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絕品神醫下載
  3. 都市絕品神醫
  4. 第二百零四章 天人五衰

第二百零四章 天人五衰

作者: |返回:都市絕品神醫TXT下載,都市絕品神醫epub下載

「不能讓他亂來。」

庄懷柔眉頭緊皺,剛要出聲阻止。

與此同時,韓凌天放開手,嘴角上揚一抹笑容:「果然如此。」

「你小子真會裝模作樣,我見別的中醫號脈都用很長時間,可你只搭了一下,前後都沒用上一分鐘,就完事了?」

袁隆涬嗤笑一聲:「小子,哪怕你是騙人,戲也要演足啊!」

其他人一同點頭贊成。

韓凌天診脈太快,前前後後都沒用上一分鐘,怎麼看也不像懂醫術的人。

「怎麼樣?」

不等庄懷柔發話,院長便湊了上去,表情頗為緊張。

他可希望韓凌天是真有本事,畢竟那關係著他院長的位置。

然而,韓凌天的回答,卻讓他腦袋一懵,差點沒被氣死。

「老夫人確實沒病。」

韓凌天手撫下巴,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

「不懂裝懂!」

庄懷柔鐵青著臉,狠狠瞪向韓凌天。

她早就應該猜到,一個在荒郊野嶺碰上的窮屌絲,又怎麼可能會靠譜。

鄭老不斷搖頭嘆氣。

眾多主任醫師面無表情,對於得到的結果並不意外。

「先不說診脈真假,中醫向來以資歷為重,你一個毛頭小子,剛步入門檻就敢來賣弄,大言不慚的說自己可以查出薛夫人的病,結果呢?」

袁隆涬一臉的幸災樂禍,此時跳出來大聲呵斥:「小子,你口口聲聲說薛夫人沒病,既然她沒病,為何生命體征不斷下降,而且昏迷不醒。」

「你干擾治療,卻查不出病因,要是薛夫人出現什麼三長兩短,你該當何罪!」

幾句話,便將所有責任都推到韓凌天頭上。

「我話未說完,你在那鬼叫什麼?」

韓凌天淡淡掃了他一眼。

眼神靜如古井般,水波不興,卻帶著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嚴。

「咕嚕!」

袁隆涬嚇得渾身一顫,聲音戛然而止,額頭不由得冒出一層細密冷汗。

旋即他反應回來,又氣又惱。

自己在那一瞬間竟然被個毛頭小子給鎮住,實在是丟臉丟到了家。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裝下去,說吧,將你查出的病因全部說出來!」

袁隆涬故作強硬。

「我奶奶既然沒有得病,那是因為什麼昏厥不醒?」

庄懷柔看韓凌天自信滿滿,便出聲發問。

全場突然陷入死一樣的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韓凌天身上,等待著一個答覆。

韓凌天淡淡吐出四個字。

「天人五衰。」

話音落下,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所謂。

只有院長和鄭老二人,身子齊齊一震,表情劇變的同時,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絕望。

「天人五衰?什麼狗屁東西,都是些江湖騙子誆人的伎倆!」

袁隆涬一愣,旋即嗤笑出聲:「小子,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自己滾出去,不然,我可要叫保安來了啊。」

「給我滾!」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背後傳來一聲嚴厲的咆哮。

是院長的聲音!

「小子,聽見沒有,我們院長讓你滾出去!」

袁隆涬嘴角一揚,眼神愈發不屑。

韓凌天淡淡瞥了他一眼,身形不為所動。

「呦,不走是吧?好,我馬上給保安打電話!」

袁隆涬看到他那副模樣,就不爽到極點,站出來準備打電話,讓保安將眼前胡言亂語的江湖騙子扔出去。

「啪!」

突然,腦後生風。

一巴掌狠狠落在他腦袋上,打的袁隆涬頭暈眼花,向前踉蹌幾步。

「誰……哪個不要命的敢打我?」

袁隆涬捂著腦袋疼的呲牙咧嘴,正準備回頭教訓一下是哪個不開眼的時候,整個人瞬間呆住。

出手打他的不是別人,正是頂頭上司,何院長。

此刻,院長臉色鐵青,眼神凌厲。

一旁的鄭老看向他,目光中帶著憐憫。

「院長,我正要叫人把那個滿嘴跑火車的小子趕出去,你幹嘛打我?」

他被看的莫名其妙,傻愣愣的站在那裡。

「我是讓你滾出去!」

院長指著袁隆涬的腦袋,吐沫橫飛,全噴在他的臉上。

袁隆涬動不敢動,只能默默承受。

更重要的是,他被院長的話給驚住。

「院長,我不服,明明是那小子信口雌黃,假借中醫行騙人的勾當,你非但不把他攆出去,居然讓我滾,我不服!」

袁隆涬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被氣得不輕。

其他主任醫師也看出了不對勁,一個個沉默不語,靜觀事情發展。

韓凌天負手而立,神情淡然,不知在想些什麼。

「你說他信口雌黃,假借中醫的名聲行騙人勾當?」

院長恢復冷靜,淡淡看著他。

相比於剛才,此時的院長更如深淵大海,讓人無法捉摸。

「不錯,什麼天人五衰,分明是他瞎編出來的!」

袁隆涬扯著脖子,漲得面紅耳赤。

能夠混到主任位置,自然是有些水準,他從醫數十年,也見到不少疑難雜症,卻從來沒有聽說什麼天人五衰。

所以,那顯然是騙人的把戲。

「天人五衰,出自佛家《楞嚴經》,為人壽終時,所產生的異象,其一為衣服垢穢其二為頭上華萎其三為腋下流汗其四為身體臭穢其五為不樂本座。」

院長未等說話,一旁,鄭老搖晃著腦袋,款款說出天人五衰的來歷。

「楞嚴經?」

袁隆涬一怔,旋即冷笑出聲:「我素來不信鬼神,西醫講究利用現代科技,查找源頭,根治病痛。」

「區區一部難登大雅的楞嚴經,只是佛教徒用來打坐禪修的,如何能夠作為病理病論?」

袁隆涬一番話,字字誅心。

話里話外擺明在指責,院長和鄭老二人不去提高醫術,卻拜讀一些鬼神理論,與西醫正統背道而馳。

「你……」

鄭老氣的臉色漲紅,指著袁隆涬半天說不出話。

他本來是要找個台階給對方下,可誰能料到,袁隆涬如此不識好歹。

庄懷柔眉梢一挑,反覆打量著韓凌天。

要知道,像何院長和鄭老那種上了歲數的人,見多識廣是很稀鬆平常的事。

但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居然也能有如此淵博的才學,可就讓她刮目相看。

「混賬,楞嚴經所言,神醫扁鵲都大為稱讚,並在難經中推崇,可你現在,竟然毀謗先人學說!」

院長陰沉著臉,聲音發冷。

「什麼?!」

袁隆涬臉色大變,再也沒有先前的輕鬆,額頭冷汗簌簌直落。

扁鵲,那可是神醫,居於古代五大醫學家首位,能夠起死回生,創辦中醫學,發明望聞問切。

著作《難經》一書,更是流傳中華數千年。

古時天災人禍,流疫不斷,若非有中醫救治,又哪能留下泱泱五千年的歷史。

即使袁隆涬再目中無人,狂妄自大,也不敢對扁鵲說個「不」字。

此刻,他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也萬萬沒有料到,一個毛頭小子,居然會有如此淵博的中醫知識。

「袁主任,我看你有些精神不振,不如先放假幾天,好好調養一下身體。」

院長瞥了一眼袁隆涬,聲音平淡。

「嘭!」

袁隆涬神情獃滯,一個踉蹌坐在地上。

到了他的級別,有些場面話,如何能聽不出來。

說是回去調養身體,實則等他再回來的時候,主任位置早就換了人。

袁隆涬心有不甘,回頭看向幾個交情不錯的朋友,希望他們能夠代為求情。

哪料,回頭時才發現,那些平日里勾肩搭背的朋友,如今一個個裝聾作啞,目光往各處飄動,無一人站出來說話。

袁隆涬心如死灰,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渾渾噩噩的走出重症監護室。

「我姓何,今晚多謝小兄弟出手相助,以後有什麼事可以來醫院,只要能幫到的,我絕不含糊。」

院長感激的看著韓凌天,拿出一張名片交到他手中。

上面寫著他的私人電話,只有少數關係親密的人,才能夠拿到。

只要打電話,就能夠直接聯繫到院長,如若不然,走官方電話預約的話,排隊都能排到幾個月後。

時間就是生命,當今社會,哪個有錢人不惜命?

可以說,第一人民醫院院長的名片,拿出去賣都能賣不少錢。

承院長一個人情,在外人眼中可不是件小事。

但韓凌天卻只是淡漠的點了點頭,全然不放在心上。

院長來到庄懷柔面前,神情凝重:「庄小姐,薛太太天人五衰的期限已到,請你節哀順變,早些去做準備。」

天人五衰,便相當於閻王招魂,根本沒得救。

生老病死,稀鬆平常,非人力所能阻止,他們醫院不用擔任何責任。

庄懷柔一聽,俏臉瞬間變得慘白,身體一晃,差點栽倒在地。

「真的……真的沒辦法救了嗎?」

她眼眶含淚,死死攥著拳頭,實在不甘心。

「也不是沒辦法救,我們雖掛著名醫的頭銜,但跟真正的高人相比,卻有著天差地別。」

鄭老嘆了口氣。

「真正的高人?」

庄懷柔抬頭看著他,眼神期盼。

鄭老卻是面露苦笑:「我們水平不夠,但南北兩大神醫應該可以。」

「那不就是沒得救了么……」

庄懷柔聞言眼神暗淡,說完陷入一陣沉默。

北楚南喬,兩大神醫是什麼身份?

別說區區一個莊家,哪怕省城那些頂級的名門望族,都沒有那個資格,請神醫出手。

正當眾人心情沉重,庄懷柔眼中充滿絕望的時候,一個平淡的聲音再次傳來。

「誰說沒得救?」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