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混在大明搞社團下載
  3. 混在大明搞社團
  4. 第546章 大力出奇迹

第546章 大力出奇迹

作者: |返回:混在大明搞社團TXT下載,混在大明搞社團epub下載

「這是被榨出的奇迹啊!」

楊信站在聚寶門上,饒有興趣地看著對面雨花台。

那裡一片繁忙。

無數被附近士紳親自率領家奴驅趕來的壯丁,正在默默工作中,不時可以看到監工揚起的鞭子,而在他們周圍是全副武裝的大同軍,一個個支起火槍拎著長矛,確保這些壯丁不會偷偷溜走……

他們在修一座堡壘。

不過準確說其實是一個巨大的三角護牆,部分利用雨花台本身,部分採用就地堆起夯土和木頭,最終形成一個很厚的,彷彿迴旋鏢的東西……

張名振已經想出了攻破南京的辦法。

他當然不會真得就想拿那些九斤級別的重炮轟開這座城市。

那東西毫無意義。

第一天他就是純屬泄憤而已,他憤怒地向聚寶門打了數百發炮彈,唯一的收穫也只是城牆上打出一個個坑坑窪窪,就彷彿臉上長出的麻子,甚至都不一定算的上麻子,相對於這座銅牆鐵壁一樣的城堡來說,更像是雀斑。

這樣肯定是沒有意義的。

他需要更重的大炮,能夠真正轟塌南京城的大炮,他的九斤炮的確轟不開南京城,甚至就連十八斤都夠嗆。

所以他必須重新鑄造真正的超級巨炮。

萬斤巨炮。

南京之戰無比重要。

只要能攻破南京城,楊信在江南也就玩不下去了,不僅僅是他,同樣清楚這一點的江南士紳和官員,也在竭盡全力幫助他打贏這一戰,所以各地士紳搜集了最好的工匠和大量的銅,源源不斷運到他這裡。就在南京城外,就在雨花台上就地鑄造十二尊超級巨炮,炮彈重達四十斤的萬斤巨炮,實際上不只萬斤,而是一萬五千斤。

不僅僅是這些,甚至還在上游築壩引走秦淮河的河水。

現在已經是冬天了。

秦淮河的水量本來就在不斷減少,他們在上游築壩挖掘一條水道,將秦淮河的河水引入另外一條入海水道,這樣剩下很淺的河水會被寒冷凍成足以通行的冰蓋,徹底解除它對攻城的阻礙。

畢竟這條河也很寬。

等到萬斤巨炮鑄造出來,就可以用那些巨大的炮彈硬生生轟出缺口,然後全軍越過秦淮河直接壓過去強攻,所以在大炮還沒鑄成和秦淮河引水工程還沒完工的情況下,張名振是不會真正發起進攻的。

進攻也沒用。

他太清楚這座城市的防禦能力。

但這些巨炮需要堡壘,也就是他們現在正在修築的。

這道更像是堤壩的堡壘保護後面的鑄炮工地,裡面是十二個青磚和水泥砌築向前貫通的洞窟,裡面夯實的地面鋪設木製軌道,鑄造好的大炮通過軌道一點點推到洞窟裡面架好,然後就在裡面向南京城射擊。主要其實就是因為這些大炮太沉重了,根本不可能在外地鑄造,然後再運到這裡搬運到雨花台上,而且還得是在城牆上大炮的射擊中。

只能就地鑄造。

而且接下來的炮擊,一樣也得在城內火炮射程內。

畢竟這東西想鑿開城牆,必須得盡量靠近,萬斤巨炮的確很誇張,但萬斤巨炮也不過四十斤炮彈,咱大清的萬斤炮其實都是三十多斤彈,如果距離遠還是沒什麼用,四十斤也不過是兩塊城磚,動能不足鑿不動城牆,那不是表面一層然後裡面夯土,那是純實心的磚砣子。

如果縮短炮管增加口徑,的確可以打百斤彈,可那樣射程就更短了。

想增加射程也可以。

但那樣還得繼續增加炮管長度。

十九世紀早期英國六十磅以上級別的岸防炮都能打三公里以外,但重量達到九噸級別。

而且這時候射程增加也沒用。

因為這時候大炮的射擊技術支撐不了太遠,在雨花台上射擊城牆,兩里多就是極限了,這個距離可以保證準確性,威力也還可以,可以說是均衡。唯一的問題是城內的大炮肯定也能夠到他們,楊都督的臼炮可讓團練記憶猶新,雖然南京城內沒有臼炮,但有的是工匠,楊信難道不會鑄造啊。

最終結果,就是逼出了這個拿到歐洲也堪稱壯觀的攻城戰術。

「打一炮調戲他們一下!」

欣賞著這壯觀場景,楊信心滿意足地說道。

他身旁八尊從楊家兵工廠剛剛拖過來的十八斤炮,立刻對著遠處正在修築的堡壘噴出火焰。

炮彈轉眼就在那裡打得泥土飛濺。

那些民夫驚恐地四散逃跑,但那些大同軍立刻開火警告,他們只好在監工的皮鞭威懾下,繼續回去戰戰兢兢地工作。而就在同時,雨花台下壕溝連接的大同軍炮兵陣地上,反擊的炮彈緊接著射出,徒勞地撞擊著聚寶門那銅牆鐵壁般的城堡……

「哈哈!」

楊都督得意地狂笑幾聲走了。

而此時的上海碼頭。

「等軒公,求您快想法子救救南京百姓吧!」

劉孔昭很誇張地撲倒在商周祚腳下,把後者嚇得趕緊同樣趴下,搞得就像是拜天地一樣……

「誠意伯,您這是折煞下官。」

他惶恐地說道。

然後劉孔昭悲從心來,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誠意伯,世子,你們這到底是出了何事?」

商周祚茫然說道。

他後面一幫大小官員,包括禮部尚書董其昌,全都一起趴在那裡疑惑地看著這兩人,他們並不知道南京的情況,因為南京全城封閉,除了劉孔昭二人,至今也沒別人逃出,而劉孔昭二人出城后直接登船順流而下,中途根本也沒在別的地方停留……

也沒必要停留。

鎮江城被忠勇軍包圍了。

之前天啟已經下旨鎮江歸昭義,雖然楊都督沒接旨,但忠勇軍接旨啊,所以他們包圍鎮江城,要求接管鎮江,虎威軍正在和他們對峙中,這也是虎威軍不敢加入大同軍的原因。不加入就是和忠勇軍之間防區爭端,最多對峙,加入就是敵人了,畢竟大同軍還沒得到聖旨招安,南京兵部尚書雖然下令不許攻擊,但忠勇軍又不受南京兵部尚書節制。

劉孔昭除非去江北,否則沿途沒有救兵可求。

但江北能搜羅的軍隊都在鳳陽警戒,那裡可是還有數萬家楊家莊戶,隨時能拉出超過三萬精銳。

江北士紳可都提心弔膽呢!

劉孔昭能求的救兵,只有商周祚這邊,江南總兵楊肇基,松江及常熟,太倉甚至通州等地士紳,再次拼湊起來的新常勝軍,原本的常勝軍已經在蘇州投降大同軍了。而新常勝軍以之前辭官回籍的御史沈猶龍為統制,他是萬曆四十四年進士,這支新常勝軍擴充至萬人,雖然水平和沈廷揚部差距很大,但依靠著松江強大的工業實力,裝備上絲毫不遜色。甚至就連楊肇基所部官軍,在松江士紳飢不擇食地支持下,也都得到全面換裝,所以目前商周祚手下也有兩萬多迅速武裝起來的新軍。

他還有艦隊呢!

除了操江水師的,還有上海海關緝私隊水師。

可以說這是文官在江南掌握的最強武裝,不過主要目的是為了保住松江和蘇州北部各地,另外防止忠勇軍越過長江。

「等軒公,楊逆血洗南京!」

常延齡悲號一聲。

「那逆賊屠城了?」

董其昌驚悚地說道。

「也差不多了,魏國公,撫寧侯等人都被他殘殺,南京爵臣就只剩下了懷遠侯和我劉家,其他全都被他殺害,家產搶掠一空,最慘的是靈璧侯甚至被他一刀砍成兩端,受盡折磨而死,死屍都是拿盆抬回去的。」

劉孔昭擦著眼淚說道。

「喪心病狂!」

商周祚一巴掌拍在地上怒喝道。

他這才想起自己還趴在地上,趕緊起身把誠意伯二人扶起,後面那些很敷衍地怒斥幾句奸賊……

沒什麼大不了的。

楊信這麼干屬於日常操作,他要是不這麼幹才見鬼呢!

但這不關這邊的事,他就是真把南京屠了,也不關這邊的事,出兵救援什麼的就扯淡了,松江及各地士紳湊錢,武裝起這兩萬多軍隊,那是為了保護自己田地的,又不是為了保南京的勛貴士紳。

「誠意伯放心,我松江百萬之眾,斷不能容此逆賊荼毒百姓!」

董其昌義正言辭地廢話。

其他官員士紳紛紛同樣義正言辭地廢話。

「誠意伯,世子請放心,下官這就將楊逆惡行上奏,另外做露布以邸傳布告天下,使天下皆知此賊殘害魏國公諸公事實,并行文各省督撫,約會共同上奏請陛下發兵討伐,須知這天下還有正義,下官就不信了,大明兩京十三省袞袞諸公還敵不過一個逆賊!」

商周祚說道。

然後群情再次激昂起來。

就在這時候,一名軍官騎著馬一臉焦急地出現在人群外面,一同迎接的楊肇基隨即走過去說了幾句話,緊接著又同樣焦急地推開人群走到商周祚面前,後者疑惑地看他……

「督師,北洋水師要進長江。」

楊肇基低聲說道。

「攔住!」

商周祚很乾脆地說道。

「操江水師攔不住,那四艘戰列艦在裡面。」

楊肇基低聲說道。

商周祚深吸一口氣……

「請出尚方寶劍,我倒要看看這還是不是大明的天下!」

他說道。

大家還在看:明朝紈絝膏粱子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

回到頂部