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絕品神醫下載
  3. 都市絕品神醫
  4. 第一百九十一章 年紀輕輕就腦殘了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年紀輕輕就腦殘了呢?

作者: |返回:都市絕品神醫TXT下載,都市絕品神醫epub下載

韓凌天站在觀景台前,望著那片水波不興的鏡泊湖,一張臉上同樣沒有任何錶情。

要說當年的事情完全釋懷,顯然不太可能。

「呼……」

好半天後,他輕舒口氣。

「老大,你沒事吧?」

蕭詩巧從林中走來,有些好奇的看著男人背影。

自家老大可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人物,現在怎麼會如此惆悵?

「沒事,你那頭處理的怎麼樣?」

韓凌天轉身看向她,表情重新恢復正常。

「嗯,老大儘管放心,我會把握好分寸的。」

蕭詩巧微微一笑,擦了擦手上的血。

「你留下來帶人保護清韻,有什麼應付不了的,馬上給我打電話。」

韓凌天看了看時間,留下一句話,便轉身向楚婉君家走去。

……

站在門前,韓凌天耳朵動了動,隱隱能聽到裡面發出叮咣的聲音,像是在打仗一樣。

敲了敲門,好半天後,楚婉君才將門打開,對他尷尬的笑了笑。

「今天來的挺早啊。」

說話間,楚婉君坐在沙發上開始吃著外賣。

「呦,炸雞配可樂,今天伙食不錯啊,有沒有我的份?」

韓凌天一掃先前的不愉快,表情玩味。

「單人單份,沒有!」

楚婉君手拿雞翅,白了他一眼。

韓凌天餘光一瞥廚房,只見裡面一片狼藉,看得出,楚婉君又在自己做飯。

他笑眯眯的湊上前去:「婉君,今天的嘗試又失敗了嗎?」

「嘗試?什麼嘗試?」

楚婉君裝著糊塗:「廚房一直那樣,昨天你走了我就沒有再收拾!」

她嘴硬的很,死不承認。

「哦,是嗎?」

韓凌天笑眯眯的又上前一步,雙眸直視著楚婉君。

兩人距離不足半米,楚婉君俏臉微微發紅,目光躲躲閃閃有些心虛,趕忙在餐盒裡掏出一隻雞腿,塞入韓凌天口中。

「吃你的東西,哪來那麼多廢話!」

說罷,她翻了個大白眼,擦擦手一溜煙的跑到卧室。

韓凌天微微一笑,將手中炸雞吃完,才慢悠悠走到裡面。

放眼看去,楚婉君已經雷厲風行的脫掉外衣,聽見腳步聲,便側卧著看向他。

韓凌天表情有些怪異,楚婉君由於是側卧的姿勢,使得身前一抹白嫩被擠壓的更加突出。

雖然隔著一層黑色小罩罩,但也擋不住白嫩所勾勒出的完美弧度。

一條長腿直伸,被另外一條稍微彎曲的長腿壓著,偶爾,能看到精緻的腳趾輕輕的顫動一下。

韓凌天站在門口,差點沒直接把楚婉君撲倒在床!

眼前的誘人姿勢,是個男人就招架不住啊!

見他半天沒有動作,楚婉君眉梢一挑,語氣發沉:「你愣在那裡幹嘛,是不是又再想些齷齪的事?」

「沒有,怎麼可能啊,咱們倆也不是第一天接觸。」

韓凌天打著哈哈。

「那就快點治療,等一會兒我有事要去辦,不能耽誤!」

「哦……」

韓凌天撇了撇嘴,走上去幫楚婉君按摩推拿,可卻一直心不在焉,目光時不時在楚婉君嬌軀上打量一番。

楚婉君用手敲了敲他的頭,一臉嗔怪:「你腦袋裡裝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用不用我罵醒你?!」

「咳咳,我在看病……」

被人抓到現形,韓凌天嘴角抽了抽。

「說實話!」

楚婉君眼睛一瞪,從枕頭下面掏出貼身手槍,掂量幾下。

韓凌天嘿嘿笑著:「主要是婉君你太漂亮,讓人情不自禁嘛。」

「少跟我耍貧嘴!」

楚婉君黑著臉,發現自己問了不如不問。

韓凌天悻悻然,繼續按摩,為了圓當初的謊,他將楚婉君上半身每個穴位都按了一次。

指尖在細嫩光滑的肌膚上遊走,那種滋味十分奇妙,讓人愛不釋手。

緊接著,一雙手又緩緩向下。

他本以為,按照楚婉君的火爆脾氣,指不定會做出什麼激烈反應。

可上手后,楚婉君只是嬌軀微微一顫,並沒有出聲呵斥。

韓凌天當即一喜,便更加肆無忌憚,緩慢向下的同時,嘴中不斷嘀咕著:「中極穴,可治療疝氣偏墜,減輕積聚的疼痛,氣海穴,利下焦,補元氣,行氣散滯……」

他在各個穴位上來回揉按,楚婉君此時俏臉也有些泛紅。

屋子裡很安靜,楚婉君害怕韓凌天聽到她急促的心跳聲,便找了個話題:「我最近身體有點不舒服……」

韓凌天眉頭微皺:「哪裡不舒服詳細說一說,是因為治療嗎?」

若是如此,那他就必須要做出相應的調整。

「我覺得胸口悶得慌,而且呼吸也不太舒暢,是不是病情嚴重了?」

楚婉君表情有些難看。

韓凌天不禁有些緊張,趕忙抓住楚婉君的手腕,點蒼指時快時慢的使用出。

兩分鐘后,他嘴角一抽,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調侃一句:「確實嚴重了!」

「啊?!」

楚婉君嚇了一大跳,沒料到自己會一語成讖。

她頗為緊張,俏臉都白了幾分,喃喃自語:「不能啊,我都是按照你的藥方來的,也沒喝酒。」

「別慌,又不是不能治。」

韓凌天湊到她面前。

「該怎麼治,中藥和西藥吃哪個?」

楚婉君緊張兮兮的看著他。

「都不需要,吃藥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韓凌天嘆了口氣。

楚婉君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藥物都沒辦法解決,那自己病情肯定到了很嚴重的地步。

「怎麼解決,你倒是給個痛快話啊?!」

她有些不滿。

此時,按摩結束,韓凌天取來銀針,坐在楚婉君右側幫她施針,緩緩出聲:「婉君,要不你換個大一號的內衣試試?」

聞言,楚婉君頓時惱羞不已,咬牙切齒的拽枕頭砸向韓凌天,「混蛋,你怎麼不去死!」

說完,她便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半響后,眉梢一挑,「不對勁啊,怎麼又大了呢?!」

「咦,竟然有女人不喜歡自己大的。」

韓凌天一臉驚訝,向那抹白嫩裡面探去,旋即撇了撇嘴,「奇怪,藥方也沒寫啊,怎麼多出個功效……」

「婉君,你是不是經常去揉?」

「滾滾滾,再說廢話老娘撕了你的嘴!」

楚婉君頓時發飆,雙手周圍無論有什麼東西都向韓凌天砸去。

她俏臉黑的都能滴出水來,要不是身上有針,都能上去拚命。

「別生氣啊,大點沒毛病,多少人都羨慕不來。」

韓凌天早有所料,在她動手的瞬間,一個閃身跑了出去。

此時,他竟不由的想到了周琪朵。

二十分鐘后,施針時間結束,韓凌天躡手躡腳的在卧室門旁探頭,正見楚婉君怒氣沖沖的瞪著自己。

「今天放你一馬,快點來拔針,一會兒老娘有事要去辦!」

她冷喝一聲。

「辦什麼事,帶我一個唄。」

韓凌天興緻勃勃的走到她身旁,手抹針消。

「今晚有場慈善晚會,上頭讓我換便衣去維護秩序。」

楚婉君回頭看了眼濕漉漉的床單,趕忙扯東西蓋上。

「受了那麼大驚嚇,也不讓你多歇兩天,上頭也太沒人性了吧!」

韓凌天微微皺眉。

「我又不是紙糊的,哪那麼脆弱,再說,能出任務也是我磨了局長很久才得到的機會。」

楚婉君穿好衣服,活動活動肩膀。

「帶我一個唄,那裡肯定有不少好吃的。」

韓凌天笑眯眯的看著她。

「不行,我是去執行任務,不是在胡鬧!」

楚婉君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言辭拒絕。

「不帶我去?可以!」

韓凌天作勢拿出手機,「那我給楚領導打個電話,就說你不聽話亂跑……」

「你……」

楚婉君指著他,最後一捏拳頭,滿臉無奈:「算你狠,滾下樓等我換衣服。」

「好嘞。」

韓凌天先行下樓。

「厚顏無恥,卑鄙下流……」

楚婉君氣的直跺腳,轉身向衛生間走去。

在樓下等了足有十分鐘,依舊沒有任何動靜傳來。

韓凌天百無聊賴,晃了一圈買來兩隻冰淇淋繼續等。

女人說換衣服,可不是真的只換衣服那麼簡單。

不精心打扮一番,又哪能輕易下來。

突然,一輛黑色賓利疾馳而來,要不是韓凌天躲得快,肯定要吃一嘴灰。

「嘶啦!」

刺耳的剎車聲傳出,緊接著,一名滿身奢侈品,吹著時髦髮型的青年手捧禮盒,開門下車。

「快點,都給我快點!」

他把手一揮,又有七八個小弟手捧鮮花走了出來。

眾人開始忙活,很快,便在地面上擺出一副大大的圖案。

圖案是六個字,在草地上十分醒目。

韓凌天上前幾步,看清是什麼的瞬間,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上面寫著:「楚婉君我愛你!」

「那胸大無腦的暴力女都敢要,他真是藝高人膽大啊,也不怕家庭暴力。」

韓凌天差點沒崩住大笑聲。

「你們都他媽給老子精神點!待會兒楚婉君下來,一個個不準無精打採的,記住,我們只准成功,不準失敗!」

青年在前面大聲訓斥。

「是,葉少!」

眾人異口同聲的回答,倒是顯得鏗鏘有力。

韓凌天本打算躲到後面,等一會兒好看個熱鬧。

與此同時,電話震動了幾下。

看到上面的簡訊,他臉都有些發綠。

「尼瑪,又坑我!」

韓凌天拿著冰淇淋的手微微顫抖。

簡訊是楚婉君發的,上面寫的很簡單,讓他湊上去,大聲宣布,兩人是男女朋友關係。

不照做的話,下場會很慘很慘。

他一個吃瓜群眾,怎麼反倒引火燒身了呢?

擺明了又做一次擋箭牌啊!

「哥們,你說的是哪個楚婉君?」

韓凌天深吸口氣,走了上去。

他心中開始祈禱,來人找的此楚婉君,非彼楚婉君,只是湊巧重名的而已。

「當然是城東分局的警花楚婉君,換成別人,也用得上老子興師動眾?」

被稱為葉少的青年順口回答,待看到韓凌天的模樣時,頓時不屑的揮了揮手,「你他媽誰啊,也敢湊上來跟老子搭話,快滾,別在一旁礙眼!」

真是暴力警花!

韓凌天認真打量著葉少,不禁搖了搖頭。

那小子年紀輕輕看著歲數不大,怎麼就腦殘了呢?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