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別鬧,薄先生!下載
  3. 別鬧,薄先生!
  4. 第2069 預產期

第2069 預產期

作者: |返回:別鬧,薄先生!TXT下載,別鬧,薄先生!epub下載

「我的天!」

「哎呦哎呦!」

樓若伊和老太太兩個人雙手緊握在一起,激動的快要抱在一起原地蹦蹦跳跳轉圈圈了。

抱著晚晚的薄司琛也難得抬眸,頗為在意的看了過來。

薄景行在旁邊愣了半天,看了看桑榆,抱著她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哈哈大笑著站起身,目光直直看向不遠處的薄景川。

沈繁星挑了挑眉,默默將頭轉向了一邊。

得。

這個二貨,又開始了。

薄景川的臉色也是猛然一黑,知道這蠢貨又要作妖。

「怎麼說,我的哥,我也有從肚子里開始叫爸爸的崽了哇哈哈哈!你說我老婆怎麼這麼給力呢?老是給我長臉!」

薄景川:「……」

「不過這也得恭喜你,又有多了一個侄子呢!而且,我那兩個大侄子重要要當哥哥姐姐了……」

沈繁星伸手捂住了額頭,這個貨,真的不能安安分分的消停一點嗎。

這種事情,到底有什麼可高興的!

就不能單純的因為自己有了兒子而高興嗎?!

多個兒子,他不香嗎?

饒是誰,對於得知有兒子這件喜事,都不能像他一樣做出這麼欠扁的事情來。

他到底也是個神人,就是有本事把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搞得這麼……讓人當成理由來揍他!

所有人心中想的,跟沈繁星想的都差不多。

本來還得沉浸在又多了一個曾孫,孫子的喜悅當中,可硬生生被薄景行這貨搞得只想好好抽他一頓。

桑榆實在看不過去,伸手拉住他的衣擺扯了扯,「景行,你……別這樣……」

薄景行的喜悅和腦迴路都太另類,對於桑榆的阻止,沒什麼太大的反應。

倒是一旁的樓若伊實在看不過眼,伸手就在薄景行背上捶了一拳頭。

力道不小,「咚」的一聲響。

「咳咳咳……」

薄景行咳著轉身,看到樓若伊正瞪著他,「這個世界上還能有比你更欠揍的人嗎?你也是有本事,這麼大的喜事,都能讓人壓制住喜悅想揍你!」

說著,又在他肩膀上用力打了兩下。

「桑榆……懷孕……不是……讓你拿去……炫耀……攀!比!的!!」

每個停頓,樓若伊的拳頭便落在薄景行的身上,聲音也用足了力道。

薄景行被砸的有些疼,被打的躲躲閃閃,樣子看起來有些滑稽。

桑榆實在有些哭笑不得。

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心思想別的。

一直在一旁睜著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的小晚晚,抬頭看向薄司琛。

「帥爺爺……小魚懷孕是她也有寶寶了嗎?」

薄司琛的指腹蹭了蹭晚晚粉粉嫩嫩的小臉蛋,聲音低柔,「是啊,晚晚要有弟弟或著小妹妹了。」

晚晚一雙大眼睛一閃一閃地冒著開心的光芒。

兩隻小手期待地捧在一起,「哇,小魚有小寶寶了……晚晚又要當姐姐了!」

晚晚的小模樣實在可愛的討人喜歡,薄司琛勾勾唇,輕輕點頭,「嗯,恭喜晚晚。」

晚晚開心地鼓了鼓掌,不過沒多久,她的小眉頭便又蹙了起來。

「那這樣我就有好多弟弟妹妹了耶,大伯母的兩個寶寶,還有小魚……」

她頓了頓,突然轉頭看向桑榆,疑惑道:「小魚有幾個寶寶呢?」

晚晚的話,讓一屋子的大人都愣住了。

齊刷刷將視線放到了唐簡身上。

薄景川也沒有例外。

如果再來個雙胞胎或者三胞胎,那個蠢貨,豈不是要上天?!

唐簡嘆了一口氣,撫了撫額頭,「這種事情建議還是到醫院裡具體檢查一下,我中醫水平有限。」

眾人有些失望,最後還是老太太點點頭,「對對對,不管怎麼說,還是一定要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的。小榆你現在好點沒有?想吃什麼你儘管開口……」

桑榆喝了一口水,輕輕搖搖頭,「現在沒什麼胃口……」

樓若伊趕緊說,「反正廚房裡隨時都準備著飯菜,你什麼時候餓了就讓景行給你弄……還有繁星,你也是啊,準備的充足……」

沈繁星笑了笑,「好。」

樓若伊期待的搓手,「哎呦,以後可有的我忙了哈哈哈,大媳婦兒,二媳婦兒接連懷孕,我抱孫子都忙不過來啦……」

從兩個炸彈生下來沒多久,她就一直期待著他們給她拐回兩個女兒來,再生幾個大胖孫子給她玩兒,那小日子簡直妙不可言。

期待了幾十年,她這願望,可終於要實現了。

還是接二連三的。

老太太也樂的直笑。

「我才是,我才是!我的曾孫子們呦……我現在……四世同堂了!瞧瞧我這福氣……」

整個客廳此刻一片和樂。

只有薄景川,冷著臉坐在那裡,顯得格格不入。

沈繁星也正為此事開心著,察覺到在薄景川的情緒,無奈笑笑。

手肘捅了捅他,「我要吃青提。」

薄景川下意識地直起身,拿起一顆青提,轉頭遞到了沈繁星的嘴邊。

沈繁星張口接住。

薄景川臉色還是不見好轉,但是遞到沈繁星嘴邊的水果,一直沒斷過。

--

第二天一大早,樓若伊便帶著桑榆和薄景行去醫院。

幾個人剛剛出門,門口便有車在等著了。

俞松站在車門前,看到幾個人,打了聲招呼。

薄景行雙手插兜,掃了一眼堵在正門口的車,挑了挑眉,「這麼早?我哥這是要去哪兒啊?」

俞松呵呵笑了兩聲,「先生吩咐我帶您幾位去醫院。」

薄景行輕嗤了一聲,「不用麻煩,我自己有車,而且開車技術也不錯……」

俞松:「先生表示非常關注自己侄子的健康,讓我務必全程陪同,並且已經跟醫院提前打好了招呼……」

薄景行翻了個白眼兒。

不就是想要第一時間知道桑榆到底懷了幾個嗎?

至於費這麼大勁安排的這麼事無巨細?

薄景行也沒再說什麼,幾個人上了俞松的車。

安安穩穩到達醫院,果然全程無障礙,一系列檢查下來,俞松全程緊跟,如果不是男女有別,他怕是真的要跟著進了B超室。

等到他們檢查完,守在門口的俞松馬上迎了上去。

「怎麼樣?幾胞胎?」

薄景行咬咬牙。

瞧瞧這目的性,多明顯?!

樓若伊開心地笑了笑,「一胎,一胎也好!不會像繁星那麼辛苦……」

樓若伊後面的話俞松根本沒聽,聽到一胎這個答案后,直接走到一邊打電話去了!

薄景行:草草草!

雙胞胎有什麼了不起,他女兒可比他們肚子里兩個都大呢!

兩個一起出來註定要叫她女兒姐姐!

俞松很快就講完了電話。

薄景行哼了一聲,攬住桑榆,「一個多好,媽說的對,不受罪!」

桑榆扯了扯唇,她也沒想那麼多。

--

得到確切結果,薄景川才扯了扯唇,眉心積累下來的沉鬱也瞬間煙消雲散。

雙胞胎,是那麼容易懷的嗎?

沈繁星身子沉,躺在床上睡覺都不覺得輕鬆,早早就醒了。

薄景川站在窗邊打電話,聲音不大,但是也隱約知道了內容。

居然,真的在意……

也是厲害。

這兩個兄弟。

看到沈繁星醒過來,薄景川勾了勾唇,「醒了。」

沈繁星動了動身子,薄景川上前扶著她從床上坐了起來。

靠坐在床頭,她問:「確定了?」

薄景川抿了抿唇,「薄家的子嗣,必須要關注一下。」

沈繁星唇角扯了扯,這冠冕堂皇的理由。

「乖乖在床上待著,我去給你準備早餐。」

「嗯。」

薄景川離開,沈繁星拿起手機掃了一圈兒最新新聞。

看了看時間,最後給許清知撥通了電話。\0

當許清知知道桑榆也懷孕的時候,也是格外開心。

「這懷孕是能傳染還是怎麼著,前赴後繼地來。」

沈繁星笑了笑,「把薄景行給開心壞了。在他哥面前好一通嘚瑟。哦還有……昨晚他確認了,晚晚是桑榆給他生的女兒……」

許清知頓了一下,最後才笑了出來,「這傢伙也是不容易,在他眼皮子底下這麼久,才發現?」

「昨晚直接找到這邊,懷疑晚晚是阿川的,後來又說……是爸爸的私生女……」

沈繁星事無巨細地給許清知講昨晚發生的事情,說到這裡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許清知更是笑聲不斷。

「他還能更搞笑一點嗎?」

沈繁星深吸了一口氣,笑容漸漸收起來,「可能他也在怕吧……不敢有太大的期望……」

許清知點點頭,「也是。無緣無故突然多出一個女兒來……呼……怎麼辦,繁星,我現在有點兒緊張,還有兩天……我預產期就要到了……我現在又期待又害怕……」

沈繁星神情也有些緊繃,「黎墨會在你身邊陪著你吧?」

許清知點頭,「他說要陪我一起進去……可是生孩子的又不是他!!」

她現在早就在醫院裡待產了,越臨近預產期,情緒便越發敏感。

這一聲情不自禁的感嘆,讓剛剛進門的黎墨身子頓了一下。

走到她身邊,「如果可以,我倒是很願意替你生。」

許清知頗為幽怨地看他一眼,「就是知道不可能才這麼說的吧!你這男人的嘴……唔……」

「自然是用來好好吻你的。」

黎墨手撐在她身體兩側,吻的不知羞臊。

沈繁星連忙掛斷了電話。

兩個人猝不及防,大膽奔放地吻到一起,視頻質量高清無碼,難免看的她面紅心跳。

再抬頭,薄景川正端著托盤站在門口,也不知道是她做賊心虛,還是薄景川真的聽到了什麼,反正,男人臉色格外難看。

想都沒想把手機扔到了一邊,掀開被子側身下床。

「好餓……」

薄景川將早餐放到一旁的柜子上,彎身將拖鞋套進她的腳,掀眸看她一眼,冷冷淡淡地問:

「剛剛看到什麼了?」

沈繁星咧了咧嘴,「我剛剛在跟清知聊天,她預產期還有兩天,她緊張……」

「所以黎墨想替她生孩子、」

這話實在沒什麼意義,但是沈繁星頭皮卻一陣發麻。

原來不是她的錯覺,薄景川是真的聽到了……

「這件事情我很無辜。」

沈繁星說著,便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尤其看著薄景川時那雙眸子,真是要多委屈就有多無辜。

薄景川低頭,看著手裡那隻白嫩的腳,五指在不安分的跳動著。

眉心跳了跳,手指摁下那幾隻不安分的腳趾,給她套上最後一隻拖鞋,拉著她走進了洗手間。

關於黎墨身上的賬,已經暗搓搓地多了一筆。

「說起來,我跟清知預產期,沒差多少……」

比起許清知的害怕,沈繁星可能比她還多一點。

兩個寶寶,她生怕會有什麼……

心裡有很多不好的預想,但都被她壓了下去,想都不敢想。

薄景川抿緊了唇,拿毛巾給她擦乾手。

「我會安排最好的醫生……」

沈繁星淡笑,「我不怕。只是……比較擔心……希望寶寶們都健健康康……」

「會的。」

薄景川話不多,拉著她走出洗手間,安置她,陪她一起吃早餐。

早餐之後,沈繁星下樓,樓下有老太太和晚晚在,薄景川陪了她一會兒,便上了樓。

老太太看了一眼薄景川的背影,轉頭低聲跟沈繁星說:

「景川怎麼了?這一早上就心不在焉的。」

沈繁星倒是也注意到了他的不對勁,至於原因……

今天早上似乎也沒有值得讓他心不在焉的事情。

桑榆懷孕一胎,人和胎兒都很健康。

黎墨和清知兩個人親密互動被她看到也不至於讓他變成這個樣子。

仔細回想起來,他們似乎沒說太多,後來他話一直少的可憐……

眉心突然動了動,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麼,她突然抬頭朝著樓上看了一眼,眸子閃了閃。

老太太過程中偶爾看著晚晚,沈繁星一些細小的反應她沒有留意多少。

但現在的情緒,也不難看出異樣。

「怎麼了?」

沈繁星淡笑搖頭:「沒事。」

沒多久樓若伊帶著桑榆回來,掩飾不住的開心。

沈繁星看著桑榆,笑著說了聲恭喜。

桑榆笑的羞澀甜美,很幸福。

樓若伊笑眯眯看著繁星,「繁星,我想啊,桑榆剛診出懷孕,你這邊預產期也馬上就要到了,兩邊我都不放心。不如讓桑榆先住在這裡……如果你介意的話,你們一起到我那邊也行……」

桑榆連忙道:「媽,不用的,我可以照顧自己……」

「怎麼會介意,就住下來,我這幾天也正好有伴了。桑榆,孕前期很重要,有媽在身邊照顧,全家人都放心一些,懷孕不是小事,你別不當一回事……」

樓若伊連連點頭,「瞧這小嘴真會說,懂這麼多,搞得你好像當初有多乖似的!」

沈繁星一陣語塞,看著桑榆,兩個人不約而同笑了起來。

似乎,的確是這樣!

當初也沒少折騰。

「行吧,你們先待著,我去廚房安排一下……」

桑榆伸手拉住樓若伊,低低柔柔道:「媽,麻煩您了。」

樓若伊拍拍她的手,「說什麼呢?嫁給景行也委屈你,還得辛苦為他生孩子,我也做不了什麼,你這見外的習慣得改改啊……」

桑榆輕輕勾唇笑了笑,點點頭,「我會改。」

樓若伊滿意地拍拍她的手,轉身去了廚房。

「哎呦,我這兩個兒媳婦……怎麼這麼討人喜歡……我上輩子才是拯救了世界吧嚶嚶嚶……」

幾個人帶著晚晚在客廳里聊了一會兒,聊到孕婦營養餐的問題,沈繁星站起身:

「我上去看看,阿川以前聘請的營養師還不錯,我讓他再把人請回來。」

桑榆剛想要拒絕,老太太就點頭應了下來。

沈繁星動作不大,扶著腰緩緩上樓,習慣性的直接去了書房。

地面上鋪了地毯,還是見她肚子起來的時候,薄景川特意讓人鋪的,包括桌椅等任何有稜角的地方,都包了起來。

她走的慢,走的輕,來到書房門前,卻是特意沒進去。

而是微低著頭,靜靜站在門外。

書房隔音不錯,但是二樓安靜,依稀,能聽到書房裡傳來低低悶悶的聲音。

「嗯……不知道請誰那就都請過來……不行,奔波……讓他們過來……」

「需要什麼都講清楚……我安排人準備……細節注意……列出來給我發一份……」

「有沒有這方面的心理醫生……找最好的……」

在門外聽了好久,沈繁星並沒有聽出他到底是在為何事安排什麼事情。

後來書房裡就是一陣安靜,覺得應該不會再聽到什麼的沈繁星,打開了書房門。

第一眼便找到了靠在書桌上的薄景川。

他也朝這裡看過來,手裡勾著一根並沒有點燃的煙。

見她進來,頓了一下,將煙扔到垃圾桶,走過來扶住她。

「自己上來的?」

沈繁星點頭,「突然襲擊,看看你是不是背著我偷偷幹什麼?」

她在解釋沒敲門就進來的事情。

薄景川低低笑了笑,「談不上偷偷,想幹什麼就直接當著你的面幹了,必要時你還能幫幫忙。」

沈繁星頓了一下,耳根泛紅。

這男人……

他們現在能好好談話的次數是越來越少了。

以前多少還能多聊兩句,話題才一點點跑偏到少兒不宜的方向。

現在,兩句怕都是多的了。

沒回應這個話題,朝旁邊的垃圾桶看了一眼。

「剛剛在忙什麼?」

薄景川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沒什麼,公司里的一些雜事。」

想到剛剛在外面聽到的話,沈繁星也沒多問。

「桑榆回來了,媽要照顧她跟我,不方便,我讓她先住下來。」

話落,她看到薄景川的眉心明顯動了動。

不過片刻,他便點點頭,「你同意的話,就讓她住下。過兩天我們直接進醫院。」

沈繁星蹙眉,「還有二十多天。這麼早住進去?」

「你能完全相信預產期么?」

沈繁星抿唇:「……不完全相信。」

「所以……」

「好吧。」

沈繁星只能乖乖應下。

「你之前找的營養師,桑榆可能需要,你得重新找回來。」

「嗯,好。」

「你剛剛真的在忙公司里的事情?」

薄景川垂眸看她,「想問什麼?」

沈繁星搖頭,「沒有啊,覺得有些無聊,有點想念工作的滋味了。」

薄景川挑眉,「就你這樣,還想跟桑榆比賽生孩子?」

沈繁星咧咧嘴,「……我肚子餓了。」

快中午了。

「等著,我去看看午餐好了沒。」

「嗯吶!」

薄景川離開,沈繁星起身走到桌邊,盯著桌上的鐘錶看了一會兒,還有十分鐘中午十二點。

薄景川的手機在桌子上,心中雖好奇,但還是沒去動。

她不懷疑薄景川做了什麼背叛她的事情。

她只是想知道,他做的,是不是跟她想的無差。

腦海里閃過她剛剛進門時他手中勾著的那根未點燃的煙。

輕輕嘆氣。

他極少抽煙,除非心情煩亂到了極點。

她想如果不是考慮到她如今懷孕,那根煙,應該是點燃的。

這樣一個為了她細緻到如此地步的人,她怎麼能去懷疑他對她的感情。

還有六分鐘,十二點。

旁邊的傳真機,這個時候突然響了起來。

[大家多多留意書評區啊,有事情我會在書評區說。年底走親串戚不斷,沒辦法完全靜心寫東西然後就有了卡文,今天雖是一章,但是字數多了,大家應該從書幣上可以看出來。補得不多,但是也在儘力補。]

[再多啰嗦一句,臨近春節,但是也是非凡時期,大家應該都清楚,少出門,拒絕人流量多的地方,拒絕野味,別吃生東西,戴口罩,勤洗手!千萬不要有僥倖心理,覺得自己是天選之子,病毒不會找上你。保護好自己,等於保護好了全家人~]

大家還在看: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黛色正濃染指成婚,總裁大叔太撩人!無法阻擋的薄先生一點即燃獨家蜜婚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早安,薄先生冷王嗜寵:我家王妃初養成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