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絕品神醫下載
  3. 都市絕品神醫
  4. 第二百七十七章 太不要臉

第二百七十七章 太不要臉

作者: |返回:都市絕品神醫TXT下載,都市絕品神醫epub下載

「呵呵,彭少莫非要跟我動手?」

楚婉君摩拳擦掌,嘴角上揚一抹冷笑。

打架單挑,除了韓凌天以外,她真誰也不懼。

見氣氛再次劍拔弩張,有名稍微清醒點的男子,趕忙上前解釋:「婉君,其實彭少因為惦記著你,已經好幾年沒找女朋友了啊,要不你給他個機會如何……」

「是啊,是啊!」

彭成棟火氣消了些,暗暗對他伸出大拇指,同時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一樣。

話音剛落,韓凌天一臉笑容的走到三人中間。

他看著滿身酒氣的彭成棟,不禁眉梢一挑:「彭少好幾年沒找女朋友?」

彭成棟一臉傲然,拍了拍胸膛:「我朋友都可以作證!」

「嘖嘖嘖,我覺得也是,畢竟就以你的尊容,能找到女朋友才奇怪。」

韓凌天笑眯眯的打量著他。

彭成棟剛消的火氣再次暴漲,他雖然樣貌平常,在街上一瞬間就能淹沒在人群中,但絕對不是韓凌天口中,那種根本找不到女朋友的丑吊絲啊!

「你他媽再說一次試試?!」

本就喝多酒的彭成棟,立馬原形畢露,也不再裝模作樣。

他手裡拎著酒瓶直指韓凌天,眼神兇狠凌厲。

韓凌天笑容不變的推開酒瓶,聲音淡淡:「彭少別生氣,可能你沒有理解我的話。」

「來來來,我他媽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說不好弄死你!」

彭成棟陰沉著臉。

「其實我只是要告訴你,婉君,你就別惦記了。」

韓凌天攤了攤手。

「滾!」

彭成棟頓時冷喝一聲:「老子惦不惦記婉君,關你屁事!」

韓凌天依舊那副笑臉:「彭少,你都好幾年沒找到女朋友了,看看,長得一般的女孩子都看不上你,像婉君那樣國色天香的,會看得上你嗎?」

說話間,他一把摟住楚婉君的細腰,笑容更甚:「彭少,看清楚了,大美女只有像我一樣風流倜儻、英俊瀟洒的男人才配得上,你嘛,不如回家找個歪瓜裂棗結婚生子算了。」

他演場戲而已,讓彭成棟徹底死了那條心,免得再去騷擾。

楚婉君並沒有掙開韓凌天,聯繫到卧室枕頭下的'水月雨'俏臉不禁再添一抹羞紅。

「你……你們!」

彭成棟指著兩人,氣的腦袋都在冒煙。

「難不成彭少智力有缺陷,真看不出來嗎?」

韓凌天抬手敲了敲腦袋,表情似笑非笑。

「放屁!」

彭成棟大喝一聲:「剛才婉君都說了,你只是她的朋友而已,他媽的,立刻把臟手給老子拿開!」

「彭少看來智力真有些缺陷,別人說什麼你都信,就不能有點自己的判斷力么。」

韓凌天摩挲著下巴,眼神玩味:「我要說自己是秦始皇轉世,讓你打錢助我復國,未來給你個兵馬大元帥的官職,你信不信?」

「別扯那些沒用的!」

彭成棟眼中幾句噴火,一臉憤然:「婉君絕對不可能看上你個鄉巴佬,老子最後警告你一次,放開她,否則別怪老子不客氣!」

爭吵聲讓醉酒的幾個徹底清醒,他們搖搖晃晃的站出來,將音樂關上。

「彭少,你先別生氣,跟他不至於。」

「說得對。」

另一人看向韓凌天,冷聲叱吒:「你愣著幹什麼,快點跟彭少認錯啊!」

「我們又沒做什麼,何來認錯一說?」

韓凌天聳了聳肩。

「彭少既然覺得凌天是在欺騙你,而並不相信,那我就只能替他證明一下。」

楚婉君走了出來。

「啊?證明一下?」

韓凌天頓時摸不著頭腦。

趁他措手不及,楚婉君上前一把摟住韓凌天的脖子,腳尖輕點,直接親了上去。

不是蜻蜓點水般的那種,而是盡情的,毫無保留的親吻。

楚婉君雙手摟緊,彷彿在抒發一種久久被壓抑的情緒。

韓凌天只覺得有一股電流襲來,酥酥麻麻的,難以言喻。

措不及防下,他竟然被強吻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畢竟楚婉君先前只是介紹說,韓凌天是他朋友,而沒有指明了是男朋友!

大家不禁移動目光看去,只見彭成棟臉色漲紅,渾身氣的發抖,像極了爆發前的火山。

「媽的,老子要殺了你!」

彭成棟終於抑制不住,一張臉扭曲到了極致,大吼一聲,抓著空酒瓶用力朝韓凌天砸去。

風聲呼嘯,顯然下了死手。

韓凌天第一時間推開楚婉君,免得她被傷到,自己卻沒機會躲閃。

彭成棟手中的酒瓶,不偏不倚的砸在韓凌天腦門上。

「咔嚓!」

一聲爆響,酒瓶子碎了一地。

「啊!」

刺耳的尖叫聲瞬間傳出,其餘兩名女的嚇得臉色煞白,死死抓著自己男朋友的手不放。

兩名男人嘴角直抽,暗叫壞菜,都不約而同的向後動了幾步。

事不關己,他們可不打算參與其中,當然,也不會去制止。

畢竟,彭成棟家裡權勢很大,他們不能,也不敢得罪。

楚婉君看著滿地玻璃碴,頓時嚇得花容失色,快步跑到韓凌天身旁,一把將他拉住,眼神關切:「你沒事吧?」

「沒事。」

韓凌天眯了眯眼,冷光流轉。

楚婉君將他身上的玻璃碴撣去,轉身對彭成棟大吼:「我現在要告你謀殺,馬上回警局接受調查!」

她什麼脾氣,大家都很了解,弄不好真會抓人。

當即,那兩對情侶快步上前勸解:「婉君,誤會,都是誤會,彭少肯定一時衝動才打人,沒必要弄得那麼大,抓去警局吧?」

「呵呵,單憑'一時衝動'四個字,就不用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了嗎?」

楚婉君冷冷一笑:「那按照你的說法,天底下的殺人犯是不是都可以用'一時衝動'來為自己辯解?」

她的語氣加重幾分,一番話說的眾人啞口無言。

韓凌天卻拉了拉她,淡淡出聲:「婉君,我也覺得沒必要抓他回警局。」

「你是被打傻了么,現在為什麼要維護他?」

楚婉君表情一變,湊上去瞧了瞧他的腦袋。

「婉君,你看被害人都說算了,要不就別深究了吧。」

「是啊,同學一場,你別計較了。」

「鬧得太僵不好,大家以後怎麼見面啊。」

眾人再次勸阻。

「我只是說不抓他回警局,你們哪只耳朵聽到我要算了?」

韓凌天眉梢一挑。

「那不然呢,你要怎樣?」

彭成棟冷哼一聲,眼珠子瞪圓,頗帶幾分兇相。

「當然禮尚往來,我再給你一酒瓶,大家算扯平了。」

話音一落,韓凌天順手撿來一個空酒瓶,咣當一聲砸在彭成棟腦門上。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在血花四濺中,彭成棟當即捂著腦袋摔倒在地。

他那一酒瓶砸出去,韓凌天屁事沒有,反觀呢,他卻承受不住那輕描淡寫的一擊!

見彭成棟受傷,那兩對情侶忙上前,用紙巾幫他擦拭著鮮血,滿臉諂媚,活脫脫的跟班樣。

一人厲聲指責韓凌天:「你居然敢打彭少,到底要不要臉?!」

韓凌天看弱智似的看著他,冷冷出聲:「他打我的時候,你一個屁都不敢放,現在來能耐了說我不要臉?」

「哼,彭少請我們吃飯,你張口就要最貴的菜和酒,人家沒說半個不字,而你呢,非但不懂回報,反倒用酒瓶子把他砸的頭破血流。」

又一女的站出來,指指點點:「大家評評理,他是不是不要臉?」

「一開始就說了,飯由我來請,可彭少非說什麼主客不分,那我就讓他請嘍。」

韓凌天面色如常,聲音淡然:「而且是他說的,儘管點不用客氣,怎麼,現在反悔了,開始秋後算賬?」

「都說吃人嘴短,真沒見到像你那麼不要臉的人!」

「你的臉皮可真夠厚的,就算如此,可你吃了彭少的飯是事實吧,剛剛都是一些誤會,你也不該直接打回去吧!」

「是啊,彭少的身子精貴的很,萬一出了什麼差錯,你擔當得了嗎?!」

另外三人站了出來,大聲指責。

「按照你們的話來說,我是不是也要滿臉諂媚,在他砸完一酒瓶后,恭恭敬敬的說聲打的好?」

韓凌天目光凝視,似笑非笑。

「你……你簡直無恥!」

剛才說的最多的女人輕啐一口,滿臉鄙夷。

「彼此彼此。」

韓凌天嘴角一挑,抬手抱拳。

此時,恢復力氣的彭成棟,一把將扶著他的兩人甩開,指著韓凌天的鼻子大吼:「你竟然敢打我,你他媽的竟然敢打我!」

「得罪老子的,沒一個有好下場的!」

「哦,是嗎?」

韓凌天輕笑一聲,認真的看著他。

似乎那些得罪他的,到最後也沒什麼好下場。

「你啊你,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有什麼資本跟彭少硬碰硬?」

「是啊,彭少的父親可是格嶺縣的一把手,位高權重,你算什麼東西!」

「實話實說,以你的全部身家,能不能買下那一瓶紅酒都不一定,哪來的勇氣叫囂。」

眾人都在譏諷著,一萬個瞧不上韓凌天。

「婉君,那些真和你是同學?」

韓凌天不禁搖了搖頭。

「算了,他們愛說什麼說什麼吧,我們走。」

楚婉君看向眾人的目光中滿是失望,轉身嘆了口氣。

「等等,你給老子站住!」

與此同時,彭成棟暴喝一聲。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