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絕品神醫下載
  3. 都市絕品神醫
  4. 第三百六十七章 神秘木盒

第三百六十七章 神秘木盒

作者: |返回:都市絕品神醫TXT下載,都市絕品神醫epub下載

「小小的濱海市平常找個王級都難,更不應該出現太初境五重的啊。」

「但……但肉身硬抗魏老兩下而毫髮無損,怕是只有太初境五重強者能夠做到!」

眾人都懵了,越厲害的強者越不會待在小地方,已經是所有人的共識,畢竟修鍊所需要的資源是個天文數字,一般家族根本供不上。

「如果真是太初境五重,那他也太年輕了吧?」

有人依舊難以相信,畢竟韓凌天看樣子只有二十多歲,一副大學剛畢業沒幾年的樣子。

他們成為半步宗師的時候就已經三十多歲,像魏老那樣的太初境三重,更是已經五十多歲。

哪怕天資再高的人,也需要時間修鍊啊!

面對眾人的震驚,韓凌天微微一笑什麼都沒說。

自己當然不是太初境五重,甚至太初境二重都沒有突破,剛剛能硬扛下魏老的攻擊,只是用了一種化勁。

類似於太極的一種手段,在體內用自己的力量來引導對方的力量,然後將其分散,做到以柔克剛。

說著輕鬆,但實際上操作的話,世上絕對找不出五個人。

而且難度頗大危險極高,稍有不慎,如果對方力量暴走不受控制,那使用者不等化開,便會被震碎內臟。

韓凌天敢用,也是基於魏老的實力並沒有高出他多少。

如果面對一名太初境四重的強者,那現在肯定是另外一番景象。

魏老臉色青白交替,眼中駭然殘留。

他怎麼都沒有料到,原本以為的一個小角色,竟會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在眾人驚慌失措的時候,韓凌天則是抬手輕輕彈了一下胸膛處,聲音平靜,不帶絲毫波瀾:「剛剛和你說了,一塊上或許會有些效果,既然不聽……」

當聲音落下的時候,他一步跨出,渾身上下有淡淡的霧氣浮現,而其身影,則是猶如風捲殘雲般暴掠而出。

「好快!」

魏老目光一凜,以他的實力竟然只能看清一絲極淡的殘影。

面對如此詭異的韓凌天,魏老再也沒有先前的底氣,當即腳掌重踏,身形狼狽的向後躲閃。

然而,他剛剛移動不足半米的時候,韓凌天便已經來到他面前,形如鬼魅。

「給我滾開!」

魏老被嚇得魂飛魄散,心中惱羞到了極致,一聲咆哮,狂暴的勁力自體內噴涌而出,對著面前衝擊而去。

「唰!」

韓凌天腳步不停,一掌閃電般拍出,瞬間穿破魏老所有防禦,重重落在其胸膛上。

「砰!」

勁力爆炸開來,魏老渾身一震,如短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將三四顆一人才能抱住的粗壯大樹攔腰撞斷。

不等落地,他便噗嗤一聲吐出大口鮮血。

那一瞬間,魏老只覺得自己被鐵鎚砸中,胸口傳來刺骨的疼痛。

空地周圍一片沉默,眾人看著毫無反擊能力的魏老,一時間都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

他們原本以為有魏老跟著完全多餘,以幾個人的能力足以完成任務。

就算後來韓凌天展現出非凡實力,他們依舊相信魏老能夠摧枯拉朽般將其擊敗。

但誰都沒有料到,實力以至太初境三重的魏老,竟然打不破韓凌天的防禦,現在一看,顯然是來挨打的。

「好了,各位可以安心上路了。」

韓凌天神情淡然,手掌微張勁力凝聚而出。

魏老狼狽的躺在泥土中,掙扎數次最後卻只能頹然倒下,他眼睛死死盯著韓凌天,擦了擦嘴角鮮血,聲音沉重:「韓凌天,凡事留一線,你今天如果把我們斬盡殺絕,沈家必然不會與你善罷甘休!」

言語間,有著濃濃的威脅與警告。

然而,韓凌天神色卻是毫無波瀾,淡淡一下:「你們三番兩次來殺我,可曾說要留上一線?」

「也就是我自有手段,不然換作其他人,早就死上無數回了吧。」

「你……」

魏老一時間無話可說,捂著胸口大口大口喘氣。

「好了,多行不義必自斃。」

韓凌天反手一揮,掌心勁力噴涌而出,化成氣針落在幾名大漢胸口上。

不到一秒鐘,他們便腦袋一歪再無呼吸,走的倒沒什麼痛苦。

看到他將勁力用的如此玄妙,魏老眼睛暴突,差點跌落到地上。

堪稱聞所未聞!

與此同時,他趁著韓凌天分神一絲的功夫,用體內僅剩下的勁力刺激某幾個特殊穴位。

動用秘法激發人體潛能,他渾身散發而出的氣勢再次暴漲,足以媲美太初境四重。

下一刻,魏老眼神微眯,抬手一拍地面揚出無數沙塵,緊接著腳尖用力一點,借著掩護整個人暴射向深山中,眨眼間便跑出百米。

「實話告訴你,其實我並非太初境五重,而是……」

韓凌天無視飛揚的塵土,直接望向他的背影,抬手向上往虛空一抓,緊接著一揮而下,凝練到極致的勁力,伴著不輕不重的聲音一同出現。

「太初境一重罷了。」

劍一,斂無痕!

「太初境一重?」

魏老只聽到一個聲音輕飄飄的傳來,緊接著不等他反應,便看到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嘭!」

一聲悶響從百米外傳來,魏老狂奔的身形戛然而止,軟弱無力的栽倒在草叢中。

死不瞑目的雙眼中,依舊殘存著錯愕與不解。

任誰能料到,他一個太初境三重的存在,會被一個太初境一重的小子打得落花流水,毫無反手的能力。

韓凌天搖了搖頭,魏老如果提前激發秘法,雖說不會影響最後結果,但他同樣要廢不小的代價。

太初境四重,已經足以讓他吃力。

但好在最後關頭,魏老早已被嚇破了膽,第一反應並不是拚死搏鬥,而是跑。

解決一場戰鬥,韓凌天拍拍手,頭也不回的坐上他們的車準備離開。

可剛一打開門,便看見原本魏老所坐的位置上,擺著一個長方形的黑木小匣子。

「什麼東西。」

韓凌天抬手拿到眼前仔細看了看,木質紋理有些特殊外,表面刻畫著精美花紋,中間露出一個很小的金色鎖眼。

他回到魏老屍體旁翻找了一下,並沒有發現能打開的鑰匙。

「算了,要不用暴力試試。」

韓凌天指尖勁力凝聚,剛準備打開盒子看一看,突然一個手機鈴聲響動,把他的關注點分散。

「韓凌天,你個混蛋!」

剛把手機拿到耳畔,電話那頭便傳來一聲清冷的咆哮。

「瀾庭,你醒了啊,嘿嘿……我那是為了你好啊……」

韓凌天嘴角抽了抽,只覺得耳膜都要被震碎,哪怕拿開一點后,依舊一陣嗡嗡作響。

電話是剛剛清醒的黃埔瀾庭打來的,此時聽到韓凌天的聲音,她眼圈當即一紅,緊接著深吸口氣,嬌喝一聲:「放屁!」

能讓一個向來以冰冷聞名的女總裁爆粗口,可見她現在有多火大。

「我……」

韓凌天聽到電話里咬牙切齒的聲音,表情十分無奈。

那個時候如果不把黃埔瀾庭弄走,說不定真會出現什麼危險。

他並非神,沒辦法面面俱到。

對方只需要分出一名半步宗師的大漢搞偷襲,對於黃埔瀾庭都是毀滅性的,同樣也會讓他畏手畏腳。

「你現在、立刻、馬上回到繁星集團,今天的事我們沒完!」

黃埔瀾庭氣沖沖的留下一句話,便狠狠掛斷手機。

聽到那頭的「嘟嘟」聲,韓凌天搖了搖頭,將神秘木盒放到副駕駛位置,便開車走人。

一路來到繁星集團,韓凌天剛一下車,站在外面都能察覺到頂樓爆發的騰騰殺氣。

「韓先生!」

守在門口的司機小李一看到他,立馬膽戰心驚的走來,壓低聲音:「我勸你別去了,總裁現在正在氣頭上呢。」

「沒事的,哄一哄就好。」

韓凌天自信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剛走到裡面,他立馬發現大廳聚集不少人,大多數都是和黃埔瀾庭在一個樓層的女員工,此時都沒有工作,而是一個個小心翼翼的坐在兩旁。

「你說咱們總裁為什麼發那麼大脾氣啊?」

「走的時候明明好好的,回來的時候卻是昏倒了,然後一醒來就開始生氣,就司機小李清楚發生了什麼,可無論怎麼問他都不說。」

「我聽人說哈,好像跟韓先生有關。」

「莫非……莫非是他出軌了?」

「你可別胡說,韓先生是我的完美男神,他才不會出軌呢!」

「是啊,再敢亂嚼舌根我跟你拚命!」

周圍女員工們議論紛紛,各種猜測飛來飛去,甚至有的人話不投機,都要大打出手。

「咳咳,你們不用上班么。」

此時,一個聲音傳入她們耳中。

「現在頂樓誰敢上去啊,光是在工位上坐著,都覺得背後發涼、毛骨悚然的。」

「是啊,空調都關了,可依舊陰冷陰冷的,溫度降低了好幾度呢。」

「我手都凍僵了,根本打不了字。」

「總裁從不發火,但一生氣也太可怕了!」

眾人搖了搖頭,露出后怕的表情。

看她們說法一致,所言非虛,韓凌天不禁皺緊眉頭。

黃埔瀾庭毫無修為,又從小體弱多病,為什麼會形成如此大的威勢?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