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別鬧,薄先生!下載
  3. 別鬧,薄先生!
  4. 1862.第1859章 我喜歡

1862.第1859章 我喜歡

作者: |返回:別鬧,薄先生!TXT下載,別鬧,薄先生!epub下載

第1859章我喜歡

這……

難道晚晚是他哥跟桑榆……

???

卧槽不會吧?

薄景行眨了眨眼睛,捏著晚晚的小臉蛋兒,又道:

「來,小綠帽兒,再給我笑一個!」

晚晚這個時候哪裡還要聽他的話。

小姑娘美美的,正是天天需要被誇讚的時候,被薄景行突然說了句丑,現在又是傷心難過又是生氣委屈,哪裡還笑得出來。

嘟著小嘴兒皺著眉,小肩膀用力扭過來,一點兒都不想挨著薄景行、

「嘿,這小脾氣……」

薄景行哭笑不得,也不知道這小脾氣隨誰了!

桑榆?

倒是很少見桑榆跟他鬧脾氣的時候。

仔細想想,桑榆好像大部分都很乖的樣子。

不過自從那個顧北彥老是出來刷存在感之後,他才開始覺得這女人實在不安分的很。

不過一想到剛剛桑榆強調不愛顧北彥愛他時……

挑了挑眉在,低頭撓了撓晚晚的下巴、

「笑不笑?」

「哼,討厭行行!」

薄景行咧了咧嘴,托著晚晚的小屁股把她抱了起來。

「不笑就不笑吧,反正我對哥的笑也沒啥印象。明天直接去問他!」

抱著晚晚出去,正在客廳張望的趙媽看到他們連忙道:「飯菜都熱好了,要不要叫桑榆下來一起吃?」

薄景行將心情不好的晚晚直接放到肩膀上坐下,「不用,我一會兒給她端上去。」

晚晚坐在薄景行的肩膀上,一開始還很緊張了一下,等抱住了薄景行的腦袋,確認薄景行不會摔到她的時候,才開心地笑了笑。

剛剛被說丑的事情好像忘了個一乾二淨。

看著晚晚開心的樣子,趙媽也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

「那我去準備一下,晚晚一會兒也該睡覺了。你們吃,我照顧她。」

薄景行點點頭,晚晚似乎玩兒上了癮,抱著他的腦袋,扭動著身體,叉開腿騎到了他的脖子上。

「你要上天啊!」

緊緊抓著她,還故意晃了晃她。

嚇地晚晚緊緊抱著他的頭又笑又叫。

玩了幾分鐘,薄景行越想越不對勁兒。

「行了行了,趕緊下來準備睡覺……說你是小綠帽,你還真自己爬上去了……」

強行將晚晚抱下來,趙媽也從餐廳里走了出來,手裡端著個托盤。

薄景行將晚晚放到了沙發上,接過趙媽手中的托盤,看了一眼滾在沙發角落裡的小奶娃,道:

「乖乖睡覺聽到沒有。」

晚晚嘟了嘟嘴,哼了一聲,沒說話。

薄景行端著東西直接上了樓。

桑榆徹底癱軟在被褥里,動都不想動一下。

薄景行這個男人,從飯量和身板就能看得出,絕對不是好招惹的。

太多太多次,桑榆都有一種要被他弄死的感覺。

憐香惜玉是什麼,她該怎麼教教他。

房門響起,她一聽就知道是那傢伙用腳不耐煩踹開的。

這個男人真是……

眼皮動了動,她也沒睜開眼睛。

房間里傳來一陣動靜,她也沒在意。

只是,男人熟悉的氣息突然壓下來,密密麻麻的吻將她圍的密不透風,溫熱寬厚的大掌甚至鑽進被子,在她的身上胡作非為。

這次是真的不得不在意了。

她伸手摁住他的手,一隻手抵住他的肩膀,輕喘著張開眼睛看著他。

「我累了……」

薄景行咬著她的唇輕輕扯了扯,隨後輕笑一聲,「自作多情,就算你想要我這會兒也不給你!」

桑榆:「……」

薄景行說完,直接掀開被子,扯過一旁的浴巾將她包住,就抱著她走到靠窗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桑榆看到茶几上擺放的東西,這才想起來她到現在都還在沒有吃東西。

不見到食物就還好,見到了肚子也跟著來勁了。

很給面子地咕咕叫了兩聲。

薄景行嗤笑了一聲,桑榆紅著臉攥著浴巾要從他身上下來,結果薄景行的長臂卻直接繞過她的腰,以圈著她的姿勢直接端起了一碗飯。

「別亂動!」

桑榆下不去,「我餓了,我也要吃。」

薄景行夾了口菜,直接塞到了桑榆的嘴裡,然後又緊跟著塞了一口米飯。

桑榆被迫接受,最後本能地嚼了起來。

薄景行看著她倒還是挺乖,自己也就著跟著扒拉了一口。

見桑榆吃完了,再喂她一口。

趙媽知道薄景行的胃口,準備了三碗米飯。

全程薄景行都是邊吃邊喂桑榆,當然是他吃得多,桑榆吃的少。

最後桑榆吃飽了不想再吃,還硬被薄景行多塞了兩口米,才消停。

吃點兒飯,剛剛的疲勞感也減輕了一些。

重新去浴室簡單洗漱了一下,這忙下來,已經差不多凌晨了。

疲勞感是減輕了一些,但是生理時鐘還是存在的,再加上剛剛一陣折騰是真的太浪費體力,再躺倒床上,桑榆直接在薄景行的懷裡睡了過去。

薄景行一整天心不在焉,公司里的事情那親哥現在都不怎麼管,現在好多文件扔在電子郵箱里,沒處理。

現在身心都得到了紓解,得空,難得有心情,但是又不想離開溫柔鄉,便拿著手機勉勉強強把文件閱覽了一遍。

心裡有了個大概,把手機扔下,揉了揉懷裡柔柔軟軟的女人,心滿意足地睡了過去。

--

第二天,生物鐘讓桑榆先醒了過來,看到薄景行,僅僅只是瞬間的僵硬,之後就輕扯著唇,趴在他的胸口,看著他熟睡的側臉。

男人長成這樣一副禍水樣……真是專門為了誘惑女人而生成這個樣子的。

這會兒安安靜靜,才能顯出幾分乖來。

伸手隔空描繪著他的五官,有這麼一副皮囊,說實話不去多找幾個女人驗證一下自己的魅力,的確有些暴殄天物。

不過,這該是有多乖?

從頭到尾就有過一個女人?

一想到這個,她唇畔的弧度便越來越大。

裝的是個情場浪子,原來卻是個純情小處男?

噗……

純情小處男這個形容詞冷不丁冒出來,桑榆一個沒忍住輕笑出聲。

這麼近的距離,從她抵上他胸膛的時候,薄景行就醒了。

這會兒莫名其妙地笑出聲,他怎麼想都覺得跟自己有關係。

睜開眸子盯著近在咫尺的她,果然笑的格外欠……

「大早上盯著我想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了?」

桑榆看他一眼,臉上笑意未減。

「誰想少兒不宜了,你腦子裡就不能有點兒正經的東西?」

「哼。」薄景行哼笑了一聲,「這種事情哪裡不正經了?你現在光溜溜地趴在我懷裡,難道我要跟你討論明年全面扶貧的事情嗎?」

「噗……」桑榆又被他成功逗笑,「明年政策如此,也不是不能考慮啊……再說,趕上這種事情,哪個企業不出面表示表示?」

薄景行冷笑了一聲,「你要不要現在來個下鄉扶貧計劃?」

桑榆:「可以啊,不如你先來說說?」

薄景行挑眉,手又開始不老實,「我看目前我看你這裡就很貧瘠,需要好好灌溉滋潤一下……」

(我的媽呀……此處不是作者本人傑作……看懂的自行面壁吧您們……)

桑榆身子當即僵了一下,抓住他的手,紅著臉道:「你別……亂來……」

薄景行哪裡管她這些。

…………

還好知道今天兩個人都是要上班的。

兩個人洗漱穿好下樓,趙媽已經帶著晚晚吃早餐了。

昨天幾乎一天沒有見到晚晚,再見到晚晚,桑榆莫名有些愧疚。

晚晚看到桑榆,開心地朝著她招招手,「小魚!」

桑榆走到她旁邊坐下,摸了摸她的頭。

晚晚眨著大眼睛,開心地盯著她,「小魚,昨晚行行給你按摩的舒不舒服……」

桑榆頓了一下,「按摩?」

「對啊,趙奶奶和行行都說你身體不舒服,行行給你按摩讓你舒服……」

桑榆不解地朝著一旁的趙媽看去,在晚晚的話說完之後,也反應過來,再加上趙媽那一臉尷尬的笑容,桑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再去看薄景行,坐在旁邊笑得實在欠揍。

「小魚?你怎麼了,臉好紅哦,是發燒了嗎?」

「……沒事,突然感覺有點熱。」

晚晚:「哦……」

吃完早餐,薄景行冷不丁突然說了一聲,「今天晚上去大哥家蹭吃去的吧。那兒這陣子伙食不錯。」

放到平常,他哥吃東西就跟修仙似的。

現在有了個嫂子,而且還是個懷著孕的嫂子,伙食別提有多讓人羨慕了。

桑榆也沒多想,「哦」了一聲,穿好了鞋,打開門就要離開。

「你等著。」

薄景行叫住她,蹬上鞋子。

「幹什麼?」

薄景行拉住她,「我送你去上班。」

桑榆頓了一下,「我自己開車去就好……」

薄景行臭臉,「我送你!以後上班都由我送你去!」

桑榆扯唇,「你不會是對昨天顧北彥送我去上班那件事情耿耿於懷吧?」

薄景行也沒否認,拉著她出了門,口氣充滿了警告。

「你以後要是再敢坐別人的車,我把你直接綁到車頂蓋上吹死你信不信?!」

綁到車頂蓋上?

那畫面……

給他當車標嗎?

桑榆實在有些哭笑不得。

這醋吃的可真有想法。

「那我晚上……」

「晚上接你去哥家。」

「行吧。」

反正這男人決定的事情,她反駁也沒什麼用。

兩個人一起下了樓,結果在公寓門口卻看到了顧北彥的車。

桑榆頓住腳步,還帶著笑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顧北彥從車上下來,她臉色更差。

昨晚他突然提及晚晚這件事情,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輕易釋懷。

他明明跟她說是薄景行將她跟晚晚推上了風口浪尖。

明明猜測得到晚晚跟薄景行有關係,他卻偏偏在薄景行面前提及晚晚。

但凡薄景行察覺到一點點不對勁,真要追究起來,晚晚的身世她還能隱瞞多久?

顧北彥神色帶著明顯的疲憊,看到桑榆跟薄景行成雙成對走出來,眉心更是皺的越發的緊。

桑榆不想理會他。

只是他昨晚的一個決定,就足夠讓她心裡對他殘留的一點點好感消失殆盡。

胳膊被人扯了一下,抬頭薄景行真冷著臉看她。

她抬起腳,跟著薄景行朝著他的車子走去。

顧北彥上前喊她,「小魚……」

桑榆到底還是站定,抬頭看向他。

「……我現在並不想離婚……」

顧北彥臉色猛然一變,「為什麼?是不是他拿什麼逼迫你了?不用怕,有什麼事情你可以跟我說……我來幫你解決……」

「顧北彥!」桑榆深吸了一口氣,「他沒有逼我,是我自己……我愛上了他,所以我不想離婚……」

顧北彥張了張嘴,好半天才發出聲音,「你……你說什麼?」

桑榆坦然,「我愛他……」

「小魚。」顧北彥幾乎是同一時間打斷了他的話,「我沒說你一定會跟我在一起,你如果覺得不能接受,我也不強求你,你不要用這種說辭來敷衍我。」

桑榆搖搖頭,「我沒有,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沒必要對你說謊。我就是這樣一個見異思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這麼執著……」

顧北彥臉色鐵青,「你昨天明明說要跟他離婚……」

「離婚也只是因為我受不了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我說是因為晚晚,但是晚晚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話音落下,她就被薄景行摟在懷裡,摁在車上就是一直狂啃亂吻。

「這些話我可真喜歡!」

桑榆猝不及防被吻的亂七八糟,而且還是當著外人的面兒。

那股子羞恥勁兒湧上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將頭埋在他的頸間,不好意思再抬頭。

「你……別這樣……」

「誰讓你這麼招人喜歡!」薄景行在她耳朵上狠狠吻了一下,然後將她攬在懷裡,直面看向顧北彥。

「兄弟,聽清了嗎?」

顧北彥雙拳緊握,一臉陰鷙地盯著他,「她跟我在一起過,你知道我們之間都發生過什麼嗎?難道你一點都不在意?」

薄景行臉色猛然沉了下來,「別他媽用這種幼稚的招數挑撥離間,老子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沒必要要求我的女人沒有過去,千金難買老子喜歡她,誰再敢打她的主意試試?」

(本章完)

大家還在看: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餘生有你,甜又暖囚婚蜜愛:霍總又雙吃醋了禁慾總裁,求放過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