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下載
  3.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4. 第883章 劫殺,為何要來找朕

第883章 劫殺,為何要來找朕

作者: |返回: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TXT下載,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epub下載

第883章?劫殺,為何要來找朕

西北到安陵之間的某座大城中。

「劫殺?娘娘的消息是從何處得來?屬下不曾聽說。」

蕭驚瀾數次來西秦,布下的力量早已被慕容毅清剿的七七八八,現在能剩下的,都是碩果僅存的精英。

可當鳳無憂問起他關於消息被劫殺的事情時,他卻一臉困惑。

「沒有嗎?」

「沒有。」那雲衛肯定說道:「城中一切正常,往來商賈民夫也沒有任何阻滯。」

鳳無憂想了想,忽道:「軍中的呢?又或者說……官方。」

那人一怔。

他在此地潛伏,雖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但事涉官府,終究消息要慢一些。

「娘娘稍等。」他告了句罪,飛快地轉身出去。

半個多時辰后,他再次回來,面色已然凝重。

「娘娘所料不錯,近幾日的確沒有任何官方或軍中消息到來。」

鳳無憂挑了挑眉,問道:「這正常嗎?」

雲衛微微皺眉:「此地離西北邊境已有三日距離,算不得十分前線,平時也有數日沒有公文?往來的事情,但……不管怎麼說,五日一封的邸報還是有的。但屬下方才問了,今日本該是邸報送來的日子,可直到現在,還沒有收到。」

鳳無憂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然是傍晚,現在天都黑了。

路途不短,邸報偶爾也會有稍遲一兩日的情況,但……那是在正常情況下。

現在鳳無憂特意問起這件事情,這情況就顯得格外不對勁。

鳳無憂沉默了一會兒。

正如她所想,蠻族之人雖然有平安通過這些重鎮關卡的法子,但也是有限度的。

現在看來,是瞞天過海。

事情的關鍵,就是不能叫西北的消息傳來。

因此他們截斷了所有西北往安陵方向的消息,劫殺了送信的人。

並且,因為不能讓沿途各城察覺異樣,他們並不是攔住所有人,而是,只殺官差。

成思安的傳信兵當時穿的是官服,這可以讓他在各處驛站得到最優先的資源配置。

可是同時,這身官服也暴露了他的身份,被蠻族留下的那些人精準劫殺。

這也可以解釋,為何鳳無憂一行人明明是往安陵去的,但一路上卻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因為,他們穿的都是便服。

想明白這一點,鳳無憂微微鬆了口氣。

安陵是危險了,但也沒有那麼危險。

她早就該想得到,慕容毅治下的地方,不可能是一個篩子。

但……這個幫助蠻族人瞞天過海的人又是誰呢?

他如何會有這麼大的本事?

抱著各種不解在城中休息了一夜,第二天,鳳無憂又匆匆出發。

因為猜到蠻族人只劫殺官軍,鳳無憂再上路的時候心情放鬆了不少,也不必再提防那麼多,帶著人一路向安陵飛弛。

路上,她也著意觀察經過的地區,試圖找到大隊人馬行軍的蹤跡。

但……一無所獲。

也不知蠻族人馬到底走了哪條路。

又過了四日之後,她終於到了安陵城。

看到安陵城外車水馬龍,人流如潮,一派安定景象,鳳無憂總算長長吐了口氣。

她們沒有來晚,還來得及。

「娘娘!」借著雲九提供的身份文牒入城之後,鳳無憂很快按照約定好的聯絡方法見到了淺桃。

「沒想到能在安陵又見到娘娘,屬下還以為要下次見到娘娘,要在梧州了呢。」

淺桃笑著,對鳳無憂很有幾分親近。

當時鳳無憂在宮中表現出的淡定與強大,都讓她記憶猶新。

明明已經身處在那麼不利的情況,居然還能布局對付江桐。

只是可惜,沒有成功。

「還是在梧州見面的好。」鳳無憂笑著,話題一轉:「長孫老國公那邊安排的怎麼樣了?」

這是蕭驚瀾非常在意的事情,現在蠻族軍隨時可能出現在安陵,她要在蠻族軍到來之前,先把長孫府的人接出去。

「全都準備好了。」淺桃說道:「今晚入夜之後,我會親自去暗道將老國公和夫人接出長孫府,天色亮了,再混入商隊送出城。為了以防萬一,還安排了老國公和夫人的替身,等到老國公安全出城之後,替身自會想辦法脫身。」

淺桃在安陵呆了很多年,對這裡熟悉,經驗又豐富。

鳳無憂點了點頭,這個安排已經十分完善,她沒有任何需要補充的。

因此,她又問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有沒有辦法能讓我見到慕容毅?」

「娘娘要見秦皇?」淺桃的眉立時皺起。

她身在宮中,可是親眼看見了慕容毅對鳳無憂的執念。

按說,躲還躲不及,哪有上趕著去見的?

萬一鳳無憂出了什麼意外,再被慕容毅扣住……

她是安陵的負責人,這個責任,她背不起。

再說,她也實在不願意看到鳳無憂再落入慕容毅的手中。

當初娘娘失陷西秦皇宮的時候,小元帥不惜以身犯險親自來救,足見娘娘在小元帥的分量。

淺桃也是蕭家軍的子嗣,知道蕭驚瀾那六年過得有多辛苦,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能讓他喜悅心愛的人,他們這些蕭家軍的舊僚舊部,都想護著。

「娘娘……」

「我有重要的事情,這件事情,陛下也知道的。」鳳無憂看出淺桃的猶豫,把蕭驚瀾搬了出來。

蕭驚瀾當然也不會願意她去見慕容毅。

而且第一個想辦法阻攔的恐怕就是他。

但現在這種情況,除非親自見到慕容毅把消息告訴他,不然,所有的方法,都不會讓他引起足夠的重視。

蠻荒大陸,蠻族,蠻軍……

這些事情聽起來太像天方夜譚了,一點都沒有可信度。

若不是有楚軒的筆記,就連鳳無憂都不會信。

就如只有蕭驚瀾才能調動成思安一樣,在現在的安陵城,恐怕也只有鳳無憂才能讓說服草慕容毅相信。

「娘娘,不是屬下不儘力,而是現在……真的沒有辦法。」

慕容毅當了皇帝之後,出宮次數遠比先前要少,就是出來了,也是重重守衛,根本不可能?近身。

而進宮就更不可能。

上次為了救鳳無憂,皇宮中的暗樁幾乎全暴露了,之後慕容毅又嚴加排查,現在想進皇宮,就連淺桃也做不到。

其實只要鳳無憂在街上出現,說一說自己的身份,保證立刻就能見到慕容毅。

可那麼做,她自己也會陷進去。

這當然不是鳳無憂想要的結果。

最好的方式,還是能避開人私下和慕容毅聊一聊,之後再全身而退。

但想做到這一點,何其艱難。

一時之間,誰也沒有太好的法子。

鳳無憂也不糾結,只說道:「這事先放一放……今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去接長孫國公。」

至於現在……

他們快馬賓士了好幾天,人困馬乏,都先休息一下再說。

淺桃給鳳無憂備好了房間,鳳無憂略略梳洗一下之後,很快睡了過去。

在她安眠的時候,一個人影匆忙又鬼祟地從國公府中出來,繞過街口之後立刻一路狂奔,徑直奔向一個小茶館。

茶館的包間里,有個人正在等著他。

片刻之後,那包間里的人出來,先在四周繞了一圈,然後快速進入了離皇宮不遠的四方館。

四方館,又叫四行館,顧名思義,是招待四方來客的地方。

在西秦,這是外國使節的專用駐地。

此時,四方館中只住著一個人:東林女皇,上官幽蘭。

「你說,長孫茂今天大賞了全府下人?」上官幽蘭撫著長長的指甲,若有所思。

「是,就連洒掃的丫頭都賞了,而且還不少。」

跪在上官幽蘭跟前的人點頭,露出一絲鄙夷:「就連那個管事范增,也得了幾十兩銀子。」

幾十兩銀子,省著點,夠尋常三口之家三兩年的花用。

長孫茂待他算不薄了,但他出賣長孫茂的時候,還是一點猶豫都沒有。

「據范增說,長孫茂派下去的銀子,差不多快把他的家底都掏空了。」

無故散財?

上官幽蘭眯著眼睛不住思索,就在此時,又有人來報。

「陛下,翰林學士於周文求見。」

翰林院不管四方館的事,但有時會作為陪客,以顯禮儀。

於周文正是這個陪客。

他來做什麼?

上官幽蘭不太想見,但礙於她現在在西秦是客,不好太失禮,還是吩咐:「帶進來。」

原先彙報的屬下會意,從一旁退了出去。

於周文一見上官幽蘭,立刻大禮叩下:「陛下,下官有重要消息要稟報陛下!」

上官幽蘭一怔。

於周文與她並沒有隸屬關係,怎麼卻跑到她這裡來稟報事情。

一時間,她沒說話。

相比起以前,現在的上官幽蘭,要沉穩的多。

於周文也不在意上官幽蘭的態度,拿出一封紙雙手呈上:「陛下請看。」

上官幽蘭向落玉示意了一下,落玉便上前去把那封信接了過來,展開遞到上官幽蘭眼前。

上官幽蘭一眼掃過,瞳孔猛地縮起。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舍弟乃是七日前將信送出的。」於周文說道。

七日前,也就是說,那個時候鳳無憂和蕭驚瀾就已經在往安陵趕了。

那現在……

上官幽蘭心頭驚疑不定,卻反而往後靠了靠,淡聲問道:「你不去找秦皇,為何要來找朕?」

大家還在看:鳳逆天下:戰神殺手妃公主在上:國師,請下轎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隨身空間:神醫小農女回眸醫笑:逆天毒妃惹不起戰神狂妃:鳳傾天下影后的繼承人老公喜劫良緣,紈絝俏醫妃盛世極寵:天眼醫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