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吞仙童子下載
  3. 吞仙童子
  4. 第五十八章 辱敗

第五十八章 辱敗

作者: |返回:吞仙童子TXT下載,吞仙童子epub下載

黃龍老人的臉爬滿了皺紋,但一雙碩大的眼睛,讓他整個人如同一口在戰場上浴血多年的老刀,雖然刃上缺口彌多,仍不失鋒銳之氣。

黃龍老人盯著天斗真君:「一會如果動起手來,我可不能保證給你留個全屍。」

天斗真君長撤一步,飛回地上,穩穩地站在了道家陣團中央,整個過程全無任何拖泥帶水,心裡更沒有一絲面子上的焦慮。

黃龍老人再次審視著眼前的呂帝,呂帝依然神情獃滯,只有那雙冰藍色的眼睛冰光四溢。

「怎麼,見我復生,你一點都沒有什麼想問的?」黃龍老人問道。

呂帝黯然而立,只有風吹衣袍的聲音。

「百年不見,你這脾氣可以修得丁點不剩了,遙想當年你帶人殺進我術家的時候,何等的義氣風發!」越說黃龍老人的牙齒就咬得越響,發出咔咔怪聲。

語畢,黃袍上的黃龍光芒大盛,黃龍老人一身真元激蕩不已,一拳遞出,天昏地暗,強大的拳勁,在天空中燒出一條寬大的黑色火道。

呂帝閃身一躲,但火道來得迅猛,寬不見邊,雖是躲過了大部分力道,但仍然被拳風掃中了衣服,向來以堅韌無比聞名於世的鮫紗長袍被燒出一條長長黑線。

就在黃龍老人回力的一瞬間,呂帝輕持桂枝,風馳電掣地攻向黃龍老人。

黃龍老人嘴角浮上一絲得意,不急不慢地收回右拳。

就在呂帝傾力一擊即將擊中黃龍老人的時候,他身後的黑火大道轟地一聲炸了開來,黑色的火道中烈火衝天,此時若是繼續攻擊黃龍老人,勢必呂帝也會被烈火吞噬。

一般來說,這種情況任何人都不會選擇同歸於盡,畢竟後面可能還有更好的攻擊機會。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黃龍驚呆了,只見呂帝絲毫不顧身後的火勢,毅然決然地向黃龍沖了過來。

黃龍老人當機立斷,手中拳掌交錯,一把死死地握住了那根又尖又利的桂枝,剛剛一接觸桂枝,感覺到那極其異樣的真力,眉上皺出好幾條深溝。

呂帝前路受制,身後狂火襲身,剎那之間,那件堅韌無比的鮫紗長袍,瞬間被狂火燒得一乾二淨,聖武降世的道祖呂帝,自頭以下的身子全光了。

在場所有人都盯著呂帝的下半身,呆若木雞。

倒不是因為所有人都喜好男風,愛看呂帝脫衣服。

而是因為呂帝的整個身子,居然都是是稻草做的!

包括哪只原本那隻拿著桂枝的手,此時也是插在一長截稻草里,一個稻草人拿著一根桂枝,說不出的怪異。

黃龍老人更是驚詫不已,手中力道一松,呂帝趁機抽身退去。

黃龍老人怒眼相對:「你到底是誰?」

呂帝一雙冰眼沉靜如水,彷彿完全不在意自己已經身無寸縷了。

黃龍老人決意一試眼前之人的真偽,只他張了張嘴彷彿說了三個字。

這三個字經由黃龍老人的神識傳出,除了呂帝其它人都聽不見。

在黃龍老人念完那三個字之後,呂帝瞬間變了樣,呂帝的腦袋時左時右的瘋狂擺動著,不時嘴裡還出異常痛苦的哼叫。

額!!!啊!!!哈!!!!嗯!!!!

原來沒有一絲表情,此已經扭曲到了極致,彷彿他身上有一條怪力在瘋狂地破壞著他的五臟六腑。

突然呂帝稻草做的四肢,伸得筆真,他昂著頭張著嘴痛叫一聲:啊!!!!!!!!

一道清氣從他的嘴裡竄了出來,直射天外而去。

清氣消失之後,呂帝的頭重重地垂了下來,一雙冰藍色的眼睛破砰然而碎,流出兩條清水,呂帝空懸半空,如同死物。

黃龍老人說的三個字到底是什麼,在場的人沒有人清楚。

道家所有人都還難以接受這接連而來的突變之時,天斗真君醒了過來,立馬一道神識傳給四象山主和慕容雪仙。

六人同時從地上衝上半空,將已經沒有任何反應的呂帝圍在中間,天斗真君站在前面,恭敬地施了一禮:「前輩,我們本來無意兵犯術家,此次前來只是為了取回一把掌教劍。」

黃龍老人從袍中取出黑金劍,握在手裡,居高臨下地看著天斗真君:「你說的可是這把劍。」

天斗真君抬頭望了一眼,依舊低垂著頭:「是。」

黃龍老人輕飄飄地說一聲句:「那好。」

黃龍老人右手上罡風四起,五根手指緊緊握著劍身,黑金劍身上發出陣陣低吟,似是在討饒。

黃龍老人臉上幾條皺紋一動,手上猛得一用力,三聲脆響之後,道家掌教劍,黑金剛瞬間斷成了三截。

一見掌教劍被毀,慕容雪仙的右腳輕輕邁了一步,像是已經壓制不住心中的怒心一般。

天斗真君立馬低頭給慕容雪仙遞出一個眼神,他才收回了腳,老實站在一旁。

黃龍老人隨手將手中三截斷劍,從千丈高空扔了下去,如同在扔一些破銅爛鐵。

雖然心中不平,但絕對的武力面前,天斗真君也不得不壓著心裡的不快。

在難以下台的時候,突然來了個台階,無論如何自己都是要抓住的,哪怕這個台階是被別人扔出來的。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前提是你得屈辱地活過這十年。

這是天斗真君這一輩子信奉的真理。

天斗真君晚上掛著無比的恭敬,躬著身說道:「多謝前輩成全,如今掌教劍既然已經完好無損的回歸道家,我們就可以回山了。」

黃龍老人站在天下,盡顯傲然睥睨之姿,沒說可也沒有說不可。

六人扶著呂帝,慢慢往地面飛去,再也沒有說一句話。

浩浩蕩蕩的道家大軍,好像一場無聲的大浪退潮一樣,紛紛湧入風隱鏡中消失不見,人群中沒有任何聲音,遍地道門修士的屍體無人收撿,彷彿這些人跟道家根本沒有任何關係,更別那些在戰場上遺失的無數兵器。

他們突然來襲,再黯然而去,不帶走戰場上的任何東西,包括那些死在戰場的師兄弟,師叔伯們。

道祖敗得太突然,如同無數塊石頭堵在了所有道家修士的喉嚨里,敗退的人群,靜得可怕,他們都死死守著這樣一個默契,像是為這敗得莫名其妙的一戰,討要最後一點點尊嚴。

遠處一片大的芭蕉葉後站著三個小人,一個和尚,一個拿著書的儒士,一個身上綁了無數鐵鏈的中年人。

儒士開品讚揚道:「蒲葉大師,還是你們羅皇寺的佛法高妙啊,竟然能縮變我們三人的身體,讓我們躲在這片芭蕉葉后,不然我們可是沒法這近的距離一睹這場匪夷所思的道術大戰了。」

和尚念了個佛號:「黃居士謬讚了,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釋儒法三家自本彼此相助才是。」

兩人一起望了望第三個鐵鏈中年人,中年人剛想說話,他身上的鐵鏈就越纏越緊,死死地纏著他的喉嚨讓他說不出來說話,嗯嗯啊啊半天之後,愣是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儒士道:「唐兄,我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的心意,我們已經知曉了,你就不用拘禮了。」

姓唐的中年人,這才停了想說話的心情,靜靜地閉上了雙眼,調節內息,身上緊纏的鐵鏈隨即鬆開了。

儒士繼續說道:「今天這場戰事若是傳了出去,必然舉世沸然,真想到,我們的四家之首,清鶴山道家,居然真有請祖下界的本事。」

和尚說道:「另一邊的術家也駭人聽聞,術家十老藏身術家百年,居然無人知曉,而且還躲過了天罰,這要是讓江湖的野修知道了,必然又是一場大亂。」

儒士眯著神色凝重:「最後出現的這個黃龍老人。。。」

和尚哀嘆一聲:「江湖危矣,人間險了。」

儒士道:「聽那黃龍老人,言語之間,與道家可以是有著說不盡的深仇大恨。」

和尚道:「是啊,四家之首的道家,從今日起,便是一步踏進了多事之秋了。」

鐵鏈中年人依然畢著眼在調息,對他們談論的事充耳不聞一般,不置一評,不過他要說話,他身上的鐵鏈應該不會放過他的。

和尚和儒士早就熟悉了這中年人的這個習性,知道這是他們法家修行的根本,也就習以為常了。

儒士言語藏機說了一句:「如今道家逢此大難,我們四家一體同心,此去回去一定要勸聖人出手幫道家一把。」

和尚也跟著說道:「是啊,平日里風光無限的道家,居然嘗此辱敗,想來道心也不好受,回去我也要勸勸佛丈為道家出些力,才對得起道家往日里對我們三家的關照啊。」

和尚和儒士相對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和尚像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一樣:「皇道兩慶有多少年了?」

儒士想了想:「太久了,這日子一時都算不過來了。」

和尚道:「說到皇道兩慶,我就想到了孔孟一家,放眼當今天下,能與玉都如此親密的,除了皇道兩慶的道家,就是貴家儒門了。」

儒士笑了笑:「蒲葉大師說笑了,三人行,則必有一人行尾也,我堂堂書儀儒門,可是恥為人尾久矣。」

說到人尾兩個字的時候,儒士的嘴張了張,露出一排潔白牙齒,只是這牙齒上卻隱隱現著凶光。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