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混在大明搞社團下載
  3. 混在大明搞社團
  4. 第五四九章 銀彈攻勢

第五四九章 銀彈攻勢

作者: |返回:混在大明搞社團TXT下載,混在大明搞社團epub下載

吳淞口。

「黃提督,別忘了你的身份!」

商周祚懷抱尚方寶劍,一臉正色地看著面前將領。

後者則一臉糾結。

這是北洋水師提督黃胤恩。

北洋水師雖然在楊信控制下,但終究不是楊信的私軍,水師提督還是得朝廷任命,這不是過去葛沽海防營的水師營,那是個不值一提的小編製而已,原本葛沽海防營就是水陸兩軍加起來兩千多人,但楊信接手前水軍的戰船都沒了,他自己的拖網漁船還是從那裡買的。他可以盡情把水師營上下全換成自己人,北洋水師雖然是從水師營發展起來,但水師提督是總兵級別的,必須得天啟任命,而且按照規矩最少得掛都督僉事。

九千歲讓孫承宗提供些人選然後他從裡面挑。

楊信挑了黃胤恩。

原本登萊總兵下屬副將,掛都指揮使銜,升一級掛都督僉事銜,副將變提督也無所謂,提督就是職務而已,並不是什麼官銜。

太監還一堆提督呢!

這個人原本是沈有容手下,主要就是負責海運的,懂事,老油條,不指望他指揮打仗,北洋水師上下艦長全是楊信的人,打仗哪需要他,楊信選他就是因為他懂事,不會做蠢事,真打仗他就靠邊。

反正北洋水師在目前東方海洋上完全是無敵的。

四艘戰列艦呢!

但現在……

「督師,末將是奉總督沿海軍務的將令運輸一批物資送南京,這裡還有瀛國公手令。」

黃胤恩低聲說道。

說話間他看了看身旁的副將,後者面無表情地拿出楊信手令,然後對著商周祚展示了一下,上面總督沿海軍務的印章赫然在目,甚至還有楊信那一直讓人嘲笑的簽名。

「楊信已謀反,你還奉什麼將令?」

商周祚冷笑道。

「督師,末將未接到聖旨。」

黃胤恩說道。

他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是他屬於楊信直接下屬,兩洋水師都直接隸屬楊信的總督沿海軍務節制,皇帝又沒承認楊信造反,這邊愛怎麼說都沒用,在皇帝沒下旨之前,楊信就依然是總督沿海軍務,同樣他就得歸楊信直接指揮。其他除非聖旨,否則誰的命令也沒用,因為兩洋水師不歸五軍都督府節制,同樣也就不歸兵部調遣,別說南京兵部,孫承宗的命令都沒用,只有聖旨,或者楊信的命令可以指揮。

但是……

這次不一樣啊。

「督師,北洋水師只認聖旨和瀛國公手令,沒有聖旨,督師說瀛國公謀反就謀反了?

若末將說督師謀反呢!」

那副將說道。

商周祚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立刻想起了這個人的身份,據說當年和楊信一起販私鹽的水手,後來一同前往遼東並立功被神宗賜錦衣衛籍,從楊信創建葛沽海防水師營就在水師中作為主要軍官。這些年在楊信手下一直升到了錦衣衛指揮同知,並以錦衣衛指揮同知充北洋水師副將,也就是說這是楊信的親信。

嫡系中的嫡系。

類似黃鎮那樣的,這時候黃鎮都是都督僉事了。

不過,這又能怎樣呢?

北洋水師本來就是楊信嫡系,黃胤恩只是個擺設而已,商周祚當然不會連這都想不到。

「胡鬧,陛下遠在京城,豈能盡知江南,楊信在南京殘殺魏國公在內一公九侯八伯,南京勛貴還沒遭其毒手者僅懷遠侯及誠意伯,誠意伯及懷遠侯世子冒死逃出,如今就在上海,難道這還不夠?

黃提督,你要明白自己身份!

你是朝廷的武將,不是那楊逆的家奴。

你的確是楊逆舊部。

但如今楊逆公然造反,你需要的是與其劃清界線,本官也不為難你,這裡有松江士紳備下三十萬犒軍銀,速速帶著你的艦隊,帶著三十萬兩銀子回威海衛待命。

否則即為附逆!」

商周祚喝道。

後面親兵迅速捧過一個小匣子然後打開。

裡面是一摞銀票。

這時候因為守誠錢莊帶動,本來早就大量使用會票等匯兌票據的各大錢莊,同樣開始打造專門的銀票,畢竟這種東西又不難,守誠錢莊建立正規的匯兌體系,肯定會引起其他錢莊效仿。商周祚的法寶就是銀彈,以北洋水師的實力,攔截是肯定攔不住的,但炮彈不行有銀彈,軍隊不行有銀票,真金白銀的威力有時候同樣強大。

黃胤恩深吸一口氣。

然後他看了看副將,他說話不算,這才是真正說了算的,不過後者的目光中也露出了一絲貪婪,但卻向著他微微搖了一下頭。

他立刻心中就有數了。

「督師,末將說了沒用,水師所有艦長都是瀛國公的人。」

他說道。

商周祚微微一笑。

後面又一個親兵捧著小匣子上前。

「一樣多,他們的。」

他說道。

緊接著他一指身後的黃浦江上……

「告訴北洋水師的將士們,回威海就拿銀子,若還想繼續進長江,那麼就是附逆,這裡的戰艦和大炮會讓他們後悔的。」

他自信地說道。

說話間他看了看副將,後者低著頭一言不發。

「這位兄弟覺得的如何?」

商周祚笑著問道。

「末將一切聽提督的。」

副將說道。

而黃提督則抬起頭看了看黃浦江上那些小巡洋艦和蜈蚣船,然後再回頭看看遠處那四艘恍如山嶽般的戰列艦,那裡側舷兩排炮門打開,一個個黑洞洞的炮口伸出……

「督師,再加四十萬湊個整數唄。」

他回頭微笑著說。

「黃提督!」

商周祚怒道。

「督師,末將覺得值這個價!」

黃胤恩說道。

的確,他值一百萬兩,四艘戰列艦和十六艘大型巡洋艦,對操江水師和緝私隊那些小型巡洋艦擁有絕對的優勢,後者上面最大的炮幾乎是他最小的,後者是廉價的松木,而他的戰艦全是橡木甚至部分柚木,雙方開戰的結果,完全就是單方面碾壓。雖然前面還有吳淞炮台,那裡剛剛裝上了八千斤巨炮,的確可以對他的艦隊造成很大威脅,但問題是他進長江根本不需要走前面。

這時候長江口最主要深水航道是海門水道。

他來這裡只是因為楊信的命令就是讓他必須先到吳淞口走一趟。

但如果吳淞炮台不放行,他大不了轉頭走海門水道,操江水師這些破船在沒有炮台支援下和他海戰……

黃提督唯有一笑而已。

哪怕他不是以水戰擅長,也知道自己一艘戰列艦就能滅這一堆。

那就得討價還價了。

「一百萬就一百萬,若黃提督能加入討逆,別說一百萬,兩百萬都有!」

董其昌說道。

兩百萬而已,這些年瘋狂湧入的海外白銀,讓松江士紳真不是太看得上這個數字。

能用銀子解決的都不是問題。

家中坐擁百萬畝田產的董大師,這種時候比誰都慷慨,畢竟他是松江府頭號大地主,楊信不除,他家早晚會被分田地了。

黃胤恩猶豫了一下,不過旁邊副將依舊低著頭。

「末將終究是瀛國公提拔起來的,瀛國公對末將有知遇之恩,縱然瀛國公辜負聖恩,黃某亦不敢與之為敵,黃某當退歸威海,解甲以待聖裁。」

他說道。

「隨黃提督便。」

董其昌帶著一絲鄙夷說道。

說完他向商周祚點了點頭,後者一揮手,那倆親兵把匣子遞給了黃胤恩的親兵,不過副將緊接著拿過,親自抱在懷裡,緊接著董其昌身後一個人走上前,同樣拿出一個匣子給他摞上去,很顯然他們就是準備了一百萬。他們不怕黃胤恩反悔,這是銀票,需要到發票的錢莊兌現的,而發票錢莊是江浙士紳開的,這麼大數目兌現也需要時間,黃胤恩反悔的話,大不了到時候不兌現就是了。

實際上最後是不是真兌現還兩說,如果他們還需要黃胤恩就兌現,如果以後黃胤恩沒用了……

那還兌現個屁!

黃提督貪婪地看著副將手中的匣子,一百萬兩啊,大不了拿出一半收買軍官和士兵,然後一半自己和副將分,就算後者拿大頭,他也少不了二十萬,說到底銀子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狗屁。

至於那些艦長和水兵會不會答應……

誰會拒絕銀子?

副將都沒扛住,他就不信那些人能扛得住銀彈。

「督師,末將告辭!」

他說道。

說完他向商周祚二人行禮,然後轉身返回岸邊等候的小艇,那副將脫下披風把匣子包起來,背在背後一言不發地跟著,黃胤恩想說些什麼但卻被他阻止。

黃提督也沒廢話。

這種事情還得召集各艦艦長商議。

不過有副將帶頭,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意外了,說到底銀子人人愛,楊信的嫡系又如何,還不一樣是倒在了銀彈面前。

緊接著他們二人返回旗艦,沿著繩梯一前一後爬了上去。

「傳令,召集各艦艦長……」

黃胤恩說道。

然而話還沒說完,他就發現面前的官兵們表情不對,他茫然地看著他們,緊接著下意識地轉回頭,一支短槍驀然頂在了他腦門上,而這支最新式燧發槍的龍頭正在落下……

(今天和昨天一樣。)

大家還在看:晚唐駙馬重生香江之豪門盛宴牟明明朝紈絝膏粱子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