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下載
  3.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4. 第638章 教訓,聽這位姑娘的

第638章 教訓,聽這位姑娘的

作者: |返回: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TXT下載,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epub下載

第638章教訓,聽這位姑娘的

蕭驚瀾眼眸微眯,徐大夫兀自弄不清楚狀況,仍舊道:「這位公子,你怎麼說?你總要給我一個說法吧?」

「的確是欠教訓。」蕭驚瀾淡聲說道。

「你也這麼認為就最好!」徐大夫以為蕭驚瀾也認同他的話,得意洋洋。

本來嘛,女人就該守在後院里相夫教子,現在這女子出來拋頭露面本來就已經不對,更何況,竟還敢質疑他這麼一個名醫。

總要給她一次教訓,讓她知道這天下是男子的,再不敢這麼胡來才行。

這些想法還未想完,就見蕭驚瀾往後側了側頭:「你們還不給他些教訓?」

「是!」燕霖早就摩拳擦掌好久了,聞言立刻上前。

二話不說,一拳就砸在了徐大夫的面門上。

這蠢貨,說誰不好?偏偏要說皇後娘娘。

不知道皇後娘娘是皇上的心尖子嗎?

那真是捧在手上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連大聲說話都捨不得,現在倒好,被這麼個沒長眼的大放厥詞。

他們要是下手輕了,皇上都饒不了他們。

心裡尋思著,又是一拳砸了上去,絲毫也不客氣。

周圍的人全都懵了。

那位公子不是同意徐大夫的話,要給他夫人一些教訓嗎?

可現在,怎麼變成徐大夫了?

徐大夫也才反應過來,立時鬼哭狼嚎。

「你們……你們這些人是從哪裡來的?」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打人,我要去報官,官府饒不了你們!」

他大聲哭叫著,威脅要去報官。

他是這裡的名醫,就算是官府的人也要找他醫治,到時候,一定讓這些人吃不了兜著走。

可,蕭驚瀾他們本身就是官,而且,還是最大的那種官。

找官府來嚇他們,可還真找錯了方向。

燕霖手下不停,又是幾拳砸了上去。

這個徐大夫實在是太不討喜了。

說實話,他方才說鳳無憂那幾句,連他聽著都氣。

女子在西秦的地位是不算高,可……他們皇後娘娘,那是普通的女子能比的嗎?

那可是文能識破皇帝詭計,武能逼退十萬大軍的人!

就連醫術,也不知甩了這個徐大夫多少條街。

而現在,他居然敢鄙視皇後娘娘?

那真是活該被打。

燕霖雖然看似兇狠,但其實一直留著手,只是用力氣,而沒有用內力。

以他的功力,若是真的動了真格,只需要一拳,這徐大夫就得去見祖師爺。

也因此,當他又是一拳對著口中罵罵咧咧的徐大夫打過去的時候,居然被人給攔住了。

「住手!」求醫的年輕男子用力抱住了燕霖,怒得雙目通紅。

「再敢攔著徐大夫救治我爹,我殺了你們!」

他怒聲吼著,心頭委實已經惱怒至極。

這些人到底怎麼回事?看不到他爹現在危在旦夕嗎?

好不容易徐大夫開好了方子,只要抓藥再煎了就好。

可現在,他們居然把徐大夫打成這個樣子。

萬一,徐大夫遷怒於他,不許藥鋪賣葯給他怎麼辦?

一想到他爹很有可能因為這些人而耽誤了病情,他就恨不得把這些人通通殺了。

燕霖一怔,問道:「你還真打算給你爹抓那個庸醫開的葯?」

這小子的是聾子嗎?難道沒聽到剛才皇後娘娘說的話?

皇後娘娘可是說了,若是他爹按那方子抓了葯服下,必死無疑。

燕霖很清楚鳳無憂的醫術,更清楚她對醫德有多在意,絕不會隨意亂說。

她既說了這病人吃了徐大夫的葯會死,那這就一定是真的。

可燕霖清楚,卻並不代表這個青年也知道。

畢竟,鳳無憂對他來說只是一個陌生生,而且還是阻了他爹看病的陌生人。

而徐大夫,卻是他心頭篤定的神醫。

此時徐大夫終於緩過一口氣。

他臉上早給打得鼻青臉腫。

這也是燕霖蔫壞,盡找著容易出顏色卻不會出血的地方打。

現在徐大夫臉上一滴血都沒出,卻是青青紫紫,腫得像個豬頭。

「你們……你們這些人,我絕不會放過你們!來人……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去報官!」

他怒聲地吼著那些藥鋪的小夥計。

這些小夥計早就給愣住了。

他們在藥鋪做了這麼多年,還從來沒見過有人對徐大夫不敬,更別說上手打他了。

今日這次,當真是頭一遭。

被徐大夫吼了一聲,他們才終於回過神,連忙拔腿就往人群外面跑去。

一邊跑,一邊想著今日當值的是誰,他們熟不熟。

要知道,自從毅王,也就是當今聖上離開西境之後,這西境的守將可是換了好幾任了。

就在前幾天,又剛剛新調來了一任,也不知,他手下的人會不會管這事。

不過好在,不管上面的官怎麼換,下面的吏卻是鮮少變動的,如今當值的,應該還是他熟悉的那幾位。

鳳無憂和蕭驚瀾都沒有阻攔,任由那個小夥計跑了出去。

等他跑出了人群,都不用蕭驚瀾和鳳無憂交代,他們身邊的侍衛,就有一人也悄悄地退了出去。

他們雖不怕官,可現在的身份卻不宜暴露。

所以這個小夥計,還是在路上歇歇為好。

「徐大夫,你沒事吧?」求醫的青年關切地看著徐大夫,又急聲道:「方子上的葯煩您再報一遍,多少錢您說個數,我這就去付銀子。」

當務之急,最重要的就是他父親的病,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往後拖。

徐大夫頂著一張豬頭似的臉,痛得嘴都張不開。

可是聽到銀子兩個字,他還是掙扎著發出聲音。

「這方子……」

「這方子是個殺人的方子。」不等徐大夫報藥名,鳳無憂就一口打斷了他。

「你……」徐大夫張口又要大罵鳳無憂,可是看到旁邊蕭驚瀾涼嗖嗖的眼睛,硬是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來。

他羅馬尼亞了話頭說道:「你懂醫嗎?憑什麼就說我的方子會吃死人!」

他在三林鎮行醫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出過這種事情。

鳳無憂沒在意他的態度,只是道:「你說他是什麼症?」

「自然是痧症!」徐大夫操著不太清晰的聲音說道。

對這一點,他還是很有信心的,絕對不會弄錯。

「治療痧症要用芳香開竅的藥物,你那方子上寫的,也大多是此類藥物,可對?」

徐大夫一怔,治療痧症的確是要用芳香開竅的藥物,他沒想到,這女子居然真的懂一點醫。

可是這又如何?

治痧症用芳香開竅的藥物只不過是常識,說不定她是在哪裡聽了一耳朵。

他道:「是又如何?難道我錯了不成?」

他問這句,只不過是挑釁而已,卻沒想到面前的女子點了點頭,道:「你的確錯了。」

鳳無憂伸手一指地上的病人,道:「他面白如紙,嘴唇無華,四腳冰冷,此是氣逆之兆,我又摸了他的脈,脈微欲絕,幾至不察,此乃陽氣衰竭之兆。他身上的陽氣幾乎快要散盡,你卻還要給他用芳香開竅發散之葯……你自己說,這不是殺人又是如何?」

鳳無憂說的有理有據,可……周圍卻一片哂笑。

有人不客氣地道:「這位娘子,你習過幾年醫書?看過多少病人?就敢到我們三門鎮神醫百前班門弄斧來了?」

「就是,徐神醫在這裡,哪裡輪得到你?」

「小娘子,你還是跟著你丈夫回家去吧!」

一聲一聲,竟沒有一個是信鳳無憂的,全都站在徐大夫那一邊。

徐大夫先開始被鳳無憂說的有幾分心虛,可被眾人這麼一挺之後,立時又安定下來。

沒錯,他行醫這麼多年,不知看過多少病例,幾乎從無錯診。

而這女子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大家夫人,能學過多少醫?怎麼可能比他看得還准?

因此,他挺著胸膛,根本不理會鳳無憂,而是向那個青年問道:「信誰的,收你選擇。只是,莫怪我醜話說在前面,你若信了她的,那你爹的病,我再不會多看一眼。」

那青年原本正在猶豫,聽了徐大夫的話之後,立刻大為惶恐,張口就要說聽徐大夫的。

可就在這時,忽然他感覺褲角被人拉了一下。

他心有所感低下頭,就見果然是他爹,不知何時鬆開了摳著地上浮土的手指,轉而拉住了他的褲腳。

「爹……」他連忙蹲下身,扶住他爹。

「聽……聽……」病人幾乎說不出話,可卻伸手指向了鳳無憂,用儘力氣道:「聽她的!」

鳳無憂與徐大夫分站在兩邊,是絕不會被指錯的,這病人的意思清清楚楚,聽鳳無憂的。

這人是病糊塗了嗎?

連醫生和路人都分不清了?

那青年也是愣住,反應過來才道:「爹,徐大夫的醫術是遠近聞名的……」

而那個女子,從哪裡來的都不知道。

這病人似是氣極敗壞,喉嚨里嗬嗬連聲,再一次費儘力氣道:「聽……這位姑娘的!」

這一次,連姑娘都叫了出來,那就更不可能錯了。

求醫的青年幾番猶豫,終究還是看向鳳無憂,道:「這位姑娘,你既說徐大夫的方子治不好我爹,那請問我爹到底該如何醫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