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別鬧,薄先生!下載
  3. 別鬧,薄先生!
  4. 第948章 你給我站住

第948章 你給我站住

作者: |返回:別鬧,薄先生!TXT下載,別鬧,薄先生!epub下載

袁思純眯著眼睛,冷冷地看著她、

沈家。

蘇家。

都被她沈繁星搞得烏煙瘴氣,雙雙沒落。

她的意思是,看不起她袁家,下場就跟沈家和蘇家一樣嗎?

「呵……」

僵持冰冷的氣氛被袁思純的冷笑打破。

她掀眸看著沈繁星,一臉諷刺的笑,「嫂子可真是好大的口氣。」

沈繁星也勾唇冷笑,「那就看你安不安分了。」

袁思純無聲冷笑,看著沈繁星的眸子裡帶著濃稠的陰沉。

沈繁星收回手,直起身,冷眸直視著對面的袁思純,略微思忱之後又道:

「我多少能體諒你這麼多年壘砌起來的執念,你最近的幾個小動作,我最後也沒吃虧,姑且不跟你計較。薄家是念及跟袁家幾代人的感情,分道揚鑣多少也是一場遺憾,但是你記著,凡事要適可而止,再深的感情也經不起消耗。我是可以因為薄家遷就你,但是也不是沒有底線的。」

袁思純眸里閃過諷刺,「你說的很對,感情是經不起消耗,每個人,也都有底線……」

她的口氣有些陰陽怪氣,臉上的笑容也讓人看著心裡膈應。

然而沈繁星只是冷冷地扯了扯唇,轉身進了裡面的衛生間。

袁思純站在原地,仍舊一臉無畏的笑,眸子里的跳躍著一種陰沉的光。

錢子瑜對沈繁星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什麼沈家,蘇家,她也沒聽懂,反正看剛剛帶個人模稜兩可的對話,還有氣氛,她還是可以看的出來,兩個人的關係其實並不好。

當然,她還是聽得出來,袁思純還是很喜歡薄大執行長的。

被人半路搶走,是個人心裡也都會不甘心。

「那個女人,真是猖狂,難道就是因為她有薄大執行長撐腰嗎?」

袁思純將臉上的表情收回幾分,「如今她除了薄家,還能仰仗誰呢?」

錢子瑜走到洗手台跟前,將左手的帶著的裝飾戒指以及手鐲都一一摘了下來,放到了一邊,然後彎腰沾濕右手手掌,去蹭衣袖上的酒漬。

「沒家世沒背景,她憑什麼跟你爭男人?大不了,就讓她真正地嘗試一下袁家的厲害呀,我看就得應該這樣,好讓她明白明白,什麼是家世門面,權利勢力。」

袁思純也走到洗手台沖了沖手,看著鏡子整理著不算凌亂的頭髮。

「就算現在是薄哥身邊的人又如何,左右不過小門小戶出來的市井女人,等時間長了,知道了她為人秉性,不管是薄爺爺還是阿姨,自然有判斷。」

錢子瑜開心地笑了笑,「純姐說的對,這樣一個人,上不了檯面的,薄執行長她得不到,景行哥她更別想。哪兒來的讓她回哪兒去。」

袁思純走到旁邊,抽了兩張擦手紙擦了一下手,順便給錢子瑜吸了吸衣服上的水。

「到烘手機這邊烘一下。」她指了指旁邊牆上的烘手機,給錢子瑜讓了位置。

沈繁星出來的時候,袁思純正站在她剛剛洗手的池子前洗手,掀眸看了她一眼,隨後坦然收回視線,抬頭再次打理頭髮。

沈繁星漠然走到旁邊,洗了手,抽了一張擦手紙,用完扔進垃圾桶離開。

錢子瑜期間瞪了她一眼。

沈繁星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錢子瑜透過鏡子看向一旁袁思純,一臉鄙夷道:

「看著一本正經,沒想到卻是個狐狸精。」

袁思純勾了勾唇,不置可否。

之後錢子瑜將衣服烘乾,轉身打算拿起剛剛放在洗手台上的首飾時,臉色突然一變。

她幾乎是撲到了洗手台上,左看右看,神情焦急地尋找著什麼。

袁思純此刻正在補妝,看著錢子瑜的舉動,疑惑道:

「你在找什麼?」

「我的手鐲啊!今天剛在The-Queen買的那隻手鐲!我剛剛明明跟戒指脫了一起放到這裡的,怎麼沒了?」

袁思純將化妝品放到了手包里,「你會不會記錯了?再好好想想。」

「怎麼可能會記錯,這才幾分鐘啊,我就是摘了跟戒指放在一起的,我記得很清楚!現在只剩下戒指了……」

話說到這裡,錢子瑜突然頓了一下,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上突然浮現出一陣憤怒。

「是那個女人,肯定是剛才那個該死的狐狸精!」

她咬牙切齒地說著,緊跟著人就怒氣洶洶地離開了洗手間。\0

「子瑜,子瑜……」

袁思純在身後焦急地叫了兩聲,也跟著跑出了洗手間。

-

沈繁星很明顯感覺到身體有些吃不消,渾身上下都是止不住的寒意,頭腦也有些昏昏沉沉,這剛剛泳池的有驚無險實際上是真的嚇到了她。

這輩子沒什麼可怕的,唯一是那致命的缺點……

是她連邊緣都不想碰觸的事情。

她走進會場的時候,有人站在旁邊看著她指指點點。

「那就是薄家大少爺的未婚妻,也不是什麼名門大小姐。」

「她不是Star嗎?著名的國際調香師。」

「沒爹可以拼,只能靠自己了唄。」

「噓,小聲點兒……」

對於這些去背後的指指點點,沈繁星往日里也不會去計較什麼,否則最累的只能是自己。

今天疲倦在身,她更沒有精力去計較這些。

薄景川此刻被人圍著,看到沈繁星從安全出口的方向出來,他直接轉身朝著沈繁星走去。

然而剛走到半路,沈繁星身後便突然傳來一道異常憤怒的吼聲:

「姓沈的,你給我站住!」

沈繁星身子頓了一下,這聲音有些熟悉。

她有些忍無可忍地閉了閉眼睛,最後又抬起了腳。

姓沈的?

沈姓人世界上那麼多,她何必要率先對號入座。

結果身後的錢子瑜卻幾個快步追上了沈繁星,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

「做賊心虛,想跑是不是?」

沈繁星本就有些難看的臉色此刻更是烏雲密布,寒霜層疊。

聲音寒冽刺骨,「放開。」

錢子瑜被嚇的怔了一下,抓著沈繁星胳膊的手鬆了幾分力道,隨後又緊緊握緊。

「把我的手鐲還給我!」

^

大家還在看: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黛色正濃染指成婚,總裁大叔太撩人!無法阻擋的薄先生一點即燃獨家蜜婚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早安,薄先生冷王嗜寵:我家王妃初養成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