看向老闆娘,秀眉皺了起來。

她看到老闆娘拿著的菜刀了。

老闆娘也意識到了,慌忙把菜刀藏在背後,連連點頭:「是、是我報的警。」

「你說,有人非禮你?」

段零星這才抬頭,看了眼小飯館內,眸光從低頭吃飯的叫花子身上掃過,秀眉又皺了下,再次看向了老闆娘。

「是,是。是我報的警。」

「那個人呢?」

段零星追問:「他長什麼樣子?年齡多大?多高,多重,有什麼特徵沒有?」

老闆娘呆了下,轉身抬手,指著還在吃飯的李南方:「就是那個人。」

「什麼,就是他非禮你的?」

正在外面巡邏的段零星,接到總部下達的任務后,立即加大油門向這邊飛速趕來。

在她的潛意識內,十里香飯館老闆娘既然在遭到男人非禮后,才報警,這就充分證明,某個人渣早就得手而去了。

別看這是邊陲小鎮,卻不是犯罪份子為所欲為之地。

任何人,在做出犯罪行為後,都會受到警方鐵拳的無情打擊!

她還從沒聽說過,有哪個犯罪分子非禮女人後,明知道人家報警了,還敢留在犯罪現場,等待警方的抓捕。

更何況,坐在飯館內吃飯的,是個讓她看一眼就會嫌棄的叫花子呢?

但老闆娘卻指著叫花子,說就是被他非禮的。

相貌甜美,身材姣好的老闆娘,確實有被人非禮的本錢。

那麼,穿著破爛的叫花子,又有什麼非禮老闆娘后,還能安然坐在此處,等待警方來抓捕的本錢?

就憑他是無家可歸的叫花子?

還是就憑他早就想被抓去坐牢,也算找個「鐵飯碗」的愚蠢想法?

「你確定,就是他非禮了你?」

段零星神色古怪,抬手用力擦了擦眼睛。

「警官同志,我店裡有監控的。不信,你去看看。」

老闆娘這時候也明白段零星為啥不信,非禮她的人是叫花子了,連忙解釋道。

飯館里有監控,這就好辦了。

同樣,有了段零星的陪伴,老闆娘再次經過李南方身邊時,也不怕了。

不但不怕,還在進屋后,隨手把門關上,咔嚓反鎖。

這叫瓮中捉鱉!

段零星經過李南方身邊時,倒是饒有興趣的看了他一眼。

在段警官心中,她摯愛的姐夫,那是何等的瀟洒不羈,英俊瀟洒?

如果老闆娘現在說,這個留著長發,鬍子拉碴的叫花子,就是她姐夫——哼哼,段零星絕對會大嘴巴抽過去。

誰敢褻瀆她的心上人,哪怕再美的老闆娘,也得先把半邊牙抽掉再說。

她對叫花子感興趣,是因為這廝明知道她來了,要對他的犯罪行為施以重拳了,卻沒事人那樣,依舊埋頭大吃。

段警官喜歡這種不把律法放在眼裡的好漢。

話說,段警官聽信某賊禿的忽悠,跑來青靈縣當人民衛士的這些天內,每天除了吃喝睡——唉,實在是閑的要命。

段警官趕來的速度相當快,老闆娘查那段被非禮的監控速度,也很快。

馬上,段警官就從顯示器內,清楚看到老闆娘走到叫花子後面,剛要放下盤子,卻被他冒犯的監控錄像,只會把曾經發生過的某間事,客觀還原。

既有叫花子冒犯老闆娘的畫面,也有她失去自我后,主動尋找的那一幕。

段零星可是過來人了。

無論她是段零星,還是段香凝。

都能從老闆娘的這個本能動作中,深刻體會到她當時為什麼會這樣。

段零星眉梢接連挑動幾下,看向了老闆娘,語氣古怪的問:「你確定,只是他非禮你?」

監控只有畫面,沒有聲音。

所以段零星聽不到事發時,倆人說過什麼。

她只看到,剛開始時,確實是叫花子非禮老闆娘,但隨後卻是——

老闆娘的臉,通紅通紅。

她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當時,她滿腦子都是被叫花子非禮了的想法,逃回卧室后,立即打電話報警。

可在叫花子放開她,她卻採取主動的這些,她卻沒有絲毫的印象。

也就是叫花子不敢犯罪罷了。

要不然,這會兒她肯定還在和叫花子在卧室內,來回滾呢。

「別害羞,這沒什麼丟人的。畢竟,是他非禮你在前。」

看老闆娘雙手捂住臉,慢慢坐在椅子上后,段零星很體貼的安慰了句,緩步走向了叫花子。

她沒著急抓捕叫花子。

這些天來,她實在是太閑了。

今天,總算能有點事兒幹了,何必著急?

在抓捕犯人之前,先讓他吃飽喝足,既是開恩,又能打發時間,可謂是一舉兩得。

對叫有持無恐的叫花子,段零星絲毫不擔心。

能夠有機會活動活動筋骨,更好。

很快,李南方吃飽了。

等他打了個飽嗝后,一直坐在他不遠處,手托香腮看著門外出神的段零星,站起來抬手。

噹啷!

一副手銬,砸在了李南方面前桌子上。

接著,小姨子那酷酷的聲音,傳來:「是你自己戴上呢,還是麻煩我?」

「沒看出來,小姨子還挺有當警務人員的潛力啊。不過,就這抓捕罪犯的態度,早晚都會吃虧。」

李南方心中暗贊了個,拿起手銬,咔嚓戴在了左手手腕上,諂媚的聲音很沙啞:「我可不敢勞駕警官您。哦,對了,還真有點事,要麻煩您。」

看這廝自戴手銬的動作,相當嫻熟,段零星就知道這是個慣犯了。

也推斷出他在非禮香甜老闆娘后,沒走,卻在這兒細嚼慢咽,等著被抓回局裡,實際上就是想找個混飯吃的地方。

對這種年紀不大,不缺胳膊不缺腿,不去找份工作來養活自己,卻「劍走偏鋒」找飯吃的人渣,段零星沒有任何好感,甚至都懶得看他,冷聲問:「什麼事?」

李南方看著餐桌上的空盤子,謙恭的笑著:「我沒錢吃飯,卻吃了。」

「特么的,這人渣、不,是這垃圾,是想讓我給他買單。他只能是垃圾,不配當人渣的。因為,人渣,只能是他——姐夫。」

段零星暗中恨恨罵了句,總算看向李南方時,卻愣了下。

李南方還是低著頭,長發遮住了半邊臉。

而且,數月的流浪,他比以前瘦了很多。

皮膚,更像來自非洲的國際友人——段零星當然不會把他和李南方聯想起來。

為什麼!?

她總算肯正眼看叫花子時,暗藏在心底深處的某個靈魂,卻驀然騰起!

在她的眼前,腦海中,歡快的舞蹈著。

淚水,也莫名其妙的迸濺而出,她顫聲說:「姐、姐夫?」

又是噹啷一聲響。

就在段零星莫名深陷某種狀態中時,李南方的手銬,從桌子上敲打了下,接著轉身快步走出了甜甜十里香飯店。

段零星這半年來,究竟發生了哪些改變,李南方當然不知道。

可她忽然間淚流滿面,顫聲說出姐和姐夫的字眼后,藏在身軀內的黑龍,也隨即咆哮騰起。

黑龍死死盯著段零星的雙眼裡,沒有半分的邪惡暴戾。

只有——無盡的悲傷。

還有,憐惜呵護。

這種感覺,讓李南方大大的不解,更無法保持冷靜,快步走出了飯館。

他以為,段零星認出了他是誰。

既然他是她的姐夫,這是他的小姨子,那麼倆人縱有千言萬語,最好去沒人的地方,好好敘舊。

李南方出門后,抬腳跨上了摩托車。

足足五分鐘后,段零星才從飯館內快步走了出來。

讓李南方出乎意料的是,段零星的神色,又恢復了平靜。

還是特平靜的那種。

酷酷的小模樣,特欠揍——她走到車前,冷聲說:「下來。」

小姨子,我是姐夫啊。

李南方抬頭,剛要說出這句話,就被段零星從車上拽了下來,用力推在了旁邊。

不知她要幹嘛的李南方,只好獃比般站在那兒,看她上車點火啟動。

「跑步前進。當然,你也可以趁機逃走。但後果,自己去想。」

段零星戴上頭盔,回頭對李南方冷冷說了句,足尖一點地,右手一擰車把。

轟!

摩托車發動機發出低沉有力的咆哮聲,輪胎和地面高速摩擦足足十幾圈,青煙冒起時,才離弦之箭般竄了出去。

沃草,小姨子這是搞啥呢?

李南方真心不解段零星要幹啥,站在那兒不知所措。

摩托車跑出百十米后,一個急剎車,原地轉圈一百八,拉著警笛沖了過來。

摩托車瘋牛般撲到李南方身邊時,段零星左手一把抓住他胳膊,用力一甩。

其實不用她甩,李南方也能輕鬆坐在摩托車後座上。

因雙手戴著手銬——這玩意,能鎖住李人渣那雙嚮往自由的雙手嗎?

段零星的纖腰,立即被他緊緊的抱住。

摩托車呼嘯著,消失在長街盡頭時,甜甜十里香的老闆娘,緩步走了出來。

她看著摩托車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這個叫花子是誰?為什麼,我在被他冒犯時,會有那種可怕的,無法控制的感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