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朝之尊下載
  3. 仙朝之尊
  4. 第二卷:兄弟間的反目 第二十四章 猜測與邀請

第二卷:兄弟間的反目 第二十四章 猜測與邀請

作者: |返回:仙朝之尊TXT下載,仙朝之尊epub下載

古亥一直看著白澤兮與煙雪談笑,他只是回禮性的點了點頭便不在言語。

心中卻想到,從自己死裡逃生之後來到六極城,知曉自己身份的人不多。

燕南公子雖然觀其面不知喜怒,可是在頤園的交談中燕南公子告訴古亥北地的戰事上可以感覺的出來,燕南公子並不是一個隨意多嘴之人,也是在明白古亥身為血歌軍人後才對其開口。

單憑這一點,古亥自然明白,燕南公子絕對還不曾知曉自己身在血歌戰團中最真實的身份。

而錢萬通與燕南公子之間有隔閡,兩人若不是因為古亥傷了燕南公子身邊的隨從定然不會坐在一起。

可是錢萬通區區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人為什麼可以面對未來的城主公子完全沒有恭敬,似乎從深層次上面看來錢萬通根本不懼怕六極城城主,甚至,有著強烈的敵意!

是什麼樣的後台,可以讓一個平凡的商人面對擁有高強法力的修士如此作態?

商人?商隊?流入土靈族的車隊?

如果說燕南認為錢萬通的商隊與異族勾結,便對其出手鎮壓,造成二十四名隨從的死亡。那錢萬通自然要燕南給個說法!

燕南是六極城城主之子,又是未來六極城的城主大人,對於一個城主,錢萬通區區一個凡人,憑著什麼與其對抗,而且從兩人的交談上可以聽的出來,六極城燕家將錢萬通視作平等!

這絕對不是錢萬通應有的待遇,答案只有一個,錢萬通身後的勢力遠遠超過六極城燕家!

所以錢萬通才敢如此怒懟燕南公子!

土靈族!這個種族與血歌戰團的神遺族不同。

他們生活在南方的深山之中,從不外出。

大多數土靈族甚至是藏居於地下,終日不見陽光,他們沒有人族那樣的身高,更沒有妖族強大的體魄,卻用著極高的智慧!

仙朝中城牆上一架又一架的元晶炮便是土靈族的出手,他們天生有著超高的機械能力,最為招牌的武器便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飛火流星!

飛火流星——!

古亥突然想到了這個恐怖的武器!

在他與虞生一同連夜將前往雪域深處的車隊拿下時,從車廂中發現的正是那飛火流星!

古亥自己也是因為飛火流星的引爆被氣浪捲入了雪水消融的河流中,被正在採藥的孫葯與橋舞所救才撿回了一條命。

這一條條線索連到一起,古亥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土靈族出手的飛火流星,有可能與六極城城主有關,而錢萬通車隊的精鹽一定有問題,一個只會賺錢的商人輕易不會與駐地的官府有過節。

那麼那批「精鹽」,定然是土靈族需要的重要之物,而六極城城主將繳獲的精鹽送入了天罰軍團駐守在六極城的守備軍中。

對於天罰軍團的條條軍規,古亥身為軍人自然清楚。

在所有的事情沒有清楚之前,任何有關的人或者物品理應受到嚴格的管理。

可是錢萬通的「精鹽」還關聯著二十四條白白流失的人命,怎麼會被人悄悄送往了土靈族?

錢萬通的貨到底最終的目的是哪裡?

這個答案也許只有錢萬通和那死去的二十四名車夫知曉。

飛火流星出自土靈族,那剩餘的六顆飛火流星應該還留在血歌戰團的雄獅要塞。

海族突襲了仙朝最西南的繁榮之地——眺望之眼。這一切事情的發生,緊緊連在一起,短短一個月的時間!

北帝為了什麼要突然發動主力不惜撕開條約發兵突襲喋血要塞?緊隨其後的海族更是來勢洶洶。

作為仙朝的盟友——妖盟,為什麼放任敵軍在自己相鄰的地方為所欲為?

這一切的事情看似正常,卻也即為不尋常理。

究竟是偶然?還是……早已安排好的陰謀!

「大人!大人?」

一陣急促的聲音將陷入沉思的古亥拉回現實,他疑惑的看著將他心緒喚回的白澤兮,目中充滿了不解。

白澤兮不知自己將古亥的想法打斷,一臉雀躍的向著古亥說道:「大人,煙姐姐邀請我們一同去聚首!」

「聚首?」古亥疑問道。

煙雪擔心白澤兮解釋不清,柔聲開口道:「那是眺望之眼居民相聚之地,都是一些家破人亡的難民自發主張的,今晚六極城城主大人以及各路富商也會前往,幫助我們這些苦難之人拜託命運的束縛!」

「哦!原來是一場行善會場!」古亥點了點頭,摸了摸白澤兮毛柔軟的狼耳說道:「去一去也無妨,正好看看能不能幫這小子找到認識的人,最好能找到他的親人!」

當古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注意得到,白澤兮那稚嫩的小臉上儘是痛苦,他將腦袋深深的低下,目光中湧現著強烈的仇恨,如同不可磨滅的烈焰,灼灼燃燒!

……

……

仙朝東洲,最為繁榮昌盛之地,這裡無數的仙道大家開山立派,還有放蕩不羈的散修爭鬥各路。看似混亂,卻道有道規!

仙帝所居之地名為華碧宮,乃是在一座高入雲川的大山之巔。

這裡沒有人間煙火,更沒有飛鳥走獸。如同生命禁區一般!

仙帝坐在一顆蒼松樹下,面前擺放著一張棋桌,上面盡數白子,黑子已經少的可憐。

「哈哈哈!昊陽大君,你看看你,又輸了吧!」仙帝揮手將棋盤上的黑白雙子清空,笑向身前皺眉端坐的一名黑衣中年男子!

「昊陽兄啊,你看看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就不能待在我這裡輕鬆幾天?這場棋盤,我看得出來,你心不在焉,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讓你如此惶恐?」

昊陽大君搖了搖頭,「天恆,你現在是仙朝的仙帝,不能老是呆在這高山之巔,沒事下去走走,看一看仙朝如今的狀況。而我不同,我名為昊陽,卻行走於暗,有的時候,我看得的事情要比你看到的更清楚。你身後有人做事不太安穩,你不能放任不管!」

仙帝收起臉上的笑容,端起一杯溫茶一口飲盡,「哎呀,老都老了,管那麼多做什麼,他們只要不做對不起仙朝的事情,都隨著他們去吧。只是昊陽你啊,沒必要把他們看在眼裡,你也清楚,單憑你和我還不能將他們如何,公位之上,不是你我可以隨意撼動的,上天界的話語權完全高於我之上,區區中天界不過在他們眼中是一場錘鍊之地,錘鍊自己後輩的沙場,而我,說難聽點就是上天界的看守者。」

「徒有仙帝之稱,卻無帝王實權。這就是我姬天恆的命,為我姬家贖罪萬載!」

「昊陽兄啊,你出身不光彩!當年我執意要你用這個名字,是為了讓你時刻明白,你!不可行走於太陽之下!因為你的出身比我更加不光彩!我是在為我姬家贖罪,而你呢,不是為了讓我回到上天界,是為了尋找答案,這個答案,關乎整個化海界的未來!所以,我可以失敗,但你,一定要成功!」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