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絕品神醫下載
  3. 都市絕品神醫
  4. 第三百二十一章 肅安血虎,斐弘智

第三百二十一章 肅安血虎,斐弘智

作者: |返回:都市絕品神醫TXT下載,都市絕品神醫epub下載

韓凌天淡淡的聲音,劃破了原本屬於場內的安靜,無數詫異的目光聚集而來,最後停留在他身上,一時間,眾人紛紛錯愕。

「嘩!」

旋即,震耳欲聾的嘩然聲,以及驚駭到倒吸涼氣的聲音,如同海嘯般一浪高於一浪。

二十五億的天價,並非坐在二樓的大佬們拍出,而是來自一個坐在大眾席上的小年輕!

「好年輕的小子,他真能拿出二十五億?」

「或許吧,否則也不可能出手,但錢不錢的先不說,現在競價可相當於狠狠打榮家的臉啊!」

「對啊,有資產競價的大有人在,但他們默默無言,不就是害怕榮家的威勢么!」

「看著吧,等一會兒榮家肯定會繼續競價,然後等結束的時候,那小子……呵呵,怕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年少輕狂、目中無人啊,可就算他有錢,也應該明白一個真理,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榮家要碾死他,那和碾死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看韓凌天平平無奇,又穿著簡單,眾人目光從剛開始的詫異和錯愕,紛紛轉變成現在的嘲諷與譏笑。

「凌天他競個價而已,不至於那麼嚴重吧?」

周琪朵被他們的反應嚇唬住,小臉瞬間白了下來。

「呵呵,同級別的家族出手才叫競價,可身份天差地別的話,那就跟找死沒什麼區別了,畢竟,哪個大佬會縱容一個無名小卒蹬鼻子上臉呢?」

周擎冷笑一聲,看向韓凌天的眼神中充滿冷漠與譏諷。

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榮家,最後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既然如此,那現在的結果對他來說不錯,省得自己到時候暗中阻止再被女兒記恨。

至於有沒有二十五億,顯得已經沒那麼重要,不是嗎?

「完了,那傢伙為什麼要競價,沒看到我老爸都不敢正面得罪榮家,他跳出來找死嗎?」

周琪朵嚇得花容失色,一把拽住周擎的胳膊,淚水在眼圈打轉,聲音都帶上了哭腔:「爸,你不是很厲害么,快想個辦法救救他啊!」

「琪朵,一般的省城豪門我可以不放在眼裡,出面救他也沒關係,但現在競價的可是榮家,我上去又算得了什麼呢,而單憑韓凌天那點身份背景,不死也點脫層皮。」

周擎面無表情的看向下方青年,輕微搖了搖頭:「現在誰來都沒有用了!」

他的話沒有作假,周家確實沒有和榮家叫板的資格。

畢竟,在省內能和榮家爭鋒的只有寥寥幾個,甚至放眼周圍三個省,有資格討個面子的,那也是屈指可數。

「完了,全完了。」

周琪朵聞言一屁股癱倒在沙發上,淚眼婆娑看著下方的韓凌天,已經有些絕望。

「不好,韓先生玩大了啊!」

白家、馮家、牧家、慕容家、錢家等等和韓凌天有關係的掌舵者們,紛紛暗叫不妙。

榮家作為平四門中的龍頭老大,其地位尊貴,他們根本拍馬難及!

「凌天,那是榮家啊,你失心瘋了嗎?!」

大眾席中,黃埔瀾庭嬌軀止不住的顫抖,額頭冷汗密布。

她黃埔家在濱海市內能爭個頭籌,但放眼全省,又算得了什麼呢?

「黃埔小姐不用怕,一切有老大在。」

姬餘音端茶倒水伺候著,沒有被影響分毫。

「你說我如何安心,那可是榮林生啊,省內頂級家族的掌舵人,並非什麼善茬!」

黃埔瀾庭真的怕了,內心的驚慌如同病毒般蔓延,根本壓抑不住。

「善茬又如何,不是善茬又如何,在我眼裡都沒什麼區別。」

韓凌天淡淡一笑,伸手將黃埔瀾庭攬入懷中。

黃埔瀾庭揚著俏臉傻傻的看著他,不知為何,原本的惴惴不安竟在此刻全部煙消雲散。

彷彿,男人身上帶著一種神奇的魔力,只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就能將她所有的負面情緒吸走。

「咳咳……」

二樓包間,榮林生清了清嗓子。

場內安靜下來,正當眾人以為堂堂榮家家主被人打臉,而勃然變色的時候,哪料下一秒,榮林生雙手作輯,恭敬出聲:「既然小先生喜歡,那榮某自然拱手相讓。」

「什麼?!」

眾人再次一驚,場內好像呼吸聲都消失不見,只剩下落針可聞的死寂。

平四門中的龍頭老大,向來說一不二的榮家家主,竟然對那個小年輕如此低三下四?

若非親眼所見,無論外人說的天花亂墜,他們都不會去相信!

太驚人了!

「什麼?!」

周擎在榮林生聲音落下的瞬間,瞳孔猛的一縮,看向韓凌天的眼神充斥著驚疑不定。

「呼,我就說嘛,凌天他很不簡單!」

周琪朵擦乾淚水,雖然眼眶依舊紅紅的,但她終於能松下一口氣。

「哼,那個混蛋敢讓姑奶奶擔驚受怕,等有時間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頓!」

她攥緊小拳頭揮了揮,目光再次向下看去,當見到相擁的兩人時,小臉剛剛出現的高興笑容猛的一滯。

「他……」

周琪朵趕忙移開目光,抬手捂住胸口,一時間竟有些呼吸困難。

「那小子不就有一個莊家撐腰么,可現在……不對,能讓榮林生恭恭敬敬,他究竟什麼來頭?」

不知不覺中,周擎回憶那天在湖旁和韓凌天的對話,一張臉上立馬紅白交替,十分難看。

他的高傲,他定下的種種條件,在人家眼中確實不值一提。

可見,那天的自己在說出那番話后,有多像個跳樑小丑。

大眾席甚至一二樓的那些家族,此時再傻也該明白,那坐在下面的青年來頭有多驚人。

「凌天,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害得我為你擔驚受怕的!」

黃埔瀾庭很生氣,伸手一把捏住韓凌天腰間軟肉,狠狠轉了個圈。

「我就喜歡看你擔心我的樣子,比冷冰冰的時候強多了。」

韓凌天笑容滿面。

「呸,才沒有呢,我那……我那是……」

黃埔瀾庭俏臉微紅,實在找不到借口,只能脫離開韓凌天的懷抱,傲嬌的扭頭轉向一旁,小聲開口:「反正和你沒關係!」

那副欲蓋彌彰的可愛模樣,讓韓凌天笑容更濃,說白了黃埔瀾庭今年只有十八歲而已,那副冰冷外表只是多年來的無奈偽裝。

下一刻,韓凌天目光投向中央玻璃高台上發愣的霏雅,淡淡開口:「霏雅小姐,如果沒人競價的話,可以下錘了吧?」

「啊?對對對!」

霏雅先是一愣,緊接著深深看了韓凌天一眼,手持拍賣錘看向其餘人:「那位先生開出了二十五億,有人繼續競價嗎?」

聽到她的話,場內幾乎所有人都搖了搖頭,開玩笑,那位爺的身份可怕異常,哪怕榮家家主都不敢放肆,更別提他們一幫小魚小蝦。

見無人應答,霏雅深吸了一口氣,手中拍賣會按規矩敲下。

一下、兩下……

韓凌天眼神一片火熱,雙手不由自主的攥緊。

「等等!」

眼看著第三錘落下的同時,一個冰冷的聲音緩緩傳出。

「請問那位少爺,你叫停拍賣打算做什麼?」

望著二樓包間踱步走到落地窗前的青年,霏雅怔了一下。

在眾目睽睽下,臉色蒼白的青年微微側頭,陰冷目光凝視著那坐在椅子上不動聲色的韓凌天,突然嘴角一挑,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沒什麼,我對那塊蒼藍結晶也有興趣罷了。」

「三十億!」

下一秒,一個刷新記錄的天價再次震撼降臨,驚得無數人目瞪口呆。

韓凌天原本有些火熱的目光陡然變得銳利,視線冷冷看向那名青年。

「閣下來自哪方勢力,為什麼我榮家舉辦的拍賣會,卻對你毫無印象呢?」

榮林生臉色很不好看,完全是在強壓火氣,對於突然蹦出來的程咬金,已經動了殺機。

他榮家的貴客,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得罪的?

「你們對我當然沒印象,但我哥的名頭,各位應該沒人不熟的,甚至半夜聽到,都會從夢中嚇醒。」

青年玩味的目光環顧四周,氣場十足,一些膽怯的人不由自主的將目光閃開,只有少數大佬方才如若未聞。

「哦?」

榮林生眯了眯眼,負手而立,中氣十足的開口:「那洗耳恭聽,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聖,能讓榮某害怕!」

「我叫斐弘智,我哥他叫斐弘博!」

青年微微一笑,但任誰都能看出來,他的笑容中帶著幾分挑釁。

「天啊,他竟然是那位傳奇謀將的弟弟!」

「他為什麼會來,莫非那位主瞄上了我們?」

「不好!」

場內許多人紛紛色變,彷彿「斐弘博」三個字天生便帶有一種莫名的威壓。

包括榮林生在內,一二樓的那些家族全都臉色難看,像個啞巴一樣,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斐弘博的可怕,早已深入人心。

「老大,接下來該怎麼辦?」

姬餘音緊緊抿著紅唇,看向二樓斐弘智的目光中,充斥著十足的畏懼。

作為傳奇謀將斐弘博的親弟弟,斐弘智同樣名聲在外,被稱為肅安血虎,實力深不可測!

而且,對方資金充沛,顯然有備而來!

在無數人的注視下,韓凌天慵懶的靠在了柔軟椅背上,平淡的語氣,似乎對於青年的來頭與挑釁毫不在乎。

「三十五億!」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