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命賒刀人下載
  3. 天命賒刀人
  4. 第1223章 你好,刀還在么

第1223章 你好,刀還在么

作者: |返回:天命賒刀人TXT下載,天命賒刀人epub下載

第二天早上,九點左右,老容看了下時間,這個點容韻榕本該早就起來的了,他是很了解自家小姐的作息習慣,日出她就得洗漱打扮完了,這時候正應該處理公司里的一些文件,工作都得進行個把小時了,今兒就有點奇怪了,人居然睡著還沒起來。

又等了二十多分鐘,老容等不住了,來到甲板下面的船艙卧室,敲了敲房門。

「咚咚……咚咚咚」

敲了幾聲,裡面都沒有動靜,老容擰著眉頭從身上拿出鑰匙打開了房門,嘴裡還叫喚了幾聲,但還是沒有人答應。

卧室裡面沒有亮著燈,舷窗上掛著窗帘,所以視線不太好,老容看了半天才借著門外的一點光看見床邊的椅子上坐著容韻榕。

「小姐?」老容被嚇了一跳,叫了一聲。

容韻榕的姿勢很怪,坐著一動沒動,兩手伸到身前張開著,就像是在抓著什麼東西一樣,但她面前卻啥也沒用,空蕩蕩的。

老容「咕嘟」一聲咽了口吐沫,又輕聲叫喚了幾下,但容韻榕始終都眼睛閉著保持著這個動作,腰桿筆直脖子略微有點前探著。

老容試探著將手從到她的鼻子下面,呼吸倒還算是均勻,吐氣也挺明顯的,人不知咋的,就他么跟中了葵花點穴手似的,動都不動彈一下。

老容多少還算是有些經驗和見識的,見自家小姐這種狀態,也知道她最近在撞邪,就沒有貿然的把人給捅咕醒了,而是觀望了片刻知道容韻榕還沒睜開眼睛,他才走出卧室將門關上,然後將遊艇上的人給叫來,吩咐看好了裡面的小姐,又讓船開到江邊的碼頭。

容韻榕撞邪到現在差不多有一段時間了,容家之中就只有他一個人了解,剩下的誰也不清楚,包括上面的老爺和太太,而他和容韻榕瞞著家裡人撞邪這個事,當然是出於保密的原因,這是斷然不能讓別人知道的。

這個就得提一點容家大宅門裡的那點事了,容家是大家族,上下都有很多姓容的人,然後經營家族性產業,幾乎但凡有點能力的人都會進入家族產業中任職。

容韻榕的父母是容家這一代的掌舵人,她上面有一個哥哥和姐姐,下面還有個妹妹,除此以外容韻榕的父親也有兩個兄弟和姐們,往下各自也有子女,如此開枝散葉的大家族子弟眾多,這絕對是不可能一團和氣的,表面上可能一致對外,但內里還是各有爭鬥的,最近呢就是個關鍵的時刻,容家正在努力培養下一代的接班人,其中有幾處重要產業都在準備候選的人,打算列入董事或者執行董事的行列里。

容韻榕也是其一,並且她在容家的角色還很重要,商業天賦也非常的拔尖,那她屁股下的位置絕對挺不錯的,可這時候要是她中邪的事抖落了出去,那這個關鍵時刻她處理不明白的話,家族裡的那攤子事就得分完了,到最後她就算能坐上哪個產業的位置,但也不一定是那幾個重中之重的地方了,因為就剩下三天的時間,容家巷子就該舉行家族回憶了,所以她和老容才一直瞞著,打算等大事完了再處理。

可是呢,沒想到的是,今個容韻榕更邪門了。

站在船頭,老容看著秦淮河邊上的那個青年,對方對他咧著嘴露出了一口小白牙,笑得好像一朵花,還帶著中果不其然的表情。

老容想起幾天前晚上對方跟他說過的那番話,儘管他不知道對方能不能解決得了,但現在只能在他這裡死馬當活馬醫了。

人么其實都有特愚蠢的一面,什麼沒有自知之明啊一類的,當時王驚蟄跟他們一本正經的聊,老容和大小姐都一個字不信,現在呢,事出了,又想著回來找一下後援,是不是特戲劇性?

老容從船上下來的時候,王驚蟄問了一句他特迷糊的話。

「昨晚那麼香,你還是沒有聞到么……」

老容站在他的面前,他記得對方是第二次這麼說了,之前老容沒啥感覺,現在他品出來了這人不是這麼突兀就說出這句話來了。

老容在容家巷子給容韻榕當管家,已經差不多將近十五年的時間了,這麼長的日子就是耳熟目染也該對一些事有所耳聞了,要不然就容韻榕中邪這個事他恐怕早就慌神了。

「並沒有!」老容搖了搖頭,認真的說道:「如果你說是在船上,那不光除了我,船上算廚師,服務員還有船工至少還有六個人,他們沒有一個人說遊艇上有什麼異味,您是第一個這麼說的。」

王驚蟄「哦」了一聲,然後掏出煙點了一根,看了眼遊艇問道:「又中邪了吧?」

「是的,這一次比以往更嚴重了一些」老容點頭說道。

王驚蟄問道:「她之前去過什麼地方,在中邪之前」

老容仔細的回憶著,這段時間他確實一直都在容韻榕的身邊沒有離開過,於是就說道:「一個多月前吧,小姐始終都在處理公司的一些事物,去過滬上,京城,但都是公司的辦公樓,住的也是酒店或者容家的固定住所,要說有什麼異常的地方……那就只有一處了,不過離得有點遠。」

「多遠啊?」

「挺遠,很遠」老容重複了兩次這個字眼,然後看著王驚蟄說道:「剛果金,那裡有一處我們公司的產業,一個多月前小姐曾經去視察過,呆了差不多有兩個星期然後就回來了,別的地方,應該沒有去過哪裡了」

王驚蟄頓時愣了,老容剛才說的那個地方,他應該聽都沒有聽過,完全都沒有任何的概念,一杆子支到一萬多公里以外的大草原去了。

這叫很遠么,那是相當相當的遠了啊。

王驚蟄弱弱的問道:「我給你的那把菜刀,你扔了么?」

王驚蟄在祈禱對方最好是把菜刀給扔到河裡去餵魚了,要不然這個活可能要跑到地球那邊去,那可就太操蛋了。

「沒有,好好的放在廚房裡呢!」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