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問仙之仙侶奇緣下載
  3. 問仙之仙侶奇緣
  4. 第19章 身隕

第19章 身隕

作者: |返回:問仙之仙侶奇緣TXT下載,問仙之仙侶奇緣epub下載

看著二人這麼自信,花妖心裡漸漸打起了退堂鼓,他現在是絕對鬥不過二人的,但讓他放棄葉晨,他也不甘心。

「跟他費什麼話啊師兄?直接殺了他就行了,還為武林除了一個禍害,一舉兩得啊!」女子見花妖在猶豫,拔出劍來嚷嚷著就要動手。

「算你們狠,你們給我等著…………」

花妖見女子準備動手,丟下一句話后便離開了。他考慮再三才確定暫時放棄,葉晨已被他廢掉,他們二人帶著他走不遠,只要自己回村子帶人來,葉晨就會重新回到他的手上。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要動手呢!」

女子見花妖走後,捂著胸口大口的喘息著。他們其實也只是虛張聲勢,並不想與花妖動手,畢竟花妖成名已久,即使受了傷,若抱著同歸於盡的心態他們也討不到一點兒的好處。

他們這是在賭,賭花妖比他們愛惜自己的命,慶幸的是這次他們賭對了。

見仇人走了,葉晨雖躺在地上不能動,也對二人連連道謝。

「師兄,他們為何追他啊!這裡到底有什麼啊!竟值得修羅殿殿主親自出馬?」女子一臉崇拜的看著男子道。

「不清楚,但肯定是無比珍貴的寶物,不然這個老狐狸不會親自出手,還動這麼大陣仗來抓一個臭小子。」男子捏著下巴,若有所思。

「唉……我問你,他們為什麼要追你啊?」

女子來到葉晨身旁,絲毫不顧及他的傷,踢了一下他的腳。

隨著她的一腳,葉晨的臉突然扭曲起來,雖對女子的舉動很反感,但他不敢坑聲,因為他還要指望他們帶自己離開。

「我……我不知道,只是我不小心聽到他們的談話,說什麼龍鱗什麼的,他們就來追我。」葉晨隨便找了個借口糊弄了過去。

「真的嗎?剛才我們可是看見了,那個婦人是你母親吧?她會武功,所以你肯定不是什麼普通的山民,你若不說實話,我們便把你丟在這裡,我想要不了多久,剛剛那個人就會帶著人回來,他可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你知道落在他手裡的下場嗎?」

男子顯然不信葉晨的話,威脅著他說實話。

「我說的句句是實話,我們家是經商的,我母親以前闖蕩過江湖,所以會點兒武功,求求你們帶我走吧,求求你們了。」

葉晨猜測他們也在打龍鱗的注意,所以不敢與龍鱗搭上關係,只能繼續糊弄著。

聽了葉晨的話,男子沉默了一會兒。他其實壓根兒不想帶葉晨走,他很清楚,帶著一個廢人是無論如何也跑不掉的,花妖隨時會再回來。

他只不過是在套葉晨的話罷了,想從葉晨口中得知修羅殿來此所謂何事,同時他也抱著僥倖心理,期盼著葉晨就是修羅殿尋得寶。

「走吧師妹,花妖隨時會回來,我們得趕快離開,不然待會兒就走不了了。」男子沉默可一會兒后突然開口,帶著女子消失在了灌叢後面。

他們的離去對葉晨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但他現在還不能沮喪,花妖還沒回來,他該有機會。

多虧了之前老者對他的嚴格訓練,使他的身體素質異於常人。他現在雖只有一隻手能用,但他臂力過人,憑藉著這隻手,他艱難的在地上匍匐前進。

爬行了十多米,葉晨發現自己體力流失很快,加上身上的陣陣劇痛,他知道就算給他時間爬,他也爬不了多遠。

看到一個緩坡後葉晨突然有了一個爬更快的辦法。他爬到緩坡邊上,側著身子就從上面滾了下去。待看到另一個緩坡后,葉晨又用同樣的方法繼續向下滾。

就這樣連續滾了幾個坡后,葉晨已經離原來的地方很遠了。這個辦法雖能讓他的速度更快,但同時也更傷他的身體,從坡上滾下去的時候他好幾次都撞到了樹樁和石頭,有一次甚至把額頭逗磕破了,傷口流出了大量的鮮血。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又滾了幾個坡道後葉晨終於尋到了生的希望。他來到了河邊,可以藉助河水逃離,這樣他們就再也不會追上來了。

他尋到一根被浪打在岸邊的浮木,一點一點的將它推到水中,而後將頭搭在了上面,順著水朝下游漂去。

他剛離開,花妖便帶著另一個堂主來到了之前的地方,四處找尋著他們留下的痕迹。

最終,花妖找到了葉晨爬行的方向,沿著葉晨留下的痕迹,他們一路追到了河邊。

葉晨的逃脫,他們自然而然的將責任歸咎到了那兩個人的身上,因為葉晨已經廢了,他們不會相信葉晨一個廢人能來到這麼遠的河邊。認為是他們帶著葉晨順著水漂走了。

找不到葉晨夠二人極速返回了村子,老者與林震天還在纏鬥,雙方勢均力敵,所以才遲遲沒有分出勝負。

二人身上都帶著顯而易見的傷勢。而且兩人的臉色慘白,一看就知道是真氣消耗巨大而致。

雖然二人都已經吃不消了,但打起來依舊還是那麼生猛,誰都不肯有絲毫的退讓。

「稟殿主,那小子逃了。」就在二人斗的激烈時,花妖突然道。

「什麼?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那麼多人還抓不住一個臭小子,本座要你們何用?」

林震天聞言勃然大怒,葉晨逃了,豈不是說明他這次白來了。

「殿主息怒,原本我已經拿下了那小子,只是半路突然殺出上官人傑的兩個徒弟。屬下不敵他們,待到風堂主與我折返時,他們已從水路逃走。」花妖半跪著,恭恭敬敬的稟報著。

「又是上官人傑……」

林震天臉上青筋咋起,竟氣的突然吐了一口血。老者抓住這個機會,一掌向他打去,他雖做出了防守的動作,但還是遲了一步,被老者一掌給擊退了好幾丈遠。

「殿主……」

三人見他被擊退,急忙大喊。

花妖和那個風堂主一下沖了上去,與老者纏鬥在一起。

老者此時也不過是強弩之末,雖與二人交手沒落下風,但他很清楚,這樣下去他堅持不了多久了。

林震天在一旁虎視眈眈,見兩個手下沖了上去,他並沒有即刻參戰,而是在一旁打坐調息,觀察著老者的弱點。

二人與老者交手了二十多招,老者雖佔上風,卻也是遲遲拿不下二人。

林震天簡單的調息了一會兒后,見老者突然轉身背對著自己,他知道機會來了。他快速靠近老者,運轉全身的修為一掌打在他的後背。老者本來就快撐不下去了,一掌過後,老者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了出去。而他也耗盡了全部的真氣,累到在一旁。

花妖二人見老者倒下,沒有再去管他,急忙來到林震天面前扶起了他。

看著老者躺在地上不斷的咳血,林震天終於鬆了一口氣。若不是花妖二人前來,他與老者誰先倒下都未可知。

「青雲兄,你終究還是輸給我了!」林震天在二人的攙扶下來到老者的身邊,有氣無力的道。

「我皇甫青雲一身有太多的遺憾,但我答應的事,從來沒有食言過。恩公啊!我已經儘力了,以後我再也不能替你守護她們了……」

「林震天,看在我們昔日的情份上,我希望你放過這些無辜的村民。這是我最後一次以兄弟的名義求你,希望你高抬貴手……」

老者說罷仰天長嘯了一聲,眼神十分不甘的看著上天,就那麼一直保持著昂起頭的姿勢,直到斷氣也不曾動過分毫。

看著已經斷氣了的老者,林震天只是搖頭輕嘆了一聲,什麼話也沒說。這個曾經最好的兄弟,最強的對手,終究在他之前離去了。

對於他來說,自從接管了騰龍殿後老者這個昔日的兄弟就與他鬧翻了,兩人一直鬥了十餘年,雖敵對,但誰也不會對對方下死手,這是兄弟的情分,亦是做對手的敬重。也因如此,所以老者當年失蹤后他以為是正道聯盟暗殺了他,所以才帶著人一口氣打到了無雙城,就是為了替他報仇。

花妖二人看見自己的殿主一直盯著老者的屍體,知道他想起了往事。誰也不願冒著被罵的風險去打擾他。

回過神來的林震天朝四周望了一眼,除了滿地的屍體和躲在強腳瑟瑟發抖的村民外,他帶來的人,就只剩他們四個堂主了。

他沒有管老者的屍體,他知道村民自會處理,他也沒有為難一個村民,獨自帶著四個手下離開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村民壯著膽子慢慢靠近老者。得知他死了后,他撲通一聲跪在了老者的面前。

其餘人見他這麼做也都紛紛圍了上來,看了一眼后也像他一樣跪了下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