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絕品神醫下載
  3. 都市絕品神醫
  4.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找死的如此勤快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找死的如此勤快

作者: |返回:都市絕品神醫TXT下載,都市絕品神醫epub下載

顧平做為特戰營中僅次於司徒青的高手,一身能耐相當不凡。

蕭詩巧眼中閃現一絲高傲,冷冷昂著頭,道:「不用你讓,因為我會用盡全力!」

「好一個用盡全力!」

大廳台階上,韓凌天緩緩出現,身後跟著笑容玩味的司徒青。

他上下打量蕭詩巧一番,女人驕傲,倔強,充滿鬥志,和他曾經認識的一個人很像。

「你若能贏他,今天晚上我會放了你們所有人,當然,那個滿身戾氣的大光頭除外。」

韓凌天淡淡掃了一眼鬼衛,那傢伙一看就是手頭沾滿鮮血的人,他絕對不會放個禍害回去。

「你就是韓凌天?」

蕭詩巧微微皺眉,看著台階上的男人。

「沒錯,如假包換。」

韓凌天臉上掛著雲淡風輕的微笑,點了點頭。

黑袍下兩點紫芒緊縮,蕭詩巧一顆心如墜深淵。

看上去,眼前的韓凌天似乎和大街上路人甲沒什麼兩樣,靜靜站在那裡,渾身根本沒有半點氣勢。

一舉一動,都是那麼平凡無奇。

可她卻冥冥中察覺到,這個韓凌天,恐怕要比面前的顧平,和剛才一拳轟飛秦空凡的熊雄,加一塊都要強悍的多!

今晚,他們所有人怕是都不能全身而退。

她沉默片刻,抬頭直視韓凌天,冷聲道:「如果我勝,你放了所有人,如果我敗,則留下來,你放了其他人,如何?」

「憑什麼?我又不傻,為什麼要做放虎歸山的事兒,那不是平白無故給自己找麻煩么。」

韓凌天淡淡看著蕭詩巧,語調平靜:「你要是輸了,在場所有人,都得死。」

執法隊所有人都是一驚!

「好,我跟你賭!」

蕭詩巧深吸口氣,眼中出現一抹決絕。

「答應的倒是痛快,可你不問問後面那些兄弟,他們要不要將自己的命放在你手上?」

韓凌天淡淡一笑。

「老大,我們相信你!」

「對啊,你就大膽的跟他拼吧!」

「沒錯,要是你輸了,咱們就跟他拚命,能殺一個回本,能殺兩個賺了!」

蕭詩巧身後的眾多兄弟,明知眼前一戰勝算很小,?依舊是義無反顧的高呼著。

站在另一側的秦空凡等人,也是喊聲震天,群情激動。

「我們都支持你,戰吧!」

「輸了又何妨,二十年後,我們又是一條好漢!」

「那幫人重情義,是真正的男人,可以收為己用。」

後面的司徒青點了點頭,壓低聲音:「而且我查了一下,那兩個隊長手頭算得上乾淨。」

看著面前場景,台階上的韓凌天嘴角出現一絲隱晦笑容。

蕭詩巧和顧平的戰鬥一觸即發,所有人都提心弔膽的看著。

他們緊握雙拳,瞪大眼睛死死盯著場內的兩人。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接下來的宣判。

「轟!」

就在此時,一個劇烈的發動機轟鳴聲突兀的從莊園外傳來!

緊接著,一輛華麗的橘紅色法拉利,眨眼間衝到別墅門前,一個瀟洒的急剎甩尾,穩穩噹噹的停了下來。

「媽的,今天終於輪到我揚眉吐氣的時候了!」

從車上下來的,是一名臉色蒼白,走路有些虛浮無力的男子,段玉斌。

安虎從他師傅那裡求來了幾種葯,雖不能完全解除段玉斌體內的毒,卻能大大延緩發作時日。

「段家三支執法隊同時夜襲,韓凌天,你哪怕是死,也都不冤枉!」

段玉斌趾高氣揚,指著站在台階上的韓凌天嗤笑一聲。

「現在老子心情好,再給你一次跪地投降的機會,只要你肯交出解藥,在帶著黃埔家投奔段家,從今以後以我馬首是瞻,我段玉斌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保證能留你一條賤命!」

「可你要是繼續執迷不悟下去,跟我們段家作對,那就別怪老子不客氣,我們段家執法隊,可不是鬧著玩的!」

話罷,段玉斌志得意滿的狂笑幾聲。

可笑聲未落,他突然愣住。

放眼看去,所有人都有一種很奇怪的表情看著他。

「卧槽,白家須陽傑怎麼來了?」

段玉斌朝四周打量一番,看到最外面屬於須陽傑和鬼衛的戰場,直接傻了眼。

那大光頭在黑夜中閃閃發亮,想不注意到實在太難。

「蕭詩巧,秦空凡在哪?」

段玉斌心中不禁有些慌亂,趕忙大聲吼了一嗓子。

今晚的行動,他本來是準備跟來的,但他爹段蒼羽不讓,叫他不要亂摻和,安心在家裡等解藥。

可他實在恨透了韓凌天,怎麼著都要抓住眼前報仇的機會。

韓凌天多次羞辱他,段玉斌身為段家次子,總得將面子找回來,不然以後在濱海怎麼混?

所以得知今晚三支執法隊夜襲黃埔家莊園時,他按耐不住性子,偷偷找個機會溜了出來。

「二少爺,我們在!」

蕭詩巧和秦空凡兩人向前走了一步,微微低著頭,神情複雜。

「你們在那愣著幹什麼,不要告訴我,段家三支執法隊聯合出動,都滅不了韓凌天那個混蛋!」

段玉斌火氣狂飆。

段家三大執法隊出動,在他眼裡,對付一個小小的韓凌天,絕對是不在話下。

可現在不管怎麼看眼前情形,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二少爺,我們……」

蕭詩巧和秦空凡一時語塞,不知該怎麼回答。

他們心裡都在暗罵段玉斌真是要多蠢有多蠢,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挑在一個錯誤的時間來,純粹是廁所打燈籠,找死啊!

「找什麼借口,對面一共只有二十多人,而你們加在一塊足有八十多人,人數比他們多了四倍不止。」

段玉斌冷哼一聲:「你們不是號稱段家最精銳的戰鬥小隊么,現在連一個二十歲出頭的毛頭小子都收拾不了,那我段家養你們一大幫廢物有什麼用!」

秦空凡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他們一開始也是那麼打算的啊,可是,誰能料到韓凌天手底下竟有一大幫高手。

強的令人髮指啊!

不提其餘人,單看面前那位黑塔般的熊雄,和另一旁面帶笑容的顧平,鬧不好人家兩個,就能不費什麼力氣的將他們滅掉。

「段玉斌,你來得正好,不然,有些事真挺難辦。」

台階上的韓凌天淡淡一笑。

看著他莫名其妙地笑容,段玉斌表情一僵,背後有些涼嗖嗖的。

「什麼情況?什麼叫我來的正好,不然有些事難辦了?」

「美女,我們剛才的賭約改變。」

韓凌天居高臨下的看著蕭詩巧,笑了笑,「你和那個領隊一塊上,我方顧平依舊是一個人,只要你們兩個人能贏了他,所有人都可以安然無恙的離開。」

「要是你們兩人輸了,也可以離開,但你們家二少爺得留下。」

韓凌天抬手點了點段玉斌。

所有人都抬頭,吃驚的看著韓凌天。

段玉斌聽得一頭霧水。

「段少爺,是不是不明白怎麼回事?我來跟你講講!」

顧平湊了上去,把剛才雙方賭約的事兒,跟段玉斌詳細的說了說。

聽完后,段玉斌淚水含眼圈。

算他媽怎麼回事,老子是來揚眉吐氣報仇的,怎麼搞來搞去,把自己搭裡面了?!

「我不同意!」

他高舉著手,大聲抗議。

「可以啊,我這個人很民主的。」

韓凌天看著他,笑了笑,「既然那位不姓段的二少爺不同意,那好,你們直接不用比了,來人,把他給我扣下!」

「等等!」

段玉斌真恨不得扇自己幾個大嘴巴子,真他媽是閑的蛋疼,非要跑來湊熱鬧。

一路上開著跑車風馳電掣的趕來,什麼叫自尋死路,在濱海都找不出第二個像他一樣勤快的。

現在好了,橫豎是都要把自己搭裡面。

「打吧,打吧,反正就算不打,我也沒幾天活頭。」

段玉斌一咬牙一跺腳,轉而盯著蕭詩巧和秦空凡,「你們兩個都給我聽好了,要是聯手都打不贏對面一個人,段家絕對不會饒了你們的!」

「……」

蕭詩巧和秦空凡對視一眼,都是滿臉的無奈。

事已至此,他們已經沒得選擇。

「韓凌天,希望你說話算數!」

蕭詩巧抬頭看向台階上的韓凌天,語氣低沉。

「當然。」

韓凌天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蕭詩巧幹脆利索,雙手擺出架勢,做好了戰鬥準備。

熊雄讓開了路,秦空凡小跑向蕭詩巧,壓低聲音:「詩巧,等會兒我主攻,你在側面找機會下手,要是情況不對,你……」

「閉嘴!」

蕭詩巧冷冷打斷她的話,面帶決然:「今天我們要是輸了,哪怕是能離開,後半輩子也完了。」

「你說得對,現在除了全力以赴爭取打贏外,找不到第二條路。」

秦空凡苦笑著搖了搖頭。

他們兩人心裡都清楚,如果贏了面前的顧平怎麼都好說,所有人安全離開,回去大不了算任務失敗,最多就是接受家主的懲罰。

可如果輸了,那就要把段玉斌留下。

段家大少爺在病床上生死不明,現在段蒼羽只剩下那麼一個寶貝兒子,段玉斌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他們絕對會死的很慘。

「準備好了的話,咱們就開始吧。」

對面的顧平雙手插在兜里,笑呵呵的看著他們。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